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難道只看一張臉就行了?

2022 年 1 月 22 日

快樂星期天的檔次不低,蘇穆覺得這個導演也不應該這麼膚淺吧?

「你們聽到了嗎?王導請帥哥上快樂星期天的節目呢。」,

「聽到了,聽到了,又不是只有你長耳朵,王導嗓門那麼大,不是聾子都能聽到。」

「也是,你們說導演是不是嗓門都這麼大,因為平時吼習慣了?」

還別說,星環娛樂就算是那個戴着眼鏡,看着斯斯文文的導演,只要一開口,那嗓門也是扛扛的。

「現在說這些有的沒的幹嘛?你們覺得王導為什麼會邀請帥哥上快樂星期天的節目?」

「快樂星期天不是只有大牌明星才可以上的嗎?」

「我聽說這個王導要求可是非常嚴格的,就算是一些二線明星想上快樂星期天的節目,這個王導都不會答應。」

「但是帥哥一看就不是圈內人,最起碼現在還沒有出名呢。」

「難道是因為上面的關係?」

有人開始分析了起來。

所謂的上面,肯定指的就是高層了。

而且這個高層應該就是星環娛樂的董事長何宇光了。

畢竟今天可是何琪瑤親自陪着帥哥來公司的。

何琪瑤不是星環娛樂的員工,代表的肯定是何宇光了。

「我看不像,我剛才聽王導的意思應該是找了帥哥很長時間了,在這裏正好遇到而已。」

「我也聽到了,而且如果是上面的意思,直接就是安排好了,哪裏還需要王導邀請帥哥啊?」

「最主要的是帥哥都拒絕了,說明真的不是上面的安排。」

「這麼好的機會,帥哥為什麼會拒絕呢?」

「這要是能在快樂星期天露個面,不是離大紅大紫也差不多了嗎?」

「要是王導讓我參加快樂星期天的話,就是叫王導乾爹我也願意。」

「得了,你願意叫王導還不願意答應呢,就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王逸明的嗓門確實很大,一樓的人本來就一直關注著蘇穆這邊的動靜。

現在因為王逸明的加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明目張膽的聚集了過來。

大家不是不擔心大小姐會不會有意見,實在是這個消息太勁爆了。

大家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沒興趣。」

面對王逸明自以為開出的很誘人的條件,蘇穆相當冷淡的就給拒絕了。

娛樂節目?

蘇穆根本就不想出名好不好?

「那個王導,你到底是看上蘇穆哪方面的優勢了?」

「我知道我朋友長的是非常帥,但是你們快樂星期天也不是沒有名氣的節目。」

「你們不是一直宣揚要注重嘉賓的才藝嗎?」

「基本上不是多才多藝的明星,就是名氣再大你們快樂星期天都不會邀請的。」

「我朋友是帥哥加學霸,但是這好像並不適合你們快樂星期天的娛樂性吧?」

還是四眼發揮了好奇寶寶的天性,開始了連環追問。

??感謝羽猼200打賞!

?

????

(本章完) 好日子徹底到頭了。

這半個月,不是拍戲就是默字。

四冊治要,一冊商君,手都寫酸了。

要是以往,喬鈺討個繞,楚微塵自也慣着她,不和她計較。

但上次之事,喬鈺心裏有點小慫,怕挨揍,想着默書比挨打是要輕鬆多了,就老老實實寫了。

楚微塵看着她這樣,氣消了不少,也挑不出錯來再罰她。

「商君就不必默了。」

楚微塵合上她今日默的字,替她把硯台筆墨收好。

「下次再混賬,就想想這幾日罰的字。」

喬鈺鬆了一口氣,看到他在洗硯台,又跟了上去。

「大師兄。」

她從身後掏出一翁茶,遞給他。

「算是賠禮,大師兄別生氣了吧。」

楚微塵洗硯台的手一頓,看向她手上的茶葉。

是御貢的君山銀針。

這個季節,不是君山採茶季,要得到這一翁,極為難得。

喬鈺在家裏養傷這半個月,讓周正榮千里加鞭送過來,如今,總算是有機會送出去了。

楚微塵看着這茶。

眼神明悔不定。

小六沒上山前,他慣愛喝銀針。

但小六偏好苦茶。

除了南山雲霧,對霍山黃芽情有獨鍾。

兩人在師門,日來小六過來求考學問,他都是斟霍山黃芽,喝着喝着,倒也習慣了。

這銀針,已是許久未飲了。

也虧她還記得。

楚微塵臉色緩了不少。

算是放過她了。

「君子履躬以禮,以後,切勿失禮於旁人,聽到沒有。」

「知道了,大師兄。」

楚微塵心裏點點頭。

小六混賬歸混賬。

自己到底年歲稍長,又是大師兄,重在約束言行,規範品性。

錯了,好好教導就是了。

畢竟是家裏人,混賬也是在家裏混賬,沒失禮於外人。

他這樣一想。

就輕鬆了。

這幾日,楚微塵心裏還是很介意的。

君子重禮義廉恥。

以前在師門,小眉山那幫女弟子進山避暑,楚微塵恪守禮數,連胳膊都不露的。

更別說被人輕薄唐突了。

喬鈺起好小茶爐,把兩人茶盞給擺上。

楚微塵放下剛剛洗硯台擼起的袖子,也端端正正的坐了過去。

一壺茶,兩人就算是徹底和好了。

……

另一邊,京中。

夜晚稍涼。

小茶案前,放了一碗黨參燉的葯膳,飄着熱氣。

「媽,這幾天我不在,我讓小廚房晚上燉了湯,你喝完再睡,補補身子。」

說話嗓音,如山澗一縷風,輕柔且動聽。

「大小姐真孝順。」傭人欣慰的笑了笑:「少夫人的氣色,被大小姐調理的越來越好了。」

沈瀾用勺子小口的喝着湯,也贊了一句。

「芸芸有心了。」

她又道:

「你這次,是去渝城替姜焱那小子調理身子吧,他傷怎麼樣了。」

「再調養幾年,就快好了。」

沈瀾點點頭。

「你要喜歡姜焱那小子,媽做主,讓你們訂婚。」

「媽,我學醫,是為了治病救人,您想哪裏去了。」

坐在茶案對坐的少女駁回一句。

沈瀾把勺子放下,又沖着傭人吩咐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