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鞏辰沒來,那就只能我們送鞏老回去了,問了鞏老地址,我就招呼鄭恆開車了,等到了鞏老住的地兒,鞏老喊我們進去,就見保姆臉色有點怪怪的,而且門口還防着一雙女式的鞋,我頓時把鞏辰在心裏罵了幾十遍,這個混蛋! 陸天龍和夏雨荷敲定了計劃,自然也是雷厲風行的告訴了陸傾城。

2020 年 10 月 27 日

陸傾城聽到這個消息后,整個人就是處於懵逼的狀態,什麼鬼?自己的父親和秦穆然上去聊了一會兒后,就決定出去旅遊了?別墅要整體重新裝潢,而她要和秦穆然去新買的公寓居住,這是什麼個情況?

若是去居住新公寓倒是算了,可是偏偏陸天龍告訴她,新公寓是他送給秦穆然和自己新婚的,而房產證上卻只是寫了秦穆然的名字!

這就讓陸傾城有些難以接受了!人家的爹媽都是搶著要給自己的女兒好,生怕她受半點的委屈,可是自己的父母則好,搶著要寵著女婿,生怕自己的親生女兒會欺負他一樣!有這樣的爹媽嗎?

全程陸傾城都以一種怨恨的眼神看著秦穆然,恨不得將其生吞活剝了,可是秦穆然呢,自然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也理解她目光之中的意思,但是秦穆然卻恍若未聞一般,依舊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好不容易走出了別墅的門,陸傾城憋著的情緒終於爆發。

「秦穆然,你這個混蛋!」

陸傾城對著秦穆然罵道。

「我去? 霸寵嬌妻 媳婦,這一大早的你就這麼罵我不太合適吧!」

「不合適?不合適你大爺!是不是你讓我爸媽去遠洲旅遊的!是不是你故意支開他們,想要對我圖謀不軌的!我告訴你,做夢!」

陸傾城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著實有些可愛。

「噗!我說老婆,現在咱們兩個都是有小本本的了,我還用對你圖謀不軌?哥那是有證駕駛的人!明目張胆!」

秦穆然頗為自豪地說道。

「你有證又怎麼樣,你有證還不是要給我開車!我跟你說時候不早了,你若是還不開車,來不及扣你工資!」

陸傾城似乎沒有聽出秦穆然的話外之音,憤怒地威脅說道。

「我去!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扣工資,現在咱們可是要住在公寓里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套房子好像是我的吧,那你住過去,是不是要交房租了?」秦穆然壞壞地笑了笑看著陸傾城問道。

「那是我爸媽買的!」

「可是產權所有人是我。」

「那也是我的!」

「然而沒有你的名字!」

秦穆然直言不諱地懟了過去。

「秦穆然,我打死你個不要臉的!」

陸傾城知道自己怎麼說都說不過秦穆然這個無恥的傢伙,索性懶得跟他再多言語,而是直接拎起手中的拎包,就是要朝著秦穆然砸了過去。

「我去!現在你怎麼變得這麼暴力,說好的賢妻,說好的良母呢!」

秦穆然一邊躲閃著一邊說道。

「對你這種人,只能夠以暴制暴!」

陸傾城絲毫不理會秦穆然的話,跟他說話,根本討不到任何好處,倒不如用打來的直接。

兩人打打鬧鬧,秦穆然便是逃到了停車的地方,當他看到停車的地方空蕩一片的時候,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陸傾城原本追打了過來,可是突然間看到秦穆然楞在了原地,不由得有些好奇,走上前來問道:「秦穆然,你又搞什麼什麼鬼!」

聽到陸傾城的聲音,秦穆然忐忑地轉過身來,對著陸傾城,苦笑道:「老婆,如果我說,發生了一件靈異的事件,你會信嗎?」

「我信你大頭鬼!什麼事!」

「我……」

「什麼事!」

「你的車好像被偷了!」

聽到秦穆然的話,陸傾城如遭電擊,整個人愣在了原地,一臉難以置信。

「你說的是什麼車?」

陸傾城似乎心裡還存著一絲的希望,問道。

「瑪莎拉蒂總裁啊!」

得到了秦穆然的確定,陸傾城整個人都快要不好了!此時的她感到深深的傷心,不是因為瑪莎拉蒂總裁的價值,而是這輛車中所蘊含的意義。

這輛車是當年她大學畢業回來,進入集團擔任總裁的時候,陸天龍當做鼓勵送給她的!

