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青陽搖搖頭表示沒問題,但同時他也說道:「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開除軍籍,連軍威震天章都被收回去了嗎?」

2021 年 1 月 6 日

「你到底想說什麼?」羅俊楠有些不耐煩了,「我忙得很,沒空在這裡聽你扯東扯西!」

「呵呵……」青陽一聲輕笑,從椅上站了起來,「因為西南軍區司令員唐國彬的大兒娶了京城宋家的女兒。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羅俊楠心中一動,臉上卻依然露著不耐煩的表情,說道:「你又想表達什麼?」

「我想跟你做個交易。」青陽若有所思地看著羅俊楠,眼底深處居然有一絲絲狂熱的精光在閃爍,他望著羅俊楠說道:「對你而言只賺不賠的交易。」

「說說看。」羅俊楠抬了抬手,儼然一副主人家的姿態青陽也不在意羅俊楠的反應,他點點頭后便說道:「我給你一個騰飛的機會,你把大逆行針教給我,怎麼樣?」

忽然間,羅俊楠好像懂了些什麼,他眯著眼望著青陽,嘴角甚至還露出了一抹嘲弄的譏笑之色,他問道:「怎麼,不捨得離開了?」

青陽渾身一震,眼眸之中更是精光爆閃,但片刻之後他就恢復了原來的神情,接著有些自嘲地笑道:「被你看出來了……沒錯,我是捨不得離開,大逆行針是老道我最後的機會,如果還不成功的話,再有一個春秋交替,便是老道我陽壽耗盡的時候了。」

羅俊楠看著青陽,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明顯起來,直至最後已經演變成了肆無忌憚的大笑聲,連眼淚都快笑出來了,「哈哈哈哈……我當是什麼精忠為國的大人物呢,原來只是條苟且偷生的倒霉蟲!青陽啊青陽,道家祖師爺的臉面都被你丟盡了!!」

青陽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老臉也有些發紅地說道:「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個人?你若要笑便儘管去笑,老道可不在乎!」

「確實,大逆行針是小爺的獨門秘技,一針叫人精關失守,兩針叫人死而復生,可泄人元陽,可固人本源,也可疏導元陽入體延年益壽……但,大逆行針改換天命必遭天譴臨身,這麼大的風險,小爺憑什麼為你一個素不相識的糟老頭去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羅俊楠嗤之以鼻道:「至於所謂的騰飛,你覺得我有需要你來幫忙才能達到這個條件嗎?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我可以用寶物跟你交換……」一聽羅俊楠似乎根本沒有與他談條件的興趣,已經預感到自己大限將至的青陽也不免有些慌了神了,他連忙說道:「一件價值連城,普天之下再難找到第二件的寶物!」

「你倒是說說看,什麼寶物能價值連城?」羅俊楠擺了擺手,看他隨意的舉動,就知道他壓根兒沒把青陽的話放在心上。

但青陽這一開口,卻把羅俊楠的注意力給重新吸引了回來,青陽說道:「這件寶物名叫元陽鎖精晶,有嬰兒拳頭大小,常年保持著十七左右的溫,隨身攜帶或置於枕下,能起到培元固本的作用,延年益壽不在話下……這麼多年,老道全靠它吊著性命才能活到現在。」

頓了頓后,青陽說道:「我不需要你出手為我施針,只要你能將大逆行針的施針方法原原本本地告訴我,我就把這顆價值連城的元陽鎖精晶贈送於你!」

從開始到現在都沒什麼興趣跟青陽說話的羅俊楠,這個時候卻揚了揚眉梢,輕描淡寫地問道:「這元陽鎖精晶長什麼模樣?你從哪得來的?」

…元陽鎖精晶約新生嬰兒的拳頭大小,重約兩七十克,表面布有金色的紋,置於陽光下還能看到一圈淡紅色的光暈。」青陽說道:「這枚元陽鎖精晶是老道當年追隨祖征戰四方的時候,無意間從一市井小販手中得來的,若老道沒有猜錯的話,這顆元陽鎖精晶應該是從清廷宮內流出來的……」

青陽在那裡儘可能詳細地解答著羅俊楠的疑問,卻不知道羅俊楠心底已經在狂笑不止了……這愚蠢的糟老頭不識貨啊!什麼狗屁元陽鎖精晶,這名字想必都是他自己強加上去的,不懂裝懂,可真是徒惹人笑!

