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陳遠心裡稍微平靜了一下,裝起膽子正要伸手去觸那影子,卻聽一個聲音道:「你怎麼不喊了?」

2021 年 12 月 4 日

似是個女子聲音,還似乎有幾分熟悉,可在三更半夜,突然有一個詭異的影子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間,如果是你,你能有什麼聯想?陳遠沒有嚇的尿褲子,已經算是膽大的了。心道,難道明朝真有鬼?

不會吧,這個世界可是唯物的,打倒一切封建迷信,可是,自己穿越又怎麼解釋?

「你,你,是姥姥?」想起以前看過的愛情鬼片,陳遠汗毛都豎起來了,驚問道。呸,為什麼想起的是姥姥而不是小倩?

「姥姥是誰?我有那麼老么?」這次這個「女鬼」的聲音大了點,聽她聲音極為美妙,卻有些不滿。

鬼也有情緒?討厭別人說自己老?

陳遠自床上爬起來。這兩天天氣晴朗,月光很亮,從窗戶透進來,借著光亮,見到一張極美的容顏,五官精緻,一條白帶束住秀髮。夜晚風大,掀起她耳邊的髮絲,衣衫飄飄,如仙女下凡。

原來是熟人,正是吳月荷。陳遠與她見過兩回,說不上朋友,也沒有什麼過節。陳遠好笑道:「吳姑娘,大半夜不睡覺,跑來嚇人,這可是要收精神損失費的。」還好自己沒有裸睡的習慣,要不然,那場景。

打了個哈欠,陳遠繼續道:「你要搶劫,那可找錯人了,諾,窮書生,除了幾件破衣裳,啥都沒有。」

吳月荷今天不像前兩次笑面,冷道:「武功山人,你不是學過道,能掐會算嗎?那你猜猜,我來找你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那都是忽悠人的啊,看她手持寶劍,望著就令人生寒,陳遠心裡發怵。按道理,跟她無冤無仇,昨晚還一起吃飯,今天就面無表情的對著自己。人心啊就是這樣,有時候很好,有時候又隨時可能捅自己一刀子。

陳遠乾笑:「占卜,測算,呵呵。」

吳月荷一挑眉毛:「怎麼?」

陳遠感到壓力巨鼎,本來想說自己瞎說的,又改口道:「占卜,自要千年玄龜作為楔引,不成,通靈寶錢也是要的,可這些我都沒有,姑娘,那你就出個字吧。」

吳月荷反手一揮,如行雲流水,在地上刻下了一個字。

「瞻。」

陳遠並不知道長春居士的身份,也不清楚這瞻字代表什麼。只是想,一個江湖俠女,自然有江湖情仇。他盯著字看了半晌,又裝模作樣手指掐了一會,開口道:「瞻嘛,左邊一個目,右邊一個危,一個言,姑娘,你有千言萬語,要對一個人說。」

「哦?這個人是?親人?情人?」

陳遠淡淡道:「仇人,很大的仇人,這千言萬語還說不得,說了就有危險。」

「呵,什麼武功山人,卻真的是招搖撞騙的,我自小錦衣玉食,行走江湖,自在逍遙,哪來的什麼仇人。」

陳遠呵呵道:「測字算卦嘛,諱莫如深,故弄玄虛,當不得真,吳姑娘不是早知道嗎?姑娘不必……」還未說完,不見了吳月荷的身影。

這就走了?來無影,去無蹤,搖搖頭,陳遠鬆口氣,大半夜擾人清夢,真是莫名其妙。

一轉身卻倒吸一口涼氣,吳月荷抽出劍,架在陳遠的脖子上。

「吳、吳姑娘,你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為何置我於死地。」完了,完了,陳遠感覺靈魂出竅了,最短的穿越記錄,十天,呃,有十天了嗎?

「幫我做一件事。」

「我可以選擇不做么?」

「你說呢?」吳月荷把劍往前送了半寸。

寒冷的劍鋒從脖子上傳來,涼颼颼的,陳遠道:「好吧,我做,吳姑娘,把劍拿好了,一個不小心,我就得見阿基米德了。不過先說好,不能叫我去殺人放火,那樣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

「這時候還想著正義?」

正義個屁,去殺人放火,老子還活得成么。

吳月荷收回劍:「放心,不是讓你殺人放火。」

「那就好,不過……」陳遠還要談條件,被吳月荷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聽說你與董家小姐有婚約,他二哥出事,你就不去看看?」