從小到大,陸天龍在陸傾城的心中一直是一個嚴父的形象,從不給她任何的東西,想要什麼,自己努力獲得,所以這是他第一次送給她禮物,陸傾城特別的珍稀,可是現在卻是心愛的禮物不翼而飛了,這讓她如何都不能接受。

「怎麼辦!」剎那,陸傾城的眼淚便是綳不住了,順著眼眶流了下來。

「老婆,你別哭!咱們這裡可是高檔的地方,安保設施很好,應該不會被偷,我想辦法!」

秦穆然最見不得女孩子哭,尤其是現在陸傾城哭起來,更多了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使得秦穆然更加沒有辦法。

就在秦穆然在想著去安保室詢問情況的時候,一個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從他們的身邊走過。

秦穆然連忙開口問道:「喂,兄弟,等一下!」

聽到秦穆然的聲音,那名保安有些疑惑地停下來問道:「怎麼了?」

「有個事,我想問你下,就是我們家的車停在這裡,怎麼沒有了?不知道安保室有沒有監控能夠讓我們看下。」

「什麼車?」保安上下打量了下秦穆然問道。

送君一個天下可好 「一輛瑪莎拉蒂總裁,車牌海A……」

秦穆然將車子的基本信息告訴了保安道。

「原來那輛車是你們的啊!」

聽到保安的話,陸傾城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激動,似乎,這個保安知道一些情況。

「嗯。」

「那輛車被我們拖走了!」

保安的話,讓秦穆然和陸傾城皆是一愣,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竟然是瀧江別墅區的保安給拖走了。

「被你們拖走了?」

秦穆然和陸傾城難以置信地問道。

「嗯!」

保安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道。

「噢!看你們這個樣子,應該是不知道吧!前段時間,新聞聯播裡面不是說現在有一些膽大包天的毛賊專門找一些高檔的汽車下手,你也知道住在咱們瀧江別墅區的人都是誰了,非富即貴,雖然咱們的安保是一流的,但是萬事無絕對,所以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給住戶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我們就把你們的這些好車給拖走了,專門給你們看著!」

保安解釋了下道。

陸傾城在聽到保安的解釋后,一顆懸著的心才如釋重負般地放下,幸好,自己的車沒有被偷走,而是被保安給拉到別的地方。

吊打穿越者 相比於陸傾城,秦穆然則是更會來事,他從口袋裡掏出了剛剛從老丈人的書房裡順來的中華,從中抽取了一根,遞給保安,然後親自給他點上火到:「謝謝兄弟啊!你看,這鬧的,我們還以為車被偷了!多虧了你們這些兢兢業業的人,才讓我們廣大業主避免損失!你們平凡,但是你們做的事不平凡!」

秦穆然的一番話,可謂是將他們吹捧到了天上,雖然這裡面說的有些誇張,但是卻是真情實意,保安看著秦穆然真摯的眼睛,感動萬分,他們保安,雖然地位不高,可是他們也有著自己的尊嚴,他們對於周圍事物也是憧憬著美好,而且在這裡的非富即貴,能夠得到他們的認可,可以說是對他們安保工作最大的肯定!

「兄弟!也就你理解我們!現在你們要開車嗎?走,我帶你們去!」

保安抽了口中華,對秦穆然的好感暴增,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著,就差直接跪地面天拜把子了!

身後,陸傾城看著這兩個人,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在她的心裡,驀然發現,似乎秦穆然更加適合當一個「交際花」! 保安跟秦穆然說話的時候,這才注意到了秦穆然身邊的陸傾城,當他看到陸傾城那傾國傾城的容貌時,整個人都不由自主地愣住了,一雙眼盯著她。

秦穆然自然是注意到了保安的變化,尷尬地咳嗽了幾聲道:「兄弟,我們去取車吧!」

保安這才回過神來,看了一眼秦穆然,小聲問道:「兄弟,這是你女朋友?」

秦穆然看了眼陸傾城,笑道:「不是,是我老婆!怎麼樣,還算湊活吧!」

兩個人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卻清清楚楚地傳到了陸傾城的耳朵之中,頓時一股無名之火躥了出來。

什麼叫做還算湊活!自己若是都算湊活了,那麼整個人中海市都找不到幾個不湊活的!

