img

韓妮妮和小助理自然是沒有什麼意見了。

2020 年 10 月 28 日

三個女人上了樂天的車,樂天開著車離開了佳華商場。

江山策:凰權天下 「小妮子、小呆……你們兩個也要去嗎?」樂天問了一句。

「我們不去啊,你把我們送回去嘛。」韓妮妮理所當然的說道。

「我想去啊。」小助理小聲地說道。

「你是想跟著這個男人吧?」韓妮妮看著自己的徒弟。

小助理鬧了個大紅臉。

「都跟著去吧,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實在不行了,今晚你們兩個還去我別墅里住。」蘇紫萱說道。

一聽到這句話,樂天突然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他有點恐懼了,家裡的女人多了……自己什麼時候偷吃了一個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樂天也發現了,這韓妮妮和小助理依舊還是處女,施紫竹也是!

蘇紫萱就更不用說了。

這就讓樂天有點無語了,難道那一晚上自己是和一個女鬼來了一次?

「小妮子……問你件事。」樂天開口。

「問唄。」韓妮妮回答。

「你說……一個女人如果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不是處女,有什麼辦法?」樂天問。

韓妮妮一愣,她疑惑的看了看蘇紫萱。

三個女人都對樂天的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感到不理解。

「這個……去做處女膜修復手術啊!」韓妮妮回答。

「啊?這個玩意也能修復?」樂天愣住了。

「廢話!你是遠古過來的人嗎?現在的醫學技術早就可以完美的修復處女膜了……而且和男人滾床單一樣會流血,和真的一模一樣。」韓妮妮回答。

樂天吸了口氣,原來是這樣……

如果做了這個修復術,自己就根本看不出異常了啊。

「你問這個做什麼?」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就是有點好奇,問問而已,這也算是你們女人的福音了吧?」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三個女人面面相覷,她們認識樂天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傢伙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問這麼一個問題出來!

「樂天……」蘇紫萱哼了一聲。

「幹嘛?」樂天看著前面的路。

「你是不是和哪個女人滾過床單了?」蘇紫萱問。

樂天嚇了一跳。

「沒有!」他回答。

「不可能!以我對你這個奇葩的了解……你一定對某個女人做過虧心事!」韓妮妮補充道。

「沒錯!而且你還以為那個女人有可能是我。」小助理又補了一刀。

樂天吸了口冷氣,這些女人已經對自己有這麼深的了解了嗎?

「沒有!」

他還是決定死扛下去。

「真的沒有?」蘇紫萱皺眉。

「沒有!」樂天的語氣沉穩有力。

這是他從西塞那裡學到的。

三個女人又對視了一眼,沒有?

毫無疑問她們繼續的追問是不可能問出任何東西的,因為面前的男人可以輕鬆的將她們拐到深不見底的大坑裡面。

樂天鬆了口氣,三個女人沒有繼續逼問,他決定永遠不再提起這件事!

車子來到了醫院,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醫院的停車場終於出現了空位,樂天停下車,車上的三個女人依次下了車。

「我總是不喜歡來醫院!」小助理嘟囔。

「沒人喜歡來這裡,來這裡的人都是迫不得已……」韓妮妮回了一句。

「我寧願死在家裡,我也不願意在醫院裡哀嚎苟且。」小助理說道。

韓妮妮看著小助理一眼,贊同的點了點頭。

「走了。」

樂天招呼了一句,幾個人走進了住院部。

來到了牧言的病房,這裡依舊亮著燈。

牧言和周靖的男朋友居然還在聊天,周靖躺在一張單人躺椅上,看起來已經睡著了。

「咦?你怎麼來了?」

牧言看到樂天明顯愣了一下。

「過來看看你。」樂天笑著回答。

牧言有些疑惑,但是他並沒有馬上開口。

蘇紫萱她們也跟了進來,周靖醒了,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身體怎麼樣了?」

樂天看著周靖的男朋友。

「還好!已經不那麼疼了。」周靖的男朋友感激的回答。

樂天點點頭。

「沒事,我就是來和牧言說點事情,你們不用管我。」他指了指另一邊的牧言。

掠愛奪寵:老公太霸道 周靖的男朋友表示自己無所謂。

牧言看著樂天,伸手接過樂天遞過來的一張小照片。

他看了一眼,愣住了。

「你在哪裡找到的照片?」牧言不可思議的問。

「一個叫王崗的男人。」樂天回答。

牧言吸了口氣,他仔細的看著這張一寸的照片,看起來像是在仔細的確認著什麼。

「是她!就是她……雖然髮型有了一些改變,但是臉型沒有變化!」他點點頭說道。 在羅俊傑的帶路下,我和江碧瑤,與一羣孩子來到了羅富貴的家。

距離門口還有老遠,就見到幾個警察,看來他們還是先到一步了。

我暗道不好,太遊關給釘死的事,與羅富貴撞鬼肯定有聯繫。如果我能先一步解決最好,現在警察先來,後續事情就太麻煩了。

但爲了查清事情的真相,我還是硬着頭破上前,其實我是真不想和警察打交道。上次和李東被抓的事,就是很好的例子。

我們來到門口,負責看守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警察,立刻把我們攔在了外面。

我還沒有說話,羅俊傑非常機靈:“警察叔叔,裏面那人是我爸,我現在要進去看他。”

