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雖說,曹雄的兩個兄弟卻極為不服氣曹晴嵐當家主,但無奈因為龐龍在木神國的聲望和地位,以及在曹家的影響力,也讓他們不敢胡亂造次,以免最後什麼都得不到。所以,這兩兄弟也就忍了下來,但這十年來,他們卻還是一直窺視家主之位,並且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

2021 年 1 月 9 日

幸好,曹晴嵐也算爭氣,雖說才滿十九歲就當上了家主,但是,這十年來,對曹家盡心儘力,也是犧牲了自己豆蔻年華的青春,讓本來因為曹雄的死而受到極大影響的曹家重新振作起來。

不過,原本實力還輸於曹家的齊家,也是在那時趁機氣勢,與曹家有了抗衡的實力……

!! 說起曹晴嵐,不僅當家主當的有聲有色,這十年來,也不忘提高自己的實力,如今二十九歲的她已經擁有了狂神二級的實力,在木神國也是極為的實屬難得的天才御靈者。

但相比之下,這曹晴熏就幸運的多,當年,因為曹晴嵐為了能全心全力忙於曹家事務,所以,無法照顧這唯一的妹妹,但又不敢交託給外人,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大伯和三叔對她是虎視眈眈,於是,她最後便讓曹晴熏拜龐龍為師,讓龐龍代為照顧。

而龐龍本來從小對曹晴熏極為喜愛,待如自己的孫女一般,這曹晴熏也遺傳了曹家優秀的御靈者天賦,所以,十四歲時就成為了玄木御靈者。之後,龐龍便還不惜耗費自己的靈力,為曹晴熏築基,讓曹晴熏在短短兩三年內,就擁有相當於別人要修鍊十年的修為,所以,曹晴熏才能以二十多歲的年紀,就達到狂神級的實力。

因為曹晴熏一直都在龐龍身邊長大,所以,在曹家除了曹晴嵐外,曹晴熏根本就是誰也不怕,有事的話,只要說出龐龍的名字,直接就大事化了,所以,曹晴熏也就養成了那無法無天,目中無人的傲氣。


「不過,那位白公子還沒到嗎?」龐龍見大廳內,只有蕭榮三人,便眯眼對笑容問道。

「是他,那混……傢伙在哪?」曹晴熏當然是最想知道白宇浩躲到哪裡去了。

「蕭家主說,白公子應該正在來的路上,應該很快就到。」曹晴嵐美眸輕凝的應道。

「哦。」龐龍淡定的點點頭。

「我看那傢伙八成是不敢來的,因為他知道來了之後,肯定會被我……」曹晴熏粉拳飛舞的示意道。

「對了,二小姐,那個白公子托我給你帶句話。」蕭榮突然想起什麼,說道。

「什麼話,快說?」曹晴熏一下子就跳到了蕭榮面前,揪著蕭榮的一撮鬍鬚道。

蕭榮立刻疼得齜牙咧嘴起來,急忙道:「白公子說……讓二小姐乖乖的等他來……」

「什麼?乖乖的等他來……這混蛋未免太囂張了吧?」曹晴熏當然聽得出這白宇浩分明就是在挑釁他她。

「龐龍大師,我有個疑惑不是當問不當問……」這時,蕭媚忍不住看向龐龍,說道。

龐龍老態龍鍾,十分沉穩地微微點頭。

「龐龍大師為什麼要推薦白公子?這白公子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嗎?」蕭媚猶豫了一下,乾脆直截了當的問道。

蕭榮和蕭秦宇也不由看向龐龍,因為也想知道龐龍推薦白宇浩的原因。


「這個嘛,你們就不必知道了,這白公子恐怕也不是你們能想象到的人,其實,連我也不太確定。」龐龍突然高深莫測的應了一句,從那時白宇浩在蕭家的表現,加上後來又出現在沙海深淵那只有帝尊級的絕世高手才敢進入的森林之中,而且還救了曹晴熏,從這些來看,他就能肯定白宇浩絕非等閑之輩。但他也知道白宇浩似乎因為某些原因,而故意隱藏了實力和身份,所以,在他沒有確認前,他也不會胡亂猜測。

