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隨著提煉練習的持續,韓辰的手法越來越純熟,在敏銳的靈魂力量下,紅葉花的最佳受熱點,也很快被找到。

2021 年 1 月 17 日

早在第三天上午的時候,韓辰就已經完成了鬼谷子的五百份目標。此時黃昏時分,韓辰又提煉出了一百份,的確是超額完成了。

「不要得意忘形,這紅葉花不過是普通的藥材而已,淬鍊時,對於溫度的要求不高,只要找到最佳受熱點,提煉起來就變的非常容易!」鬼谷子搖了搖頭,卻是毫不留情的說道。

聞言,韓辰當即翻了個白眼。

「咚咚咚…」這時,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ps:(求訂閱、收藏!!) 韓辰微微一愣,隨即手掌一翻,將裝著藥力精髓的白玉瓶子收入空戒中。

下了床榻,走到門前,拉開門閂,望著門外的中年男子,淡淡的問道:「有什麼事嗎?」

這中年男子,便是控制這頭黑風巨雕的飛行師。

「再過半個時辰,我們就到達清水城了,所以,特來通知一聲!」雖然韓辰的年紀看上去只是個少年人,但中年男子卻絲毫不敢怠慢,趕忙恭敬的說道。

「我知道了!」韓辰點了點頭,隨即將房門關上。

「呼…」望著已經被緊緊關上的房門,中年男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輕舒了口氣,隨即轉身向控制室走去,邊走邊低聲嘀咕道:「真是奇怪,明明只是個少年人,為什麼我會感覺這麼害怕呢!」

雖然中年男子的聲音很小,但依然被韓辰敏銳的靈魂感知清晰聽在耳中。

房間內,韓辰微微一笑。盤膝坐在床榻上,閉目心神沉入體內,丹田內,淡藍色的氣旋緩緩旋轉,氣旋中心,淡藍色的真氣雄厚充盈,比之三天前增長了近一倍。

「二星劍衛中期!」片刻之後,韓辰睜開雙眼,微微一笑道。

雖然這三天里,韓辰幾乎大半的時間都在進行提煉藥力精髓的練習,但每次將真氣消耗一空,再進行修鍊,效果反而更好。

三天的時間,韓辰不但晉入了二星劍衛,更是達到了二星劍衛的中期。

靈魂力量也在這三天不知疲倦的瘋狂練習中。提升了不少,按鬼谷子的話說,此時韓辰的靈魂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品煉藥師的頂峰,只要再進一步,便能夠晉入二品煉藥師的層次。

不得不說,這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帶著淡淡的欣喜,韓辰很快便進入修鍊之中。

修鍊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半個時辰雖然不多,卻也足夠韓辰運行數個周天了。

……

半個時辰之後。

此時。太陽已經完全落下了山。光明退去。黑夜降臨,一輪皎潔的明月悄無聲息的掛上了天空。

萬米高空之上,漆黑的黑風巨雕如同一道黑色閃電,風馳電掣的劃過夜空。

「滴…」一聲清脆的竹哨聲。從黑風巨雕背上的小屋中響起。

「戾…」聽到這聲竹哨聲。黑風巨雕發出一聲高亢的嘶鳴。雙翅一震,速度減慢下來,隨即向著下方緩緩盤旋而去。

此時。韓辰已經從修鍊中退了出來,透過房間的窗戶,可以看到雲層的下方,那個燈火輝煌的巨大城市,隱隱的,還能聽到繁華的喧鬧聲。

黑風巨雕降落的速度極快,片刻之後,便落入了這座城市之中。

……

清水城,位於青雲帝國邊界,接壤千雪帝國,那些往來於兩大帝國商隊、傭兵團,都將清水城當作中轉站,在這裡停歇一下,進行適當的休息、補給。

也因此,使得清水城的人流量達到了一千萬的恐怖數字,即便是繁華的青雲didu也無比與之相比。

從飛行魔獸運輸行出來,韓辰舉目在四周微微掃了掃。雖然已經入夜,但四周依舊燈火通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來往的人流量極多,吆喝聲,叫賣聲,絡繹不絕,熱鬧程度完全不是白源城可以相比的。