年輕警察一聽,手連搖道:“早聽說羅富貴有個兒子,發生這麼大的事兒,你還有空跑出去玩。”說到這裏,怕是擔心說出什麼不好的話,改了口:“你也知道你老子做啥了,絕不能進去。”

羅俊傑一聽急了,連忙說:“可是我找到能治鬼的高人,你讓我們進去瞧瞧吧。”

年輕警察一聽,眼睛立刻停留在我身上,又看了江碧瑤幾眼。我其貌不揚,煤碧瑤身軀瘦小,而且年輕都很輕,年輕警察哪裏肯信:“告訴你們,你們這麼做是宣揚封建迷信,好在劉隊沒有發現。要是劉隊見到你們,以他的性子,肯定把你們抓進去了,快走快走。”

年輕警察的不同意,讓事情有了難度,我們就要和他爭論起來。可能是聽到外面的吵鬧聲,屋子裏出來一名中年警察。戴着一張口罩和白手套,身軀魁梧,一雙眼睛看上去平庸,實際上有着飽含閱歷銳利,似乎一眼就能看清我。

中年警察一出來,年輕叫了聲‘劉隊’,然後就把事情快速說了一遍。

年輕警察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加上年輕氣盛,語氣直白,說的過程一直在強調。

中年警察劉隊聽完過後,看了我和江碧瑤兩眼,最後目光落在了羅俊傑的身上,最後擡起頭說:“好,我知道了,你們進去吧。”

“是,劉……”

年輕警察剛答應,這才反應過來,一時都傻眼了。

不明白平時嫉惡如仇的劉隊爲何會轉變了。

我同樣奇怪,但這是難得的機會,於是把羅俊傑交給年輕警察照顧,我和江碧瑤隨劉隊走了進去。

羅富貴住的地方,是城中村裏一個很殘破的大院。附近的民工,下層人士,基本在這一片租房。房東有錢,早搬到了外面。房東又爲了賺錢,把原本的兩層小樓,上面又加蓋了三層磚房。只是出租用,房子連牆灰都沒有抹。

一棟棟,一層層,一間間,雜亂無章,十分混亂。

紅通通的磚頭,下面則是一片漆黑殘舊的老房,交錯縱橫的電線上,掛滿了衣服。

這麼一搞,空間變得無比狹窄,僅容兩人過身。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我們隨劉隊走了進去,也來不及仔細看,劉隊突然回過身說:“你肯定很好奇我爲什麼要放你進來吧。”

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當然心裏也有着各種推測。

劉隊轉過頭,一雙眼睛裏,夾雜着一絲恐懼:“我辦案這麼二十多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慘烈的命案現場,還有這麼詭異的案子。”

“哦,劉隊,不知道什麼地方詭異了。”

事先打聽一下也好,得知消息更全面,總不會像前幾次老是被動挨打。所謂吃一塹、長一智。自前幾次經歷,我方知準備妥當,知己知彼的重要性,當然要問細一點。

劉隊轉過身,眼睛裏也有些同情:“這樣說吧。羅富貴把他妻子吃了小半,但最詭異的是,他吃的不是肉,也不是五臟六腑,而是吃的……骨頭……”

“骨頭……”

我一聽就懵了,這種情況,確實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要知道,人體最硬的就是骨頭了,聽羅俊傑所說,他發現的時候,羅富貴正趴在他母親身上啃着。手中拿了一隻手,整張臉都給掏空了。他弄碎羅妻頭不吃腦子這類,反倒吃骨頭什麼的,這太不合常理了。

因爲血屍給人以術控制後,殺人吃血肉。死者慘死,當時陰氣極強,對陰魂是有進補的作用的。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能量相互吸引,是能增加的。

但羅富貴只吃骨頭,這於道家術道不符,何況頭骨非常的硬。

劉隊點點頭,然後感嘆了下這一家真可憐之類的話。

我一路上也沒有聽進去,因爲撞鬼吃血肉,咬人都好理解。但吃骨頭,這實在是太詭異了,許師傅根本沒有講過。

不知不覺,我們上了樓。

這裏的房子被隔成一間一間,樓道里一片漆黑,到處都是公用廚房油煙味道,顯得很臭。羅富貴家租在四樓,在最右側最大的一間。

我經過那條長廊,始終覺得這裏氣氛有些不對,但哪裏不對又說不出來。

總之,是太不對了。

我們來到房門口時,這裏已經來了警隊的驗屍官。驗屍官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女生,穿着一身白衣,戴着口罩,眉目倒挺是秀氣。

女人做這一行的很少,這女孩能做這個,我還是有些意外的。

劉隊叫了聲‘小趙’,詢問情況怎麼樣了。

聽趙法醫分析,屍體死亡時間在早上八點左右,房間裏的牀上,到處都是血跡,還混合着腦漿和器官汁液。

趙法醫下來的話倒是很奇怪,因爲他們不能斷定羅妻是怎麼死的。

我一聽很奇怪,就問她難道不是羅富貴殺他妻子的嗎?

