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陸細辛過去沒多久,就在6樓VIP看到了華琳夫人一行。

2022 年 2 月 18 日

王后遲晚晚洛安他們都在。

還沒看到華琳夫人的面,遲晚晚已經怒氣沖沖地擋在她面前,雙臂一攔,滿臉質問:「你來這裡幹什麼,這裡是你來的地方嗎,你什麼身份啊?」

陸細辛皺眉,她並不願意和遲晚晚這丫頭一般見識,但是她實在有點太煩人了。

就給她點教訓吧,讓她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如是想著。

陸細辛立刻抬起清澈的瞳眸看向洛安,開始亮出她高超的演技。

只見她羽睫翩躚一眨,就含了兩顆晶瑩的淚珠,這次的眼淚沒有流出來,而是含在眼中。

這樣更襯著她人委屈極了。

「噓!」她抬起一根白皙纖長的手指,壓著粉/嫩的雙唇,低聲:「小聲點,我這就退出去,你別喊,別驚擾到華琳夫人,夫人需要休息。」

陸細辛這番話,既示了弱,展示自己對華琳夫人的關心,又綿里藏針地暗示遲晚晚不懂事,在病房大吵大叫。

果不其然,陸細辛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對遲晚晚皺了眉。

華琳夫人更是對陸細辛這個素未謀面的女子,心生好感。

她心想:真是個體貼入微的好姑娘啊。

想到這,華琳夫人不咸不淡地開口:「到底是我住院還你住院啊,人家姑娘是來探望我的,不用你遲晚晚趕人。」

遲晚晚沒想到,連沒加過古細辛的華琳夫人都向著她,還這樣說自己,瞬間紅了眼眶,想要辯解。

但陸細辛沒給她機會,直接繞過她進入病房,將帶來的鮮花遞給華琳夫人,語氣溫婉:「我來的時候路過花店,看到這些花兒生機勃勃的,就想著,一定要帶過來給夫人看看。」

「您瞧,花都帶著根呢,能開許久許久。」陸細辛示意。

她自己就是醫生,經常給病人治病,知道重病之人最喜歡的就是生氣勃勃的事物。

果然,見到開得繁茂美麗的花兒,華琳夫人眼前一亮,開心極了:「它們開得可真好。」

「夫人喜歡它們,也不辜負它們盛開一場,以後這些花兒就陪著您,一年又一年,生機長存。」陸細辛開口。

華琳夫人聽的出來,她在暗示自己身體會好起來,心裡越發喜歡這個姑娘。

如此聰慧靈透,還生得這樣好,著實不可多得。

就在病房內氣氛正好時,王后突然開口了,笑盈盈望著陸細辛:「對了,我差點忘記,古姑娘是醫術聖手吧,困擾國王陛下數十年的頭疾都能治好,想必華琳的病也可以治癒。」

到底是姜還是老的辣,王后可比遲晚晚手腕高明多了。

遲晚晚只會逞凶斗勇,而王后卻笑裡藏刀。

華琳夫人病入膏肓,根本沒多少日子可活,讓陸細辛插手,如果治不好,還能往她身上潑髒水。

王後用心實在險惡。

遲晚晚雖然衝動,但還是有點腦子的,瞬間明白了王后的意思,蹭的湊過來,用話堵陸細辛:「古小姐不會是想要推辭吧,您可是神醫呢,難道連這點病都治不好,還是你根本不願意給華琳夫人治!」

最後一句已經是質問的語氣! 「你們怎麼還在這裏喝茶?」

套著傀壘殿弟子存在的白錦,將集市外的二手的靈器、廢舊法衣和一些莫名其妙的破爛,全部以最低價成交,然後回到鑒寶閣內堂里。

結果一看,星絡仙門的兄dei們,依舊老神在在喝着茶,臉上不見興奮,完全不像逛過鑒寶閣一樣。

「回來的正好…..」

嚴執事看到白錦回來,道:「鑒寶司理那邊已經將一部分貨架整理出來,我們隨時都可以到裏面採購…….」

鑒寶閣經過早上搜查,今天其實根本沒有打算營業的,都在清點貨物,只是貴客光臨,鑒寶閣才特意開門招待星絡仙門一行人的。

「仙長們這邊請…..」

進門沒多久的鑒寶閣司理,滿臉歉意的做出虛引姿勢,請眾人前往賣場。

「諸位仙長們隨便看,看上什麼,直接以原價交易就行,我們一分錢不賺。」

「當然,有一部分商品是不賣的,那些都是寄售在此,等待拍賣召開的…」司理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開口解釋道。