此時已經入夜了,想要繼續趕路顯然已經不可能。

搖了搖頭,韓辰在附近隨便找了間酒樓,便住了進去。

……

清晨。

房間中,盤膝靜坐的韓辰緩緩睜開雙眼,抬頭望著窗外那耀眼的太陽,伸了個懶腰,下床略作洗漱,在下樓吃了早飯之後,便結賬離開。


出了酒樓之後,韓辰便順著主幹街道向東邊走去。

清水城共有四個城區,每個城區都有傭兵、商人聚集交易的坊市。

而昨天,韓辰也已經詢問過小二了。此時他身處東城區,而距離這裡最近的交易坊市,就在這條主幹道東邊的一條枝幹街道上。

雖然經過三天的練習,對於藥力精髓的提煉,韓辰熟練了不少,就連三昧真火,韓辰也已經能夠完美的控制。

但沒有真正煉製過丹藥,一切都只是空談,所以韓辰要儘快購買一個葯鼎,學習煉丹之術。

寬敞的街道上,擠滿了人。韓辰也不著急,順著人流不急不緩的行走著。

直過了半個時辰之後,韓辰腳步向左一轉,進入了一條枝幹街道中。足有十米寬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到處都是身背手提兵器的傭兵,還有一些眼中透著精明的商人們。

街道的兩旁,一間間商鋪敞開著大門,不時有一些傭兵商人進進出出。

而在街道的一些靠牆的地方,也有一些傭兵、商人直接席地而坐,一塊毛皮鋪設而出,將自己所要出售的物品擺出來,等待著客人的上門。

不過也有一些傭兵、商人,並不是出售東西,而是收購,在身前的毛皮上,放上一塊木牌,木牌上標出自己想要收購的東西,以及價格,接下來只要安靜的等待便可。

走在街道中,雖然韓辰的目標是葯鼎,但偶爾也會停下腳步,蹲下身子,在這些攤位上翻看一下,如果遇到不錯的藥材或煉材,韓辰也會將之買下來。

一路邊走邊看,雖然這些攤位上很少有韓辰看得上眼的東西,但所謂大浪淘沙,總會有那麼幾件精品。


「五百年份的朱果、三百五十年份的月青草、七顆二兩重的yin月沙、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玄冰鐵!」韓辰在街道上緩緩走著,目光不時在街道兩旁的攤位掃動著,心中卻是微微一笑道:「撿漏的感覺還真不錯!」

