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靈兒迅速從陸青峰的衣袍內躍出,落在地上的同時,已經變化成一個絕sè的白衣少女。

2021 年 1 月 3 日

眉心的豎眼睜開一道縫隙,向四周看去,片刻后,收回了視線,閉合了豎眼,看向陸青峰說道:「青峰哥哥,這裡是一座幻陣,你看到的一切,都和實際的景物完全不同,不明白道理的人永遠也不會走出這裡。」

陸青峰說道:「靈兒,這個地方你能出去嗎?」

靈兒看著陸青峰笑道:「小妹的天賦之一就是看破一切真假,幻陣本身就是迷惑人的東西,當然能夠走的出去,哥哥按照小妹指點的路走,絕對不會有錯。」

路青峰點了點頭,只聽靈兒說道:「青峰哥哥,你沿著山谷一直向前走,千萬不要拐彎,有什麼變化的話,我會提前告訴你。」

陸青峰點了點頭,按照靈兒的提示,向著山谷的深處走去,大約走了五里左右的樣子,靈兒開口說道:「青峰哥哥,向右走五里。」

陸青峰向右側又走了五里,按照陸青峰自己的觀察,右邊五里的位置,應該早就上了山才對,可現在依舊是平坦的草地。

這時,靈兒又說道:「青峰哥哥,向左走十五里。」陸青峰又按照靈兒所說向左走了十五里。

這一路走來,左拐右拐,當按照靈兒的指示走完了最後一段路的時候,映入陸青峰眼神的哪裡還有什麼山谷,分明是一片方圓百里的湖泊。

湖泊的中心是一座方圓二十里的小島,小島的中心有一座小山,山高不過百丈,靠近陸青峰的這一邊,有一條小船停靠在岸邊。

陸青峰放出神識,仔細的搜索了一遍小船,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這才和靈兒一起登上了小船,向著湖心劃去。

不多時,船靠在了小島岸邊,有一條曲曲折折的青石小路直通山頂,小路的兩邊種植者一些不知名的樹木。

陸青峰正準備沿著小路上山,只聽靈兒說道:「青峰哥哥,進入樹林裡面。」

陸青峰沒有猶豫,直接按照靈兒所說走進了樹林,在陸青峰的雙腳踏進樹林的瞬間,眼前的場景立即就發生了變化。

出現在陸青峰眼前的是一片平整的土地,約有一畝大小,在這塊彈丸之地上,長滿了各種花花草草,起碼有近萬株之多。

陸青峰順著視線看去,頓時驚訝的瞪大了雙眼:「這麼多的靈藥靈草,自己只是在書本上看見過有關的描述,真正的卻是一株都沒有見過。」仔細的數了數,一共有一百個品種的靈草,每種都有一百株之多。

走到近前,一株株仔細的端詳,這是增元草,煉製極品增元丹的主葯,這是靈妖花,是煉製補魂丹的主葯,這是牛皇枝,是煉製極品鍛體丹的主葯,一樣樣看去,看完了所有的藥草,陸青峰激動地心情難以言表。

過了好久,陸青峰的心情才平復下來,開始一株株小心翼翼的採摘,每一百株同樣的靈草裝在一個大號的玉盒裡,整整裝了一百隻玉盒的靈草。

從成sè上來判斷,這一小片靈草園,還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所有的靈草都有幾千年的火候,有的甚至有萬年的火候,堪稱極品中的極品,這樣的靈草拿到拍賣會上去拍賣,絕對會拍出驚人的價格。

從這片靈草園出來,陸青峰又沿著石階繼續向前走,走了沒有多遠,靈兒又發現了一處靈草園。

這裡有明顯的人為破壞過的痕迹,顯然百年前已經被別人踏足,靈草也都是一些普通的品種,數量倒是不少,也有近千株之多,雖然不怎麼值錢,陸青峰也毫不客氣的收入了囊中。

陸青峰在採摘這些靈草的時候,並沒有連根拔起,而是留下了根須,以便百年後還能重新長出靈草,使得後來人還能有靈草可采,除非只有那些只有根須才能入葯的除外。

單單憑藉剛才的這個差些的靈草園中的收穫,陸青峰就足以向宗門交差,更不要說還有那近萬株的珍惜靈草,可以說到目前為止,陸青峰的收穫已經堪稱豐厚了。

陸青峰沿著青石小路一直向山頂走去,山頂上有一座已經十分陳舊的大殿,大殿正門上方寫著三個大字『丹島』,陸青峰看著就是心裡一驚,原來這裡是青湖島曾經煉丹的地方。

這麼說,那個韓成子也一定是在這裡煉丹,如果能夠得到韓成子的傳承,自己也一定要嘗試一下煉丹,憑藉自己強大的靈魂,煉丹一途對於自己也不是什麼難事。

不過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大可能,幾千年來,不知有多少人來過這裡,即便真的有韓成子的傳承,也肯定早已被別人得去。搖了搖頭,不在多去想,直接邁步進入了這個大殿。