這蕭榮等人一聽,也是一頭霧水,顯得不明白龐龍的話。

「蕭家主,你們千里迢迢而來,想必也累了。我已經命人準備好了一座別院,供你們休息,等其他家主到齊之後,再行商議獸師大會的事情……」曹晴嵐接著便對蕭榮說道。

蕭榮三人馬上躬身行禮,隨後,便先隨著一位婢女去了。

「既然他不在,那我也先走了。」曹晴熏當然不會想留下來,不然,免不了她姐姐一陣嘮叨,所以,立刻識相的先走了。

這時,曹晴嵐看向龐龍問道:「龐大師,之前你也沒說這位白公子究竟有何厲害之處,你真的肯定他能為我曹家所用嗎?」

「這獸師大會還未開始,齊家就憑著孫興與綾羅公主的關係,已經先聲奪人了,而齊家對我們曹家的情報應該也是了如指掌,所以,一直在想盡辦法的對付我們。這蕭家不久前,不是就被齊家派人鬧過……這次的獸師大會,齊家明顯佔據天時地利人和,我們想要擊敗齊家並不容易,所以,我們曹家必須出其不意。而這位白公子,或許能為我們助上一臂之力,當然,並不是因為他有多厲害,最重要的是,他是齊家唯一不了解,也無法預測到的人……」龐龍一改平常的慈眉善目,突然變得十分嚴肅道。

「話雖如此。但此人能否信得過,還不得而知。說不定,此人可能是那大伯和三叔安排的人。」曹晴嵐也有所擔心道。

「到時候,家主大可以試探一下。」龐龍蒼目一凝的說道。

「也好,他來的話,就派人通知我。我要親自見見他。」曹晴嵐說完之後,便起身從大廳的側門而去。

另一邊,白宇浩帶著蕭嬌兒從皇城一路遊歷到了國都,這一路上可是見識了很多木神國特有的御靈獸,同時,也收集到了不少沒有見過的御靈獸種類的樣本,算是收穫頗豐。

當然,最有收穫的要算是蕭嬌兒了,雖然只有短短几天,但白宇浩已經盡他最大努力的,將他的醫獸術最基礎的部分傳給了蕭嬌兒,只要打好基礎,就算他到時離開的話,蕭嬌兒獨立將手術運用自如。

而蕭嬌兒也學得十分認真,悟性也很高,所以,倒沒讓白宇浩費什麼心。

就這樣,就在蕭榮等人到達曹家的兩天之後,白宇浩也帶著蕭嬌兒抵達了曹家。

因為龐龍已經特別交代過,如果有一位姓白的公子到曹家的話,馬上就通知他。所以,白宇浩和蕭嬌兒剛到曹家,才剛剛通報過,這得到通報的龐龍馬上就親自前來迎接。

這不少曹家中人和弟子,一聽說龐龍親自迎接了一位姓白的人,也是嚇了一跳,還以為白宇浩是什麼大人物。很多人馬上聞風而來,圍在青龍堂的大廳外,探頭探腦,看白宇浩到底是何方神聖!

!! 此刻,白宇浩和蕭嬌兒早已在龐龍的迎接下,進了青龍堂的大廳。

「白公子,蕭小姐,請坐……」龐龍伸手示意道,隨後,便命人奉茶。

「多謝龐大師。」白宇浩以禮相待的拱手道。

「白公子,一定會奇怪為什麼我會跟曹家主推薦你,代表蕭家參加獸師大會吧?」坐定之後,龐龍便開門見山看著白宇浩問道,目光如炬,說話的同時,也重新打量了白宇浩幾眼。

因此,龐龍也很快的就發現,白宇浩似乎並沒有什麼刻意掩飾,竟然還含笑與他對望,就像是毫無隱藏一般,可是,他卻確定白宇浩顯然是刻意隱藏了實力,還有他的不凡來歷。所以,他也對擁有如此與眾不同氣度的白宇浩,更加好奇起來。