聽到秦穆然這個極其裝逼的話,保安都有一種想要打他的衝動,一雙眼睛鄙視地看著他,道:「兄弟,這要是還湊活的話,那我家裡的那個就真的沒臉出來見人了!」

「嘿嘿!兄弟謙虛了!俗話說的好,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安穩是服啊!」

秦穆然嘿嘿一笑道。

「我說兄弟,我來了也不少日子了,怎麼很少看見你啊!」

「我才回來不久,之前一直在國外,你知道的,異國戀很辛苦的,我這個媳婦實在是太想我了,隔三差五的就是催我回來結婚,生怕我跑了一樣,你說,我不回來能怎麼辦,難不成還真的要她把我從國外給拎回來?」

說到這裡,秦穆然長嘆一口氣,表示深深的無奈。

「兄弟,你我都是男人,都懂的,婚姻就是墳墓,一旦結婚了,那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沒想到,在聽到秦穆然的話后,保安男子卻是重重地點了點頭,深表贊同:「可不是這話嘛!雖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是還是有很多人都擠破了腦袋要往裡面鑽!」

一路上,保安和秦穆然聊的有聲有色的,倒是陸傾城跟在後面,彷彿是個多餘的人一般,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

走了沒有多久,二人便是在保安的帶領下來到了停放車輛的地方,果然,有幾人在這裡看著各款車。一眼看去,這些車都不便宜。而他們則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很是盡忠職守。

秦穆然走上前去對著站崗的這些保安們發了一輪的香煙,畢竟他們可是給自己的車看了一個晚上,煙還是要意思下的。

「我說兄弟,下次就不用這麼麻煩了,你看咱們聊的這麼的投緣,一會兒等咱們隊長不注意的時候,我偷偷將攝像頭的角度剛好對準你們家門口,那樣下次你們就不用害怕車丟之類的了……」

與秦穆然一同前來的保安建議地說道。

「那真是太感謝兄弟了!勞煩你們費心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拿出了一疊的鈔票,然後便是要塞到那名保安的手中,說道:「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算是我請諸位兄弟喝酒了,以後還需要大家多多關照!」

保安見到秦穆然手中的鈔票,連忙推辭,口中連道:「你這是做什麼?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無功不受祿!」

秦穆然見保安不收,臉上頓時裝作不悅地說道:「兄弟,你不收就有點看不起我了!這錢是感謝你們給我看車的,再說了,以後我經常住在這裡,還有勞諸位兄弟的照看,一點心意,還是手下吧,你要是不收下,我的心會一直愧疚的!」

「可是我們是有規矩的啊……」

「你不收,就真的是不願意結交我這個朋友了!」

秦穆然都已經說出這樣的話來了,保安若是再不接下來,恐怕就有些過分了。思索了一下,保安咬了咬牙,點頭道:「好!這錢我收下,以後兄弟有事,一句話的事情!刀山火海在所不惜!」

陸傾城目露驚訝地盯著秦穆然,這一刻,她似乎發現了秦穆然其他的作用,這傢伙的交際能力,果然不是一般的強,這才認識多久,就開始稱兄道弟的了,看來下次出去談生意還得多帶上他。

此時的秦穆然並不知道陸傾城心中的想法,若是他知道了,恐怕會二話不說,直接腳底抹油,溜之大吉!開什麼玩笑,不帶這麼壓榨勞動力的,也太欺負人了!

「那個兄弟,車也找到了,時間不早了,我還要上班,先不說了,等下次有時間,我做東咱們好好聊聊!」

「行!那您先忙!現在的老闆可一個個都是吸血鬼,恨不得將我們那點血給吸光了!要是遲到一點點,那都是大把的錢扣光!」

保安笑了笑說道。

「不過,我看你這種開好車的,也就是佛性上班,那點工資估計你也不會放在眼裡,養車的錢都不止這些吧!」

「哈哈,我也就是混個日子而已,要不然閑著太無聊了不是!不說了,兄弟,我們先走了!要不然吸血鬼老闆就要吸血了!」

秦穆然說到這裡,還特意看了眼陸傾城,笑了笑后,便是打開車門發動了汽車。

車駛出瀧江別墅,剛剛與秦穆然談笑風生的保安立刻打了個電話出去,道:「虎哥,你安排的我都已經完成了。」

「老大有發現什麼異樣嗎?」

徐虎的聲音傳出。

「怎麼會,虎哥,你放心,雖然我現在是個保安,可我以前好歹也是混過群演的人,要不是導演限制了我的發展,我現在都已經拿奧斯卡小金人了!」

保安悻悻地說道。

「少吹牛了!老大沒發現就好!事情做的不錯,這個月給你發獎金!」

徐虎讚歎了一番后,便是將電話掛去。

此時,正在開車的秦穆然並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徐虎和周瀟安排的,只是自顧自地開車車,向著集團駛了過去。

陸傾城坐在副駕駛上,看著秦穆然,眼中都在冒火。

「老婆。 嬌妻不許逃 你別這麼看我啊,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秦穆然被陸傾城這麼看著,心裡有些發毛。

