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難道僅僅是因爲他無法踏入修行的緣故?

2020 年 10 月 25 日

妖刀怎麼都想不明白;

此時唐牧北也皺眉沉思中,他更多的在回憶寄生物的攻擊方式,對方到底算是什麼體系的修士?

“牧店主你好,你需要的證件已經辦理好了,因爲需要保密的原因,現在我在與你進行神識對話,請不要慌張,更不要東張西望。”

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說話聲音,唐牧北猛地被嚇了一跳,剛左右看了兩眼,就被對方話語制止了。

爲了能集中注意力進行交流,他不得不保持現狀開始發呆。

同時唐牧北在識海中回道:“我該怎麼給你靈石?”

“如果靈石在你身上的空間便利貼中的話,請放開權限,我會自己取的。請放心,在座幾位不會察覺到任何異樣。

畢竟我們因爲特殊原因需要極度保密,所以保密這種事情我最拿手了!”

直到這時,唐牧北才分辨出來聲音。

他就是自己在櫃檯後看到的那個戴黑框眼鏡的胖子。

好在對方很懂得保護客戶隱私,即使在識海中也沒有隨意讀取自己的想法。

“先生怎麼稱呼?”唐牧北放開空間便利貼的權限閒聊道:“如果我想辦理金卡會員的話,能不能用丹藥來交易?我手頭沒有那麼多靈石,丹藥倒是有幾顆。”

胖子速度極快的從兜裏取走三塊靈石,同時用職業語氣回道:“平時大家都稱我爲‘辦證先生’。

至於金卡會員嘛,很不好意思我們的金卡已經發放完了,現在要辦理只能辦副卡,而且不打折。

丹藥自然也可以換取,只是牧店主懂得,這種東西呢對於需要的人來說就是價值連城,對不需要的人來說可能並不值錢,所以我要先估算你的丹藥價值,才能確定能不能辦理副卡。”

“副卡有什麼限制嗎?”唐牧北知道自己太窮了,靈石都沒幾塊,既然不打折那得知道使用權限有多大不是?

辦證先生以非常專業的口吻道:“請放心,主卡與副卡沒有任何權限上的不同,唯一一點不同就是,當手持副卡的人遇到手持主卡人的時候,副卡者得排到主卡者後面辦理業務。

我們是最看重保密與隱私的,所以主卡與副卡的持卡人不會知道對方的任何信息。

除非在辦證中心遇到,兩卡會有提示,否則就算平時碰面也不會發現的。

我想,兩個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在辦證中心遇到的概率很小,不是嗎?”

“那我要辦理副卡,需要什麼等級的丹藥?”唐牧北問道。

“請牧店主放開權限,我看看都有哪些丹藥,順便可以友情估價。”辦證先生是個商人,遇到任何有利可圖的機會都不會嫌麻煩。

幾秒鐘後,他聲音略顯激動道:“牧店主居然會有‘九轉聚魂丹’!

我辦證先生向來童叟不欺,所以跟你明說了吧。這枚丹藥從等級上來看,並沒有達到仙丹妙藥的程度。

但是它藥效好不會產生抗藥性,更重要的是現世僅存的少啊,名聲在外拿去拍賣還是能小賺一筆的,如果你想要副卡,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辦理。

另外,鑑於這枚丹藥可以拍出高價的可能性,辦理完副卡以後,我可以爲你提供一些友情服務。

我現在就開始開通金卡會員賬戶,牧店主想想有什麼方面需要我答疑解惑的。”

話畢,辦證先生就沒動靜了。

唐牧北自己在識海中等候,同時他心裏在想自己迷失在幻境中的時候,正是他幫自己離開,所以楊藝的心竅問題諮詢一下,會不會有解決方案?

“牧店主?”妖刀又試着叫了他一聲。

唐牧北依舊沒動,雙眼緊緊盯着楊藝的某個部位,臉上帶着奇異笑容。

無瞳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尷尬解釋道:“你們別想多了啊,我們牧店主是個很正派的人,不可能是盯襠貓的!他只是……在愣神!”

“呵呵呵……是啊,我們牧店主公務繁忙難免會注意力不集中,請勿見怪。”宿陽伯也趕忙過來解圍。

妖刀看他的眼神,心中想着今天晚上不能讓楊藝跟牧店主同住,至少自己要隨時跟着!

“我看牧店主倒像是人在心不在,他的意識可能進入識海了。”寒疆子微微笑道。

“進入識海?”三江居士微微一怔,連呼喚都聽不到那只有一個可能,“難道是被某位大能拽進去的?”

喵現在用手機碼字,所以今天打賞的書友名字太長又複製不過來,明天再單獨感謝!謝謝大家支持!! “能將您老也屏蔽的大能?”三江居士目瞪狗呆。

這位寒疆子前輩那可是七品鬼將,雖是以鬼醫入道不擅長武力,但實力在那擺着,人家又不是水貨。

所以讓他都沒察覺半分,那得是什麼人物?

