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雖然如此,但梁榆將她帶來這裡了,總不能就這樣就這樣退卻,所以唯有委屈她一下了。

2021 年 1 月 8 日

「這一具。」何平在目光流轉少許之後,指向了右邊的一個方位。

抬眼看去,這是一具骷髏,所以梁榆在身形一閃之餘,已經直指對方而去!

「嗡……!」

可是當梁榆正式碰到了骷髏的剎那,它卻動了。

陣陣煞氣衝天而起,令人畏懼。

看到這裡,梁榆眼神不改,手掌一翻,在狻猊金炎肆意席捲而開之中,先一步將對方燒成了焦炭。

「還有哪一些是特別的?」梁榆繼續問道。

對於何平的這一次失手,他沒有感到絲毫意外。

因為她的萬寶之體還沒有完全覺醒,會發生差錯,都談不上奇怪的吧。

只要在一天時間完全過去之前將大魔傳承取到即可。

看見梁榆沒有絲毫責怪自己的意思,何平在深吸一口氣,又認真看了一下,接著說道:「左邊第九個有著一種隱晦的波動傳來。」

「好。」應了一句,梁榆又縱身一躍,探手抓向這一具乾屍。

然而,和剛才相差不多,梁榆還沒有完全觸碰對方,這一具乾屍已經先一步張牙舞爪而來!

「哼!」

冷哼一聲,梁榆手掌一揚,無盡金炎又將這一具乾屍燒成灰燼。

「下一個。」

「上方倒數第二個。」

「下一個。」

「左邊第三個。」

「下一個。」

「中間靠右的這一位。」

……

諸如此類的對話,在這一座殿堂之中接連響起。

當梁榆神色淡漠地將一具具乾屍骷髏斬殺之後,何平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慌亂。

「何平小姐,你剛才莫不是在胡亂指點我的吧?」梁榆問道。

「當然不是。」何平連忙搖頭說道。

「希望不是。」說著,梁榆身形一閃,又抓向了一具骷髏。

看著梁榆一閃而去,六道古獸又小心翼翼地問道:「我說你這妮子,該不會是真的在忽悠我家主人吧?」

「我,我……我自然不是在胡說。」何平張了張口,最後愣是說出了這麼一句毫無說服力的話語。

見狀,六道古獸只覺頭都大了。


得了,看到這裡如果還看不出這丫頭純粹是在戲耍梁榆而已,那麼它真是白活了。

可是說到這個六道古獸一樣是好奇,以梁榆的心智,它都看出來的東西了,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既然看出來了,為什麼還要陪這個丫頭在這裡瘋瘋癲癲的。

想著,六道古獸又不著痕迹地抬眼看了看何平,心中想道:「另外,這真是個傻妞,我們家主人沒有對你生出什麼殺心,你就應該求神拜佛了,現在還這樣招惹他,真是自找不快。依我來看,梁榆這小子十有八九要將她收做自己的女人,當作吸金神器來使用了。嘖嘖,一旦萬寶之體完全覺醒,會有多麼大的好處,我都不敢想象啊。」

正當六道古獸這樣想著的時候,梁榆已經又斬殺了一具死屍折返回來。

看著梁榆回來了,何平正想開口,但這一回他卻先一步說道:「何平小姐……你的兄長還有未來大嫂他們可是走丟在這裡了啊。你有時間和我打馬虎眼,為什麼不想想盡頭趕到他們的身邊?你應該知道,以我的修為,護你們周全談不上什麼難事。」

聞言,何平本來張開的小嘴頓時又閉上了,眼神驚訝,顯然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是啊,她在梁榆的庇護之下,一路平安罷了,但換了何天和雨竹他們,就真的這麼順利么?實在讓人憂心。

「若然你有了我承諾的造化,想來對你們家族都有一個交代了,何樂而不為?」梁榆疑惑說道。

何平絕對不笨,這是他的看法,但既然不笨,為什麼還要做這一種事情?

要知道在這一種情況下惹怒了梁榆,不見得她有什麼好處啊。

難不成裡面還有更深一層的意義在內么?

「我,我……它在找我。」何平有些躊躇地說道。

「它在找你?什麼在找你?」梁榆眼前一閃,道。

「就是你找的東西……它現在不在上面,而是在人群裡面。但究竟是哪一個,我不知道。」何平噙著一絲怯意說道。

「在人群裡面?哦……這樣的做法倒是有過先例。」想到當日大魔左手同樣是佔據了九長老的身體,梁榆立即恍然說道。

說是這樣說,但大魔左手好歹都是一隻左手,容易辨認,可是這傳承……究竟是什麼東西,梁榆倒是沒有什麼頭緒了啊。

這是有形之物的么?