按照青陽的描述,羅俊楠已經有九成的把握能夠肯定,這顆被青陽稱為元陽鎖精晶的寶物,根本就不叫元陽鎖精晶,而應該叫周天正陽玄石,在遠古時期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號稱是天底下至陽至正的寶物,用一石抵萬城來形容它當時的價值都毫不為過!

因為在那個天昏地暗的時代「周天正陽玄石的佩戴者是誰?那是戰神蚩尤的死對頭黃帝啊!!!

羅俊楠心中頓時有了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只要有了這周天正陽玄石護身,死亡之地的魂獸將退避舍,再也無法威脅到他了!

而一旦有了安全進出死亡之地的護身符,羅俊楠將會有怎樣的變化?簡而言之就是,史前魔神戰士們的英靈將陸續蘇醒並降臨轉生,一直以來都覺得手下無人可用的羅俊楠,將徹底打破這一局面,變得人才濟濟,從此世界之大,他可隨意!

結果當天下午羅俊楠就登上了飛往京城的飛機,和青陽一起趕到了位於京城市郊那座無名山下的青雲觀中。

當青陽將他珍藏了數十年的所謂元陽鎖精晶捧到羅俊楠面前的時候,一股渾hou濃烈的至陽之氣便瞬間撲面而來,羅俊楠望著被青陽捧在手中的元陽鎖精晶,心中激動地簡直要情緒失控了。

沒錯……正如他一開始所猜想的那樣,青陽所稱的元陽鎖精晶,根本就不是什麼狗屁倒灶的元陽鎖精晶,而是在遠古時期被黃帝隨身攜帶的,號稱天底下至陽至正的周天正陽玄石!

羅俊楠看到的周天正陽玄石,和他在死亡之地繼承的,一部分蚩尤留下的記憶當中記載的周天正陽玄石完全一致,這就是周天正陽玄石!

見到了夢寐以求的寶物,羅俊楠伸手就要接過這枚世間罕見的周天正陽玄石,但青陽卻捧著周天正陽玄石往後退了一小步,避開羅俊楠的手后,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這就是元陽鎖精晶,老道我珍藏了幾十年,你是如今活在世上的,唯一一個除老道自己之外見過這件寶物的人,現在你可以把大逆行針的施針秘法教給老道了嗎?」

無非就是大逆行針而已,羅俊楠豈會放在眼裡?雕蟲小技的玩樣兒,所謂逆天改命都是假的,都不過是後人吹噓的東西而已。

但羅俊楠也不會告訴青陽其實大逆行針並不能幫他延年益壽,既然青陽自己那麼確定大逆行針就是他最後的機會,也是最後的希望,那羅俊楠當然不會那麼殘酷的,去毀掉一個一二十多歲的老人家,殘留下來的,那一丁點可憐的希望。

「拿去吧。」羅俊楠二話沒說就丟出了自己在來時上手抄下來的小冊,同時接過了青陽手裡的周天正陽玄石。

兩個人都拿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青陽放聲大笑,羅俊楠臉上也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意,可憐的青陽哪裡知道,在他手裡只能用來苟延殘喘的石頭,到了羅俊楠手裡,卻是開啟魔神英靈大量降生之門的鑰匙……天底下唯一的鑰匙!

