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雪蘿玥帶著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從空間里出來,太陽已經照入洞中。

2021 年 1 月 5 日

走出洞外邊看到肩膀上有露珠的陳夕煙,雪蘿玥的眸光一沉,昨天事情緊急,她竟然忽略了這人。

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暗道不妙,心中白轉千回,嘴中決定為雪蘿玥保守秘密,身上的氣息不由得變冷起來。

感受到雪蘿玥等人的腳步聲,陳夕煙轉過身來,欣喜道「老大,你們回來了」,臉上滿是激動。

雪蘿玥沒有回話,她看著陳夕煙那不似作假的表情,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因為又多了一個人知道空間的存在,雖然她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而陳夕煙關心的表情,雪蘿玥不敢肯定她是不是在演戲,如果是,那麼只能說這陳夕煙太會演戲了。

「你們怎麼了?」陳夕煙看著雪蘿玥三人冷凜的臉,半天沒反應過來。

忽然,雪蘿玥動了,素手扣住陳夕煙的喉嚨,「你看到了什麼?」雪蘿玥一臉寒冰,冷厲的目光緊緊盯著陳夕煙的眼睛。

「我……我什麼都沒看到」第一次看到雪蘿玥這樣的表情,陳夕煙的腦子也蒙了。

因為認識雪蘿玥這麼久,雖然雪蘿玥平時很冷淡,不愛說話,但是這樣的雪蘿玥還是她第一次見,有種靈魂都要被擠壓出身體,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的感覺。

「不說實話,那麼就去死吧,我最討厭別人自作聰明」雪蘿玥勾起一抹狠厲的笑容,手中的力道見見加緊。

陳夕煙雙手不停地扣雪蘿玥的手,但是,她的力量怎麼能比得過雪蘿玥呢。

「我,我看到你們……消失了,我……發誓,我什麼都……都不知道」陳夕煙斷斷續續將自己的話說出來,雙眼瞪得通紅,裡面滿是恐懼之色。

雪蘿玥突然放鬆了力道,陳夕煙大口大口呼吸著空氣,第一次感覺原來活著這麼美好。

「師傅,不能放了她」夏紫涵從小在宮中長大,知道留下秘密被人知道的話將來不知道會發生多大的變故。

陳夕煙驚恐的看著夏紫涵,還有冷冷看著她的君卿若,整個心沉到谷底,眼中滿是灰敗之色,她逃不掉了嗎?。

反正李敏應該獲救了,她也算還掉人情,在這世界里她也沒有什麼牽挂了,只是可惜了,沒能狠狠的教訓那些欺負過她的人,只能遺憾了。

雪蘿玥看著陳夕煙眼中的神色,目光流轉,像是在思考什麼。

在陳夕煙的眼中,她看到了陳夕煙放心,解脫,遺憾憤恨交織在其中,想來也是個有故事的女孩。

突然,雪蘿玥鬆開手,陳夕煙倒在地上,「你不殺我了?」陳夕煙滿是驚愣,不可置信的看著雪蘿玥。

「師傅,你怎麼?」夏紫涵滿是不解,以為雪蘿玥心軟了如果是這樣,自己要不要出手。

「你可以不死,也可以選擇死」雪蘿玥將選擇丟給陳夕煙,冷冷的目光不帶絲毫感情。

「我不想死,我還要報仇,教訓那些曾經嘲笑我的人,代價是什麼」陳夕煙雖然大大咧咧,但也不是沒有腦子的人,如今雪蘿玥選擇放她一條命,那麼她就應該有所付出。 「聰明,我不殺你並不是我心軟,這要看你能作到什麼地步了」雪蘿玥狡桀的一笑,靜靜的看著陳夕煙。

「師傅,你……」夏紫涵不解的看著雪蘿玥,沒想到師傅竟然選擇放過陳夕煙。

「紫涵,沒事,沒人能夠算計我雪蘿玥之後能夠好好活著,從前沒有,今後也不會有」雪蘿玥的話不是胡謅的,當初木流雨算計她,她不也在死前拉上他了么。

而後面蕭沁蕊和林美佳的算計只是需要覺得小打小鬧沒有真正出手而已,況且,蕭沁蕊可不知道,他們家名下的一間酒樓可是被雪蘿玥給滅了。

而且這僅僅只是開始,暗月的人還在進一步規劃中,至於林美佳嘛,雪蘿玥還沒想好怎麼對付她,就先放她逍遙一陣好了。

「我知道了」陳夕煙的眼前一亮,「天地為證,我陳夕煙願意認雪蘿玥為主,今後如有背叛,今世修為不進,來世不得重生」陳夕煙隨後割破手指,血液滴入腳下的光圈裡,隨後消失不見,誓言成立。