這四樣東西都是韓辰先前撿漏得到的,攤主並不止它們價值。連續的幾次撿漏,讓韓辰來了一絲興趣,想要看看還能夠好運的再尋到一些被塵灰濛蔽的精品。

但一連半個時辰,都沒能再有收穫。

搖了搖頭,韓辰決定還是速度將葯鼎買了,然後就直接離開,前往千雪帝國。

不過就在這時,一個攤位卻引起了韓辰的注意。

韓辰腳步輕移幾步,在一個攤位前蹲了下來,這個攤主並不出售東西,而是想要收購物品。

空空如也的攤位上,放著一個大大的木牌,木牌上寫了一些文字。

在看過木牌之後,韓辰不禁有了一絲興趣,抬頭向攤主望去。

攤主是一個四五十歲,身著傭兵服飾的中年人,眼目微頜,剛毅的面容不帶一絲表情,一副生人勿進的模樣。

就在韓辰打量中年男子的時候,對方卻是緩緩睜開了雙眼,眼神平靜的望著韓辰,淡漠的說道:「若是想出售物品,拿出來。若是沒有,離開!」

聲音沙啞,聽起來不錯,不過冰冷的語氣,卻讓人感覺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

「高手!」韓辰眼神一閃,心中暗自說道。

臉上表情卻是絲毫沒有變化,指著木牌子,微微一笑道:「三顆四階火屬性魔核,你拿什麼做交換?」

沒錯,這個中年男子所要收購的正是魔核,而且還要求了必須是火屬性魔核,最關鍵的是,他不止收購一顆,而是三顆。

想要得到四階魔核,唯有擊殺一頭四階魔獸,才能夠得到。可要知道四階魔獸那是堪比劍靈強者的存在,每一顆四階魔核都價值斐然。

想當初在黑岩鎮,一顆四階土屬性魔核就已經能夠讓威爾拍賣行放在內廳中,當作鎮行之寶了,可見其價值。

而這中年傭兵,卻一口氣要收購三顆,這讓韓辰很好奇,他能夠拿什麼來換。

聽到韓辰的話,中年傭兵眼神微微波動了一下,旋即望著韓辰,依舊語氣冰冷的說道:「你有三顆火屬性魔核?」

「若是價格合適,我會考慮進行交易!」韓辰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微笑這說道。

「你很有膽識!」中年傭兵望了韓辰一眼,語氣微微柔和些。

韓辰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不過韓辰既然敢這麼大膽的直接承認自己身上懷有魔核,自然不懼別人覬覦!

見韓辰臉上依舊一片鎮定的樣子,中年男子搖了搖頭,說道:「若你願意交易,我可以拿出一卷玄階五品身法戰技與你做交換!」 「玄階五品身法戰技?」聽到對方的話,韓辰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他沒想到,這個中年男子,竟然擁有玄階五品級別的戰技,而且還是頗為稀少的身法戰技。

在所有的同等級別中,以功法最為珍貴,身法戰技次之,隨後是劍技,最後才是戰技。

玄階五品之上便是地階,而地階級別的一般都為一些強大的勢力所擁有,市面上基本上看不到。

即便是青雲didu的四大家族,也不過才擁有三四卷地階級別的而已,而且還只是地階一二品層次的。

但儘管如此,也依然被四大家族所珍藏,只有一些家族長老和重點培養的核心族人才能夠被允許修鍊。

所以,玄階五品級別在市面上已經算是頂級的了。

「玄階五品身法戰技的確很珍貴,不過,與三顆四階魔核相比,似乎還不夠吧!」臉上的驚訝一閃而逝,片刻間,韓辰的臉色便又恢復平靜,望著中年男子,搖頭一笑道。

玄階五品級別的戰技的確珍貴不凡,但也僅僅與兩顆四階魔核相當,而中年男子卻想以此交換三顆四階魔核,這便宜占的可不小。

「我知道價值不夠,但我能夠做為交換的,只有這卷戰技了!」中年男子的臉上依舊毫無表情,望著韓辰,搖了搖頭說道。

聞言,韓辰的臉上露出一絲訝異,這人倒真是個老實人。

一般來說。若是換了其他人遇到這樣的問題,必定會極力吹捧,將那捲身法戰技價值抬高,從而達到能夠交易的目的。

而對方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面色鎮定的將自己的底線說了出來,中年男子的氣度雖然讓人很敬佩,但這樣的人卻不適合做生意。

儘管對方只能夠拿出玄階五品身法戰技來做為籌碼,進行這場交易,不過,韓辰卻並沒有因此而離開。

總裁獵捕敖嬌妻 雖然這是場吃虧的交易。不過我還是願意和你交換!」韓辰微微一笑道。

「嗯?」聽到韓辰的話。中年男子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錯愕的表情。

「你真的願意交易?」在說出底線之後,中年男子已經做好了韓辰拂袖離去的心理準備,但沒想到,韓辰竟然選擇了進行這樣一個肯定吃虧的交易。

韓辰點了點頭。隨後也不說話。 極品狂兵 。取出了一個錢袋。

在韓辰取出錢袋的瞬間,中年男子便感覺到四周圍的火屬靈氣明顯活躍了起來,而且正緩緩增加著。

中年男子那一直毫無表情的臉上終於露出一絲喜色。

同時望著韓辰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讚賞。交易坊市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一般有經驗的傭兵商人們,在交易貴重物品的時候,都會特意做一些遮掩,以防他人心生覬覦。也好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而韓辰看起來不過一個少年,卻同樣能夠如此小心謹慎,這讓中年男子也不禁心生讚賞。

