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霧琪莫名奇妙道:「骨科是什麼?」

2021 年 1 月 3 日

鄭壹笑道:「說了你也不懂,對了,霧生要什麼時候才回來,還有個問題,你知道司南在哪么?」

「哥中午就會回來,他是特地回來陪我吃飯的。」霧琪很開心的說著,而後才回答司南的事:「司南大人跟皇帝不知道跑哪了,整個帝國都在找他們。畢竟現在莫法如日中天,而唯一能跟教皇匹敵的只有司南大人,所以沒司南在很多人都不怎麼安心,臨時的政策不可能讓兩個帝國人民安心的。」

「這問題,沒辦法解決吧,而且為什麼帝國所有人都知道司南跟皇帝跑了?」向輕語問道。

「這個,」霧琪尷尬道:「是陛下她,在逃跑的哪天……」

那天風和不日麗,在這隻有光幕沒有日光的地淵中。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重建當中。

四位王在天雷帝國各地忙碌著,莫法帶著自己人奔跑莫法帝國親自傳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響遍全帝國的聲音突兀中冒了出來:「哈哈哈,終於停戰了,我終於不用再當皇帝了。今天我宣布,我退位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司南我們走。」

然後…..

就沒有然後了。

「我去,她有病吧?至於嗎?就不怕這個時候有人起來造反嗎?」鄭壹對這個皇帝很無奈。

同樣是皇帝,小布就比她好多了,雖然也是個一直想退位的傢伙。

「所以各位王很火,全地淵搜素陛下,最後什麼也沒搜索到。」霧琪說。

「那我們要去哪裡找司南?」向輕語問道。

她知道鄭壹對這裡的掌控並不完整,雖然可以通過法則來找,但是鄭壹明顯不想這麼做。

鄭壹搖頭嘆息:「早知道就把戰D帶來了,有他在,別說一個司南了,就是他家的一塊磚沒了,我都能給他找出來。」

…………

這個時候在莫法帝國的邊緣山脈中,一座宏偉壯大的高塔屹立在群山之間。

在這高塔巔峰之上有一座祭壇,從外面看,祭壇的中間站立著一個高大的石像。

這石像與鄭壹有點相似,不過卻又意外的看不清他的臉。

一道神聖的光輝籠罩住了這雕像的臉部。

「無言,你主榮光初現,但是為什麼會遮住臉呢?連我都不怎麼記得這石像的臉了。不過我怎麼一直感覺這人這麼眼熟呢?」五王之一的莫雪開口說道。

現在別說是莫雪在這了,實際上天雷五王全部都在這祭壇之上,所有人都面對著這正常人大小的石像。

「那是你生為凡人不願入我聖教的原因,還有我主榮光早已顯現了好么?不然在外面怎麼可能是看到高大的石像,不懂別亂說。」莫法接著道:「還有在這聖地中請叫我教皇,莫法教皇。」

「我說莫法教皇,你主靠得住么?馬上就要開光了,萬一失敗了,這聖地就是笑話了,還有莫雪是妖不是人。」五王之一蕭晴天說道。

「是神聖意志降臨,」莫法跳起來道:「什麼開光不開光,你對我主放尊重點,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唉,我倒是希望你這開光能成功,陛下跟司南都不知道私奔哪去了,在這樣下去,總會有人徒生事端。」五王之一弄月嘆息。