大殿里一片空曠,沒有任何物品,大殿正對著門口位置的牆上,是一面牆那麼大的浮雕。

浮雕上是一個禿頂老頭盤膝坐於地上,右手的手掌攤開,老者身前有一隻三足丹鼎,在老者攤開的手掌里,有一粒金sè的丹藥,正在閃爍著金sè的光芒。

這顆丹藥很大,直徑足有一寸,顯得很是誇張,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服的下去,禿頂老人的雙眼明亮,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這粒丹藥,表現出一副十分專註的樣子。

因為這裡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陸青峰不由得上下左右翻來覆去的打量這座浮雕,看了一會,腦海中靈光一閃,便向著這座浮雕走去。

靈兒緊隨在陸青峰的身後,到了浮雕前面,陸青峰伸出手,向這粒丹藥抓去。

沒有任何困難,這粒碩大的金sè丹藥就被陸青峰抓在了手裡,正要放到眼前仔細觀瞧,只聽大殿中間的地面下傳來了嘎吱吱的響聲。

陸青峰手裡握著這粒丹藥,轉身看去,只見地面中間的一塊石板慢慢地滑向了一邊,露出了下面一個黑黝黝的洞口。

洞口有階梯一直延伸下去,陸青峰手裡拿著那個丹藥來到洞口,順著階梯就走了下去,靈兒也是緊隨其後。

走了大約十幾米大樣子,腳踩到了實地,有那顆丹藥散發出的金光,前面的地勢看的倒也還清楚。

像陸青峰這樣的修為,即使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憑藉神識也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沿著這個曲折幽深的地下通道不知道走了多遠,前面終於不再有路,而是一間面積二十多平米的石室,這間石室和大殿一樣,沒有任何物品。

只是在石室的一側,有一座和大殿里一摸一樣的浮雕,唯一不同之處就是禿頂老人手掌里空無一物,在老人掌心的位置,有一處雞蛋大小的凹陷。

陸青峰看了看,直接走向前去,把掌心裡的金sè丹藥放在了凹陷里,這次是另外一側的牆壁發出了嘎吱吱的聲音,陸青峰側頭看去,只見一道石門緩緩地向一側打開。

隨著石門的打開,明亮的光線從裡面照了出來,陸青峰邁步走了進去,向光線的源頭看去,竟然是石室的頂部鑲嵌了許多發光晶石。

石室大約十米見方的樣子,其中的一面牆上,擺放著一隻巨大的貨架,貨架上,整齊的排列著幾百隻玉盒。

石室的中間,一個人形的骨架正盤膝坐於地面之上,在這個人形骨架的左手食指上,戴著一個散發著紫sè光芒的指環。

陸青峰看到這個紫sè的指環,立即驚訝的張大了嘴,這是一隻最頂級的儲物指環,內部空間最少有一千立方米大小,看來這個人形的骨架生前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陸青峰轉身看向靈兒:「靈兒,這裡有沒有什麼陣法禁制之類的東西?」有靈兒在,陸青峰也懶得再用神識掃描,因為用神識掃描這些東西,有的時候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準確。

得到了靈兒肯定的答覆,陸青峰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上前摘下了屍骸手指上的儲物指環。

然後來到了貨架邊,所有的玉盒全部收走,四下掃了掃,再沒有什麼遺漏之物。

在這樣一個未知的地方,還是快走為妙,不然被很多人堵在這裡,連一個退路都沒有,想到這裡,不再猶豫,帶著靈兒,迅速按照原路返回了大殿。 ?從大殿出來,陸青峰和靈兒找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坐下后,神識浸入那枚紫sè的指環里,經過了近萬年的時間,指環即使還有著曾經主人的靈魂印記,也是不堪一擊。【風雲閱讀網.】

神識浸入以後,徹底看清了內部的情況,這枚指環的內部空間足有兩千多立方米,裡面又分成了大大小小的無數空間,在一個最小的空間里,只有三樣東西。

一隻古香古sè的三足丹鼎,丹鼎下有一座白玉蓮台,蓮台上一朵藍sè的火苗在左右搖曳,好像隨時都會熄滅的樣子,丹鼎的旁邊,有一張白玉條案,在條案上有一枚玉簡。

神識一動,這枚玉簡的內容便映入心神,陸青峰仔細的閱讀了下去,玉簡的最上方是兩個大字『丹道』。

下面分成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煉丹總綱,上面詳細的介紹了煉丹需要具備的條件、注意事項、煉丹時的要點等。