三江居士看向唐牧北的眼神有幾分豔羨,果然人世間的店主都不是平凡之輩啊!

另一邊,識海中的唐牧北被一張金色卡片晃的滿眼金星。

不愧是真.金卡!

可耀眼了,看上去特別土豪。

“這是我們爲最高級會員特意打造的金卡,使用金珞星球出產的稀有高密度24K純珞金打造而成,具有防水防火防陌陌功能。

除非擁有會員卡的本人,否則誰也不會發現這張卡的存在。

保密方面,我們是最專業的!”

唐牧北:……

真的很土豪啊,不說上面刻畫的複雜陣法,就是這麼大體積的卡片,製作出來也要花費不少那個什麼珞金吧?

那玩意兒肯定比黃金還值錢!

否則怎麼能入了大佬的眼?

“我該怎麼收起來呢?出現在識海中,只是金卡的影像吧?” 奧術武裝 唐牧北兩眼放光,就等着拿到手了。

辦證先生非常禮貌笑道:“這只是個投影,而且是金卡會員專屬卡片。”

隨即他伸手打個響指,金光閃閃的卡就不見了,一張名片大小的淺金色卡片遞到他手中,“這是爲牧店主辦理的副卡,請收好。”

唐牧北:……

你特喵故意的是吧?

保密你是專業的,扎心特喵更專業!

我花了一樣的錢卻買不到金卡,給我副卡也就算了,特喵的把大金卡還拿出來炫耀一下!

日鬼哩!

難道不應該客戶至上,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嗎?

“剛纔那張金卡投影就是這張副卡的主卡,副卡是從它裏面分離出來的。

一旦這兩張卡片在辦證中心遇到,就會同時發光提醒。兩張卡雖然外表有區別,但珞金的功能不變,長期佩戴可增強精神力。

另外兩張證件我也已經放進空間便利貼中了。

還有我們的贈品――專門放置證件和卡片的卡包,也已經在空間便利貼中了,敬請查收。

現在,你有什麼問題需要諮詢嗎?”

辦證先生保持着職業微笑。

唐牧北毫不猶豫將楊藝的難題拋給了他。

讓你扎我心,我也扎扎你!

世紀性難題扔過去,解決不了心情也會不爽吧?

來呀,互相傷害呀!

“emmm……就是上次你闖進辦證中心的遭遇麼?

不應該呀,把你送走以後我就立馬封殺了那條路。再進入破壞掉的幻境中,也不會再被傳送到我那裏去了。

bug修復好了,那傢伙的後退之路也該斷了纔對,難道我忽略了什麼?”

辦證先生用食指搓着眼鏡框,神色難得凝重起來。

“所以現在你們遇到的問題是,需要在拔除掉寄生物的同時,不影響宿主的健康,對吧?

這樣,你再進入他的心竅中去,這次我會附着在你的意識裏,近距離查看一下。”

唐牧北愣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楊藝,我現在要再次進入你的心竅看看,你別緊張。”

“牧店主,難道是……有解決辦法?”三江居士眼前一亮,肯定是在識海中交流的大佬有辦法醫治楊藝!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自己得趕上這趟車啊!

剛想開口問,他突然想到一點,那位大能根本就沒現身顯然不想讓旁人知曉,因此硬生生把後半句收住了。

唐牧北詢問了辦證先生的意見後點頭道:“或許有辦法,我先進去看看,若是動手逼出寄生物可能還需要前輩們助我一臂之力,請稍候片刻。”

說罷,他心念一動進了楊藝的心竅中。

“嘖嘖,原來是個不能修行的凡人啊。”辦證先生搖頭笑道:“也不知道這傢伙圖什麼,就算奪舍來也是個一竅不通的身體,沒任何用途。”

指揮着唐牧北用神識勘察心竅,這次辦證先生和唐牧北兩個人暫時綁定在一起的神識再次進入寄生物的幻境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唐牧北上次玩通關的緣故,反正這次他們被拉進一片荒蕪之地。

“看這建模,可能是個打殭屍遊戲吧……”唐牧北話音未落,果然從身邊樹叢中猛地跳出兩隻喪屍,還沒撲到身邊,辦證先生用手一指,喪屍就碎掉了。

碎的可徹底了,直接秒成渣渣。

緊接着整個虛幻框架開始崩潰粉碎,幾息過後世界變成了一片空白。

跟上次唐牧北見到的一模一樣。

“原來如此!”辦證先生哈哈大笑,“沒什麼大不了的,這隻寄生物並沒有補齊心竅的能力,它不過是借用了一種神奇之物而已。”

話音落下,唐牧北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楊藝的心竅中。

辦證先生講解道:“他的心竅依然是殘缺的。剛纔打碎幻境我們進入的是一個罕見的寶物,它能使時間保持在接近靜止狀態。

當然並不是完全靜止,那太bug了,人間界暫時還沒有發現這種逆天存在。

打個比方,有殘缺的心竅是個漏氣氣球,但這枚寶物讓漏氣的地方保持在剛開始殘缺的瞬間,並將其無期限延後,所以楊藝並沒有變得心智不全,聽懂沒有?”