周天正陽玄石重見天日,羅俊楠臉上的笑容異常迷人。

宋家啊宋家……看我怎麼慢慢地玩死你!! 、、、、、、、、、、

「青陽那老東西最後怎麼說?」宋成輝站在包廂內的窗戶邊上,背負著雙手、微微皺著眉頭,神情有些不悅。

「這……」隨同青陽一起去了昇平市的一名警衛看了看宋成輝不悅的臉色,然後才小心翼翼地說道:「宋少,青陽道長沒說什麼,但既然青陽道長把這個羅俊楠接到了京城,還帶去了道觀……恐怕就是沒事了。」

「下去吧。」宋成輝陰沉著臉說道。

年輕的警衛很快消失在了宋成輝的視線當中,隨著包廂大門被重新關上,宋成輝的拳頭也隨即狠狠地砸在了面前的窗台上,咬牙道:「該死的老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被宋成輝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忽然傳出了一陣悅耳的鈴聲,宋成輝皺了皺眉頭,走過去拿起手機接聽了這個來電,「什麼事?」

「宋少,有消息出來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名青年男的聲音,「剛剛經過確認,遠輝集團的董事長朱宏濤已經答應了我們的條件,剛剛輝虹集團的吳總也打電話過來了,讓您立刻去集團報道,繼續負責格桑港的項目!」

「答應了?」聽到這句話,宋成輝明顯楞了一下,但下一秒鐘他臉上就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意,掛斷電話之後,宋成輝站在窗檯前呢喃自語道:「別以為躲到了國外就能高枕無憂了,羅俊楠?這下看你還能拿什麼來跟我斗!」

時間一轉眼便過去了整整天,在昇平市繼續逗留了天,將該安排的事情全都安排妥當之後,羅俊楠便動身去了南雲行省西南部山區的深處,一人一包很快就進入了九黎族後裔謂之聖地的原始森林,找到了那眼寒泉。

從背包中取出了那顆新生嬰兒拳頭大小的周天正陽玄石,羅俊楠站在寒泉旁深吸了口氣后,便一頭扎進了寒泉當中,「噗通!」

穿過狹隘的泉眼通道,忽感腳下一空,整個人便掉進了死亡之地。

熟悉的畫面,熟悉的味道,羅俊楠微微眯了眯眼,將周天正陽玄石拿在了左手上。

但有寶物護身的羅俊楠,卻也沒有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朝那骨山走去,畢竟是傳說中的東西,又過去了這麼多年「周天正陽玄石究竟還有沒有那種神奇的效果,羅俊楠其實自己也不敢妄下定論,因而走起來,也是小心謹慎的模樣,時刻注意著周邊的風吹草動。

就在羅俊楠逐漸靠近那座骨山的時候,被他拿在左手上的周天正陽玄石忽然間爆發出了一陣耀眼的紅光,奪目的紅光幾乎照亮了方圓數米的區域,在羅俊楠有些驚詫的眼神注視下,從骨山腳下的幾堆骸骨之中爬出了一大群只有普通人拇指大小的怪東西,並迅速逃離,消失在了他的視線當中……

「果然跟傳說中的一般無二!」羅俊楠見到這一幕,頓時信心大增,這周天正陽玄石果然有著奇效,只要那些邪魔亡魂出現在它的有效範圍之內,它就能主動地爆發出驚人的陽剛之氣,驅散這些試圖靠近周天正陽玄石佩戴者的妖魔鬼怪!

周天正陽玄石的效果得到了印證,羅俊楠心中最後一點擔憂也隨即煙消雲散。

心裡有了底的羅俊楠立刻加快了腳步,靠近骨山之後便大步躍進,很快就到了骨山的山腰位置,而他上一次挖掘后留下的大坑,雖然已經被過的魂獸震地坍塌了不少,卻也依然能夠找到這個坑洞的具體位置。

下五除二地清理了那些因為震動而掉進坑裡的普通骸骨,羅俊楠開始賣力地挖掘起來,這才僅僅只挖了不到一分鐘,就有一塊冰涼的魔骨被他從骨山上挖掘了出來,羅俊楠定睛一看,頓時大喜過望……居然是一截玄箭魔將的魔骨,這可是高級兵種啊!

玄箭魔將,遠程攻擊系魔神當中排名第二的高級兵種,僅次於該體系當中擁有至高無上權威的天箭魔神!

這玄箭魔將迅如閃電、跳躍如飛,可日行千里,一千米之內箭無虛發,除具備弩箭魔士所擁有的特殊技能利箭嘯空之外,還有一門名為九星連珠的特殊技能,顧名思義便是可以在瞬間射出九根箭矢,且每根箭矢都力達千鈞,一箭便能瞬間洞穿十人以上,也就是說,玄箭魔將的一次攻擊,能幹掉最少九十個人!

