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雪蘿玥走到大樓的前面,奇怪的是雪蘿玥怎麼走都覺得離大樓的門口有段距離,就好像在原地,怎麼也走不過去。

2021 年 1 月 4 日

停下腳步,雪蘿玥仔細的觀察四周,路的兩邊各有一道花圃,裡面種著不知名的小花,看起來沒什麼奇怪的。

但是,對雪蘿玥來講,往往越平常的東西就會更加顯得不平常,雪蘿玥仔細的觀察花圃,希望能夠看出什麼東西。

大概過了半刻鐘,雪蘿玥終於發現了那株和別的花顏色稍微有點不一樣的花朵,雪蘿玥走近花圃,拔起那朵花,再看大樓的門時,雪蘿玥頓時有種不一樣的感覺。

雖然門還是那道門,但是雪蘿玥能夠覺得真實而不是海市蜃樓那般飄渺。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入雪蘿玥的耳中「女娃娃好聰明,竟然能夠看出這裡的不同」。

雪蘿玥看向出聲的地方,是一個身材不高但頭髮亂糟糟的老頭,衣服皺巴巴的,凌亂的頭髮和鬍子蓋住了大部分的面容,但是那看不清面容的五官上獨獨露出那雙明亮的雙眼。

「謝謝誇獎」雪蘿玥微笑的說道,別人誇她聰明她是會接受的,因為她自己從來都覺得自己挺聰明的。

「不錯不錯,女娃娃我看著喜歡」老頭一邊撫著他那凌亂的鬍子一邊讚賞的看著雪蘿玥,不卑不亢,而且充滿自信。

「可我不喜歡你」雪蘿玥看著老頭忽然幽默的說道,眼中卻閃過一道暗光,速度之快讓對方都沒有發現。 「呀!老頭我就喜歡你這種自信的人!」老頭繼續看著雪蘿玥,對於雪蘿玥的話也不生氣。

小虎則是眯起眼睛打量老者一眼又繼續瞌上眼睛,躺在雪蘿玥的懷中繼續睡覺,這裡好安靜正好拿來睡覺。

「謝謝……」雪蘿玥眉頭一挑,嘴角有些抽搐,無奈的打量起老頭來,不用說雪蘿玥也知道剛剛那個迷陣就是眼前這個老頭的傑作了。

但是,雪蘿玥想了想還是沒能知道眼前人在學院里的身份,也清楚的記得學院裡面沒有關於迷陣的課堂。

「老爺爺,請問這裡是藏書閣么,怎樣才能進去」雪蘿玥收回剛剛小小的不禮貌,低聲詢問老頭,很顯然雪蘿玥將他當成了守護藏書閣的學院長老之類的。

但是雪蘿玥只猜對了一部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老頭眼珠子忽然狡桀的一轉,拒絕告訴雪蘿玥。

雪蘿玥頓時一噎,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她還是第一次被人堵話,這感覺都點不爽呀。

不過,雪蘿玥看出來那個老頭就是想要逗逗她,所以也沒有生氣,而且看在他是老人的分上雪蘿玥也沒打算跟他計較。

雪蘿玥沒有搭話,直接走向大樓的進口處,一樓和空曠沒有一個人,靠近門口處有張桌椅和一台奇怪的東西,看起來都點想測試靈石又有點不像。

「沒有積分是不允許進去的,就算進去也看不了想看的任何書籍」老頭的聲音幽幽的從雪蘿玥身後傳來。

雪蘿玥繼續無視,直接就在門口的椅子上,一手輕輕的撫摸小虎的虎毛,一隻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一點一點的,好不自在。