莫法橫眉豎目道:「你們就是故意來侮辱我的么?」

「侮辱談不上,誰讓你作惡多端,我們是看在陛下的面上才不跟你計較,不然早殺了你了。」莫雪淡淡道。

莫法跳到一邊肅穆道:「我主鄭壹在上,我要消滅你們這些異端。」

莫雪無視莫法道:「話說我真覺得鄭壹這名字很耳熟,我是不是在哪聽過?」

那場災難之後能記住鄭壹的人少之又少。 對於莫法信仰的主神,大多數人還是抱有質疑的態度,尤其是天雷帝國的人。

從上到下,從老到幼,總是會有人覺得這是莫法帝國變著方法來害人。

普通人都能懷疑,五王更是丟丟都不信,尤其是莫法什麼證據都拿不出來的情況下,相信莫法不害人只是給皇帝陛下面子而已。

重點是一修仙的,怎麼讓他們相信主神這玩意,完全不是一個系統的好么。

不過五王中,莫法為教皇,其餘四人也就有一人相信莫法。

那就是鎮遠山。

鎮遠山是諸多知道真相者中的其中一個,所以他也是最支持莫法的一位王。

「你們別鬧了,開光…呸,那位主神存在我還是相信的,現在我擔心的是他肯不肯來。萬一他不來怎麼辦?」鎮遠山看著莫法道。

蕭晴天道:「那就是開光失敗了唄,到時候不就是爛攤子么,打不了我也跑。」

眾人:「…..」

「不會失敗的,不可能失敗的。」莫法堅通道:「我主是不會放棄我的,我已經改過自新了,我已經在為自己的罪惡做出補償,我會用我的一生來補償我的罪孽,我主一定不會拋棄我的。」

莫雪看著莫法嘆息道:「我是應該為你高興還是為你悲傷呢,無言,我真希望你主是真的存在的,不然你還怎麼活下去。」

「現在信仰之塔已經建造完成,那麼什麼時候開始開光?」弄月問。

莫法:「明天。」

眾人驚呼:「明天?」

「對,就明天,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主鄭壹不是我推出來愚弄你們這些凡人….你們這些子民的。我要讓我主的榮光照耀整個地淵。」

「我不贊同,」莫雪道:「這樣太倉促了,什麼準備都沒有,萬一出事了怎麼辦?如果你主沒降臨,那你們聖教是不是要解散了?到時候兩個帝國都承受不起。」

「我也不贊同,」弄月道:「陛下不在,我們的威望不夠,不可能在倉促間承受這樣的壓力。」

「我贊同,」蕭晴天也道:「不管怎麼準備,結果都差不多,要麼直接廢除信仰,要麼就讓信仰徹底介入,一刀斬亂麻,亂又怎麼樣,直接鎮壓。」

「我也贊同,我的信心源於莫法的信仰。」鎮遠山看著莫法說道:「但是準備還是需要的,我們五個管好各自的領土就好了,一晚上的時間也夠我們準備了。」

莫雪看著這些人,隨後問道:「真的不做點假?忽悠一群人也好,這樣也有利於兩個帝國的安定,無言也不至於丟失聖教到處胡作非為。」

「滾,你給我滾,你不僅侮辱了我,還侮辱了我主。」

…….

相對於莫法來說,作假什麼的簡直是在侮辱他的信仰,而且他是真正的信徒,他不要假的,一次不行就再來一次,總有一天他會得到回應的。

五票三勝,這件事直接就被定下來了。

而後明日開光…不對,祈禱主神降臨的儀式,也被傳開了。

…………..