「這可真是開門紅啊!」挖掘出來的第一塊魔骨就是高級兵種的魔骨,這讓羅俊楠有些興奮,他不再遲疑,將這塊魔骨小心地收好之後,便開始了更加賣力的挖掘工作,不知不覺間便過去了整整半個小時,骨山上的坑洞也變成了直徑米、深達六米的大坑。

隨身攜帶的包包當中已經裝了十多塊從初級到高級不等的魔骨,平均每一分鐘都能挖到超過一塊魔骨,這可讓羅俊楠爽得好像全身毛孔都張開了。

但就在羅俊楠決定趁熱打鐵,繼續挖他個十幾二十個小時的時候,腳下的骨山卻開始劇烈地震動了起來,耳邊傳來一陣陣巨大的聲響,「砰……砰……」

察覺到這陣動靜,寫滿了喜悅之色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情,羅俊楠縱身一躍,從坑洞底部跳了出來,這才發現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地方,有一頭眼珠腥紅腥紅,長得酷似外面的獵豹,體型卻大得驚人的魂獸正低吼著凝視著自己。

羅俊楠心中一驚,怎麼回事?自己有周天正陽玄石護身,按理來說這死亡之地的魂獸都是至陰至邪的東西,最害怕的就是至陽至正的東西,靠近這種東西之後,別說是發動攻擊了,能在至陽之氣的消融下全身而退那都是祖上積德了!

眼前這頭酷似獵豹的魂獸,是死亡之地內數量不多的大型獵食者之一,可它憑什麼不害怕自己手上的周天正陽玄石呢?

單兵作戰的羅俊楠心中暗暗吃驚,結果低頭一看被自己拿在手裡的周天正陽玄石,這才被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只見一開始剛進入死亡之地時還罩著一層淡紅色光暈的周天正陽玄石,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居然被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灰色霧氣,羅俊楠認得這些灰色霧氣,這叫陰寒之氣,是死亡之地內最常見的氣體之一,也是最致命的東西之一。

被一層陰寒之氣阻隔了正陽之氣的周天正陽玄石,居然隱隱有了停止發光發熱的跡象……

羅俊楠總算搞清楚了眼下的狀況,然後二話不說扭頭就跑!他可不想被這頭噁心的魂獸當做點心吞掉血肉精魂,然後變成一股臭氣被它從肛門那頭排出去!

周天正陽玄石雖是世間罕見的,至陽至正的寶物,但來到這個沒有一絲陽氣的死亡之地,它卻失去了本身最大的依仗,也就是外面世界里無處不在的陽氣,失去了補充之後「周天正陽玄石自然就會像是一顆七號電池,在持續供電一段時間之後,便漸漸有了能量枯竭的跡象。

而一開始還能被它所攜帶的至陽之氣逼出數米遠的陰寒之氣,自然就依託死亡之地源源不絕的補充,漸漸地在較量當中佔據了上風。

幸好羅俊楠反應及時,如果他再繼續忘我地挖掘上十分鐘,在周天正陽玄石最後一點至陽之氣耗盡的時候,便是他羅俊楠的死期到了……

「吼!!!」那頭體型跟外面的非洲野象有的一拼的魂獸見到羅俊楠撒腿逃跑,就一邊低吼著一邊追了上去,但幸好羅俊楠手裡的周天正陽玄石還有一些殘存的能量在繼續揮發,這頭魂獸也就不敢真的撲上去將羅俊楠撂翻在地魂獸如影隨形地跟著羅俊楠,不斷發出一陣陣焦躁的低吼聲,羅俊楠也是嚇得後背上都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使出全身的力氣不斷地加速,再加速!