看樣子藏書閣的管理員不在,雪蘿玥心想正好自己暫時也不想回去,在這等等也無妨。

而老頭看著這樣的悠閑的雪蘿玥,忍不住想要刷存在感,「咳咳咳……」老頭故意輕輕咳嗽,雪蘿玥再次無視。

「嗯哼……」「咳咳咳……」老頭故意弄得越來越大聲,雪蘿玥還是當作沒聽到,到最後老頭的假咳嗽變成真咳嗽了。

「哎……咳咳……」

雪蘿玥無語的掀起眼帘「喏……咳死磕別賴我」雪蘿玥將一杯茶水遞過去,那個老頭趕緊接過,兩口喝下去終於停止了咳嗽。

「你這個死丫頭!」老頭拿著茶杯的手指著雪蘿玥,瞪大了眼睛一副快要跳腳的樣子。

雪蘿玥也慢悠悠的給自己斟了杯茶「不用謝我」淡淡的話語從雪蘿玥的口中說出,氣得老頭感覺喉嚨發癢又要繼續咳嗽的樣子。

「呼……」老頭深呼吸一口氣,再不自己調整,他覺得自己會被雪蘿玥給氣死。

「徒弟,你叫什麼名字啊,當我徒弟號不好」老頭突然語氣一變像個和藹的老爺爺,低聲詢問雪蘿玥。

「咳咳……你說什麼!?」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這回輪到雪蘿玥差點咳嗽了,幸好她及時咽下口中的茶水。

「徒弟,告訴我你名字,我老頭要收你為徒」老頭還是一副商量的語氣,但是又一種雪蘿玥已經是他徒弟的架勢。

雪蘿玥一頭黑線,記得當初夏紫涵也是這麼說的,「師傅,我叫夏紫涵」而這回則變成「徒弟,你叫什麼名字」,雪蘿玥都快無語了,她長得就這麼像是當師傅和做徒弟的綜合體? 總統蜜蜜寵:影后,狠不乖! 「我有師傅了……」雪蘿玥經不住老頭的熱情只好胡謅一個出來,雖然她對那個迷陣很感興趣但是也不會胡亂拜師的,更何況這老頭的底細她都不清楚。

「是誰,老頭我要跟他決鬥!敢跟我搶徒弟,他姓甚名誰,那名哪派哪個世家的,能比得過老頭我」老頭頓時炸毛,一掌拍在雪蘿玥面前的桌子上。

「咔嚓……嘭……刺啦」

緊接著整張桌子就在兩人一獸的目光中光榮的被拍碎,桌上的瓷壺茶杯頓時摔碎在地上。

雪蘿玥眨巴了下眼睛,目光移向老頭眼神彷彿在說,我看到是你弄壞的可別想賴帳。

老頭的心臟忽然一緊,心裡暗道,完了完了,這回那個死老頭肯定會找自己麻煩的,這個可是他最喜歡的一套茶具了,但是臉上卻沒有露出異樣。

「咳咳……為師不會說出來的」老頭開始擺起師傅的架勢安慰著雪蘿玥。

雪蘿玥嘴角抽搐,這話聽得怎麼聽怎麼覺得奇怪,再說了她好像還沒有同意當他徒弟好不好,臉皮真厚雪蘿玥心裡嘀咕道。

「徒弟,為師帶你去個好地方」不等雪蘿玥有所反應,老頭不知道從哪弄來一根繩子一把圈住雪蘿玥提溜一下離開這個地方。

這速度比雪蘿玥運起輕功還要快,看來修為還是不錯的,雪蘿玥和老頭離開后沒多久就聽到一聲憤怒的慘叫,就連雪蘿玥離得這麼遠都聽到了。

雪蘿玥被老頭拎在空中,老頭在學院的樓頂上幾個閃跳就跑出好遠的距離「喂,死老頭,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還有,放我下去!」雪蘿玥無語的看著老頭。

「你確定?」老頭裂開嘴巴,一手撫著亂糟糟的鬍子說到。

雪蘿玥抱著小虎低頭一看,好吧,這是在空中加上她被綁,跳下去也許就沒命了。

至於雪蘿玥的前一句話老頭直接忽略掉了,不對,是故意忽略的。

雪蘿玥在空中當了會飛行人模,終於在一個地方被老頭放了下來。

「來,乖徒弟,這裡是為師的地盤,你看中什麼就隨便拿」老頭一扯,雪蘿玥身上的繩子就鬆開了,柔順的回到老頭的手中。

老頭講繩子放入一個小袋子中,瞬間就不見蹤影,就連袋子還是癟癟的。雪蘿玥眸光一閃,空間儲物袋?