這時候鄭壹還在霧琪家中,現在霧琪就已經在準備午飯了,而向輕語也主動進去幫忙,向輕語進去了思雨思雲自然也跟著進去了。

然而這三個人嘛都不會,簡直就是去添堵。

最後只能留下思雨在裡面幫忙洗東西了,這東西她們超拿手。

而鄭壹跟向輕語閑著無聊,就研究起霧生跟霧琪了。

「話說這兩個怎麼這麼像悟雅跟悟覺呀,就連名字也像。」向輕語突然丟出這句話。

這一說鄭壹還真有這麼個感覺,雖然形式情況不對,但是大致還是一樣的,至少也算個兩情相悅了。

就算霧生以前沒心思,那麼知道不是親生后,外加霧琪這麼明顯的表示,肯定也會有所心思的。

聽著鄭壹的分析,向輕語不由的說道:「你好噁心呀,總感覺你說出來后,就沒那麼美好了。」

「…….」鄭壹沒好氣道:「那還研究不?不研究我就思考問題去了。」

「你現在還要思考什麼?」向輕語問道。

「我去,」鄭壹捏死向輕語的心都有了:「你也不看看我是來這裡幹嘛的,我需要找司南確認問題,還需要找入侵真相,而且還得想方案搞定那個地方,你說我有什麼事好思考的?」

「那你還陪我在這瞎胡鬧,思考你的事去。」

哎呀我去,鄭壹感覺向輕語變矯情了好多,以前多乖巧的小姑娘,到底是什麼讓她變的這樣,是跟著他的緣故嗎。

在一邊的思雲嘆息:「主人又跟先生吵起來了。」

在裡面的思雨立即道:「這才多久,小泥鰍就又被那惡魔欺負了?我心好累。」

「唉」

「唉」

鄭壹嘆息:「人類真是麻煩,尤其是女性人類。」

「是是是,我麻煩,給你添麻煩了行了吧。」我到底在幹嘛,我幹嘛會生氣,最近是怎麼了呀。

向輕語很想轉身不看鄭壹,可是她又感覺自己太做作,又不想轉身。

迷茫,凌亂,無數說不清的情緒一直往她彙集而來,她完全不懂,更不明白。

鄭壹低頭撫額,「來,出點主意,餿主意也可以,能讓這傢伙穩定下來就可以。」

「領導私生活,我們概不干涉。」水晶球義正言辭道。

「記憶深處告訴我,這種事不能干涉,不然到頭來都會是我的錯。」死魚眼也道。

鄭壹:「…..」

被逼無奈之下,鄭壹手指一勾,小又璀璨的光芒在向輕語身前無聲綻放,宛若煙花般絢麗。

向輕語嚇了一跳:「你幹嘛?」

「給你看呀,這可是我用神力凝聚出來的,就跟煙火效果是一樣的,而且更好看,聽說人類女的很吃這套,而且我以前也是人類,還是明白的。」

「你沒病吧?用神力來當煙花放?」

「我要是沒病我會用神力來當煙花放嗎?而且還特地學了個卵用都沒有的神術,七彩琉璃光。」

這句話鄭壹是下意識說出來的,而向輕語聽完之後整個人卻呆住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不用腦補都知道。

可是這種事可能嗎?

天人有別,天道無情。 對於這種深奧的問題,向輕語沒有多考慮一秒,因為在她的心中這個不重要。

從一開始她就沒真正把鄭壹當那個無情的天道。

他是鄭壹,鄭壹就是鄭壹。

隨後向輕語抬起頭對鄭壹做了個鬼臉,接著就笑著跑去廚房幫霧琪了。

搞的鄭壹一臉的懵逼。

這算什麼?

不過好歹看到向輕語沒悶悶不樂了。

那麼鄭壹也確實需要考慮考慮了,來到地淵之前,鄭壹就已經知道,自己算是來到戰場前線了。

很多東西都是在這裡發生的,而且他在這裡掌控度有問題,對方又可以越界來這裡,這說明虛空是鏈接808跟那個地界的交界處。

只是這個交界處更偏向808天罷了。

鄭壹打算在找到司南之前,先調查一下。

閉上眼睛之前,鄭壹把水晶球球丟到不知所措的思雲身邊,而後交代道:「把水晶球給輕語,在我醒來之前看好她。

看到思雲應下,鄭壹就直接閉上雙眼。

而後他的意志直接向外界延伸。

他直接來到帝國的上空,隨著鄭壹不斷的上升,他很快就來到光幕邊上,如果再往上的話,他就能碰到光幕。

其實鄭壹對這光幕還是很好奇的,這光幕應該是烈焰之炎所化,但是能讓烈焰之炎以這樣子狀態存活三萬年,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而且那個頻道最後居然沒有趕盡殺絕,這還真是意外的好心。

鄭壹用意志輕輕碰了下光幕,然而讓他意外的是,他的意志居然直接穿過光幕了,沒有一絲絲的阻攔。

阿勒?這算什麼?

根據鄭壹之前所知,光幕其實是很那逾越的,就算他是意志,就算他再特殊,可是蚊子腿也是肉,再薄的膜它也是膜,肯定會有一點點感覺的。

何況他是意志,再微弱的感覺他也可以感知到的。

然而這個光幕他就是什麼感覺都沒有,就好像空氣一樣,沒有對他進行實際的攔截。

隨後鄭壹睜開法眼,在他的眼中這些光幕開始變成線條,這裡的線條複雜的可怕,他居然一時間沒辦法分解開來。

都說大道至簡,這是繁雜道天荒地老的節奏。

最後鄭壹放棄了,他不是來研究這個的,這麼白白浪費時間太可惜了。

沒有過多的猶豫,鄭壹的意志直接越過光幕,直接前往虛空。

只是在他意志大部分進入光幕的時候,他的意志居然接受到了信息傳達請求。

【有一封來自遙遠過去的郵件,請問是否查收。】

【是,或者否。】

鄭壹:「…….」你大爺在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