終於,羅俊楠趕在周天正陽玄石最後一絲能量耗盡之前,趕在那頭魂獸擺脫了至陽之氣的威脅,準備撲上來咬死他之前,縱身一躍鑽進了出口當中,在他拚命往外鑽的時候,似乎還聽到了這頭魂獸從死亡之地傳出的,充滿了不甘的咆哮聲,「吼……吼吼吼!!!」

等羅俊楠衝出寒泉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雙腿幾乎都快站不穩了……他低頭看著周天正陽玄石,不由得發出了一聲苦笑。

還以為得到周天正陽玄石就能從此在死亡之地里橫行無忌了呢,沒想到世事無常,這周天正陽玄石離開了這個世界,進入死亡之地后居然有了能量耗盡的時候!如果這一次不是那頭魂獸過於焦躁,提前驚動了他,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及時,在周天正陽玄石能量耗盡之前逃離了死亡之地……

羅俊楠非常清楚,養著扳指內十萬魔神英靈的自己,根本不會是那頭魂獸的對手,一旦跟它正面對上,除非自己砸了手指頭上的黑色扳指,停止向那十萬魔神的英靈繼續供給能量,否則留給他的唯一選擇,就是直接一命嗚呼,黑色扳指也會被這頭魂獸排出體內,留在死亡之地內繼續等候下一個有緣人的出現……

一屁股坐在了寒泉的旁邊,羅俊楠打開了濕漉漉的背包總算是有點安慰,有這十四顆魔骨在手,羅俊楠就能順利轉生十四名能夠在這個世界長久停留的魔神戰士,有了這十四名魔神戰士的加入,羅俊楠的實力就能得到大幅的提升,這一點,從遠在巴基斯鉭的沙陀和牟奴身上就能得到應證。

而周天正陽玄石,在回到這個世界之後,就開始在緩慢的攝取遊離在天地之間的至陽之氣了,這就像是個給電池充電的過程,等什麼時候它在死亡之地消耗的能量被補充完全了,羅俊楠再進入死亡之地的日也就來了。

當然,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儘快安排十四名魔神進行轉生吧。

這一次到手的高級魔骨只有兩塊,一塊是玄箭魔將的魔骨,羅俊楠打算留給沙陀,讓他從弩箭魔士進階玄箭魔將。

而另一塊高級魔骨,居然是羅俊楠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召喚過的,斧系魔神的魔骨。

銀斧魔將?聽起來好像蠻威風的樣…… 、、、、、、、、、、

nbjy大廈頂樓的一間休息室內,朱宏濤正靜靜的坐在窗台上,扭頭望著窗外的景象發獃,而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也站在朱宏濤的身旁,小聲的說道:「這樣做的話,對小羅會不會不公平了?」

「這世界上哪還有真正的公平?」朱宏濤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坐在窗台上有些自嘲地笑了一聲后,便從窗台上跳了下來,說道:「從小羅正式加入我們青聯幫以來,我一直以為他會成為幫助青聯幫再次騰飛的一大助力,但事實情況是,我們錯估了他的能力!」

「可是……大哥,小羅他不是已經將軍火生意全部交給了h堂負責運營嗎?而且,說到底格桑港也不是我們自己爭取來的,而是小羅幫助我們拿下來的……就這樣把他賣了,對小羅也未免不公平了!」中年男有些情緒激動地說道:「姓宋的小本身就是小羅的死對頭……」

「但和宋家合作,符合我們的利益,不是嗎?」朱宏濤皺著眉頭打斷了中年男的話語,然後說道:「更何況,這件事情對小羅而言,也不見得全是壞事,如果他們能把握住這個機會修復緊張關係的話,難道不是好事一樁嗎?」

「但小羅怎麼可能和姓宋的小走得到一塊兒去?」中年男有些心寒地說道:「是,小羅將軍火生意交給h堂負責的時侯,確實沒有將所有的渠道一起移交給h堂的老張,但不管怎麼說,去年我們青聯幫的實力得到了大幅的增長,卻是不爭的事實……」

「行了行了,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好了,你也別跟我廢話了!」中年男的不依不饒,讓朱宏濤有些心煩氣躁了,他猛地擺了擺手,說道:「總之,從現在開始,小羅不再是遠輝集團的副董事長,這已經是董事會通過的決定了,你難道還想翻案不成?!」

被朱宏濤眼睛里露出的冷芒嚇得心中一顫,跟羅俊楠關係一直比較要好的中年男,也只能神情黯然地離開了朱宏濤的休息室。

但同時,中年男卻不知道,朱宏濤一個人在休息室里靜靜的呆了幾分鐘后,就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發送了出去,而收信人一欄,則赫然寫著俊楠二字!