空間儲物袋,顧名思義就是能夠儲存物品的袋子,功能跟空間戒指差不多,但是儲物袋更加難得,空間戒指還有大小之分且煉器師能夠煉製,而空間儲物袋的煉製材料更加難尋。

重生后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老者看著雪蘿玥盯著自己的儲物袋,趕緊雙手捂住連忙說道「除了這個」。

雪蘿玥看著像個孩子一樣的老頭,無奈的搖頭。

「這裡有什麼?」雪蘿玥開口問道,既然讓她拿她就拿咯,反正是不是徒弟她說了算。

「關於煉製陣符的書,還有我煉製好的陣符」老頭炫寶似的先跑到屋子裡,雪蘿玥隨後跟了上去。

一進門,雪蘿玥就驚訝了,房間從外面看著不大,但是一進來空間大了不少,一面是一排排的書架,另一面是大大小小的盒子,打開的盒子里有形狀各異的牌子,就像雪蘿玥當初在不歸森林看到柳葉的三個老頭扔出來的陣符。 雪蘿玥心裡暗嘆,看不出來這個老頭煉製陣符的能力還是不錯的嘛。

「乖徒弟,你師傅我厲害吧,看中什麼你隨便拿,只要你拿得走」老頭不以為意的道,此刻的他只想逗雪蘿玥開心,而忘記了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

「還有呢?」雪蘿玥勾起一抹狡猾的笑容,嗯,學一學煉製陣符也不醋,技多不壓身,當然是越多也好。

「還有,我教你煉製陣符如何」老頭不假思索的開口。

而雪蘿玥等的就是這句話,以雪蘿玥看人的眼光,這個老頭雖然看起來有點拖線,穿著也不講究,但是那衣服雖然皺巴巴的但卻很乾凈,由此看來這人只是不在意世俗的眼光。

「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雪蘿玥單膝下跪鄭重的向老頭彎腰。

「好好好」老頭連說三聲好,顯然他很高興。

雪蘿玥站起身來,微笑的看著老頭,小虎早就被雪蘿玥放在地上,正邁著小巧的步伐打量著老頭的這個房間。

「乖徒兒,你叫什麼名字啊,怎麼看出我那陣法的不同的」老頭湊到雪蘿玥跟前笑嘻嘻的問道。

「雪蘿玥」雪蘿玥淡淡的開口。

「哦,你叫雪蘿玥?這姓氏怎麼在哪聽過好象很久以前有個壞傢伙也姓雪還把老頭的氣得半死」老頭聽完雪蘿玥的話后驚訝了一下就開始嘀咕起來。

「你說什麼?」耳尖的雪蘿玥好象聽到老頭說什麼姓雪的人。

老頭被雪蘿玥的聲音打斷,腦海里剛剛閃現的記憶就不在了,「沒什麼,想以前的事呢,忽然想不起來了」老頭業不再回憶。

「還有,你什麼你,要叫師傅,回頭師傅高興了什麼好東西都給你」顯然老頭肯定是一個人待久了,雪蘿玥才拜師這麼一會就寵的不行。

雪蘿玥一聽這話,一臉無語但也沒有再追問,如果雪蘿玥知道自己剛剛打斷老頭的思緒會讓自己晚知道那麼多東西一定會後悔不已。

「師傅……」雪蘿玥輕輕的喊了聲。

「為師在」老頭高興得合不攏嘴,心裡暗暗感嘆,有徒弟就是好,好久沒這麼開心,而且徒弟是個女娃娃肯定特別孝順他,回頭鐵科院到幾個老友那裡去炫耀一番。

這麼想著,老頭的思緒漸飄漸遠,彷彿看到那些個朋友羨慕的目光,連雪蘿玥喊了他好幾聲都不知道。

雪蘿玥喊了幾聲發現自己這個脫線的師傅不知道魂歸何處,根本就沒聽到自己的聲音,雪蘿玥也不再理會他徑直走進那些裝陣符的柜子前面。

雪蘿玥就發現盒子上貼著字條標明陣符的名字和用途,頓時,雪蘿玥眯起眼睛,如同黑寶石般的眼珠子轉動了幾下,隨後勾起一抹狡桀的笑容。

蹲在不遠處舔著爪子的小虎一看,小小的身軀頓時抖了抖,雪蘿玥又要幹壞事了,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

