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第532章

2022 年 2 月 20 日

「兩位,要不要跟我一起玩?」

駱爺和丁算天愣住了。

林壞這啥意思?

不會就他們三個來跟敵人搏命吧?

就算渾身綁滿炸藥,跟敵人同歸於盡,那也炸不死所有人啊!

駱爺苦笑道:「林先生,你別開玩笑了。」

「這次的敵人少說也有幾千上萬,就憑我們,根本不能把戰線拉得太長。」

「說難聽一點,人家一人吐口唾沫,都能淹死我們。」

林壞道:「回去多看看兵法,什麼孫子兵法,三十六計啊。」

「要滅敵,不一定要廝殺,也不一定非要搏命。」

「古人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財富,值得我們去研究。」

「而且,我手底下還有尊大殺器,到時候他也會來和我們共同作戰。」

林壞說的,是那個好戰分子張小龍。

駱爺和丁算天再次震驚。

能被林壞稱為大殺器的人,那肯定是破壞力極強的人吧!

估計也是能秒殺雷大師的人。

林壞到底是幹啥的呀?

駱爺哈哈大笑:「好,有林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能跟林先生一起作戰,那是我跟老丁的榮幸。」

很快,林壞跟駱爺他們分手。

上車后,他拿出手機,撥通了張小龍的號碼:「小張,這次有個群架要打,你準備一下。」

張小龍:「師祖,低於一千人的架你就不要叨擾我了,沒意思。」

林壞:「……」

草,這傢伙怎麼比他還膨脹。

林壞道:「這次至少有上萬人,來不來?」

張小龍頓時激動了:「我靠,這個厲害了,來來來……」

而這邊。

在回家的路上,駱爺也一臉嚴肅地問道:「老丁,你覺得這個林先生……他到底會是什麼來頭?」

論起見多識廣,丁算天的閱歷還算豐富點。

畢竟人家是干情報,還干過殺手。

丁算天道:「就憑他那一身的彈痕和刀痕,他絕對不是普通角色。」

「我可以說,就連國外的那些頂級雇傭兵,都沒他這麼多傷。」

「而且,我前兩年在北方那邊刺探情報的時候……無意間聽說過一支神秘隊伍。」

「而正當我好奇,想去秘密調查一下這支隊伍的時候,當晚我就被一個神秘人給抓了,他讓我別再打聽任何有關這支隊伍的事,差點殺了我……」

駱爺倒吸一口涼氣:「兩年前的事?你怎麼沒跟我說過?」

丁算天老臉通紅:「我當時嚇尿了……而且這也只是我自己的好奇心,我哪好意思告訴你……」

駱爺咽了口唾沫,顫抖道:「我不是在問你怎麼看林先生嗎,你跟我說這個幹什麼?」

丁算天壓低聲音道:「你知道這支隊伍的帶頭大哥是誰嗎?」

駱爺:「誰?」

丁算天:「雖然消息不太準確,但……極有可能是當今神帥。」

駱爺目瞪口呆。

丁算天:「而且……這支隊伍的人,都是神帥的嫡系,諸如四大統領,各個疆域的戰尊,全是這支隊伍的人。」

「我懷疑……林先生,也是這裡面的人。」

「他很可能,是跟四大統領一樣的人物,身份地位也都一樣……」

嘶!

駱爺倒吸一口涼氣,忙把車窗搖下。

他差點就要窒息了。

林壞的身份,居然這麼尊貴……他做夢也沒想到,根本就不敢往那方面想。

駱爺冷汗直冒:「你你……你什麼都別說了。」

「我什麼都沒聽到,我什麼都不知道……」

丁算天垂著頭,也不再說了。

兩個人像是受了巨大驚嚇似的。

難怪。

難怪林壞剛才會說,知道太多對他們沒好處。

原來都是真的!

林壞極有可能,真是那支神秘隊伍的人!

紫筆文學白家大郎雙手指天,說了半句誓詞,在也說不下去,不知是白家哪裡的親戚長輩,說什麼顧廷燁是汴京有名的浪蕩子,敢拿宗祠開玩笑,白大郎不敢拿宗祠開玩笑也是正常。

這就屬於啦偏架了,若是心裡沒鬼,何談褻瀆宗祠,可見其中必有隱情,這時候,白家大房的下人們開始鬧了起來,大家賣身大房,是奔著白大善

《穿越知否混日子》第一百一十章無恥(五更完畢) 只不過讓他們一直這麼等下去,怕是所有的人都得折在這裡。

聽到阮夏夏的話,那群人倒沒有繼續這麼觀望下去,立馬開始加入戰場。

不得不說異能者跟異能者之間的區別實在太大,同樣都是一級異能者,那一行十來個人一加入戰場,阮夏夏能夠很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壓力頓減。