她怎麼關心起我的私事來了,搖頭道:「姑娘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與她有婚約不假,可是我老娘和董小姐的母親不對付,董小姐也不喜歡我,她母親也讓我退婚,我拿什麼理由去看呢。」

「但至少你們有婚約,你連看都不看一眼,讀書人果然薄情寡義得很。」

這從何說起,陳遠無從反駁。

「罷了,我不管你薄情寡義也好,忘恩負義也好,我讓你想辦法去見董明況,問清那天殺人的情形,對面是怎樣的情況。」

「這?」陳遠為難道,「你肯定知道,殺人犯被關在南京大獄,聽說秋後處決,我有什麼辦法。」

「滄——啷」劍鋒凜凜。

陳遠舉手:「好吧,我去想辦法。」 主要也還是幫俘虜們醫治一下,騰蛇聯軍這邊到沒有什麼太嚴重的傷,都是廝打的時候磕著碰著導致的,不需要經過什麼治療,幾天就能恢復。

山洞裡面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傳出聲音了,宋宸也小心的趴在洞口聽了一下,也只是能隱隱約約能夠聽到一點點動靜,至於到底是在說著什麼就不得而知,畢竟宋宸一點他們的語言可都不懂。

不過宋宸也沒有顯得太著急,畢竟這事關乎部落存亡,的確是需要好好商議一番,能夠有反抗之力的成年男性已經所剩無幾了,山洞裡面這些人很難再掀起什麼波瀾,而且這一場戰鬥可是一點消息都沒有傳出去,倒也不用太擔心,黑暗部落的其他兩個分部落來攪局,不過來了也不怕,宋宸現在也是愈發的膨脹了,只要能夠列好陣型,自己這邊的一百來號人至少是可以對抗兩三百人的,相信現在其他兩個部落也就是這個水平的樣子吧。

這邊如果處理順利的話,這兩年就能徹底的將黑暗部落這一顆毒瘤給解決了,到時候方圓幾百上千里地之內,應該都沒有騰蛇部落的一合之敵,大家也能安心的發展下去。

就在宋宸準備讓大家就地做飯的時候,山東裡面終於是又有動靜傳來了,『嘰里咕嚕一陣之後,之間洞口鑽出來幾個人,正是之前進去的幾個俘虜,他們身上並沒有受什麼傷,而且宋宸看他們的神情,應該結果還算是不錯。

宋宸不急,其他人可就沒有這麼好的耐心了,都是急不可耐的圍了上去,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幾個俘虜直打哆嗦,眼神祈求的看向了宋宸,在騰蛇都待了這麼長時間,誰能夠治得住這群莽夫還是知道的。

「走,走,走,都散開」,宋宸也沒有想著為難他們,出言將周圍的人都趕到了一邊,自己則是帶著北一北二迎了上去,終於是不用被圍堵了,幾個俘虜大口的喘著粗氣,這群人的戰鬥力他們也是親身經歷過的,剛才的戰鬥雖然沒能親眼所見,但是從兩邊的傷亡人數就能看出來,這次依舊是一次大勝,在俘虜們眼中,這幾個部落的人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存在,被這樣一群人圍住,惡狠狠的盯著,能夠還站在原地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

見到宋宸他們過來了,幾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後對著北一和北二說了起來,看著北一北二逐漸放鬆的表情,宋宸知道這件事差不多應該就是能成了。

果然不出宋宸所料,山洞裡的人最後還是決定投降騰蛇連軍,要求就是接下來騰蛇這邊不能再殺害一個人,這個要求都不用宋宸答應北一和北二,很乾脆的便答應了他們幾人,大家沒有繼續行動下去的目的,就是要活著的人,不然一把火下去全燒死了,豈不方便。

幾個俘虜聽到這邊真的是答應了,也是鬆了一口氣,雖然這群人看起來凶神惡煞,但是好像似乎並沒有想著將他們趕盡殺絕,重複了幾遍,確定自己聽到的沒有錯之後,幾個俘虜又急急忙忙地跑了進去。

下面就是接收俘虜的時間了,宋宸也顧不上讓大家現在就做飯,還是等一切都處理好再說,事情這麼大也不急這一會兒,這件事處理好,大家吃起來也能更加安穩一些。

沒有過多長時間,山洞裡就又傳來了動靜,然後在這個俘虜的帶領下,不停的有人從山洞裡面走出來,騰蛇聯軍這裡也是保持著高度的警戒,盾牌手圍在最前面,只留出了一個可供一人通過的狹小通道,而且也有意的控制著這些人出來的速度,每放出一個人後面就有人讓他們手用繩子稍微綁一下,雖然不會綁得緊緊實實,但是想要做什麼大動作也是不太可能。