第二部分是煉製各種丹藥的法訣,第三部分是丹方,這上面記載了幾百種丹方,每一種丹方都有詳細的介紹,容易出現的錯誤及其相應的法訣,還配有施展法訣的圖畫。

看到最後一種丹方,正是導致了青湖島被滅門的破神丹,煉製破神丹足足需要一千零八十一道法訣,在即將成丹的一刻,必須一次xìng的快速施展,不能有一絲的停頓,否則的話,前面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將會付之東流,從而導致功虧一簣。

神識退出,陸青峰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真是需要什麼就來什麼,瞌睡了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陸青峰決定,從海底遺迹回去后,就抓緊時間學習煉丹,有這無數的靈草供他揮霍,他不相信學不會煉丹。

陸青峰把這枚得自韓城子的紫sè儲物指環放在了貼身的口袋裡,按照原路下了山。

坐上小船出了小湖,按照靈兒的提示,繞到了另外的一側,直接走出了這個迷幻重重的陣法。

出來后,陸青峰抬起頭,神識向上方掃描過去,感知到天空中有一片巨大的透明光罩,如一隻巨碗般倒扣在天上。

光罩後面,幽藍的海水不停的擠壓著光罩,使得光罩不時地出現一層層的藍sè波紋,陸青峰的神識向著光罩延伸過去,卻發現根本接觸不到光罩的盡頭。

從光罩扣下的最低端,陸青峰判斷,此時,他是在青湖島的邊緣,出發前,宗門給每一個弟子都配發了青湖島的地圖,取出地圖一看,原來這裡是青湖島的最南端。

宗門讓同門弟子要儘快的匯聚到一起,可是陸青峰方圓五百里的神識都沒有發現一個同門弟子,陸青峰心裡也很是無奈,這讓自己到哪裡去尋找,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自己不斷的行走,神識也不停的變換方位,這樣下去,總有找到的時候,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之前,也只有這樣去做。

陸青峰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方圓五百里都在他的神識探查範圍之內,就這樣走了還沒有十分鐘,神識掃描到了前方不遠處的一處小山坡上,有兩伙人正在對峙,已經是劍拔弩張。

看樣子,隨時有可能大打出手,這兩撥人中的一方,是三個身穿白sè長袍的修士,腰間配有長劍,陸青峰的神識向三人掃描過去,瞬間就認出了三人的身份,原來這三人正是青雲劍宗九長老萬不悔的三個弟子沙海、陶然、溫泉三人。

與三人對峙的五人是橫山派的弟子,橫山派不像青雲劍宗那樣專門修劍,而是什麼樣的兵器都有。

陸青峰一邊向前走,一邊神識不斷的掃描,順便聽聽他們正在說些什麼,至於這三人的生死,陸青峰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身為九長老的弟子,即使在加入宗門以前,是一個所謂的好人,在九長老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會慢慢的蛻變成一個如九長老一般的小人。

如果有了合適的機會,陸青峰還想著親自擊殺這三人,如今卻是省了自己親自動手。

陸青峰沒有著急向前走,他在等橫山派的弟子和九長老的弟子之間戰鬥的結果,無論是哪一方取勝,他都會出面擊殺勝利的一方。

在陸青峰的神識掃描下,終於聽到了雙方的談話,只聽陶然說道:「雖然你們橫山派的人多,可我三人也未必就怕了你們。」

橫山派其中拿刀之人說道:「怕不怕的你說了沒用,只要你們交出剛才所得,我們可以考慮留你們一命。」

這時只聽沙海說道:「我呸,口出狂言,憑你一張嘴,就要我們交出東西,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要我們的東西可以,先戰上一場再說,如果勝了我們,不要說要我們的東西,就是要了我們的命都會給你。」

橫山派一個拿著槍的瘦高個說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既然你想死,老子今天成全了你。」

剛說完,橫山派的瘦高個挺槍就刺,其他四人看到瘦高個動了手,也瞬間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

使槍的瘦高個直接對上了沙海,用劍的那人對上了陶然,另外三人圍攻溫泉,這就是橫山派慣用的戰術,集中最優勢的力量攻其一人,其他兩人只要拖住對手就行,然後採取逐個擊破的方式。

三戰一的情況下,溫泉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被三人逼得手忙腳亂,沙海和陶然看到了溫泉已經處於險境,開始拚命的進攻起來,試圖擊殺了對手,然後再去幫助溫泉。