那些人的身法顯然是經過系統的訓練,就算是行動敏捷的舔食者,在沒有任何束縛的情況下,居然也很難近他們的身。

有了喘息的功夫,之前詢問的那個男生立馬跟在阮夏夏身後。

直到看到那個男生釋放土系異能,阮夏夏才知道為何那個男生一直跟在自己身後不停追問。

不過阮夏夏並不想告訴別人異能究竟如何升級?畢竟自己可無法解釋自己如何知道的,還不如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根本不搭理自己身後燥舌的男生,阮夏夏快速的奔向下一隻舔食者。

既然自己沒有什麼壓力了,阮夏夏自然想多收集一些舔食者的晶核。

雖說自己剛剛沒有細看舔食者的晶核,不過那大小都要比普通喪屍的晶核大的多,趁著現在這麼好的機會,不多收集一些太可惜了。

顯然有這種想法的並不止阮夏夏一人。

在加入戰鬥之後,另一群人一邊以極快的攻擊方式擊殺舔食者,一邊大肆的搜刮著喪屍的晶核。

其他隊伍里的人大多傷亡慘烈,這個時候壓根就騰不出空收集晶核,自然便宜了後面出手的這群人。

看著阮夏夏利落的挖開舔食者的半邊腦袋,挖出裡面的晶核,一氣呵成的收好裝進自己的背包里,一旁也出了力對付舔食者的黑衣男生直接被氣笑了。

「你可真一點都不客氣。」

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人,阮夏夏之前的氣可還沒消,想著這些人之前看戲愜意悠閑,這會兒更是拿的理直氣壯。

「本來就是我解決的,難不成還要送給你們?」

阮夏夏一挑眉,瞪著眼睛看著面前的男子,毫不認輸。

「你!」

男生顯然不是個好脾氣的,被惹得瞪著眼睛指著阮夏夏。

「小薛。」

就在男生準備用武力跟阮夏夏好好理論理論的時候,男生身後一個冷漠的聲音叫住了他。

「羨哥!」

男生扭頭,不情不願的叫了聲,回頭狠狠的瞪了阮夏夏一眼,口型威脅的說到:你給我等著。

看著男生被抓住話都不敢說,阮夏夏壓根沒放在心上。

只不過男生身後那個一臉冷漠,長相俊美英氣的男子讓阮夏夏總感覺很熟悉。

只不過這個世界阮夏夏並沒有認識的人,難道……

這是原身之前認識的人。

阮夏夏的懷疑,在男子扭頭壓根沒給阮夏夏一個眼神的時候消散了。

既然人家看都沒看自己一眼,應該不是原身認識的。

看到兩人的離開,阮夏夏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還好不是認識原身的人,不然就自己與原身這麼大的性格差,怕是會被抓去切片研究,阮夏夏可不想自己的小命不保。 馮燁和太白劍宗,雙方算是各有顧忌,麻桿打狼兩頭怕。雙方都有底牌,在真正的打起來之前,各種估計都只是估計。

只有真正的打起來,雙方都掀開底牌的時候,才能知道到底誰更厲害。在這種情況向,雙方反而顯得更加的友好了。

馮燁原本是打算從妖神聯邦那邊定製一個能量源的,好作為寶船的驅動。不過暫時手頭沒錢,府主那邊也是一去不回。

神識玉簡這種東西,對妖神聯邦來說,實在是太重要,推廣肯定是要推廣的,關鍵是怎麼推廣,如何推廣,才能將秘密保住,不讓對手偷學了去。

關於馮燁的獎勵也遲遲沒有下來,這份功勞太大了,聯邦那邊也在商議,給出什麼樣的獎勵,才能配得上這份功勞。

大家都覺得單單給錢不行,那不足以表彰他的功勞。府主那邊也是一直在為馮燁爭取更好的獎勵。這才導致這份功勞的獎勵一推再推。

要是單單給錢那就簡單了,直接丟個幾百億妖神幣過來。關鍵還是府主想要為馮燁爭取一些,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就是所謂的無價之寶。

妖神聯邦佔據三分之一的銀河系,這麼多年發展,覆滅了無數的文明,吸收了這些文明的精華,才有了今天強大的妖神聯邦。

聯邦的手中當然也是有許多的好東西,只是這些東西對修為高的人有用,對修為低下的人,很多時候不僅沒有好處,反而有害。很多東西普通人都是不清楚的。

只有成為妖神,成為這個國家的統治者當中的一員,才能有更多的了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