唐牧北有些懵逼,這特喵是靈異還是科幻來着?

時間壓縮和拉伸什麼的,那不是好萊塢喜歡玩的套路嗎?

這特喵也太不靈異了!

“按照這麼說,楊藝應該在一出生心竅裏就有這麼個神奇裝置,那跟寄生物出現的時間節點對不上啊!”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

辦證先生一打響指,推推黑框眼鏡,鏡片上折射出智慧的光芒,“你說的沒錯,所以可以推斷這枚寶物是楊藝在孃胎裏的時候就被某位大能放置進去彌補心竅的。

只是後來被寄生物發現,並試圖侵佔而已。

因此它所圖的並不是一具凡人軀體,而是這枚寶物。”

“那……我們該怎麼辦?”唐牧北目瞪狗呆ing……

繞來繞去還是沒找到解決辦法呀!

“既然有大能將如此罕見重寶放在他心竅中,那就一定有自保機制,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大能留下的後手,將其激活!”

辦證先生兩眼放光,顯然對此很感興趣。

能親眼見到大能佈置的手筆,何嘗不是天大機遇?尤其是這種佈置很可能還涉及到生死之道,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辦證先生看着唐牧北,餡餅是這位牧店主帶來的,完事之後若有所收穫,得給他份謝禮纔對! 從楊藝心竅中退出來,唐牧北將他的情況詳細講了一遍。

“艹!就算治好了這娃兒也很危險啊!”無瞳嚷嚷道:“心竅裏面鑲着個大寶貝,讓其他人知道的話,會不會把他的心挖了奪寶?”

“我會保護他的。”妖刀依舊冷淡簡潔。

楊藝面色淡然道:“等把我治好了,你就別再管我了以後跟着牧店主吧。我畢竟不能修行,你現在的狀態也……”

後面的話沒說完,被妖刀的鋒利眼神制止住了。

“嘿,他們倆也有點意思。”辦證先生笑道:“厲鬼之軀的刀靈?有意思有意思!”

唐牧北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妖刀時,桃娘和宿陽伯說它是厲鬼,後來又都稱之爲器靈。

“所以,妖刀究竟算什麼?厲鬼還是刀靈?這兩種完全是倆物種吧?”他疑惑道。

“我也說不好。”辦證先生又開始推理,“一般情況下,修士在隕落的時候本命武器也會泯滅,畢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是?

可修真界有種傳說,以前的老牌大能掌握着一種祕術,可以在隕落前燃燒壽元保住本命武器不至於徹底泯滅。

據說這種祕術需要付出代價,爲的是用留下的後手復活以後,還可以召喚本命武器。

我猜測,妖刀應該就是這種祕術的產物。

它其實是一把死去的神兵。”

唐牧北:……

一把刀死了,以厲鬼形態活着?

這特喵果然是靈異沒錯了,否則誰能告訴我,哪個頻道敢幹這事兒?

刀跟人一樣可以死掉變厲鬼!

那妖刀的本體,對於普通人來說究竟存不存在?

楊藝的前世既然保住了自己本命武器,那就是說他肯定有復活後手,爲什麼沒成功?

又是誰往楊藝心竅裏放了那枚寶物?

他隕落前的朋友?

“不想了不想了,好複雜!”唐牧北使勁兒搖搖頭,把腦子裏亂七八糟的想法拋下,反問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把你的功德之力網開個權限,讓這幾位也進入心竅。屆時兵分兩路,一邊逼出寄生物另一邊找到寶物的自保機制,把它激活。”

辦證先生自信滿滿道。

一分鐘後,除妖刀外幾位前來“會診”的前輩神識都出現在楊藝的心竅中。

“經過這麼多年寄生物應該已經煉化了部分時間祕寶,需要前輩們出手將其剝離。”

唐牧北分配任務道:“剝離出來後麻煩各位將其擊殺,我要先進去尋找自保手段。

屆時我會發出信號,幾位前輩還需爲我護法將其激活。”

寒疆子笑道:“剝離這事交給我和曲鹿老弟就行,三江和九逸你們守株待兔儘量抓活的,它還有不少科研價值,實在不行纔出手擊斃。”

他們知道此時唐牧北肯定有大能協助,因此並沒多說開始分工合作。

唐牧北卻是消失在原地。

隨即他出現在一片空白中,沒有任何界限或色彩,看起來讓人無端心慌。

“emmm……試試看我的指南針好使不。”辦證先生從懷裏掏出一枚樸素的指南針晃了晃,指針開始極速旋轉。

片刻後堅定的指向某個方向。

“走吧,肯定是這邊沒錯。”辦證先生的鏡片再次折射出智慧光芒,“我就知道,指南針永遠都好使!”

唐牧北:……

別老是這麼給自己加戲,好麼?

在空白中行走了不知多久,唐牧北終於看到一絲色彩。

那是濃郁到極致的黑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