雪蘿玥眸光微閃,沒想到陳夕煙會下真么重的誓言,她以為最多就是發誓不講此事說出來,否則必死之類的誓言。

既然如此,雪蘿玥也不放下心中的事,「做我的手下,一,不得背叛,二,足夠強,我雪蘿玥的手下不需要弱者」。

雪蘿玥看著陳夕煙的眼睛「你能做得到?」,如果不能,那麼雪蘿玥只能換種方法讓她說不出這個秘密。

「能!」陳夕煙信誓旦旦的和雪蘿玥對視,她不想死,更不想當弱者。

「好」雪蘿玥足足看了陳夕煙一分鐘,直到陳夕煙沒有任何膽怯雪蘿玥才開口。

「起來吧」雪蘿玥看著倒在地上的陳夕煙,伸出自己的手,卸去了一身的殺意與寒意。

陳夕煙怔怔的看著雪蘿玥的手,情不自禁伸出沾滿塵土的手,發現時想要收回,卻被雪蘿玥握住。

一道柔軟且霸道的力量將她拉起,這一瞬間,陳夕煙忽然覺得雪蘿玥拉起了她整個人生,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陳夕煙覺得今天這事自己做對了。

忽然,雪蘿玥拿出一把充滿寒意的匕首,眸光一閃,一把向陳夕煙的手腕劃去。

「呃」陳夕煙猛地閉上眼睛,握住拳頭卻沒有收回手,小小的針刺過的感覺,陳夕煙有些愣愣的睜開眼睛。

之間她的手腕處流出淺淺的血,血腫帶著絲絲黑色,隨手雪蘿玥握住她的手,陳夕煙感覺到一陣灼熱的氣息從手腕傳入身體里。

緊接著她覺得體內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驚恐的亂轉,疼得她額頭直冒冷汗,好在她也是個比較能忍的人,硬是沒吭出聲來。

幾個呼吸過後,陳夕煙感覺自己的手腕痒痒的,好奇的一看,讓陳夕煙驚呆的一幕出現了,一隻帶著血絲像蟲子一樣的傢伙探出腦袋,這就是靈蠱。

而這個時候,雪蘿玥拿出一根針,定住靈蠱的腦袋,靈蠱立即斃命。

隨後陳夕煙只感覺到一絲舒爽的氣息傳遍全身,靈力恢復了,而且,好像比以前更加純凈了。 雪蘿玥勾起一抹笑意,放開陳夕煙的手。

「我的靈力恢復了」陳夕煙感受這體內充沛的靈力,眼中滿是神奇且驚訝的看著雪蘿玥。

「咦,你的靈力被封了嗎?」夏紫涵疑惑的看著陳夕煙,難道雪蘿玥這麼厲害,就剛剛捏住她脖子的時候封了陳夕煙的靈力。

雪蘿玥一看,就知道夏紫涵又開始天馬行空的想象了。

「是的,都怪那個毒婦媚娘」陳夕煙一想起這事就特彆氣憤,「對了老大,哦不主人,我的靈力杯封不會就是那隻蟲子在作怪吧?」。

本來想要叫老大的,但想到自己已經忍雪蘿玥為主,陳夕煙急忙開口。

「之前怎麼叫的以後還是怎麼叫好了」,頓了頓雪蘿玥道「那隻蟲子不是普通的蟲子,它名為靈蠱,能夠聽從下蠱之人的命令」。

「靈蠱?」陳夕煙噁心的看著自己的手腕,「咦,不在了?」說完好奇的看著手腕上淺淺的傷痕,已經不流血了。

「師傅,怎麼不見靈蠱的勢頭?」夏紫涵跑到陳夕煙身旁,看看她的手又看看地上,夏紫涵覺得那東西應該很有來歷。

「咳咳,好奇心害死貓」雪蘿玥一臉為難,還是不喲告訴她們好了,她們承受能力應該沒有那麼好。

「師傅你這麼我更想知道了」夏紫涵瞬間變成十萬個為什麼,期待的看著雪蘿玥,像個不恥下問的好徒弟。

「老大,我也想知道」陳夕煙這會見雪蘿玥沒有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也開口道,剛剛她光顧著欣喜靈力恢復的事,倒也沒有注意到靈蠱的去處。

「我也好奇」君卿若也來湊熱鬧。

「哎,說了別怪我」雪蘿玥狡桀的眨了眨眼,「靈蠱化作靈力,回到她身體里了」說完雪蘿玥指了指陳夕煙。

「不會吧」夏紫涵明顯不相信,但是陳夕煙則是一副雷劈的樣子,臉上慘白慘白的。

「靈蠱吸收了她的靈力,在沒有完全跑出體外后死亡,當然化作靈力回到人體」雪蘿玥像是沒有看到陳夕煙的不適,脫口而出。

夏紫涵和君卿若聽完后全身起雞皮疙瘩,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一臉菜色,而陳夕煙再也忍不住,轉身一邊乾嘔。

