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陸菲暴露出她兇悍野蠻的一面,破口大罵:「簡直就是垃圾!東齊學院永遠不要垃圾!不想滾蛋,就給我拚命跑!」

2021 年 1 月 2 日

葉銘同樣是滿頭大汗,氣喘吁吁,要知道他可是背負著二十萬斤的重量,比別人重得多。

「我考!天才你要不行了嗎?」旁邊,一名瘦長臉的學員幸災樂禍地看著葉銘,「還以為你真是天才呢,原來也跟咱們差不多。」

葉銘沒理他,繼續往前跑。他跑動的步法有些詭異,重心起伏極低,幾乎看不到,這樣的話,他在跑步中消耗的能量也非常低。於是漸漸的,他不再氣喘,而且跑得速度越來越快。

「嗯?你們看,那小子是不是在用彈步?」有人發現了葉銘的步子,立刻就道。

「不是彈步,彈步沒這麼細碎。」另一名學員道,「倒像是青龍步的第一步,只不過幅度被他改小了很多倍。」

「考!不會吧,跑步的時候用青龍步?」學員們驚叫。

陸菲罵道:「一群白痴!青龍步第一步的名字叫什麼?是不是叫滑步?你們告訴我什麼是滑步?」

學員們一下被點醒了,有人叫道:「我明白了,滑步可以最大限度減少能量消耗,就像滑雪一樣輕快。」

聽他這麼一說,學員們紛紛也施展滑步。然而他們對滑步的領悟,遠不及葉銘,很多人剛一施展,就紛紛跌倒在地。不是左腿別到右腿,就是右腿擋了左腿,跌得很慘,慘叫聲連成一片。

陸菲氣得肚子疼,連聲罵道:「白痴!垃圾!」

操場面積很大,跑一圈就是十里地。十圈之後,堅持下來的學員已不足一半。葉銘卻猶閑庭信步,越跑越輕快。之前嘲笑他的「假天才」的那名瘦長臉學員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他罵道:「我考!你是不是人啊,怎麼越跑越快?」

葉銘淡淡道:「調整呼吸,不要讓肌肉、骨骼浪費一絲力量。」然後他問瘦長臉,「你在武徒的時候,練過血氣雷音吧?」

瘦長臉搖頭,神色黯然。

「那你知道龍筋飛雪吧?」葉銘覺得有點高看對方了,「血氣雷音、龍筋飛雪、舉重若輕,有這些做基礎,再運用滑步,就可以做到用極小的消耗,進行快速的移動。」

瘦長臉被打擊得低下了頭,嘆氣道:「天才果然不是一朝成就的,而是從一開始就比我們牛。我叫包不凡,現在是真的佩服你了。」

葉銘道:「我就不用自我介紹了,包兄也不必氣餒。所謂有志者事競成,只要肯努力,每個人都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包不凡咧咧嘴,說:「我還是算了,能混一個正常畢業就謝天謝地了。對了,葉銘,今天放學后,我請你吃飯啊!」

免費吃飯這種事,葉銘是從不拒絕的,他立刻道:「好,就去萬獸樓好了。」

包不凡「哈哈」一笑:「沒問題,你太牛逼了,我感覺再過段時間,想請你這種人吃飯都沒機會了。」

十五圈之後,包不凡也下去了,留下來的人只有九個。二十圈后,除葉銘外,只剩三人還在堅持。三十圈后,只有葉銘一個人還在跑。他估摸著,如果這樣跑下去,起碼還能再跑幾十圈,不過沒多少意義了,於是也跟著停了下來。

陸菲又狠狠罵了那些一早就堅持不住的學員,然後宣布:「休息半個時辰,然後繼續給我跑。還有,葉銘把負重增加到五萬斤!」

聽到這話,葉銘並沒有抗議,加重對他來說毫無影響,北冥會把重量調整到二十萬斤,不會多也不會少。以他現在的體質,二十萬斤的重量剛好合適,不多也不少,少了效果不足,多了有傷身體。