二人打算雖好,可是對手不會等著他去擊殺,雙方的修為相差無幾,頓時僵持在了那裡,沙海和陶然只剩下了著急,卻是沒有什麼辦法。

只不過兩分鐘的時間,溫泉一個沒注意,就被橫山派一個用三股叉的弟子一叉刺穿了心臟而亡。

溫泉身死,橫山派騰出了三人,一人向著陶然殺去,兩人向著沙海而去。這樣的戰鬥結果可想而知,沒過一分鐘,沙海和陶然也相繼被擊殺。

三人身死,戰利品被五人收取,這五人正在興高采烈的交談之時,陸青峰和靈兒走了出來,陸青峰呵呵一笑道:「五位,剛才的收穫如何?」

橫山派的五人聽見有人說話,猛然間抬起頭,全神戒備的看向陸青峰,當看到陸青峰只有兩人時,五人同時長出了一口氣,頓時放鬆了jǐng惕之心。

使三股叉的橫山派弟子說道:「小子,想替你們青雲劍宗的人報仇嗎?膽子不小,兩個人也敢出來,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沒關係,你想死,老子可以成全你,不過我勸你還是少管閑事,知趣的話,趕緊滾蛋。」

陸青峰向靈兒傳音道:「靈兒,看見沒有,那個用搶的和三股叉的離我們最近,一會你看我衝上去的時候,直接靈魂攻擊那個用三股叉的傢伙。」

靈兒馬上也傳音道:「好,我知道了,青峰哥哥。」靈兒剛說完,陸青峰已經施展閃電追蹤步沖了上去,瞬間就到了橫山派那個用槍的弟子面前。

同時,靈魂攻擊擊神使用出來,在橫山派用槍的弟子失神的剎那,金蓮劍快如閃電般的刺出,直接刺向了此人的心臟,陸青峰沒有使用真元,純粹的**力量,就把此人的心臟刺了一個對穿。

金蓮劍迅速抽出,一招黃雀出林刺向使用三股叉的那人咽喉,此時,用三股叉的那人已經被靈兒的靈魂攻擊擊中,正在用雙手抱著頭部痛苦的**,金蓮劍已經刺了過來,只聽噗的一聲,金蓮劍刺穿了咽喉。電光火石間擊殺了兩人,剩下的三人還不明白怎麼回事,陸青峰已經到了三人的近前。

用刀的那人反應最快,看到陸青峰距離自己不足三尺遠,手中的法寶級別大刀高舉,斜肩帶背一刀,直接就劈了下來。

陸青峰施展閃躲步讓到一側,同時手中金蓮劍上撩,一招追星趕月,把用刀之人的右臂整個給削了下來,只聽那人一聲慘叫,隨著右臂飛出去的同時,傷口上,瞬間噴出了鮮血。

就在用刀的這人,正在關注自己的傷口時,陸青峰的金蓮劍已經刺到了胸前,一招天罡指路,金蓮劍刺進了心臟。

五人剩下了兩人,三人被陸青峰擊殺,剩下的這兩人一個用劍,一個用戟。直到陸青峰連殺了三人,這兩人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互相看了對方一眼,撒開腿就要逃跑。

陸青峰怎麼能讓他們跑掉,施展閃電追蹤步就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後,一招透風劍使出,從用劍的這人後背刺了進去,劍尖從前胸透了出來,抽出金蓮劍,抬腿,直接把此人踢飛,向著山下飛了出去。

還剩下了一個用戟的修士,大戟抓在手裡,跑得飛快。為了儘快的結束這場打鬥,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陸青峰直接使出了擊神秘術,用戟的這人噗通一聲撲倒在地,不等陸青峰追上,這人站起身接著跑。

陸青峰第二次施展了擊神秘術,那人再次跌倒,直到陸青峰施展了三次擊神秘術后,施展閃電追蹤步才追到了此人的身後三米遠,這傢伙逃命的毅力還真是頑強。

真元灌注於金蓮劍之中,金蓮劍瞬間銀白sè的光芒大放,進化版的橫掃千軍施展出來,長劍帶著近三米長的真元劍氣,直接向用戟的這人掃去,毫無疑問,此人被陸青峰的真元劍氣瞬間腰斬。

五人的儲物指環和兵器都被陸青峰收走,九長老萬不悔那三個弟子的東西,也都歸了陸青峰所有。

八人的兵器都是下品法寶,最少也值十幾萬元晶,不知道八個儲物指環里都有什麼東西,現在還不是查看的時候,都裝進了口袋裡,陸青峰的心情十分舒暢,這才進來多久,就收穫了這麼多的東西。