出來被綁好的人都走到了長矛手圍著的空地中間,這一套下來在想有什麼小動作幾乎是不可能的,出來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非常的害怕,雖然從之前進去的幾個俘虜那邊得到的消息,是不會再殺他們了,但是看著人這些人做出的舉動,心中的害怕還是忍不住的。

宋宸看著這些出來的人越來越多,更是高興的合不攏嘴,就現在大大小小已經出來六十多人了,大部分都是婦女和孩子,偶爾中間也會夾雜著個把成年男性,有的應該就是戰鬥的時候,逃回去的也有的,估計應該就是本來就在部落里,因為部落里不可能一點點防禦力量都不留。

不過讓宋宸感到好奇的是,出來的這些人裡面並沒有看上去年紀非常大的那種,就像騰蛇部落里的炎這個歲數的基本沒有,再小一點的也是非常少,大部分的人看起來都是四五十歲以下的樣子,這和黑暗部落的實力是有些不相匹配的,這樣的大部落,而且發展的並不算太差,不應該沒有老年人啊。

這一個疑惑只能留到以後再問他們了,忙過了快半個小時,這才沒有人繼續往外走了,宋宸又清點了一遍,出來的一共有一百四十六人,其中四十三人都是未成年的孩子,其他的主要就都是婦女了,這裡面只有十個成年男性,由於並沒有參加戰鬥,所以身體狀態看起來還都是挺不錯的。

按照這個比例,看來去年那場戰鬥屬於這個分葫蘆的人倒也不是太多,應該也就是二三十個人的樣子,畢竟現在大部分部落還都是成對的比較多,能夠擁有多個媳婦的人還是少數。

不過就在宋宸準備進山洞看一看的時候,之前出來的幾個俘虜又急急忙忙的跑了進去,沒過一會兒又拉出來十幾個人,不過這些人的狀態看起來可就沒有那麼好了,其中還是以父女比較多,但年紀都不是太大,宋宸看著大部分都是二十歲以下的樣子,而且每個人的狀態都非常的差,衣服也都是非常破爛的那種,看起來就像是營養不良,瘦骨嶙峋的,有的身上和臉上還帶著傷痕。

帶頭的那個俘虜嘰里咕嚕手舞足蹈的和宋宸說了一通,宋宸也沒有聽明白他到底在說什麼,經過北一的翻譯才知道,這些人原來竟然是黑暗部落的奴隸,鳥部落不是黑暗部落侵略的第一個部落,這些人都是以前被黑暗部落攻打下來后抓回來的,其中最小的一個看著也就是八九歲的樣子。

而且這十幾個奴隸似乎好久沒有見過太陽了,一出來都是拿手遮住眼睛,用來擋住強烈的陽光,皮膚也都是泛著不太健康的那種白色,可以想象到這些奴隸在黑暗部落過的生活。

對於這些人,宋宸的憐憫之心一下子就爆發了起來,緩緩的將手伸了過去,還沒有碰到面前的女孩,只見他猛的縮了一下,害怕的看著宋宸,看這樣子就知道他們在黑暗部落里,應該經常是被打的,所以才會如此敏感。

小心點幫面前的女孩整理了一下頭髮,然後從帶來的籮筐裡面拿出來一件獸皮衣服,披到了她的身上,其他人看到宋宸這樣做也是跟著拿來了衣服,不過這一次大家出來帶出來的衣服並不是很多,只有幾件,還是宋宸以防萬一帶過來的,剩下的就只能拿獸皮湊合著了。

這些女孩身上幾乎沒有穿太多的衣服,現在是中午還好不算多冷,但是一到晚上肯定就受不了了。

挨個幫他們整理衣服和頭髮的時候,宋宸發現這幾個女孩和黑暗部落的人長相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她們的顴骨要比黑暗部落的人平很多,甚至比騰蛇部落的人,顴骨還要平整一些,且身上也沒有黑暗部落,那麼濃郁的體毛,看起來進化的似乎比現在這些部落都要好上一些。

騰蛇部落的人雖然長相已經比較接近現代的人了,但是差別還是有的,這個幾個女孩基本上和現在的人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看到他們宋宸一下子也是來勁了,今年的話宋城也差不多十八九歲的樣子,在騰蛇部落這個年齡的人,孩子有的都有好幾個了。