就這樣,學員們一整天都在接受陸菲的折磨,一個個死去活來。晚上放學的時候,都怪叫一聲,頓作鳥獸散。

葉銘和包不凡勾肩搭背地往萬獸樓走,葉銘還好,包不凡渾身酸痛,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苦笑道:「我說葉銘,你真的不是黃金世子?我感覺你可比黃金世子牛比多了。」

葉銘笑了笑,不說話。

包不凡道:「想我包不凡也是黃金世家出來的,唉,跟你一比簡直就是垃圾啊!」

「包家的人,怎麼跑到東齊學院?東齊境內,似乎沒有黃金世家吧?」葉銘說。

包不凡嘆了口氣:「一言難盡啊!我們包家世居帝都,可在我爺爺那一代為了逃避人頭稅,就分出一支到了東齊。名義上,我雖然還是黃金世家的子弟,其實我們這一支已經獨立出來了,只能算是上品青銅世家。」

葉銘道:「那也比我的底子好,我出身一個小鎮,基本上沒什麼資源。」

包不凡豎起大拇指:「這樣的出身,你能有現在的成就,真了不起!」

二人說著話,就出來學院,到了萬獸樓。葉銘沒客氣,專撿貴的點。包不凡倒是個豪爽的人,額外又多點了幾樣菜。吃到一半,隔壁桌上一名學員朝對面的幾名學員說:「今晚你們有去的沒有?」

其餘幾名學員紛紛擺手:「算了,上回差點被打死。雖說收入很高,可風險也高啊,我們還是不去了。」

那學員撇撇嘴,道:「一群膽小鬼,沒危險哪有錢賺?」

那幾人的情緒似乎都不好,胡亂吃完東西就散了。

葉銘於是問包不凡:「他們在說什麼?」

包不凡笑道:「當然是賭拳。」

「賭拳?」

「就是讓兩名實力差不多的人赤手空拳戰鬥,觀眾們押輸贏。」包不凡搖頭,「很血腥的,台上的死亡率超三成,學院有些不要命的人才會參與。」

葉銘心中一動,問:「我能參加嗎?」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在他看來,賭拳雖然危險,卻可以訓練他的實戰經驗,順便還能賺到錢。

包不凡嚇了一跳,道:「葉銘,你別犯傻!你這種天才去參加賭拳太不值了,要是被陸導師知道,非扒掉你的皮不可。」

葉銘「嘿嘿」一笑:「什麼值不值的,有錢賺就值。陸導師那邊,你給我保密就行。」

包不凡皺著眉想了想,道:「你如果想玩玩,倒也不是不可以,隨便參加一些低端的賭拳就是了。你實力這麼強,一般人不是你的對手。」

「賭拳有限制嗎?」葉銘問,他若要參與,就必須打聽清楚。

「當然有。首先不能使用暗器、武具,以及任何身體以外的東西增強戰力。也就是說,只能赤手空拳,憑真本事打。」包不凡道,「不過並不禁止暴氣丹一類瞬間增強實力的丹藥。」

葉銘問:「你知道賭拳要去哪裡?」

包不凡看著他:「我現在就能帶你去。」

葉銘萬萬沒想到,賭拳的舉辦地,居然就在東齊學院里!他更加想不到的是,這個賭拳場地就是東齊學院修建的。一個圓形的,佔地百畝的建築,它燈火通明,在整個夜色中非常扎眼。

東齊學院實在太大了,佔據了大半個齊城,很多學員大多時候只在小範圍內活動。這導致了葉銘壓根就不知道,東齊學院還有這麼個地方。

「這裡就是賭拳的地方,大家都叫它『生死台』。」包不凡道,「最開始的時候,學院建生死台是為了讓學員們解決矛盾。可每次打生死擂,都有大批人前來參賭。於是漸漸的,這個地方的性質就變了,成為一個專門賭拳的地方。學院也因勢利導,專門修建了這麼一個巨大的生死台,最多時可同時進行一百場比賽,容納數萬賭客。」

