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青香看著樂天,這個傢伙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真本事,反正這麼奇葩的送葬辦法,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叮!陰人上路……活人退避!」

樂天又搖了一下鈴鐺,喊了一嗓子。

這幾乎都午夜的路上行人極少,而且樂天的路徑也非常的奇怪,好像在特意躲避著什麼。

半個小時后,他們已經走到了東城區的地界,這樣的速度連青香都愣住了。

這怎麼可能?

東城區和西城區之間的距離可不是不行半個小時就可以達到的,可是路是他們一步一步走出來的,這個是不能做假的,難道他們走得這麼快?

青香的視線落在樂天的身上,難道是這個傢伙的問題?

「叮!陰人上路……活人迴避!」樂天再次重複了這一路他的唯一動作。

青香看著,她默默地記下了時間。

九十九步!

她終於發現了異常,每走九十九步,樂天就會搖一下鈴鐺,喊一嗓子。

又到了九十九步。

「叮!陰人上路……活人迴避!」

果然!

這裡面有什麼門道青香不清楚,不過這肯定有什麼詭異的東西。

一抬頭,青山公墓居然就在眼前了,青香看了看時間,還差五分鐘到十二點!

不多不少剛剛好。

墓地她早就買下了,坑也挖好了。

到時候將父親的骨灰放進去就好了。

樂天站在這個墓地的面前,他的手上一直拿著的那個盒子,他終於將裡面的東西倒進了泥坑裡面。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蔭庇後人,福澤後代……」

他低聲說道。

說完之後,樂天對青香點點頭。

「你獨自將你父親的骨灰放下!其他人無需動手。」

青香將父親的骨灰盒放進了這個坑中,樂天取出了三片柳葉。

「給你三次託夢的機會!有什麼話在夢中對你的女兒說!」樂天示意青香伸出手。

青香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樂天狠狠的在她的手指上咬了一口,青香痛得一哆嗦,差點喊出了聲。

樂天將她的血滴在這三片柳葉上,然後放在了這個骨灰盒的上面。

「入土!」

他喊道。

旁邊的十個人馬上動了,他們快速的將土坑填埋……

青香看著樂天,自己能不能哭幾聲啊?

「不許出聲!想要弔唁……明天天亮之後再來!」樂天搖搖頭。

青香吸了口氣,只能強忍著,因為樂天說了,出了別墅的門,他們一句話也不許說,否則後果自負!

樂天吐了口氣。

「退!」

他一步一步的退著往後面走,其他人一看,也和樂天一樣退著往外面走,一直走到了青山公墓的外面,樂天才猛地轉過身,快步的往回走去。

一行人就像是一群午夜幽靈,穿梭在這個城市中間,一直到回到了青香的別墅。

「好了!你們可以說話了。」

樂天點點頭說道。 那名男童把我撲倒在地,張着一張嘴,向我猛咬。

我嚇得駭然欲絕,雙手使勁的抱着男童,用力摚起,不讓男童近身。

這男童身體不知灌了什麼,七歲卻有上百斤重。此刻張着嘴一陣狂咬,身體掙扎,力道非常大。我連吃奶的勁都使出來,此刻是生死攸關,我的潛力徹底爆發出來了。用胳膊肘頂着男童的腦門子,腦門子上青筋暴露,這一較勁,居然硬生生頂住了男童的攻擊。

如果蝸牛有愛情 還好,自己先前把手腳,還整個頭都包住了,只剩一雙眼睛在外。若是不然,我就算頂住了男童,只怕也早中蠱毒。

我和男童僵持好一陣,他這一口還真就沒咬下來。

“對了,許師傅說過清月眼能驅除陰氣,快試試有沒有用!”

我現在是別無他法,何況眼睛裏還住着通靈鬼嬰。現在性命攸關,管他先前有沒有受傷,也只能放他出來頂一陣了。

我死命頂住男童,立刻開了清月眼。 小妻難馴:大叔,我們不約 頓時,但見兩個黑色氣團纏在一塊,一團顏色暗淡的氣團後面,有三股黑氣,相互交纏,相互變化。

“這好像是……”

我靈機一動,終於明白一件重要的事情。

這男童在生前給人煉製成蠱童,身上蘊含蠱毒,陰氣也是極重。但煉製的過程,肯定會有工序和方法,煉製成了蠱童。用現在的話說,就相當於一件工藝品,是有特別的。這跟活人是一樣的,活人的陽氣都儲存在三大丹田,上丹田在兩眉間,爲泥丸宮。中丹田在心下,爲膻中穴。下丹田在臍下小腹處,爲關元、氣海,神闕、命門等穴。

三個丹田,一爲凝神,二爲聚氣,三爲藏精!