緊接著,雪蘿玥抬起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紫光一閃,柜子上的陣符救被雪蘿玥收進戒指空間,雪蘿玥還細心的將其分類好地方仔細擺放。 雪蘿玥看這戒指中滿滿的一大堆陣符,心裡都快要樂翻了。

回頭一看,自個兒的的師傅還是一副神遊的樣子,雪蘿玥一度還以為她這個師傅得了什麼毛病。

越想,雪蘿玥越是這麼覺得,聽說獨處的老人時間久了多少會有些不正常,不過,雪蘿玥想這一時半會的也沒辦法,出來挺久的了,也該回去了等改明兒再過來,順便學習煉製陣符之類的。

雪蘿玥走到還在傻笑的老頭面前,低聲說了句「師傅,我走了,明天再來看你」也不等老頭又所表示,雪蘿玥就出了門,來時她在空中看過了,記得大概的路線。

小虎看著雪蘿玥也跟了上去,臨走時小小的虎眼同情的看了老頭一眼,心裡壞壞的想要是等老頭回國頭髮現他的陣符全被雪蘿玥收颳走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而雪蘿玥不知道的是,在她「被擄走」所謂時候,黑衣第一時間通知了那幫人,正在滿學院的尋找雪蘿玥,當然,是暗中尋找,那群人的隱匿功夫還是不錯的。

雪蘿玥離開老頭所在的院子一段距離之後才發現老頭所在的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導師住的地方,偏遠不說,就好本不屬於學院的範圍。

雪蘿玥想了想,也明白其中的秘訣,原來是老頭使用陣法將自己的地方給掩藏起來,這不,雪蘿玥走出來之後回頭一看路沒了,周圍就一片樹林。

不過,雪蘿玥好歹也是破過迷陣的人,不難看出其中的機關,但是雪蘿玥有些感慨,這地方離學院也太遠了吧。

就在這時,雪蘿玥感到幾道氣息向自己逼近。

雪蘿玥看向學院的方向簌簌幾道身影落入雪蘿玥的實現之中。

「主母」四人到雪蘿玥的身前,單膝跪地,腰間掛著統一的長劍,看似恭謹向雪蘿玥行了一個禮。

雪蘿玥眉頭一挑,很快就看出來這群人就是雲絕殤派來保護自己的人,也就是黑衣所帶領的小隊。

「你們怎麼在這?」雪蘿玥有些好奇的說道,故意沒有看到他們眼裡的不耐,也沒有叫他們起身。

「回稟主母,黑衣護法說您被人擄走讓我們前來相助」一人面無表情的回答。

就在這時,黑衣帶著剩下的人都來到雪蘿玥所在的這個地方,看著跪在地上的人,黑衣眸光一閃但沒有說什麼。

「雪姑娘,你沒事吧」黑衣開口道,也沒有去看地上的人,而黑衣身後的人一看,眉頭深深皺起,不悅的看著雪蘿玥,但是也沒有開口。

「我沒事,謝謝關心」雪蘿玥淡淡的開口,黑衣聽完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接什麼話,氣氛就這樣冷了下來。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主母,他們犯了什麼錯您要讓他們跪著」其中一個年齡稍小,也許只比雪蘿玥大那麼一點點的男子有些埋怨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一眼望過去,男子,不對應該算是個小男孩吧,圓圓的娃娃臉,雙眼噴火的看著雪蘿玥,旁邊一人真拉住他的手臂,就怕他沖向雪蘿玥。 「哦,那你叫我什麼?」雪蘿玥勾起笑容,玩味的看著擁有娃娃臉的男子。