當葉銘走進巨大的圓形建築,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公示牌。上面介紹不同層次的賭拳,以及舉辦的地點和參與方式。而接下來一個時辰,他都在生死台里閑走,還觀看了幾場比賽。

最後返回出口的時候,包不凡笑問:「葉銘,怎麼樣,是不是知道賭拳的殘酷了?」

葉銘道:「殘酷是真殘酷,不過賺錢也多。你發現沒有,每場賭拳的流水,起碼十萬武尊幣。有些大的盤子,甚至高達上百萬武尊幣。」

包不凡點頭:「那很正常,你知不知道,東齊賭拳的人九成九會來這裡。甚至還因此誕生了一些專門從事賭拳的組織,不少世家和宗門都參與其中呢。」

葉銘道:「我觀察到參與賭拳的人,似乎多半是學院的學員,難道學院鼓勵學員參與賭拳?」

「這倒不是。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不是每個人都能把持得住。」包不凡搖搖頭,「如果不是我家境還可以,只怕也跑去打拳了。葉銘你不知道,有些學員根本沒錢交學費,而且他們又不可能分出太多精力去賺錢。於是就有不少人參與賭拳,希望能狠賺幾回,然後收手不幹。」

他一臉悲憫地道:「可有些事情一旦沾上,再想丟掉可就難了。這就是人的貪念,真的很可怕啊!」

葉銘翻了翻白眼:「行了,少感慨,我要去報名了。」

「真去啊?」包不凡一臉憂慮,「那你千萬小心。」

葉銘在包不凡無數的勸告聲中,順利地在生死台註冊了身份,然後就坐下來等待隨機場。所謂的隨機場,就是專門為新的註冊人舉行的,同一大境界內隨機配對。新人如果打滿十次隨機場,生死台就會根據他們的表現,為其安排正式的拳賽。

「葉銘,千萬不要小瞧隨機場,有些新人很厲害的,你一定小心,安全放在第一位……」包不凡又開始了諄諄教導,葉銘有些後悔讓他留下來了。

半個時辰后,大廳頂部的擴音法陣傳出聲音:「隨機場二號擂台,葉銘對王成!隨機場二號擂台,葉銘對王成!」

發聲的人重複了三遍,葉銘立刻起身,他把一個儲物戒指丟給包不凡,淡淡道:「把裡面的錢全押上,記住,押我贏!」

雖然是隨機場,可關注的人還是有很多的。有些賭客專門賭隨機場,對他們來說新人更難以評價,將非常考驗他們的眼力和運氣。

隨機場二號擂台周圍已經坐滿了人,換上勁裝的葉銘和另一名叫王成的新人同時登台。周圍頓時響起口哨聲,尖叫聲,氣氛非常熱烈。

一名大武師裁判走到台上,先向大家簡單介紹了葉銘和王成的情況,最後道:「諸位,兩位新人都是暗勁武士,同為學院的學生,他們實力相當,經驗相當。請大家拿起你們的錢袋,準備押注!押注時間只有一刻鐘,千萬不要錯過賺錢的機會!」

包不凡捏著葉銘的儲物戒指,心都要快跳出腔子了,他心裡罵道:「草!有沒有搞錯,直接就敢押一萬兩千武尊幣,那可是武尊幣啊!他哪來的這麼多錢?他哪來這麼大信心?」

嘴裡念叨著,他還是果斷地押了葉銘勝。不僅葉銘的一萬兩千武尊幣,他自己也押了兩千武君幣。

「老天保佑,這可是我半年的生活費啊,千萬要贏,千萬要贏……」他喃喃道,死死盯著擂台。

一刻鐘過去了,所有人押注完畢。擂台上,裁判宣布開始,王成立刻就出手,他腳踩青龍步,剎那之間就到了葉銘對面,揮拳狠狠轟擊過來。暗勁武士的拳頭剛中帶柔,這一拳打實了,不死也要重傷。