她不覺得靈力突然變純凈是喜悅的了,此刻的她終於明明雪蘿玥那句好奇心害死貓的意思和雪蘿玥一臉為難的樣子,悔不當初,早知道不問了。

「好了,走吧,該去找范禮他們幾個小隊了」雪蘿玥搖搖頭,這定力還是有待提高,僅僅只是一隻蟲子就把他們嚇成這樣,雪蘿玥得鍛煉鍛煉才行。

雪蘿玥想想覺得以後自己應該將每種可能遇到的事情都演戲一邊,越想雪蘿玥越覺得可行。

「老大,他們是你救走的嗎?」陳夕煙直起身來,她覺得雪蘿玥話中的意思是知道他們在哪。

「你說呢」雪蘿玥模稜兩可的一笑,隨後向一個方向走去。

陳夕煙看著雪蘿玥的背影,這是肯定答案還是否定答案,她怎麼聽不出來呢?。

「走吧,跟著師傅總沒錯」夏紫涵拍拍陳夕煙的肩膀和君卿若兩人跟隨雪蘿玥的腳步。 很快,雪蘿玥便帶著夏紫涵等人接近范禮等人所在的地區。

小虎感受到雪蘿玥的氣息,眼神發亮,等了一宿,終於來了,隨後,小虎撒開腳丫子,幾個跳躍便消失在范禮眾人的眼前。

「聖獸大人怎麼了?」一人吃著手中的烤肉,含著嘴中的食物好奇的看著小虎消失得方向。

「不知道,我們跟上」范禮沉思一下出口道,小虎保護他們這麼長時間,顯然是聽了某人的命令,而如今,小虎可能感受到那人的到來這才離開。

范禮的想法沒錯,小虎的確是感受到雪蘿玥的氣息,不過不是去迎接而是去要吃的。

「壞女人,爺餓死了,我要吃肉!」遠遠的,雪蘿玥就聽到了小虎的聲音,聽得雪蘿玥一臉無語。

隨後,一陣銀光閃過,一隻小小的貓咪撲向雪蘿玥,被雪蘿玥一把接住,抱在懷裡。

「回來了,人呢?」雪蘿玥抹著小虎的腦袋,微笑的問道。

「喵……」小虎的小爪子隨意的指了來時的方向,這不是在後面嗎,已經跟來了。

「啊,小虎,好久不見,來我抱抱」夏紫涵看著小虎憨態可掬的樣子,瞬間被萌化。

小虎瞥了一眼夏紫涵,不要,它還要跟雪蘿玥討吃的。

看到小虎拒絕的眼神,夏紫涵有些無奈,好吧,等回頭雪蘿玥不抱了,就輪到自己了,呃,好知足的丫頭。

「現在沒有吃的,點心你先將就吧」雪蘿玥嘴角抽搐,身邊怎麼儘是喜歡吃的傢伙,隨後拿出點心喂到小虎嘴邊,小虎保護著一群人,也算功勞一件。

「啊嗚」小虎正要享受的吃下,忽然咬到自己的牙齒,幸好沒有伸出舌頭,不然得疼死,不對!點心呢?小虎瞪大了小眼。

「吱吱」好吃!一隻白色的拳頭大的白色糰子正用小小的幾乎看不見的爪子捧著點心,三兩下吃到嘴巴里,動作一氣呵成,看得小虎目瞪口呆。

「喵嗚!」小偷!還我點心小虎惡狠狠的瞪著小糰子。

「吱吱」在肚子里,你吃了我呀小糰子眯了眯快要看不見的眼睛,在雪蘿玥的肩膀上滾來滾去,像是在挑釁小虎。

「喵嗚……」小虎伸出爪子就要撓小糰子,卻被雪蘿玥一把捏住頸部,「打架到別的地方去」,隨後另只手拿起肩膀上的小糰子同時扔到遠處的草叢裡。

雪蘿玥的動作和兩隻獸獸的人性化看得陳夕煙一臉呆楞,隨後就是對兩隻獸獸充滿喜愛,實在是太可愛了。

而這個時候,范禮等人也到了。

「老大,你看那是老大哎」小隊中的一身遠遠的看到雪蘿玥興奮的大喊。

「真是時老大,老大你來找我們了」另一個人也大喊道,同時加快腳步向雪蘿玥這邊而來。

「幸苦了,大家都沒事吧」雪蘿玥微笑的看著眾人,雖然看起來有些狼狽,不過好在沒有受傷。

「沒有,只不過陳夕煙她,可能被媚娘那個毒婦給害了」范禮臉上沒有了重逢的喜悅,看到雪蘿玥平安無事,那代表媚娘的計劃沒有完成,那麼叛變的陳夕煙一定會被媚娘先下手。 「阿嚏」在某處療傷的某個女人狠狠打了一個噴嚏,不小心牽動身上的傷,痛的每天緊鎖。

