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雖然從那恐怖的變化發生開始.到此時此刻.也一共才過了沒有多久的時間.但是對於楚桐而言.這種地獄之門彷彿就在背後打開的恐怖折磨.已經讓他筋疲力盡.

2021 年 2 月 3 日

眼角朝旁邊掃了一眼.看到同樣臉色蒼白.額角沁出細密汗珠.眼看已經快耗盡元氣.腳下羽扇也已經有了烤焦趨勢的花茜雨.楚桐眼眸深處.閃現出一絲痛苦.還有一絲不易覺察的愛慕.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樣.毅然決然地開口.

「師妹.今天我們兩人想要一起逃走已經不可能了..」

聽到這裡.花茜雨的元氣運轉猛地一滯.差一點從法寶羽扇上摔下去.

原本緊繃的心弦.也剎那之間.像是墜入了谷底.她甚至有一種全身力氣.都在剎那之間被抽空的感覺.就如同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無用功一樣.

但是下一刻.她就聽到了楚桐還沒有說完的下半句話.

「不要回頭.一直向前.我留下來擋下這妖族.為你逃走爭取時間.」

花茜雨的心臟.猛地一顫.扭過頭去.看到的是楚桐那平日里貌不驚人的容貌里.雙眼中閃耀出的毅然決然的精芒.

「你快走.」

一聲大喝.楚桐手臂一拋.一個小巧精緻的儲物袋朝著花茜雨拋了過去.

儲物袋在空中飛舞.裡面發出清脆的幾聲輕響.這說明裡面還有幾塊用來補充元氣的仙靈礦石.

「你的仙靈礦石應該早就用光了啊.」立刻之間.花茜雨就明白了楚桐這麼做的目的.眼眸裡面頓時蒙起了一層水霧. ziyouge.com看著楚桐毅然決然的神色.花茜雨緊咬銀牙.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眼眸中朦起一層水霧.髮絲輕揚間.眼角晶瑩的淚水已經飄然而落.

「師兄.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是不會做出讓你送死.為我爭取這片刻生機的機會的.」

「師妹你..」楚桐還是第一次看到花茜雨露出這樣的神色.不由呆了一呆.

就是這一發獃的功夫.電光火石之間.背後追趕的血色濃雲.就如同噴出火山口的火焰一樣.一下子就將大半個楚桐淹沒.

「師兄.」

花茜雨一聲悲泣.當即操控腳下羽扇.猛地射出十束根冰雪晶瑩的羽毛.將翻湧的血色濃雲撕開一道口子.衝殺了進去.

「這個時候居然還想著談情說愛.那本座就讓你們生不如死.全都眼睜睜看著對方.是怎麼受到本座的折磨的.同時也讓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修道者看看.膽敢破壞蠻荒妖神的大計.會是什麼下場.」

雲團之後.領主妖媚的臉頰都扭曲了起來.一聲聲尖銳的咆哮中.每一次張口.都突出足足數百畝面積的血雲.層層疊疊堆積起來.將楚桐和花茜雨徹徹底底包裹了起來.

幾乎是剎那之間.陣陣尖銳的嘶吼、咆哮.在血色雲團中響起.一隻只彷彿從血水中打撈出來的手臂.扭曲著手指.朝著楚桐抓了過去.

「千山萬雪.」

楚桐眼神一凜.猛一下子提起腳下巨劍.剎那之間.就當空刺出了數萬下.

每一劍的揮出.都捲起凜冽的暴風雪.似乎都可以凍結天河.凝固浮雲.冰封一切.

轟轟轟轟.

一眨眼的功夫.雲團中無數掙扎扭曲的手臂.就像是被霜打了的野草一樣.全都變成了白色.被凍得結結實實.不能動了.

楚桐再一劍斬下.劍光浮動.如同割草.所有的手臂一下子全都被斬斷.切口平滑整齊.時間像是靜止了一剎那.再到下一刻.濃稠血泉.從斷開的手臂傷口中.伴隨著尖銳慘叫.洶湧而出.

楚桐原本樸實無華的雙眸中.此刻閃現出濃濃精芒.

在這種生死攸關的時刻.他的潛力像是一下子全都激發出來了一樣.甚至隱隱約約之中.有了一種自己就要突破的感覺.