三個丹田,對活人來說是致關重要的,只要稍有傷損。輕則生病,重則有性命之險。這蠱童與活人自屬不同,但煉製時蠱毒陰氣,定會儲存在某個位置。

這,即是蠱童力量的來源。

我明白這一點後,仔細一瞧,頓時大喜,大叫:“惠頂、土門、定通三個穴位。”

我向他們一喊,同時一腳男童土門穴上。

我不知道這一腳有沒有對男童造成傷害,但以前擊打男童完全沒有反應。這一腳踢中,男童身體向後就倒,在地上翻了一個跟頭。我爬起一看,發現男童身體黑影一晃,隨即又恢復原位。

我卻是大喜若狂,狂叫:“媽的,真的有用,攻擊他們這裏。”

我快速拾起摺疊鏟,眼瞧男童又再撲了上來。這次,我連忙取出一張五丁開路符,直接把男童炸得撞在墓臺處。我當然不能放棄這個機會,三步並着兩步,兩步並着一步,抄起摺疊飛的衝了上去。

在男童身體掉下時,一鏟插在男童後背,然後一橫劃拉下去。

男童身體立刻給我劃了個大豁口,黑氣開始冒出來,但這條口子也不再像以前一樣恢復。

這男童確實有些靈智,慘叫聲中,居然立刻躺在了地止,有些肉肉的短手短腳一陣亂揮,對我一陣怪叫。

我無從下手,拿起摺疊鏟朝他亂吼:“小鬼,你他媽的給我起來,躺地下這是耍賴。”

男童哪裏理我,只是躺着不停後退。

這個時候,江碧瑤和李東得到我的提醒,兩人自小修習自家術法,比我可熟練多了。這得知穴位過後,很快就把兩名男童打得節節敗退。

三名男童不愧生前是三胞胎,死後都是心有靈犀,另外兩名男童同樣躺在地上,就是不起來。

我對這小鬼也沒辦法了,對他們吼道:“這小鬼耍賴,怎麼辦?”

李東道:“有辦法,把它們逼到一起去,燒死他們。”

“好辦法。”

我和江碧瑤也同意,於是三人一陣怪吼威脅,把三名男童逼向一處。三名男童靈智畢竟不高,一陣後退,不時三個圓圓的腦袋頂在一處,再也退不動了。

李東說道:“你們先頂着,我來燒死他們。”

我和江碧瑤點點頭,立刻頂替了李東的位置。三名男童腦袋頂一起後,身體直挺挺的站了起來,後背靠在一起。接下來,讓我們崩潰的一幕發生了。三名男童後背傷口處,黑氣滾滾,不時連在一起。隨即迅速長肉,剎那間,三名男童後背都連在一起,成爲了一體。

煞氣和陰氣,都已經重了三倍。

我差點嚇尿了,對李東大吼:“你出的什麼餿主意,本來只是三個蝦兵蟹將,現在哪吒了。”

李東呸道:“屁的哪吒,哪吒是三頭八臂,不是三頭六臂,這個怪物少兩個手臂。”

我:“…………”

這種關鍵時刻,江碧瑤仍然很冷靜,道:“別吵了,我有辦法對付它們,你們先撐住。”

婚孕似錦:獨愛撞婚小寶貝 說完,也不理我們答應不,迅速跑開了。

我和李東一聲大吼,拿着武器衝了上去。

這三名男童合在一起後,攻擊力強了太多。我們沒撐多久,就給打得節節敗退,情勢險象環生。

“快閃開。”

這個時候,江碧瑤從黑暗中衝過來,手一揮,黑暗中一光芒一閃,但見一條繩釦飛來,把三名男童套個正着。

“好辦法。”

我和李東恍然大悟,暗贊江碧瑤還真聰明。

三個男童給套,立刻開始向前拖動。江碧瑤力弱,根本拉不動,我和李東連忙衝了上去,握住繩子向前拉動。

我們把吃奶的力都使出來了,三名男童終於給拖得漸漸向我們方向滑動。

江碧瑤叫了聲我們先頂住,放下繩子,幾晃就來到男童身前,突然從懷中摸出三把短刀,一一射出。三把短刀都射在三名男童一處穴位上。

三名男童怪叫聲中,陰氣大弱,力道也小了不少。

江碧瑤大叫道:“快,把它們綁在墓臺上。”

我和李東不敢怠慢,大吼一聲,像頭牛般飛奔,把三名男童都拖得飛起,各自繞向一邊,重新回合後,兩股繩快速合成一股,飛速轉動,頓時把三名男童死死綁在墓臺上。

我們把繩子打了個死結,同時奔到前面,三名男童正瘋狂掙扎,江碧瑤道:“三蠱童合成一個,太過厲害,這繩子撐不了多久,燒死他們。”

李東當然明白,於是立刻掏出了硝石。他給了我一個皮製手套,還有一包硝石,對我說:“我們一起來。”

“好。”

我沒有拒絕,接過東西和他踱了上去。

我們來到三名男童身前,把硝石包打開,抓在手上。

“砰砰砰……”

我們剛要拋下硝石粉,突然一聲摩擦聲響,頭上墓室口的墓道,居然打開了。

我和李東一愣,都停了動作,擡頭去看。

此刻,我們三人都一個念頭,那就是:“怎麼墓室口的機括給人打開了?”