葉銘不閃不避,伸手輕輕搭上對方拳頭,八種元勁連番變換,一下就摸到了對方重心。他的手輕輕一抖,王成就像一尊雕像,忽然間重心不穩,輕易就被掀翻在地。倒地之時,他仍舊一臉迷茫,仍然不明白怎麼輸的。

兩人雖然都是暗勁武士,可是實力差距太大,王成一招敗北。台下的觀眾一半尖叫,一半破口大罵。興奮尖叫的人,自然是押葉銘贏的,而破口大罵的那些,自然押王成贏。

打完這一場,葉銘來到後面,沒多久包不凡巴巴地跑進來,一臉喜色地道:「葉銘,發財了啊!你賺了接近一萬武尊幣啊!」

由於押注的人比較多,因此押葉銘的人大致佔了一半。只是由於葉銘一下押了一萬兩千武尊幣,使得雙方賠率發生變化,再加上莊家的抽水,剩下的自然就不多了,大概是九萬三千枚武尊幣。

葉銘道:「還有九場,接下來,你每場押一萬武尊幣。」

包不凡不解,道:「葉銘,為何不全押上?你有近兩萬武尊幣啊!」

葉銘道:「隨機場每天都有,參與者雖多,但盤子不算大。如果我一下投入兩萬,就會破壞賭局平衡。咱們初來乍到,最好不要太過引人注目,不然惹到了別人,就沒得賺了。」

包不凡連連點頭,覺得葉銘言之有理,道:「那我也不押多,每次就押三千武君幣。」

只要葉銘仍然能打,隨時場就可以繼續進行。半個時辰后,他登上十八號擂台,對手卻是一位化勁武士。

「葉銘,一定要贏啊!」有押過葉銘的賭客,紛紛大叫,替他打氣。這些賭客是比較看好葉銘的,他們專門從二號擂台趕過來的。

像這種賭客跟蹤拳手參賭的情況時有發生,一些強大的拳手,往往擁躉者甚多,被視為搖錢樹。

「下面,兩位新人將進行第二場對決,他們一個是暗勁武士葉銘,一個是化勁武士李狼,分別在不久前一招擊敗對手,取得了勝利!下面,大家準備押注!你們是看好暗勁的葉銘呢,還看看好化勁的李狼?押注時間一刻鐘!」

這一次的隨機場,參與者更多,賭客們之間一般都熟,一聽說哪個新人表現不錯,紛紛就過來湊熱鬧。一刻鐘后,葉銘這一場的押注總額,已超過三十萬武尊幣,其中多半的人押李狼勝。

李狼雖是一位新人,可人如其名,他身上的氣息非常兇殘,有著像狼一樣的氣質。他用輕蔑的眼神打量著葉銘,冷冷道:「小子,你想怎麼死?」

葉銘之前也看了幾場擂台,有些拳手天性殘忍,出手不留活口。他對此不以為然,既然都贏了,又何必下殺手呢?很顯然,他面前這位拳手,就屬於這樣一類人,以殺戮為樂。

沒等葉銘回答,李狼突然動了。他的步子迅猛無比,一股慘烈冷酷的氣息撲面而來,令人膽戰心驚。

葉銘沒準備一上來就硬拼,他身形一晃就閃到一旁,和對方游鬥起來。

台上有人道:「這個李狼一定出身行伍,他剛才用的步子好像是軍隊精英常用的『槍步』。」

「難怪他身上煞氣極重,原來當過兵啊!這下葉銘要懸了,當過兵的人戰鬥經驗豐富無比,絕對不好對付!」

李狼的手臂,猶如一桿大槍,點刺劈掃,又准又狠。而且他的化勁非常老到,按照北冥的觀察,應該快要突破到化勁第一個小層次,竅穴生光的地步。和明勁、暗勁一樣,化勁也有幾個少有人知,只有極少數人能突破的小層次。這幾個小層次,分別是竅穴生光、移形換竅和無中生有,每個小層次都是一次蛻變。