但是無論是騰蛇部落本部落的人,還是其他兩個部落的人,宋宸對於他們的長相都不感冒,平時生活在一起雖然沒有什麼問題,但真要宋宸和她們發生點什麼的話,打死他也不願意啊。

即使這些年巫經常會催促宋宸找一個合適的配偶,宋宸要不就是轉移話題,要麼就是支支吾吾敷衍過去,搞得巫也是沒有辦法,經常為了這件事情煩心,雖然宋宸此時的樣貌也是略微有一點點反古,但是讓他和這些原始人在一起繁衍,宋宸仍舊是不太能接受。

這些女孩的出現,讓宋宸的心思又活絡了起來,要不是對於部落里的女孩們實在難以接受,宋宸也不想單身一輩子啊,畢竟現在青春年少,總有春心萌動的時候,單靠手解決也不是回事。

不過現在面前的這些女孩們,肯定還是不能夠下手的,不說樣貌單就身體條件的話也非常的差,一個個都瘦得乾巴巴的,是見到這些人之後,宋宸也就不太擔心,以後找不到合適的人了,她們的出現,說明周圍還是有其他進化的比較好一點的部落的,就算是現在不行,以後騰蛇部落強大了,多進行交流,娶個媳婦倒也不太難。 兵部的諸位半聖,也有一些心動,於是,全部都向步千凡王了過去,很想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步千凡本來就和張若塵有很深的交情,自然不可能與張若塵為敵。

「兵部如何做事,需要你們這群邪魔外道來教嗎?」

說完這話,步千凡調動體內的聖氣,舉起畫戟,騰飛了起來,一戟擊向龍屍背上的陰玄紀。

步千凡已經突破到半聖境界,加上強大的不死聖體,爆發出來的實力,自然是相當強橫。

兵部的諸位半聖,沒有別的選擇,也都紛紛出手,向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半聖發起了攻擊。

步千凡先前就已經給他們講清楚了利害關係,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擒得住張若塵,相反,只有出手幫助張若塵,才有機會離開陰間。

沒有人願意留在陰間等死,為了活命,自然是要拼一拼。

回到崑崙界,再思考如何向上面交代也不遲。

除了兵部以外,黑市和其它勢力的修士,也都紛紛打出聖器和武技,下了狠手,要將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半聖全部鎮殺。

張若塵站在屍河之畔,看着這一幕,感覺到頗為好笑。

本來,他都已經準備,請出血月鬼王,由她出手,收拾陰玄紀和封銀蟬。

卻沒有想到,突然之間,竟然出現這麼多不認識的修士,全部都主動做他的打手,將養鬼古族和趕屍古族的半聖,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嘭!」

一位趕屍古族的老輩半聖,一連遭受六件聖器的攻擊,最終抵擋不住,肉身被打得千瘡百孔,死在在屍河之畔。

「公主,快逃。」

另一位養鬼古族的半聖,為了掩護封銀蟬逃走,一連承受三位半聖的掌力,全身骨骼都被震碎成粉末,倒在了地上。

……

「有時候,為何活命,即便是仇人,也能變成朋友。」

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突然,心中一動,領悟到了一些東西。

若是大劫難真的即將到來,那麼,現在崑崙界的各大勢力,無論是黑市,還是魔教,會不會全部都聯合起來,為了生存,一起戰鬥?

隨即,他又搖了搖頭。

雖然,在死亡的面前,眾人的確可以形成一股向心力。但是,人性卻很自私,最終還是要靠自身的強大力量,真是永恆的真諦。

張若塵不再關注那一片混亂的戰場,開始研究屍河上方的空間極壁。

隨着聖氣運轉,他的一雙眼瞳之中,兩道神印浮現出來。

屍河上空的空間結構,全部都顯現在他的眼前,猶如是密密麻麻的絲線,交織在一起,形成相當複雜的紋路。

若是在以前,即便張若塵能夠觀察到這裏獨特的空間結構,恐怕也是無可奈何。

自從領悟到空間規則,張若塵對空間的掌控力,提升了一大步。於是,他站在神魔鼠的頭頂,開始小心翼翼的渡河。

最開始的時候,還一帆風順,可是到達屍河中心的時候,空間結構變得更加複雜,即便是張若塵也感覺到相當棘手。

第一次渡河,宣告失敗,張若塵只得退了回去。

這個時候,屍河邊的戰鬥已經結束,趕屍古族和養鬼古族的老輩半聖,全部戰死,只有封銀蟬和陰玄紀逃走。

眾人倒也沒有去追殺他們。

只要他們無法回到崑崙界,遲早會死在陰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