「今天這是怎麼了,要生病了」女子疑惑的摸摸鼻子,嘶,摸到傷口,痛得趕緊收回手。

如果夏紫涵看到女子臉上滿是紅痕就胡發現她就是被當作小白鼠的媚娘,也是被范禮和陳夕煙咒罵的人,打了兩次噴嚏,也不怪媚娘以為自己要生病了。

可是等媚娘檢查自己的身體時卻沒有任何病痛,暗傷倒是不少,而且還挺嚴重的,特別是雲絕殤那一掌。

恨恨的咬牙,媚娘閉上眼睛開始療傷。

這邊的眾人聽得范禮的話,都有些沉默,李敏更是紅了眼眶,都是為了救她,她應該阻止的。

「你們怎麼都這副表情,我還沒死呢」陳夕煙的話有些哽咽,大家真是很關心她,或許來星河學院是她這輩子最幸運的開始。

「夕煙,你沒事,真的沒事」李敏一下子走到陳夕煙的身旁,激動的拉起她的手。

「沒事,我好得很」陳夕煙看到李敏健康的樣子,也露出笑容,幸好自己那麼做了,不然自己一定會後悔。

大家看著兩人互相關心的樣子都露出了笑臉。

而此刻,雪蘿玥有些驚訝,因為她竟然發現這裡面竟然有人恢復了靈力,那就是李敏。

不過,雪蘿玥轉念一想,就明白這裡面的原因,恐怕是李敏身具火屬性靈力,在時間的推移中,靈蠱在她身體存活不下去而死掉,最終恢復靈力。

雪蘿玥想的沒錯,靈蠱進入李敏的身體時的確在吸食她的靈力,而後面火屬性靈力開始抵抗靈蠱以後,靈蠱也因為吸食火屬性靈力而在她體內亂竄。

導致李敏昏迷而且高燒不退渾身滾燙,好在有水即使補充了體內的水分,最終為李敏贏得時間困死靈蠱。

所以說,陳夕煙為李敏創造了生存的希望。

「不錯,靈力恢復了」雪蘿玥點點頭,這是她第一次主動跟李敏說話,把李敏激動的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

「謝謝,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說是因為我火屬性的原因」裡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說出大家的猜測。

「他們說的沒錯,的確是你的火屬性靈力幫了你」雪蘿玥點頭,肯定了這個說法。

「你們可知道靈力被封的原因」雪蘿玥環視眾人,為接下來的事做準備。

「不知道,但我能確定,媚娘這人不簡單,出手必定是棘手的」范禮想起媚娘曾經自信的說,她不會用毒藥那麼低級的東西。

所以,范禮猜測,封住他們靈力的東西定不簡單。

「是的,你說的的沒錯」雪蘿玥點點頭,隨後接著說「你們中的是靈蠱,一種像蟲子一樣的東西,比毒藥還要厲害,手下蠱者的擺布」。

「糟糕!那媚娘會不會控制我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啊」一人忽然驚恐的說道,他還以為逃離危險了呢,頓時,眾人臉上大變,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擔心,距離太遠的話,下蠱者對其的控制會小一些,更何況你們中蠱時間不長」雪蘿玥安慰著眾人。 中蠱者雖然會比下蠱者操控,但是其條件是不能距離太遠,還有,中蠱的時間要足夠長。

這樣的話,只要下蠱者沒有要求靈蠱弄死中蠱者,中蠱者就能夠一直活著,頂多身體的部分靈力會被靈蠱吸食用來存活而已。

「那就好」那人順了順自己的胸口,真是虛驚一場。

「對了,老大,你有辦法幫你我們解開這什麼,什麼蠱的嗎?」一個比較開朗的男子期待的看著雪蘿玥,既然雪蘿玥知道那麼就應該有辦法才是。

「可以」雪蘿玥點點頭,隨後拿出一個像胭脂盒的東西,看得眾人一臉疑惑,難不成老大這個時候還要打扮打扮?。

「收起你們奇怪的眼神,不然就讓你們多當一會普通人」雪蘿玥一看就知道眾人在想什麼不由得一臉黑線,無耐得開口。

「……」眾人急忙收回自己好奇的目光,但是眼角還是向雪蘿玥手中的胭脂盒看去。

雪蘿玥打開盒子,三隻白白胖胖的蟲子,不,靈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一大兩小。

雪蘿玥微微有些詫異,怎麼身上的彩色消失了,隨後一想覺得也挺好的,這樣不顯眼反而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