天桐神女 羅俊楠收到朱宏濤給自己發來的這條簡訊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凌晨的點多鐘了,此時的他,正帶著十個赤條條的年輕人如猿猴一般穿梭在密林當中,十四個人一起行動,卻居然沒有傳出哪怕一丁點惹人懷疑的聲響。

聽到手機響了,羅俊楠停下腳步拿出手機,調閱了朱宏濤給自己發來的這條簡訊。

但羅俊楠有些莫名其妙,因為朱宏濤給自己發的這條簡訊有些牛頭不對馬嘴,一共是四行內容,第一行是一串大小寫混雜的字母,第二行同樣是大小寫混雜的字母,而第條則寫著幾個阿拉伯數字,最後一行則是個標準的漢字,他說,拜託了?

「怎麼回事?」看到這條稀奇古怪的簡訊,羅俊楠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他示意身邊跟著的十個剛剛順利轉生的魔神戰士在原地休息,然後就給朱宏濤回了個電話,但手機卻提示羅俊楠對方無法接通…一看著手機簡訊上那幾行猜謎語一樣的字母和阿拉伯數字,羅俊楠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也沒能理出個頭緒來。

最後,羅俊楠乾脆給曾慧敏打了個電話,凌晨點多鐘把曾慧敏從睡夢當中驚醒了過來,然後問了一個在曾慧敏看來非常幼稚的問題,羅俊楠問,「慧敏,你知道8668這四個數字是什麼意思嗎?」

「哪方面的?」曾慧敏的聲音很慵懶,顯然已經睡下了羅俊楠則摸著下巴思考了片刻,然後不是很確定地說道:「在這四個數字之前,還有兩行大小寫混雜的英字母……是謎語嗎?」

「大小寫混雜的英字母?」曾慧敏啞然失笑道:「我倒是知道8668是什麼東西,但我不知道跟你問的是不是一樣「什麼東西?」

「電郵箱啊。」曾慧敏隨口應道:「現在國內很流行的一款電郵箱,叫8668,我也在用呢。」

「電郵箱?」羅俊楠睜大了眼睛愕然片刻,這就說道:「知道了,謝謝……你先睡吧,我大概明天早上回去。」

「嗯,這麼晚了還不睡,別累壞了,早點休息吧。」曾慧敏沒有過問羅俊楠在幹什麼,應了一聲,又關切地提醒了一句后,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羅俊楠查看了一下手機的信號,確認信號沒有問題后,就用手機登陸了8668的網站,調出朱宏濤發給自己的兩行字母分別輸入到對應的輸入欄后,再點擊登錄……果然跟曾慧敏說得一樣,這就是電郵箱的賬號跟密碼!

只是,朱宏濤這大晚上的,給自己發這麼一條神經兮兮的簡訊幹什麼?

進入到這個賬號的後台,羅俊楠發現郵箱當中有一封沒有發出的草稿郵件,遲疑了片刻后,他就點開了這封郵件。

而朱宏濤在這個賬號上編輯好了卻沒有發送出去的郵件內容也隨即呈現在了羅俊楠的視線當中。

郵件的內容並不多,只有寥寥幾個字,但字裡行間流露出來的,那種在大勢之下不得不低頭的憤怒之情,卻讓羅俊楠看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朱宏濤在京城遭遇到了巨大的挑戰,在那些豪門望族的人向他毫無保留地展露了肌肉之後,其實留給朱宏濤的選擇餘地就已經少得可憐了,尤其是他們拉出了巴基斯鉭國內幾尊重量級的大神之後,朱宏濤就有些扛不住了。

那些人光明正大地威脅他,如果不肯吐出格桑港的股份,青聯幫在巴基斯鉭國內的勢力,將在半年之內蕩然無存!他們已經掌握了青聯幫大量的犯罪證據,只要向國際社會公布這些證據,再在巴基斯鉭國內推波助瀾一番,看似強大,實則病入膏肓的青聯幫,就將毫無疑問地遭遇生死危機!