「是有那麼點奇怪。」白宇浩坦然應道。

「其實,這原因白公子應該比我還清楚。」龐龍刻意暗示道。

「龐大師是指我救了曹二小姐的事情嗎?」白宇浩當然知道龐龍一定是察覺到了他的深藏不露,但卻將話題巧妙的一轉道。

「白大哥,你說你救了曹二小姐,這是怎麼回事?」蕭嬌兒聽白宇浩這麼一說,登時,詫異的問道,因為這白宇浩什麼時候救過曹晴熏了,這幾天也沒聽白宇浩聽過。

「也算是其中一個原因,對了,我都忘了感謝白公子對熏兒的救命之恩,曹家主也是知道了此事,所以,想特地請白公子一趟。」龐龍一臉感激的說道。

「其實,也只是順手而已。我本來是打算袖手旁觀的。」白宇浩一臉玩味的應道。

龐龍一聽,也只是撫須一笑。

「不知道這二小姐知道我來了嗎?」白宇浩接著問道。按理說,如果曹晴熏知道他來了,肯定會第一個出現在他面前的。

「我已經吩咐了,白公子來的事情熏兒暫時還不會知道,不過,她知道是遲早的事情。但白公子放心,我保證熏兒不會對白公子怎麼樣的……」龐龍信誓旦旦道。

「我本來就不擔心那小丫頭。另外,有件事我想拜託龐大師……」白宇浩嘴角一勾的說道。

「什麼事?」龐龍蒼目一凝道。

「我之所以會來曹家,是因為曹家主給蕭家下了死命令,說如果我不到曹家參加獸師大會的話,那蕭家也將被取消參加獸師大會的資格。所以說,這解鈴還需系鈴人,我只好親自來一趟。但是,我要告訴龐大師的是,我是不會參加獸師大會的」白宇浩言歸正傳道。

「是這樣嗎?本來我還對白公子抱著幾分期待,但沒想到,白公子似乎對這獸師大會不感興趣。」龐龍一聽,也有些遺憾的說道。

「讓龐大師失望了。」白宇浩淡定一笑。

「既然白公子意不在此,那老夫也不勉強。」龐龍見既然白宇浩無意,似乎勉強也沒有用。

「不過,我會推薦一個人來代替我。」白宇浩語鋒一轉道。

龐龍一聽,禁不住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白宇浩。

「我要推薦的就是蕭家的三小姐……」白宇浩看向一旁的蕭嬌兒道。

蕭嬌兒當然沒想到白宇浩竟然會推薦她,立刻也是嚇了一跳,急忙擺手道:「白大哥,你別開玩笑了,讓我參加獸師大會,我哪有這個實力啊?」

「你忘了答應過我的嗎?只要我說的條件,你都會答應。我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你必須參加獸師大會。」白宇浩認真的說道,如果蕭嬌兒不參加獸師大會的話,他之前所安排的,也就功虧一簣了。

蕭嬌兒聽白宇浩這麼一說,也只能先閉上了小嘴。

「白公子,你真的確定嗎?」龐龍也十分意外白宇浩會推薦蕭嬌兒,因為據他了解,這蕭家的三小姐似乎並沒有醫獸方面的天賦,而白宇浩應該也知道這一點,可是,卻還是推薦蕭嬌兒,這其中肯定不那麼簡單,所以,他也確定的問道。

白宇浩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如果這是白公子的意願的嗎?看在白公子救過熏兒的份上,那就讓蕭小姐參加獸師大會好了,但我也有個條件。」龐龍先是答應,但馬上又提出條件道。

「說說看……」白宇浩就知道龐龍不會這麼簡單就答應的,畢竟,這獸師大會可是關係著一個家族的利益,這一個名額也可能關係到大局。

「如果必要的時候,我希望白公子能夠助曹家一臂之力。」龐龍十分隱晦的說道。

「龐大師似乎高估我了,我有什麼能助曹家的?」白宇浩謙虛的說道。

「或許這只是老夫的執念而已。但希望白公子答應……」龐龍其實也等於是在孤注一擲,用一個獸師大會的名額,換來一個可能性,當然,萬一他確實是高估了白宇浩的話,那這後果也是無法估量的。

「那龐大師還是不要抱太大希望的好。」白宇浩微微點頭,雖然並沒有直接答應,但也算是默認了,畢竟,這付出才有回報。

當然,白宇浩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會是如此,所以,他也剛好能趁這獸師大會的時間去見木子夜,順便跟木子夜討回救命之恩的那筆帳。

「那老夫先命人在蕭家所住的別院再準備兩間房間。」龐龍也聽出了白宇浩的意思,接著便道。

「不必麻煩了,只要給嬌兒準備就好了。我自便就好了。」白宇浩覺得留在這曹家多有不便,還不如當閑雲野鶴的好。

「白大哥,你就留下來嘛!」這幾天跟著白宇浩身邊,是蕭嬌兒最開心的日子,而且跟著白宇浩學會了基本的手術技巧,她現在也已經能夠做最簡單的手術了,或許是習慣了有白宇浩陪著,所以,見白宇浩打算丟下她一個人,立刻撒嬌的叫道。