「秦穆然,你剛剛說是誰長的還湊活呢!」

陸傾城的言語冰冷,秦穆然聽的出來,這裡面蘊藏著怒火,當即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小心防備著。

「那個,老婆,我這不是謙虛嘛!你長的好看,只要帶眼睛的,誰看不出來!可是,我們這麼低調的人能夠那麼說嘛?不能!這是說話的方式!沒有其他的意思!」

秦穆然立刻解釋道。

「呵呵,說話的方式?那你說話的方式可真是奇特啊!」

豪門萌寶:墨少的獨家嬌妻 陸傾城咬著牙,諷刺地說道。

「那可不必須的,要是不特殊一點,怎麼能夠體現我們有文化?」

「就你還有文化!你這樣子,根本就不像一個上過學的人!」

陸傾城瞪著秦穆然道。

「誰說我沒上過的,我怎麼說也是金城大學的高材生,別看不起人!」

被陸傾城這麼說,秦穆然驕傲地說道。

「金城大學?我看是夢裡大學吧!就你這樣還金城大學的,要是金城大學都出你這樣的人才,恐怕就不會是百年名校,而是一年名校了!」

陸傾城懟了回去道。

「切!你愛信不信!哥的文化可是很高的!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妹子喜歡找我吟詩做對!」

秦穆然一邊說著,一邊特意將「吟詩做對」四個字讀的特別的明顯,即便陸傾城不想想歪,都沒有辦法!

「流氓!」

陸傾城聽到秦穆然這麼說,臉色一紅,啐了他一口道。

「哎!」

秦穆然欣然接受,好像理所當然,瞬間,陸傾城便是被刺激的無言以對。

這個傢伙,實在是太無恥了! 鞏老爺子的臉色也不好看,明顯是已經猜到了什麼,鞏辰平時雖然愛玩了點,也有點荒唐,但是從沒有這麼過,連親爺爺都顧不上了,能不讓人生氣麼?

如果鞏辰現在在樓下,我估摸着,鞏老爺子這柺杖都已經砸到他的身上了!我也忍不住一陣唏噓,鞏辰這捱揍也真是活該!

看着一臉怪異的保姆,我連忙笑了笑,扶着鞏老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鞏老爺子大病初癒,中氣之足,衝着保姆道,“叫那個小王八羔子給我滾下來!”繃着一張臉,可見是氣狠了。

鞏老爺子這話剛說完,就見鞏辰扶着一個小姑娘從樓上走下來,而且還小心翼翼的,走了兩步後,這纔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鞏老,微微一怔,臉色頓時慌張起來。

我仔細一瞅,發現鞏辰扶着的那人竟然是宋靜儀,頓時吃了一驚,沒想到這麼久沒有瞅見她,原來兩個人根本就沒斷乾淨,而且鞏辰還把人弄到家裏來了!

而且看鞏辰小心翼翼的樣子,宋靜儀還扶着腰,微微挺着肚子,雖然肚子很平坦,但是她的動作,很難不讓人想到些什麼。

她看到我們也是十分的驚訝,嘴微張着,看到鞏老難看的臉色時,眼圈登時就紅了,護着肚子後退兩步,臉色煞白,眼神驚慌。

我驚愕的看着她,不會真的是我想的那樣吧,那可真就是一團亂了!

鞏老氣的直喘氣,鞏辰頓時急了,給我使了個眼色,自己衝下來跪在鞏老身前,紅着眼道,“爺爺您有氣衝着我發,怎麼打我都成,彆氣壞了自個兒。”

我看明白鞏辰的意思了,是讓我過去扶着宋靜儀,看來我猜的真沒錯,宋靜儀是有了,憤怒的瞪了鞏辰一眼,見鞏老臉色十分難看,雖然很生氣,但並沒上次那麼嚴重,才認命的走上前,扶住了宋靜儀。

鞏老也不客氣,抄起一旁的柺杖使勁就往鞏辰身上招呼,一邊打一邊罵,“我打死你個小兔崽子!你是要氣死我啊!”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憋着氣,發出來就成。

宋靜儀先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見鞏辰捱打臉色也變了,突然尖叫一聲,“冉茴姐,你別推我!”然後整個人就滾下了樓梯,足足有五六米高,眼瞅着宋靜儀滾落在地上,臉色像是刷了一層白粉一樣,身下一大片血,捂着肚子嘶聲尖叫,“孩子,我的孩子!”

這前前後後也就不過幾十秒的時間,我徹底的愣住了,剛剛宋靜儀說什麼?我推她!?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我震驚的看着痛苦的躺在地上的宋靜儀,她雙眼發紅,正怨恨的盯着我,那目光,恨不得要把我撕開吃了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