體內元氣的流轉.一下子變得無比暢快.每一劍揮動.都濺起海浪一般的血泊.

突然之間.一聲轟鳴.滾盪的血雲.一下子塌陷進去.一隻滿是惡魔眼球的手臂.轟然抓出.直接撕開層層冰雪.鐺的一聲.震蕩出圈圈波紋.一把抓在了楚桐的長劍上.

「桀桀.以為你這點力量.真的可以逃出去嗎.」領主怪笑連連.手掌猛地用力一擰.

嘎吱嘎吱.金屬被扭曲的巨響中.楚桐的巨劍.一下子被擰成了一根碩大的麻花.

巨劍裡面的陣法.全都破碎、搗毀.大股元氣.不斷泄露出來.

數不盡的冰刺、雪花.全都不受控制.亂舞而出.

不等楚桐做出反應.領主手臂向前再度一抓.已經徹底變成廢鐵的巨劍.直接被捏成了一個鐵球.

魔爪上一隻隻眼球忽閃忽閃.帶著猩紅懾人的恐怖光芒.凌空一動.空間震蕩.直接打在楚桐的胸口.

「冰川神盾..」

砰.

冰雪巨盾剛剛凝聚出盤子大小的一塊.就被魔爪直接震碎.

狂風亂卷.半空中凝聚出一團漆黑森森的惡魔頭顱.轟的一下子.震碎在楚桐的胸口.

一聲痛哼.楚桐口鼻同時噴出一口血泉.全身骨頭髮出咔咔聲響.像是一根根斷裂了一樣.朝著後方跌了過去.

他的身後.涌動的血雲中.一條條恐怖的手臂.又像是長出來的草一樣.指甲都足足有三寸長.寒光閃閃.沾著鮮血.就連鋼板都能輕易撕開.朝著楚桐的後背抓去.

「我要死了嗎..」楚桐眼神渙散.只覺得呼吸之間.都像是吸進了火星燃灰一樣.火辣辣得無比嗆人.眼前陣陣發黑.身體從骨髓裡面.透出森冷的寒意.

「師兄.」


就在楚桐已經認命的時候.一個女人帶著悲傷和決絕的聲音.讓他精神猛然一震.

「師妹.」

艱難睜開被血污糊住的雙眼.楚桐立刻就看到.一根根白色羽毛.上面閃爍著晶瑩的冰雪.快如羽箭.嗖嗖嗖嗖.半空都傳來空氣被撕裂的聲音.一下子爆射進入了血雲之中.

砰砰砰砰.

一團團血雲中.頓時傳來了尖銳痛苦的嘶嚎.

血雲被直接凍住.再被羽毛射中.直接炸開.

無數倍冰封住的惡魔碎屍、頭顱.全都像是噴泉一樣噴了出來.

「居然還主動來送死.」領主桀桀怪笑的聲音.彷彿是鋼絲在人的耳朵里摩擦一樣.幾乎能夠絞出血來.

一聲尖銳的嘶嚎.又一隻滿是眼球的魔爪抓了出來.凌空五指一曲.

噼里啪啦.

爆射的冰雪羽毛.一下子全都炸碎開來.冰雪亂飛.

魔爪再向前一勾.猛地一扯.嗡一聲轟鳴.花茜雨面前的正片虛空.都像是被直接扯得挪動一般.

虛空的邊緣.就像是脆餅一樣.咔嚓咔嚓全都碎裂.

花茜雨一聲驚呼.身體直接就被禁錮在這一片虛空里.眼睜睜看著滾滾血雲.帶著死亡的氣息.朝著自己涌了過來.

直面這些血雲.她甚至可以看到一顆顆尖銳的獠牙.恨不得下一刻就將自己撕成碎片.

而就在距離她不遠的地方.一條幹瘦的胳膊.朝著楚桐抓了過去.

這條胳膊的掌心.一聲尖叫.居然張開了一張嘴.

這張嘴裡面.全都是尖銳的牙齒.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不斷聳動.讓人一看.不寒而慄.

咔嚓.

手掌一抓.嘴巴一咬.楚桐一聲慘叫中.他肩膀上面被生生扯下一大塊血肉.大股的鮮血.像是下了一場血雨一樣噴洒.

「師兄.」看到這一幕.花茜雨的心臟都揪了起來.全身血液.彷彿都停止了流動.