白宇浩見蕭嬌兒那依依不捨地眼神,一下子是心軟了,看來他上輩子還真是欠蕭嬌兒的。但說到底,或許也是因為覺得虧欠素素的原因,所以,他也想有所彌補。

!! 「龐大師,我白大哥喜歡清靜,能不能給我們單獨安排兩個房間。」蕭嬌兒見白宇浩,立刻對龐龍說道。

「那也不是問題,不過,看得出蕭小姐對白公子似乎……」龐龍見白宇浩和蕭嬌兒表現的十分曖昧親昵,不由猜測幾分。

「龐大師,你誤會了。白大哥只當我是妹妹而已。」蕭嬌兒俏臉一紅,心直口快的說道。

「是這樣嗎?那真是可惜了,白公子和蕭小姐在一起,還真是郎才女貌。」龐龍笑著誇讚了一句。

蕭嬌兒聽完,更是有些面紅耳赤,反而是白宇浩依然神色自若,面不改色。

隨後,龐龍就給白宇浩和蕭嬌兒單獨在一座偏僻的別院安排了兩間房間,然後,命人領著兩人去了,但見兩人離開后,他又馬上派人把白宇浩到曹家的消息通傳給了曹晴嵐。

這邊,白宇浩和蕭嬌兒在婢女的帶領下,到了龐龍所安排的叫丹桂院的別院,環境清幽,庭院內桂香撲鼻,令人神清氣爽,而且似乎也沒有其他人居住。

「嬌兒,等會我有事出去下,你一個人沒問題吧?」進自己房間前,白宇浩便對蕭嬌兒問道。

「這裡是曹家,難不成還有人欺負我不成?」蕭嬌兒笑應了一聲。

白宇浩點了點頭,就先進了房間。

沒過多久,白宇浩就單獨出門離開曹家,本來他是打算打聽一下木子夜是住在王宮內,還是另有府邸,這樣他也有想辦法去見木子夜。這打聽之下,便知道木子夜在國都確實有自己的皇子府邸。

隨後,白宇浩便前往了木子夜的皇子府邸,但為了避免惹人懷疑,他直接去了皇子府邸的後門,剛好見到一個看似皇子府邸的下人出來,立刻就嘴角一勾。

很快的,那個下人就在白宇浩的「盤問」下,說木子夜奉命前往木神國洪災泛濫的城鎮治水去了,已經去了有一段時間,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

「但願木子夜能在獸師大會結束前回來,不然,我也沒時間等他了。」白宇浩賞了那下人一張百兩的銀票后,讓那下人離開后,便目光輕凝道。

因為第一次來木神國國都,所以,白宇浩也四處逛了一下,而就在他路過一間茶館的時候,正好聽到幾個閑來無事,正好坐在沿街的桌子旁的男子的對話,一下子讓他停住了腳步。

「喂,你聽說了嗎?原來讓我們木神國大軍吃盡苦頭的那個赤龍軍團的白統帥,居然是聖龍國的龍玄皇子。」

「早就聽說了,這事現在在聖龍國連三歲小孩都知道。只可惜死的太早了。」


「我聽我剛從聖龍國行賞回來的三叔說,這龍玄皇子下葬的時候,極為風光,整個皇城的百姓都為他送行,而且,還有很多聖龍國的大人物來祭拜他,那場面別提多風光了。」

「好像那龍玄皇子還被封為了什麼王,還賜了神將什麼的,總之,他這一死可是集千萬榮耀於一身,死了也值得了。」

……

這幾個男子議論的眉飛色舞時,一道身影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而出現的正是白宇浩。

「各位,能否把你們剛才說的,再說一遍,越詳細越好。這茶我請了。」白宇浩直接拍了一張一千兩的銀票在桌子上。

那幾個男子一見,心想這人是不是瘋子,居然發這麼多錢,就為了聽他們說一些八卦傳聞。但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隨後,幾個男子就圍著白宇浩七嘴八舌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白宇浩聽完之後,這才知道他失蹤的這段時間中,聖龍國居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而他的皇子身份也大白於天下,還被風光大葬……

「想不到居然被『死亡』了,當然,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畢竟,我已經杳無音信了這麼久,不過,沒想到我居然能死的這麼風光,還被父皇封為了赤玄王,賜了神將的稱號。那如果我回去的話,那豈不是……」走出茶館的時候,白宇浩露出幾分傲氣的笑意,看來回到聖龍國后,恐怕又要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了。

不過,聽到這個消息,白宇浩倒也安心了,之前他還以為他叛變聖龍國的事情,會對他有所影響,但沒想到,他這一「死」,反而成就了他的萬古功名。這樣一來,他也不必急著回聖龍國,可以等到和木子夜見過面,安排了好他想要做的事情之後,再回聖龍國去了。而一旦他回到聖龍國的話,馬上就會成為赤玄王,單是這封王,就足以讓他與龍傲有抗衡的實力。但那恐怕也是另一場戰爭的到來,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須做好十足的準備,不能再掉以輕心了。不然,還會重蹈上次素素之死的覆轍!

