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陳錦山艱難的將手搭在臉上,無聲的笑了出來,眼淚卻在眼角滑落。

2022 年 1 月 20 日

陳錦山點了點頭,輕聲回應道:「好,我信你!這是我倆的秘密。還有,溫珩謝謝你!謝謝你!」

眼見着陳錦山身上的消極情緒慢慢消失,眼中的死寂不在,溫珩總算是放下心來。

溫珩想起來陳錦山還有傳承的陣法,眼睛一亮,溫珩難得激動的道:「對了錦山,你不是有傳承嗎?據我所知,修鍊陣法卻是不需要很高深的修為,在我還沒有煉製出恢復你靈根的丹藥之前,你可以先行研究修鍊陣法!或許沒有其他事物的干擾,你的陣法能夠有所成就呢!這怎麼也是你的莫大的機緣,浪費了實在可惜!」

陳錦山猛地將手放了下來,因為動作太大,腹部的傷口隱隱又有些出血,他也顧不上了,雙眼直勾勾的盯着溫珩,眼中重燃希望,陳錦山緊緊的抓住溫珩的手,彷彿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確定的道:「真的嗎?真的可以嗎?修鍊陣法真的不需要很高的修為嗎?即使是現在的我,也可以修鍊陣法嗎?」 眾人紛紛看向貝瑤。

那明凈美麗的小臉上,更加瓷白,唇色都跟著淺了幾分。她唇邊掛著有些尷尬的笑意,對葉旭說:「我想去下洗手間。」

葉旭眸光微閃,跟著站起來,「走吧,帶你去。」

他牽著貝瑤的手,先去給老爺子打了招呼。

葉旭的爺爺許是之前聽到了,揮揮手讓他們去了。

葉鈞始終面帶微笑的看著他們,目光落在貝瑤身上,笑意更濃。

貝瑤能感覺到那道灼灼的目光。

到了洗手間,她走進去,關上門,將葉旭攔在了門外。

她手哆嗦的從包里拿出葯,連水都沒喝,直接干吞下去,又用涼水洗了一把臉,靠在洗手台上,緩解心理的壓力。

那種被暴虐的後遺症,似乎只要見到源頭,不管化解的如何,記憶的恐懼依然會重新湧現。

貝瑤的腿忽然有點發軟。

待了有一會兒,門外傳來葉旭和他母親韓芸芷的聲音。

「你去陪爺爺他們說會兒話,有點要緊的事兒。」

「我等會兒過去。」葉旭顯然是要等貝瑤。

「就等你了。」

葉旭沒答,還未來得及說話,身後的門被人打開。

貝瑤走出去,臉色恢復如常:「你趕緊去吧。」

「是不是暈機?」葉旭上下打量著她,沉靜的眸子里多了關切和溫柔,絲毫不在意身邊有其他人。

「是有點,現在好很多了。」

「是啊,我帶她去休息會兒,葉旭,你忙完再過來找她吧。」母親韓芸芷在一旁說。

確定貝瑤沒什麼大問題,葉旭才轉身離開。

待她一走,剩下的兩人,也不再裝作初次見面的樣子。

韓芸芷又恢復那副優雅清貴的樣子,看她的目光不再柔和,「你當初答應過我的事情,都忘了?」

「……」

「你是不是忘了,你朋友能活到現在,多虧了我給你提供的心臟源!沒想到,竟然有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人。」韓芸芷似有些生氣,白皙的臉上微微漲紅,眼神咄咄逼人。

貝瑤蹭了下鼻尖,「我很感激您的幫助。但對於葉旭,對不起,我做不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能夠跨越心理障礙,和一個曾經虐待過你的養父再度成為一家人?葉鈞是葉旭的親叔叔,你能夠完全放下心裡的芥蒂?我告訴你,葉家絕對不容忍有歪心思的人。」

「我喜歡葉旭,和葉家沒有關係,所以我不會在意能不能進入葉家。至少我對葉旭,沒有……」

「葉旭是葉家的長孫,你覺得他能脫離葉家?還是你想讓他因為你和葉家斷絕往來?簡直是痴心妄想!」韓芸芷怒道,眼神完全被冰封住,「你怎麼能這麼自私!?」

貝瑤掐緊掌心,依然站得筆直,絲毫沒有怯弱,「我還是那句話,葉旭是葉旭,葉家是葉家,我喜歡他,其他的跟我無關。」

「那你敢把那些事情告訴他嗎?」

「……」

葉旭沒在書房待多久便出來。

來到客廳,他正好看見貝瑤孤零零的站在落地窗前,湛藍的天空與綠茵茵的草坪,如同畫一會兒將她鎖定在那裡,羸弱纖細的背影,讓他只想將她永遠的圈在自己的懷裡。

他也跟隨著心這麼做了,悄無聲息的從她身後牢牢得抱住她。

貝瑤輕盈卷翹的睫毛如蝶翼扇動,盯著他線條硬朗的手臂,忽然說:「葉旭…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有人!快防備!防備!!」

公路上立馬亂成了一鍋粥。

而在吉普車裡的人,聽到後面的動靜后,也是立刻從車裡下來了,當他們到了車后,看到了那個被一槍崩了腦袋的人後,也是目瞪口呆。

「怎麼回事?這地方還有其他人?」

他又驚又怒問道。

可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法回答,因為這個時候,他帶著的這些人,早就慌成一團了,誰還會去想這個問題?