緊接著.一隻只掌心長著獠牙嘴巴的手掌.密密麻麻.像是條條蠕動的蟲子一樣.朝著楚桐爬了過去.場面叫人全身汗毛都要豎起來.

一旦被咬中.楚桐恐怕眨眼功夫.就會被吃成一具白骨.

花茜雨此刻.心如死灰.甚至就連自己都忘記了掙扎.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悶響.如同天雷砸地.轟隆隆隆.傳了進來.

原本已經要將楚桐覆蓋的條條惡魔手臂.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全都驚慌失措地往後退去.

「怎麼回事.」巨大轟鳴.同樣震得花茜雨心臟猛烈跳動.幾乎要震碎胸膛.彈射出來.但是看到周圍血雲如潮水一般退去.她也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頓時之間.原本已經絕望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 ziyouge.com第一一二七章領主真身.


血色濃雲外面.秦逸面無表情.背後金芒大盛.

金光吞吐.雲霞千萬.

被金光一照.暗紅色的血雲.頓時發出連聲慘叫.連連退開.一眼望去.就像是被秦逸肆無忌憚地撕開了一道大口子一般.

片刻之間.秦逸就看到遍體鱗傷的楚桐和花茜雨.

楚桐和花茜雨之前的表現.秦逸通過神之怒目.都看在眼裡.

一個生死關頭.將最後活下去的機會.留給同門女子;另外一個不貪圖自己逃命.而是見到對方危險.不顧生死.主動求助.

這兩人的表現.都讓秦逸下定決心.絕對不會放任他們不管.

在這弱肉強食.人人都為了一絲資源爭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楚桐和花茜雨之間不離不棄的表現.讓秦逸感覺到自己心頭有微微的顫動.

正是這微微的顫動.讓秦逸沒有按照計劃繼續跟隨領主.而是悍然出手.要公然斬了這領主.

因為之前的戰鬥耗費了太多的心力和元氣.花茜雨此刻神智已經開始不清醒了.只是靠著驚人的毅力.才保持著現在這最後一絲清明.



朦朦朧朧中.她看到一邊金光.彷彿是拔地而起的巨人.兇悍、蠻橫.完全不講道理.將周圍充滿血腥氣息的雲團.全部扯得稀爛.朝著自己的方向大步走來.

在這片金光中.她彷彿看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似乎是我們宗門的人……」花茜雨用力甩了甩頭.周圍空氣中一絲絲涼氣.鑽入她的毛孔.彷彿帶著奇異的力量.讓她原本已經枯竭的丹田氣海.再度開始緩緩地積攢起了元氣.

「是秦逸.」當看到那金色巨人中年輕男子的身影時.花茜雨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這個場面.她終生難忘.

她和楚桐能夠進入黃泉榜大賽八強.可以說都是比賽中的佼佼者了.

他們二人聯手.也只有被這個領主追殺的份.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

但是現在.花茜雨驚訝地看到.秦逸全身蒸騰出金色的元氣.在他背後化作八條碩大無比的手臂.筋肉虯結.就彷彿是開天闢地的巨人一樣.一拳轟下.雷霆萬鈞.手臂揮動.橫掃千軍.鐵鎖橫江.大片大片的血色濃雲.直接就被撕裂、打散、破碎.全都消亡了.

甚至她還可以聽到那領主氣急敗壞的嘶喊聲.

「該死的.你從哪裡出現的.萬法妖雲.」

妖媚的巨大臉龐張開嘴巴.整張嘴像是從領主的臉上裂開來了一樣.直接咧到臉頰後面.張口一吐.

頓時之間.浩浩蕩蕩的血色大江大海.噴涌而出.

血色大江大海中.數不盡的妖魔鬼怪.全都張嘴怒吼.無所不包.滅頂之災.一下子就遮蔽了日月星辰.要把秦逸轟成碎渣.

「冰封萬里.」

秦逸一聲大喝.五指一張.八條黃金手臂當空糾纏在一起.砰砰轟轟巨響.搭建成一條大壩.上面冰雪皚皚.堅不可摧.一下子擋在了秦逸面前.

轟.


血色大江大海衝擊到上面.頓時傳來鋼鐵被撬動的巨響.周圍虛空.都出現密密麻麻蛛網一般的裂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