「魔核在裡面,你需要看看嗎?」韓辰將錢袋遞給地方,微笑道。

「不用了!」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只通過天地間靈氣的變化,他就已經肯定錢袋中裝著的就是四階火屬性魔核了。

「裡面包著的就是玄階五品身法戰技!」中年男子也是伸手在左手戴著的一枚暗藍色空戒上一拂,取出了一個灰色絹布包裹,遞給韓辰。同時開口說道:「我抄錄了一份,留下自己修鍊,這是原稿,希望你不要介意!」

聽到對方的話,韓辰搖了搖頭,也不知該說這人是氣度不凡,還是真的是老實過頭。其實這件事本可以不說的。

當然,韓辰自然不會介意,戰技本來就是人家的,抄錄多少份是人家的ziyou。況且人家還是拿原稿出來交換,自己並沒有吃虧。

搖頭微笑一聲:「無妨!」

隨後將錢袋遞給對方,而中年男子也將灰色包裹遞了過來。兩人同時將手中之物交給了對方,完成了交易。

將灰色絹布包裹拿在手中,韓辰沒有打開,靈魂力量一掃,便感知到其中裝著的的確是一卷錄有玄階五品身法戰技的捲軸。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韓辰手掌一翻,將之收入了空戒之中。

「你不打開看看?」見韓辰竟然看都沒看,就直接將包裹收入空戒中,中年男子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驚訝道。

「不用了,我相信以你這樣的性格,不屑於做那騙人的勾當!」韓辰搖了搖頭,說道。

這時,中年男子也將魔核檢查完畢,他不是韓辰,這魔核對他很重要,不得不謹慎。

「小兄弟,你很有膽識!」將錢袋重新紮緊。收入空戒中,中年男子那好似永遠都不會出現一絲變幻的淡漠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容,望著韓辰,說道。

隨後對著韓辰一抱拳道:「熊戰!」

韓辰微微一愣,隨即明白這是傭兵們之間結交之時,所需要的禮節,隨即同樣抱拳一笑道:「葉雲!」

葉雲,是韓辰所用的化名,也是為了避免別人通過名字將自己認出來。

「這次交易,我熊戰欠你一份人情!」熊戰再次抱拳說道。

韓辰自然明白對方的意思。三顆四階魔核,還必須全是火屬性的,顯然熊戰有大用處,而韓辰這次的吃虧交易,顯然是幫了對方一個大忙。

韓辰笑著搖了搖頭。魔獸山脈之行,他收穫了為數不少的四階魔核,各種屬性的都有。

雖然在黑煙鎮布置五行滅塵陣時,用去了一些,但還剩下不少。

而且韓辰本身對這玄階五品級別的身法戰技也有不少興趣。至今為止,韓辰所會的身法戰技靈虛步,還只是玄階一品而已,雖然在絕大部分人眼中,這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但對於韓辰而言,級別卻是有些低了。

隨著肉身越來越強大,韓辰的瞬間爆發力已經漸漸超越靈虛步。所以先前聽到熊戰願意以玄階五品身法戰技做交換的時候,韓辰就已經開始心動了。

再有一點,熊戰的直爽的性格,很對韓辰的胃口,所以韓辰也不認為是吃虧。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一些利益上的讓步罷了。

「冒昧的問一句,熊戰大哥收購這三顆四階魔核,可是有什麼急用?」韓辰開口問道。



「前些日子,小女被一頭金睛蟒所傷,需要三顆四階火屬性魔核為藥引,煉製成丹,才能救治!」熊戰苦笑著說道。

雖然言語間滿是苦澀,不過當他摸了摸左手上空戒時,臉上就不由露出一抹笑容,神情間也是輕鬆不少。

聞言,韓辰輕點了點頭,這與他所預料的一樣。

這時,熊戰已經將攤位全部收了起來,放入了空戒中,起身對著韓辰說道:「葉小兄弟,我還要去救治小女,便先行告辭了!」

韓辰抱歉一笑道:「保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