和靈兒匯合在一處,陸青峰決定找一處隱蔽的地方,把自己的收穫仔細的清點一番。

從大殿出來,陸青峰和靈兒找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坐下后,神識浸入那枚紫sè的指環里,經過了近萬年的時間,指環即使還有著曾經主人的靈魂印記,也是不堪一擊。【風雲閱讀網.】

神識浸入以後,徹底看清了內部的情況,這枚指環的內部空間足有兩千多立方米,裡面又分成了大大小小的無數空間,在一個最小的空間里,只有三樣東西。

一隻古香古sè的三足丹鼎,丹鼎下有一座白玉蓮台,蓮台上一朵藍sè的火苗在左右搖曳,好像隨時都會熄滅的樣子,丹鼎的旁邊,有一張白玉條案,在條案上有一枚玉簡。

神識一動,這枚玉簡的內容便映入心神,陸青峰仔細的閱讀了下去,玉簡的最上方是兩個大字『丹道』。

下面分成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煉丹總綱,上面詳細的介紹了煉丹需要具備的條件、注意事項、煉丹時的要點等。

第二部分是煉製各種丹藥的法訣,第三部分是丹方,這上面記載了幾百種丹方,每一種丹方都有詳細的介紹,容易出現的錯誤及其相應的法訣,還配有施展法訣的圖畫。

看到最後一種丹方,正是導致了青湖島被滅門的破神丹,煉製破神丹足足需要一千零八十一道法訣,在即將成丹的一刻,必須一次xìng的快速施展,不能有一絲的停頓,否則的話,前面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將會付之東流,從而導致功虧一簣。

神識退出,陸青峰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真是需要什麼就來什麼,瞌睡了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陸青峰決定,從海底遺迹回去后,就抓緊時間學習煉丹,有這無數的靈草供他揮霍,他不相信學不會煉丹。

陸青峰把這枚得自韓城子的紫sè儲物指環放在了貼身的口袋裡,按照原路下了山。

坐上小船出了小湖,按照靈兒的提示,繞到了另外的一側,直接走出了這個迷幻重重的陣法。

出來后,陸青峰抬起頭,神識向上方掃描過去,感知到天空中有一片巨大的透明光罩,如一隻巨碗般倒扣在天上。

光罩後面,幽藍的海水不停的擠壓著光罩,使得光罩不時地出現一層層的藍sè波紋,陸青峰的神識向著光罩延伸過去,卻發現根本接觸不到光罩的盡頭。

從光罩扣下的最低端,陸青峰判斷,此時,他是在青湖島的邊緣,出發前,宗門給每一個弟子都配發了青湖島的地圖,取出地圖一看,原來這裡是青湖島的最南端。

宗門讓同門弟子要儘快的匯聚到一起,可是陸青峰方圓五百里的神識都沒有發現一個同門弟子,陸青峰心裡也很是無奈,這讓自己到哪裡去尋找,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自己不斷的行走,神識也不停的變換方位,這樣下去,總有找到的時候,在沒有更好的辦法之前,也只有這樣去做。

陸青峰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方圓五百里都在他的神識探查範圍之內,就這樣走了還沒有十分鐘,神識掃描到了前方不遠處的一處小山坡上,有兩伙人正在對峙,已經是劍拔弩張。

看樣子,隨時有可能大打出手,這兩撥人中的一方,是三個身穿白sè長袍的修士,腰間配有長劍,陸青峰的神識向三人掃描過去,瞬間就認出了三人的身份,原來這三人正是青雲劍宗九長老萬不悔的三個弟子沙海、陶然、溫泉三人。

與三人對峙的五人是橫山派的弟子,橫山派不像青雲劍宗那樣專門修劍,而是什麼樣的兵器都有。

陸青峰一邊向前走,一邊神識不斷的掃描,順便聽聽他們正在說些什麼,至於這三人的生死,陸青峰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身為九長老的弟子,即使在加入宗門以前,是一個所謂的好人,在九長老的耳濡目染之下,也會慢慢的蛻變成一個如九長老一般的小人。

如果有了合適的機會,陸青峰還想著親自擊殺這三人,如今卻是省了自己親自動手。

陸青峰沒有著急向前走,他在等橫山派的弟子和九長老的弟子之間戰鬥的結果,無論是哪一方取勝,他都會出面擊殺勝利的一方。

在陸青峰的神識掃描下,終於聽到了雙方的談話,只聽陶然說道:「雖然你們橫山派的人多,可我三人也未必就怕了你們。」

橫山派其中拿刀之人說道:「怕不怕的你說了沒用,只要你們交出剛才所得,我們可以考慮留你們一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