鑒寶閣商品分為兩類,一類是由鑒寶閣官方旗艦出售的,他們敢保質量。

一類是修士寄售在鑒寶閣,這一部分商品他們無權做主。

司理完全不想賺星絡仙門的錢,心裏其實想說看上什麼就拿,別客氣,當成自己家一樣就好。

一些弟子有什麼靈石,還不如和他們打好關係,日後有什麼大宗商品的交易關照一下鑒寶閣更好。

「好漂亮的靈植……」

進入挑高七米的大廳里,一個個展品套在琉璃盞里,散發着奇異光芒,展廳兩側都是林立的商鋪,入口直對的那邊有一扇雕花高木門。

祝扶一入到展廳里,被其中一個琉璃盞內靈植驚艷到無法移開目光。

翠綠色枝葉裹着一花蕾,如繁星般的璀璨白點遍佈靈植全身,散發出了肉眼可見的生命力波動。

看着它身上疲憊都似乎消失了。

「呃…..」

順着祝扶目光望去,鑒寶閣司理看到一個標記無憂草的靈植,滿臉emm。

「哦,那是萱草花有治療毒瘴,和無名腫毒的用途……」

白錦瞄了植物一眼,隨意道:「是煉製靜心丹的一味輔葯,當然,它最為主要的用途還煉製提高入魂率的丹藥。」

「反正…..未婚仙子用不上,已婚男修看到它就害怕,生怕虎婆娘叉腰。」

祝扶:「……….」

白錦對於靈植和奇花異草特性,已經到章口就來的地步。

這和歲命星的教育沒什麼關係,知識重在實習和操練,但凡他說得出,基本上他就是都吃過一遍的。

白錦對花花草草沒興趣,也對湊自己身邊不懂事鑒寶閣的司理沒興趣,什麼文瑤高徒不文瑤高徒的。

我一般見到歲命星都是叫哥的。

「卧槽…..好肥一隻薩摩耶。」

閑逛的白錦,無意間瞄到一團,雪白圓潤的絨毛球體,定睛一看,這隻不是雪橇三傻里的薩摩耶嗎?

它怎麼被關到囚籠里去了。

薩摩耶看到籠前的白錦,小嘴巴微微張開打了一個哈欠,六尾伸展開,極其愜意的伸了一個懶腰。

「吧唧吧唧……」

薩摩耶咂了咂嘴,六尾一卷,就裹住狐狸腦袋開始繼續呼呼大睡。

「…好肥的狐狸。」白錦沉默良久,半信半疑的開口確定它的種族。

六尾心狐,就是此番鑒寶閣召開拍賣會的壓軸商品。

只不過…..這隻狐狸也太肥了吧?毛髮蓬鬆到讓人連品種都認錯。

「仙長,它的起拍價五千兩,最終成交價應該不會高於八萬靈石……」司理滿臉熱情開始套近乎,偷偷給白錦透露六尾心狐的底細。

「它雖然有元嬰期實力在,但被捕獲到的時候,妖嬰都瀕臨破碎,實力已經到十不存一的地步。」

「但它還是能化為人形的,而且還是風華絕代的豐腴美人,很值得買。」

元嬰期妖獸拍賣價格沒有定數,售價基本看品種、血統和公母,但最低價格都是在二十萬靈石之上。

不說前期調教的損耗,單說元嬰妖獸捕獲難度都值十幾萬枚靈石。

六尾心狐本應該,留到年末總部召開面前全修真界頂級拍賣會的,但其主人要求鑒寶閣必須現在就立刻起拍,

否則他就情願價格讓步一點,和其他修士交易。

他似乎很着急著用錢,所以設置寄售起拍價格也低到離譜的程度。

「唔…..好像有點東西。」

白錦想了一想,心裏逐漸對面前肥碩的薩摩耶起了興趣。

那麼Q彈一隻肥狐,送回去給歲師父當禮物的話,應該是不錯的選擇,畢竟薩摩耶笑起來憨憨的,也算很可愛。

而且歲命星老人家,喜歡養一些奇奇怪怪的寵物,狐妖她也應該會喜歡。

「嚶?」

察覺到白錦的惡意,六尾心狐從尾巴里探出腦袋來,露出一個嗤笑表情。

就好似說,區區一築基小兒,也膽敢生出不切實際的妄想。

「果然笑起來的時候很憨。」

白錦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就先暫時住在這裏委屈一會,再過兩天,等拍賣會召開的時候,我再把你贖回來…..」

論財富,不是白錦自認有錢,但大厭國里除開皇族之外,其他達官貴人真的沒有被他放眼裏…….

如果這都拿不下六尾心狐…..那隻能說明有人給臉不要臉,需要合歡宗魔童妄取重拳出擊。

「嗯?哪來的女變態?」

離開展廳和金鱗在四周圍商鋪,閑逛一圈買了一些零食,白錦就轉身到店鋪里的茅廁準備打一個冷顫爽爽。

結果一開門,他就看到茅廁里,縫隙間有一雙女性繡花鞋,小腳很玲瓏。

要知道,仙俠世界裏的高檔會所或者其他高級賣場的茅廁,都分男女的。

白錦並不認識繡花鞋的主人,但他能在繡花鞋主人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源自於自己的法力波動。

她被自己整蠱過,存在被對調過。

那麼毫無疑問,她就是之前極其囂張想把合歡宗妄取抽魂削肉,製作成傀儡的傀壘殿一行人里,唯一的女弟子。

「哇….有小馬丁還蹲著尿,你是什麼品種的變態?」

白錦踩在一瓦缸上,探頭,直接開口嘲諷起裏面滿臉目瞪口呆的女變態。

「咦呀…..」

在白錦耳邊,響起少女獨特悅耳清脆的尖叫,但在非合歡宗親傳修士,或者元嬰期以上的修士耳邊。

她的尖叫,就和張翼德有一拼。

俺也一樣! 「砰砰砰~」

甚至有一棍砸到了喬顏的頭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