假如不是,又從何找起?

「何平小姐,不如這樣……你試著直接找它。讓它知道你在這裡,然後引誘它來尋你。」梁榆想了一想,道。

「這……。」何平愣了一下,但沒有說是,又沒有說不是,明顯還是在怕這一尊大魔。

「大魔左手都被我煉化了,區區傳承又有多大的力量……我會護你周全,若是這一次你少了一條頭髮,我梁榆會護你一生。」掂量了一下時間這個問題,梁榆又承諾說道。 「護我一生?」聞言,何平不禁嚇了一跳,一時間怔怔地,不知道說些什麼是好。

「總而言之,我不會讓它對你出手就是了。」看出了對方好像誤會了一些什麼,但梁榆又懶得解釋了,直接說道。

「好。」沉吟少許,何平方才重重地點了一下頭,答應下來。

致命愛侶,總裁情在濃時 那麼就勞煩何平小姐了。」梁榆回了一句,又在周邊警戒起來。

說實話,雖然梁榆從大魔左手之中得到不少關於大魔傳承的記憶而已,但實際上大魔傳承究竟是什麼樣的傳承,卻沒有太多的線索。

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左手之魔的畢生修為都蘊含在內。

「這樣的東西一旦得手了,要一舉邁入涅磐巔峰應該不是什麼難事的了。」梁榆如是想道。

想著,側頭看了一眼,發現少女已經閉上雙目,在這一座殿堂之內仔細感應起來。

這裡的元師很多。

不止他們,就連乾屍以及骷髏都夾雜在內,所以波動顯得有些斑駁,就連梁榆自己都不好感知這個地方的具體情況,更不要說猶如大海撈針一般在人潮之中尋出被大魔傳承奪舍了的元師了。

不過萬寶之體的確神奇,何平在這麼認真地感應了一番之後,突然面露驚慌地說道:「對方發現我了,我……。」

見此,梁榆二話不說,只是探手一翻,將一座迷你寶殿輕輕放在何平的手上,道:「拿著它……相信即使是第二步都不能傷你太多。」

這一座迷你寶殿自然是五行玄天殿了,而何平雖然修為不高,但出身於一個不小家族的她,又怎麼可能看不出這一件寶物品質不差呢。

梁榆口中之言不假,若然五行玄天殿發威,就是第二步都要掂量一番。

畢竟,他在修為更進一步以後,已經將這一件手中最強寶貝之一重新煉製過一次,威能豈止翻上一番這麼簡單。

「嗯。」何平點了點頭,將五行玄天殿緊緊地抓在手中,唯恐被她感應到的身影會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殺上一個措手不及。

「六道子,你看著她。」說著,梁榆的腳步一動,眼神流轉起來。

掃過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梁榆的眼裡只有一抹平靜,沒有一絲波瀾泛起。

「嗯?」

忽然,在梁榆眼神猛地一凝間,他一步跨出,迅速沒入到人流當中。

「主人。」見狀,六道古獸不由得大驚說道。

可是當它跑了幾步的時候,又趕忙回頭留在何平身邊,不敢離開半步。

時間逐漸流逝,而梁榆在沒入人流之中以後,卻沒有任何消息傳來,好像在追擊著被大魔傳承依附的元師,又好似迷失了目標,在人海裡面徘徊一般。

突然,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如約而至!

這是一位老者,他與另外一名青年已經交戰許久,而現在,確定梁榆已經走遠之後,忽然方向一改,不偏不倚地就對著何平這一邊襲來。

「哼!大膽的傢伙!」六道古獸冷哼一聲,立刻有著虛影在身後呈現,然後張口咬去!

「哦?頗為奇異的生靈……假如你在巔峰時期,可能我都不敢隨意招惹你。但你現在連第二步都不是,還是好好地呆在一邊吧。」老者在錯愕少許之後,又不屑一笑,緊接著,更是手掌一揮,便是將氣勢洶洶的六道古獸一掌掃到了旁邊。

這名老者竟然有第二步的實力!