本書源自看書罔 十招之後,葉銘就摸清了對方底子,輕喝一聲,施展出巨浪拳法。暗勁層次的巨浪拳法,不僅威力更強,而且九重浪明暗交換。比如第一重浪是明勁,第二重浪就可以是暗勁。如此陰陽交錯,從而對敵人造成相當大的困擾。

蘭陵相思賦 「轟!」

兩人拳頭相撞,葉銘連進三步,而李狼則連退三步。九重力量,一層又一層地轟擊過去。十萬斤力量太強大了,第一重明勁,李狼的拳頭就「咔嚓」一聲,產生骨裂。第二重暗勁,則打入他的手臂,破壞了一切生機。

第三重,第四重,剩下七重元勁陸續湧入,在其體內大肆破壞。

「撲撲撲!」

李狼體內的血管暴裂,五臟皆碎,骨骼出現裂紋,骨骼盡毀,肝腸寸斷。他的口鼻里不斷朝外吐血,先是紅的血,後來是黑的血。

葉銘閃身後退,淡淡道:「你要殺我,我便殺你。」

李狼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在硬碰硬的情況下,他居然被一名暗勁武士一拳震死,對方到底是什麼人?

「撲通!」

他沒機會思考了,身體就重重摔倒在地,氣絕身亡。九重浪將他的身體震成了一團爛肉。

台下暴發出一陣歡呼,當然是賭贏的那些人。

葉銘走下擂台,回到後面。他剛換過衣服,包不凡就來了,他一臉笑容,嘴都快要咧到耳根子上了。

葉銘問:「賺了多少?」

「你那邊我押了一萬,賺到一萬一千五百多。我押了三千,賺了差不多三千五。」包不凡這時才發現葉銘換下了衣服,就問,「不打了?」

「一天賺兩萬武尊幣,還不滿足嗎?」葉銘翻了翻白眼,「改天再來,否則我們會被別人注意的。」

包不凡連連稱是,笑道:「我以後就是你的『跑腿』,有什麼事只管找我辦。」

葉銘點點頭,從包不凡手裡接過儲物戒指,直接就取出五百武尊幣給他,道:「你以後不要押注了,我給你分成。」

包不凡激動得渾身發抖,五百武尊幣,那可相當於七千五百武君幣啊!這也忒大方了!他連連點頭:「好,跟在你身邊,就算喝湯都能撐死我!」

兩個人離開生死台的時候,一名青年攔住二人。青年人高高瘦瘦,眸子精亮,嘴唇要比正常人厚很多,他呵呵一笑,道:「兄弟,交個朋友?」

葉銘不認識對方,淡淡道:「抱歉,我還有事,要馬上離開。」

青年人笑道:「我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元金丹,東齊學院八級學員,同時也是『黑龍團』副團長。我們黑龍團麾下有很多強大的拳手,每一個都身家巨萬。我個人非常看好你,希望你可以考慮加入我們黑龍團。」

聽到黑龍團的名字,包不凡臉色大變,他朝葉銘輕輕搖頭,一臉焦急之色。

葉銘淡淡道:「我會考慮。」

元金丹微微一笑:「那好,我等葉兄弟的消息。」說完轉身而去。

元金丹走後,葉銘問:「黑龍團是什麼?」

包不凡臉色難看地道:「葉銘你知道黑龍教吧?」

葉銘點頭:「當然知道,雖然不在東齊境內,可它距離東齊不遠。」 末世第七城 當初靈河秘境開啟,黑龍教就曾派人參與。

包不凡道:「東齊學院的學生身份很複雜,他們可能來自門派、世家,也可能來自大教,甚至是聖地的弟子。學院里,就有不少黑龍教的人,他們行事狠辣,而且非常團結,於是就形成了一個專門經紀拳手的組織,就是現在的黑龍團。」

「黑龍團的人行事卑劣,他們經常強行威脅有潛力的拳手替他們賣命。但由於太過逐利的原因,黑龍團麾下的拳頭一般活不久,所以他們經常要大批招攬拳手。如果被他們看上的拳手拒絕加入,他們就會採取威脅恐嚇的手段,逼迫他們就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