「主母,小毅他不是故意頂撞您的」拉住小毅的的男子擋在他前面對著雪蘿玥說道。

「是么」雪蘿玥冷笑,定定看了他一眼,接著再掃了一眼跪著和周圍的人,黑衣看著這樣的雪蘿玥微微沉思,不知道在想什麼。

「既然叫我主母,這就是你們應有的態度」雪蘿玥的目光突然變得凌厲起來,如利刃一般掃向眾人。

「我們這是看在主上的面子上」小毅撇撇嘴接著雪蘿玥的話回答,此刻他的心裡是有些不爽的,他一直很崇拜雲絕殤,覺得她是這個世上最厲害的人。

而現在,不僅不能和雲絕殤出任務還來這裡保護雪蘿玥,這讓他感到很憋屈,再者,以前他認為雲絕殤這般優秀的男子一定要有個美貌與實力並存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他們主上。

現在,看到雪蘿玥普通的面容,他心裡和失望不明白為什麼雲絕殤會喜歡她,小毅的這番心思其實也是種人的心思。

他們都覺得雲絕殤是不可能看上雪蘿玥,但是竟然然讓他們這麼多人過來保護她,心裡頓時就有些不願意,當看到那幾個兄弟跪著的時候他們爆發了。

「哦,那麼你現在這般跟我說話也是看在雲絕殤的面子上」雪蘿玥掀起嘴角似笑非笑的回答。

「你!……」竟敢直呼主上的名字!小毅瞪大了雙眼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如果此刻聽到他心裡的話一定會無語,這雲絕殤魅力真大,連手下都被迷成腦殘粉了,不過雪蘿玥也能從小毅沒有說完的話里猜出大概。

眾人看著雪蘿玥沒有說話,好像只有小毅一個人不爽雪蘿玥一樣,但是雪蘿玥知道這只是表象而已,他們不過是礙於雲絕殤的命令和黑衣在場的原因,不願背上以下犯上的罪名而已。

所以才會由4年齡最小,看起來最像小孩的小毅來開口,怎麼說雪蘿玥也是經歷兩世為人,這點彎彎還是看得出來的。

「明人不說暗話,我知道你沒不服了,不如我們來較量一場如何?」雪蘿玥勾起笑容,看著眾人說道,明亮的黑眸閃著動人的光澤。

「雪姑娘,你……」黑衣正想要阻止,「主母想怎麼比?」那個擋在小毅面前的人接過雪蘿玥的話,故意裝作看不見黑衣的眼神。

「這樣吧,你們大家一起上,能夠傷我一毫便算我輸」雪蘿玥提議到,他們是雲絕殤的手下,她不想出手太狠,而因為她的身份他們出手也有顧忌,這樣的打法剛好合適。

「主母你確定?」那個男子有些詫異的問道,害怕是他聽錯了,但周圍的人就不這麼想了,他們都覺得雪蘿玥太囂張,有種恃寵而驕的感覺。

就連之前跪著的幾人也不知何時起身,但雪蘿玥也沒有去在意或者說什麼。

「確定以及肯定!」雪蘿玥淡淡的開口,有些冷冷的注視著這群人,黑衣則是退到邊,這件事他不參與也不敢參與,他認識雪蘿玥最早,也知道自家主上為什麼喜歡雪蘿玥。

但是,這些話他不會說也沒法說,因為雲絕殤手下的人真正認可雪蘿玥,比他說千萬句好話要來的好。 「那麼,得罪了」男子說完聚起靈力刃就攻向雪蘿玥。

「呵……」雪蘿玥輕笑一聲,身子原地一晃,迎向那個男子,心裡卻道,果然她的想法不錯。

眾人無所謂的看著雪蘿玥兩人,心裡都覺得這戰鬥很快就會結束,同時又希望大哥能夠好好的教訓一下雪蘿玥。

男子是他們這群人中年紀最大的,平時除了黑衣以外,就是由他來發號施令的,況且有什麼危險的事他總沖在前面,保護著大家,所以說他是除雲絕殤以外他們最敬佩的人。

「小看我,可是要後悔的」雪蘿玥勾起一抹危險的笑容。

那男子眸光一閃,但是卻沒有將雪蘿玥的話放在心上。

男子不愧是這群人中實力最強的,雪蘿玥這麼快的速度他都能夠跟上,而且好幾次他都要傷到雪蘿玥但是卻詭異的被雪蘿玥給避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