而且,他們也不可能知道射擊的人是誰。

「天明,你過來,立刻打個電話去問問,是不是那幫人還在搗鬼?」

吉普車裡又有一個人下來了。

他穿著一套中山裝,年齡也看起來都六七十了,拄著一根拐杖從車裡下來后,他就對著之前下來的人滿臉鐵青提醒道。

對,那把賭場的人。

景天明經過提醒,馬上拿出了手機,準備打電話。

可這時,只聽到又是一聲利器劃破長空的銳響。

「砰——」

一顆子彈再次射來,景天明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只看到一陣血肉橫飛后,他拿著電話的手,竟然生生的從他的手臂上掉下去了。

「啊——」

那絕對是他此生髮出過最凄厲的慘叫聲。

其他人也震驚到了,包括那個拄著拐杖的人,在看到這一幕後,他也是臉色大變。

狙擊槍!

這是狙擊槍!!

而且,最可怕的是,他會看到了,景天明這隻被擊斷的手腕上,除了井噴一樣的鮮血,還有環繞著一層幽藍色的東西,這簡直跟他們研發出來的那批新型子彈是一模一樣的。

「快!有狙擊手,大家快躲起來!!」他終於也慌了,揮舞著的手臂,就讓這些人趕緊躲起來,而自己,也是倉惶又躲進了車裡。

可是,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

隨著景天明的手被擊斷後。

很快,這盤山公路上,一陣整齊而又劃一的腳步聲從山頂的那方響起來后,所有人都駭然看到,一排在太陽底下閃爍著耀眼光芒的金色帽徽出現了。

它被鑲嵌在橄欖綠的頭盔正前方,每向前一步,那奪目的金色便在陽光里如天神降臨一樣,震的這裡每一個人都心驚膽戰魂飛魄散!

我的天,那不是國內的特戰部隊嗎?

景天明連劇痛都忘了,一個激靈后,他立刻抱著自己那隻還在血如泉涌的斷腕后,就屁滾尿流的往吉普車裡逃了過去。

「是神家人來了,大家快撤,撤!!」驚慌失措的尖叫聲,響徹了整個山頭。

神家人?

沒錯,國內的特戰部隊,基本就代表了神家。

因為,神鈺犧牲前,是這支部隊的高級指揮官。

而當年的神英,帶領著的也是這支隊伍!

景天明非常後悔來到這裡,更恨不得立刻從這裡消失。

可惜,已經太晚了,他人都還沒有鑽進那輛吉普車裡,那支虎狼之師已經呼嘯而至。當他們站在山頭上,看到了這幫國家的敗類還在妄圖逃跑后,剎那,火力全開——

「砰砰砰——」

「啊!」

「唔——」

「……」

沒有人能形容出這個畫面。

因為,秋風掃落葉式的掃蕩,看起來確實會很慘烈,也沒什麼人性。

但是,如果有人知道這些畜生都幹了些什麼事,也許,他們就不會這麼想了,他們看到這一幕,只會覺得非常解氣,非常的大塊人心。

霍司爵是在這幫人全被殺光了后,才從直升機里下來,提著手裡那把狙擊槍,一步步來到那輛吉普車前的。

「神……神翊?」

特種部隊的槍法很好,掃光了所有人,但唯獨,這輛吉普車還是完好無缺的。

霍司爵過來了,看著車裡這個正抱著腦袋縮在裡面抖的就像是狗一樣的中年男人,他冷笑一聲,直接將目光劃過去,落在了他旁邊的人身上。

那是誰?

霍司爵是沒有見過的。

但是,他只掃了他一眼,單從這個人拿著那根拐杖缺失的大拇指,還有他到了此刻見到他后,都沒有怎麼慌亂的表情。

就已經認出了他的身份。

「原來,是你們這幫老不死的在背後操控。」

霍司爵也沒有動怒,甚至,他的表情都沒有出現半絲驚訝,猜出這個人后,他就只是站在車外盯著他目光森冷的說了句。

這人這才慌了一下。

「你認識我?」

「你還不配!」沒有絲毫表情的男人開始低頭給自己的狙擊槍裝子彈。

紅銅色的頭,比起普通子彈來,又細長了好幾公分的腰身,而且,它的尾部還多加了一圈藍色線條,還挺漂亮。

這個人立馬臉色白了。蘇昊記得張龍說過,張成剛可能是個異能者。

從外表看很難分辨出異能者和普通人的區別。

不知道這傢伙的異能是什麼。

不管是什麼異能,蘇昊都不擔心,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著竟然莫非是的把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