趙法醫否定這個說法,據初步檢查,羅妻面部那些傷口,是羅富貴後來造成的。但這些不是羅妻的真正死因,羅妻身上的致命傷口,在喉嚨上。

喉嚨裏有一第很細的線,深深陷入喉嚨裏。由於線太細,並不容易看到。不過,最讓他們不解的就是,這條線所造成的作品,經初步化驗,至少是三天前所留下的傷口。

如此一來,事情就變得很詭異了。

我看了看江碧瑤,看不到她有何變化,但我心理卻非常的奇怪。如果趙法醫初步檢查是真的,也就是說羅妻至少已經死了三天,卻一直待在家裏。甚至,在羅富貴撞鬼過後,還去醫院做過種種事情。

趙法醫繼續說明,當再檢查羅富貴後,發現羅富貴身體各項指標,大多都是正常的。但現在不停流口水,胡言亂語,這種病症在醫學上稱之爲“癔症”,說簡單點就是歸爲精神病,並無其他解釋。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撞鬼了。但他們身爲政府工作者,都要堅守馬克思列寧的唯物主義,就算有所懷疑,絕不能公然講出。

當劉隊介紹我們是處理那方面的人後,趙法醫倒不怎麼驚訝。我知道,她畢竟是做法醫的。多多少少會遇到一些靈異事件。對我們這種人,不會那麼排斥。

我們進入房間後,一眼地上一個大大的裝屍袋,牀上一張牀單被子,滿是黏稠的內臟,還有些發黑的血液。一看,中人慾嘔。

目光一轉,我就瞧見羅福貴就在房間裏,握着手來來回回走動。嘴裏不停唸叨着什麼。臉上表情看上去很着急,這模樣,倒是像在產房外等老婆生孩子的男人樣。

我們都驚得呆了,劉隊立刻問趙法醫怎麼回事,辦富貴不是綁在牀上了嗎。

趙法醫說自己也不清楚怎麼回事,他們當時先匆匆處理了下屍體,就把羅富貴放下了牀。本來是打算先押回警局再審問的。

羅富貴似乎已經恢復了,人顯得很冷靜,不斷叫他們放開他。而且,還說什麼再不快點找到,就來不及了之類。

警察們只當他胡言亂語,一名年輕警察上前要扣住他,但給他暴起傷人。又有兩名警察上前要架住他,還是給他打倒在地。

兩人眼睛各中了一拳,另一人則把手背咬得鮮血淋漓。大家都嚇得呆了,羅富貴也不追擊,後面一直握着手,在屋裏走來走去,十分急迫。

這時候,剛好劉隊和我們回來了。

羅富貴坐在牀上不動了,一雙眼睛只是盯着我,直勾勾的,着實有些駭人。

劉隊等人一看,知道果真有戲,識趣的退到門外。我定了定神,開了清月眼一看,立刻發現羅富貴身上是有一團黑氣。但黑氣並不強,甚至可以說很弱。

而且看他的眼睛和神態,似乎這個陰魂控制他,也不深。可問題是,從先前聽到事來看,羅富貴撞的鬼忽強忽弱,倒真是詭異。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一時有些不知從何下手,只好先試探一番。

“姓名!”我走上去,坐在他面前那張小桌子邊。

“你說什麼?”這個聲音很年輕,十分硬朗,從眼神和語氣看,不像羅富貴不是說這句話的人。

“我問你叫什麼!”我一拍桌子,語氣異常強烈,一來是先發制人,二來也是給自己壯膽。

“在下姓錢名逸升字相和,乃大清光緒甲午年左騎營參將,殺洋人無數,軍功赫赫,爾等小小毛童,見到本官爲何不跪?”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蘇紫萱對於這整個案子其實了解的並沒有樂天那麼透徹,她只是知道其中一些情況罷了。

不過蘇紫萱也可以將這幾件案子聯繫起來了。

「樂天……這個李晴晴有極大的問題。」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

「這個李晴晴的背後還有更厲害的人在指揮她!或者說……她還有更強大的合作夥伴。」他補充了一句。

蘇紫萱眉頭緊鎖,看起來這個由小助理中蠱案引起的案子居然還這麼複雜?

「牧言!你還是要仔細的回憶一下,你在去精神病院之前,你老婆和哪些人的接觸比較頻繁!」樂天詢問。

牧言沉默的想了半天。

「時間太久了……我也記不太清楚了,我依稀記得好像那時候有一個醫生經常和她見面!」他回答。

「什麼醫生?叫什麼名字?」樂天急忙詢問。

牧言又想了半天。

「那個時候她總會半夜回來,我就會詢問她去了什麼地方,她總是告訴我去見周醫生了,不過這個周醫生倒底是男是女或者是哪個醫院的,我都不清楚。」他無奈的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哦……對了,那是在我們已經關係非常緊張,就要離婚的時候,有一次我請了私家偵探跟蹤她,想看看她到底有沒有出軌,可是後來我就失憶了一段時間,這個私家偵探查到了什麼我也不太清楚……」牧言繼續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