「砰!」

當巨響落下之後,六道古獸立馬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滾向了十數丈之外,雖然不是動彈不得,但一時半刻卻返回不了何平的身旁。

「嗡……!」

然而,老者還沒有來得及攻向何平,她手上的五行玄天殿卻先一步有了嗡鳴之音盪起。

「五行之手!」

下一刻,一道男聲便是從老者後邊暴喝而起!

「轟……!」

「轟……!」

「轟……!」

……

滾滾而動的彩色洪流從迷你寶殿之中肆意地蔓延而開,瞬間化作了一隻數丈大小的手掌,對著老者徑直拍下!

「破!」

看到這裡,老者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在飛快探手在身前刻畫了一個神秘的符文之後,大喝說道。

喝聲猶如某種命令一樣,直接驅動剛剛被他烙印而下的虛無,使得老者的身前頓時熠熠生光起來。

元力自主凝固,化作一面猶如牆壁一般的盾牌,憑空橫在了老者的上方!

「轟隆隆!」

緊接著,無盡聲勢在老者的上方激蕩而起!

五行玄天殿的大力一擊,竟然對他毫髮無損。

「居然這麼快就趕了回來……倒是有幾分本事。我應該說,不愧是煉化了我左手的傢伙么?」老者緩緩回頭看向梁榆,冷笑說道。

「呵呵,閣下過獎了……你將自己的一絲力量附著在一隻小妖獸上面,任由它四下亂跑,從而擾亂我的視線的做法非常不錯,但會被我識破,應該又是在預想之中吧。」梁榆在笑吟吟地回答之餘,已經在足下雷光瀰漫間,一閃回到了何平的身前,神色淡然。


「沒錯……但你的反應如此迅速,實在不得不讓人稱讚一二啊。」老者點頭回道。

「那麼……現在你是準備束手就擒,還是想讓我動手來將你拿下?」梁榆淡淡說道。

「哦?你以為你吃定我了?」老者略顯意外地回道。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畢竟大魔乃是上古時期月神一脈都要忌憚的存在,我區區一個散修又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心思呢。頂多就是覺得僅是傳承的你,在這裡翻不了天罷了。」梁榆含笑回道。

雖然笑得一臉人畜無害,但是話語落下之後,老者的眉頭卻大為皺起。

顯然對於梁榆多了幾分不喜,只是在尚未確定梁榆的真實底細之前,他同樣不會由於這一絲不爽而輕舉妄動,以免葬送了自己。

「多說無用……現在就先將你拿下好了!」語畢, 以為遇到的真愛卻是個鬼 ,梁榆已經率先一步跨出,將無數雷光踏在了腳下,然後身形一動,驀然消失在對方的眼前。 「嗯?」

眼看梁榆突然消失不見,老者的眼神不禁凝起。

雖然他一直被封印在邪魔主殿裡面,但是作為左手之魔的畢生修為精華,很多時候還是可以與被強行分開的另外幾個部位保持聯繫……所以大魔左手被梁榆煉化了,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不過在大魔左手被完全煉化之前反饋回來的信息非常地少,因為每逢邪魔之殿開啟,那麼這裡的封印就會加強,以他現在的狀態,不太可能保持太過清晰的聯繫,故而現在對上這一個梁榆,他必須忌憚啊。

「哼!他再強都是第二步之修而已……我看這肉身不錯,依附在上邊然後逃出去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方法。」想著,老者不由得舔了一下自己的唇角,目露寒光。

若是換做平時,他這樣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只因當年月神一脈留下的封印太強,就算得到了身體,都逃不出去,所以多年下來,還是被困在這一座邪魔之殿裡面,硬是看著前來奪取造化之人換了一批又一批,無可奈何。

可是這一回不同,很不同。

這個小子不止吸收了大魔左手,而且好像有什麼能夠與月神一脈抗衡的神秘力量一樣,想來附身在這樣的傢伙上邊,必定可以安然逃脫吧。

「雖然無法將另外的部分一同取出有些可惜,但時間有限,大不了我到了外面之後,重新修鍊即可,反正千年時間已經非常充足的了。」老者的視線四下轉動,像是在尋找梁榆的身影。

「嗞嗞……!」

忽然,在一陣雷聲嗞嗞作響之間,老者毫不猶豫地對著左側一拳轟出!

這一拳力氣不小,足有第二步的程度,即使是重元境的強者對上,怕是都要負傷。

然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老者這一拳,只是轟散了一縷雷光,連根頭髮都沒有抓住,讓他不由自主地呆了一下。

很快,在老者意識到不妙的時候,一道破風之音猛地從他的身後響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