同時,他們也向朱宏濤透露了整個計劃一小部分的內容,如果他們的計劃真的能在未來幾年之後順利實現,巴基斯鉭就將成為華國在國外盟友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兩個國家之間原本就緊密的合作關係,將從此上升到一個嶄新的高!

而困擾華國多年的能源問題,也將得到一個比較妥善的改變,這是個龐大的計劃,國內無數高官富商都參與其中,如果計劃最終實現,那他們這些人就將成為堪比戰亂時期的救國英雄一樣的存在,同時也大大鞏固了自己,乃至整個家族在華國國內的地位,從而變得不可動搖!

這是一個巨大的餡餅,現在,這些人威脅朱宏濤的同時,也允許朱宏濤加入到這個計劃當中,成為其中的一員。

但朱宏濤卻非常明白,這個計劃順利實現的難究竟有多大,甚至可以用痴人說夢來形容!這些人真的是為了國家利益而將自己推向泥潭嗎?可能嗎?!

朱宏濤清楚的知道,這個計劃對這些人而言,恐怕更多的不是國家利益,而是增加自己在國內的話語權,到時候不管計劃成功與否,他們該賺的都已經賺回去了,不可能眼看著計劃要宣告失敗,還會拼了老命地衝上去挽救這個計劃。

說白了,他們從這個計劃當中獲取政治資本,他們給所有人畫了一個天大的餡餅,但連他們自己都知道,實現這個計劃的可能性究竟有多低。

其中盤根錯節的複雜關係,其實也是很多人追求的人脈網路,他們或許一開始就沒打算把這個計劃真正實現,他們只是找了個理由,一個能夠讓他們堂而皇之將越來越多人綁上他們的戰船,好讓他們自己的船能夠行駛的更加平穩一些,好讓他們能夠掌握更多籌碼的理由!

但朱宏濤無法拒絕,也根本無力拒絕,如果他是正經的生意人,或許不會如此被動,但畢竟說到底,青聯幫的底實在是髒了……

而且,朱宏濤一直在尋求洗白的機會,但遠輝集團的資產過龐大,洗白的過程又怎麼可能過輕鬆?

現在,這些人給了朱宏濤一個洗白的機會,一個能讓朱宏濤逐漸將遠輝集團資產全部合法化的機會,一個能讓遠輝集團和青聯幫從此各奔東西的機會!

朱宏濤無法拒絕這樣的條件,如果有機會去做一家合法的,跨國集團的董事長,為什麼還要做一個朝不保夕的黑幫大哥?

但朱宏濤同時也在擔心,一旦這些人進入到遠輝集團,依託遠輝集團在巴基斯鉭經營幾十年的優勢推動計劃的發展,最終會演變成鳩佔鵲巢,讓他賠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朱宏濤一邊答應了這些人的要求,一邊則給羅俊楠編輯了一封郵件,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全盤告訴了羅俊楠。

最後,朱宏濤在郵件底部寫到,「國內的政治環境很複雜,遠輝集團想要洗白,並轉移全部的資產,沒有這些人的幫助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奢望,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選擇,並答應我的請求,更詳細的內容在附件里……莫逆之交朱宏濤留字,農曆12月27凌晨2點39分。」

看完了朱宏濤寫給自己的郵件,羅俊楠才發現郵件當中還保存了兩個附件,需要下載之後才能查看。

直覺告訴羅俊楠,朱宏濤已經被那些人逼上了一條無法回頭的,前途未卜的道,而朱宏濤給自己留下這封郵件的原因……恐怕也是在給他自己留下一條后。

如果事實證明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野獸,至少,在朱宏濤將羅俊楠逐出青聯幫之後,他還能有一個願意在暗中幫助他的朋友!

而事實也證明羅俊楠的預感是正確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