下一秒,一束光射了起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上面降了下來,速度很快。

我眼前一晃,但開啓了清月眼,卻是看得非常清楚,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不好,他來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安老鬼。

李東後知後覺,吼道:“林濤,快扔。”

我恍然大悟,手連忙鬆開。在硝石粉落下剎那,突然,前方起了一股極強的陰風。比起蠱童來,也毫不遜色。

那硝石粉剛落下,突然吹來一陣陰風,盡數往後吹來。

掌控現在 我和李東嚇了一大跳,快速後退。

陰風閃過後,墓室前除了安老鬼外,還多了兩個人影。

兩個都是安老鬼驅使的血屍。至於剛纔那道陰風,應該安老鬼最擅長驅使的五鬼。現在沒有出現,料來是因爲墓室裏陰氣太重,與五鬼煞氣有些不同。

何況,安老鬼現在有兩具血屍,暫時也用不着五鬼。

硝石給陰風沖掉一大半,但仍有不少落在三名男童身上。

三名男童燒得慘叫,安老鬼把繩子割斷,三名男童摔在地上掙扎。硝石本不多,三名男童掙扎一陣後,便把硝石粉抖掉。

三名男童怪叫聲中,就要攻擊安老鬼,但來到身前後,突然停了下來。

一人三童看了一陣,三名男童老老實實站在安老鬼身旁,轉眼盯着我們。

我看得頭皮發麻,兩具血屍,三名蠱童,更別說還有最厲害的安老鬼。

“這怎麼玩?”

我們三人互望一眼,都感到我們完全落在下風,形勢非常的嚴峻。

安老鬼掃了江碧瑤和李東一眼,目光帶着殺機,最終目光落在我身上,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其實一開始,我是完全看不上你小子的。無非是你的清月眼有點用,想挖你眼睛罷了!後來許老怪傳你本事,看樣子,許老怪應該把廖師兄的陰山令也傳給了你。也就是說,你現在就是陰山派的掌門人了。”

李東和江碧瑤都愣了下,眼睛齊齊落在我身上,目光透着詫異,李東還轉頭問我:“林濤,你還是陰山派的掌門?”

這當口,我實在不想理他,沒好氣的說:“是。不過看樣子,陰山掌門很快就要換人了!”

安老鬼目光冰寒,臉帶煞氣:“小子倒有自知之明,那就……把命和陰山令,一併都給我了吧!”

安老鬼話落,兩具血屍三名男童,齊齊撲了過來。 青香看了看樂天。

「他們可以離開了嗎?」她問。

「可以。」樂天點點頭。

青香示意這十個人離開,十個人也沒有停留,看起來應該是她的員工。

「我父親……」青香再次走到樂天的面前。

「事情……可能還沒有結束。」樂天看著青香。

青香一愣。

「我給你父親留下了三次託夢的機會!如果他託夢給你,告訴了你一些你不能理解的事情,你可以問我……諮詢費你給打八折。」樂天慢慢的說道。

青香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你還有事?」樂天看到青香不動,他奇怪的問了一句。

「沒事……我等天亮之後去祭拜我父親。」青香搖搖頭。

「借你的別墅睡一會你不介意吧?」樂天問。

青香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居然就這麼睡了。

第二天一早,樂天來到警局,看到蘇紫萱就笑呵呵的將昨晚賺的錢遞了過去。

「我不要!」蘇紫萱說道。

「為什麼不要?」樂天奇怪的問。

「今天早上小妮子還和我說了,你這個擋箭牌窮的叮噹響,去人家家裡你居然還是空著手的,這個錢你自己留著吧。」蘇紫萱說道。

樂天一愣。

「我要是能留我早就留著了,這錢如果放在我的手裡,我必然會遇到一些壞事!你以為我不想要嗎?我是不能要!」他無語的說道。

「散財?」蘇紫萱問。

樂天點點頭。

「也就是說……你這輩子都不能碰錢了?」蘇紫萱看著樂天。

「可以這麼說。」樂天繼續點頭。

「你可真慘……」蘇紫萱接過錢。

樂天無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