「龍傲,等著吧!我們很快的就會再見面了,到時候,我會讓你嘗嘗失去所有一切的滋味……」白宇浩目光冷凝的仰望天空,霸氣十足的說道。

白宇浩回到曹家后,便徑直先回了丹桂院,打算去找蕭嬌兒。但等他剛走進丹桂院的拱門時,突然就見到庭院內的桂花樹下,一道嬌影手捏蘭花,正摘下一朵桂花,放到瑤鼻前輕聞了一下,帶著幾分小女人的韻味。

白宇浩仔細地看這嬌影幾眼,就見其年約二十**,渾身充滿了蜜桃成熟般的味道,體態丰韻,舉手投足有種優雅和高貴,那一顰一笑,有種說不出的魅力,就像是什麼貴族的小姐,但娥眉間,卻又帶著幾分莫名的憂鬱,但也更增添幾分獨特的風韻。

這女子雖然不及白宇浩見過的那些大美女漂亮,但是,卻擁有令人目不轉睛的氣質,看似有些楚楚可憐,卻又充滿有著另一種猶如牡丹般傲然挺立的風姿。

「誰?」這時,在站在桂花樹下的曹晴嵐似乎發現有雙眼睛在注視著她,立刻神色一斂,眸光犀利地射去,就見院子的門口,正站著一個一身素袍的男子,看上去有些不修邊幅,穿得也十分隨意,不像是個能登得上大雅之堂的人,但是,仔細再看這男子的臉,剛毅凌然,目光如鋒,透出的眼神更是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 這曹晴嵐身為曹家的家主,這十年來,也算是閱人無數,因此也鍛鍊出了一雙識人的慧眼,所以,她一眼就能看出眼前的白宇浩,似乎並不想外表看上去的這麼簡單。而她之所以會在這丹桂院,是因為龐龍告訴她那個白公子已經來了,就安排在丹桂院休息。

本來,曹晴嵐是打算命人來請的,但後來改變了主意,因為如果真像龐龍所說的,那位白公子真有與眾不同的地方,說不定對曹家有所幫助的話,那她當然也要先了解一下這位白公子究竟是個什麼人。當然,她也要提防這白公子可能是她的大伯和三叔刻意安排的人,因為這些年來,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了。

而曹晴嵐來了之後,才得知白宇浩已經出去了,本來是想回頭再來,但剛好看到庭院里一樹桂花盛開,忍不住就駐足觀賞,恰好被回來的白宇浩看到了。

此刻,兩人四目交錯,相對無言,但似乎一切又在不言中。

以曹晴嵐的冰雪聰明和閱歷,見到白宇浩出現在此,馬上就猜出眼前的白宇浩,肯定就是那位傳聞中的白公子。

而白宇浩見到曹晴嵐,也看出曹晴嵐應該絕非一般的女子,大概是這個曹家的什麼小姐。

這一時間,兩人也是各有所思。

「打擾小姐賞花了,小姐繼續……」但白宇浩也沒有在意,先是點頭一笑,隨後便目光一收,打算回自己房間去了。

曹晴嵐見白宇浩竟然就說了這麼一句就走了,也是不由一愣,想她身為曹家家主,到哪不是聚萬千目光於一身,哪個男人見到她不是逢迎獻媚,恨不得拜在她的石榴裙下,當然,她對自己的美貌也是相當有自信的,可是,白宇浩卻像是木頭人一樣無動於衷,甚至,連問都沒有問她是誰,這顯然讓她有種自尊心被打擊的感覺。

「想必你就是白公子吧?」曹晴嵐總不肯能就讓白宇浩這麼走掉,因為她還打算試探一下白宇浩,馬上氣吐幽蘭,十分大方的叫道。

白宇浩一聽到曹晴嵐叫他白公子,似乎知道他是誰,馬上就停下腳步,然後,回頭轉身看向曹晴嵐,凝目問道:「小姐認識我嗎?」

「果然是白公子,小女曹晴嵐見過白公子。」曹晴嵐自報姓名道,那模樣嬌柔萬千,但又帶著幾分嫵媚之色,相當誘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