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陳樂搖頭,「小傷,只是折了兩個兄弟。」

2021 年 1 月 4 日

葉無天查看陳樂的傷勢,確認沒什麼大礙,「公司不會虧待他們。」

陳樂沒再說什麼,兄弟們能如此拚命,就是因為公司對他們不錯,哪怕他們死了,公司也會拿出一大筆賠償金給他們家人。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點子很扎手,差點讓他們跑了。」陳樂說道,現在不是傷感的時候。

地上,五個人躺在那,而那五個人中間,只有一個人站著,從一進來,葉無天就將目光定格在對方身上,估計這人就是陳樂所說的高手。

對方雖然還能站著,卻也受傷不輕,全身上下多處傷口,其中胸口與腹部的傷最重,鮮血點點滴落。

「誰讓你來?」葉無天走到距離對方只有幾步的地方停下。「別挑戰我的耐性,說出來,給你一個痛快。」

對方沒說話,沒回答葉無天的問題,直接將葉無天的話當成空氣。

葉無天冷笑,「沉默嗎?很多時候不是你沉默就能行,沉默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不管你是誰,你不該來惹我。」

「落在你手裡,我沒什麼可說,你想怎樣,隨便你。」對方終於開口。

葉無天輕輕拍掌,「好,有骨氣,是條漢子,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硬漢,行,我也不問你。」怒火萬丈的葉無天右腳尖一挑,從地上挑起一把大刀。

不顧刀柄上布滿了鮮血,葉無天握住大刀向對方走去了。

「刀下留人,葉兄弟,請刀下留人。」葉無天剛舉起刀,身後響起楊浪子的聲音。

葉無天回頭,楊浪子來了,事情似乎越來越有意思。

「呵呵,葉兄弟,請刀下留人。」楊浪子手扶著拐杖上前來。

「幫主。」 歐神 楊浪子出現后,那人喊了句。

「果然是你的人,楊浪子,這麼遲才出現,你是打算來救人的嗎?」

「卓銘,誰給你的命令?你膽敢私自行動?難道不知幫規嗎?」楊浪子怒吼。

對方低下頭,「做了今天這事,我就沒想過能活下去,幫主,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楊浪子大聲道:「你是讓我很失望。」

「行了。」葉無天實在聽不下去,他不管楊浪子是在演戲還是真的不知卓銘的行動,這些對他都不重要。「用不著演戲,楊浪子,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人,更不管你知不知他的行動,今天,他必須死。」

楊浪子沒想到葉無天會把話說得這麼死,「葉兄弟,這事是我管教無方,請葉兄弟給我一個機會,對你們的損失,我願意賠償。」

葉無天再次舉起刀,「楊浪子,你是聽不懂人話還是怎麼的?」

「呵呵,這麼說你非要殺他?」

葉無天動了,懶得再廢話的他身形一閃,動作極快的朝卓銘衝去。

惡魔前夫認栽吧 楊浪子驚了,葉無天的身法快得讓他只能望而嘆息,想阻止又無能為力。

葉無天如此做法,明擺著不給他楊浪子面子,這一剎,楊浪子開始想殺人。

卓銘想閃避,奈何面對葉無天砍來的刀鋒,別說他現在已經受傷,哪怕在平時,也完全無法避開,眼前一花的他感覺不到痛。

葉無天這一刀太快,直到卓銘整顆腦袋從脖子上搬家而滾落到地上,眾人才反應過來。

這一刀,太狠!不但殺人,而且兼帶打臉。 客廳再次陷入寂靜,蘇紋兒斜眼瞟了左手旁邊的竊聽器,朝著陳同眨了兩下眼睛。

她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語氣平淡的問了一句,「小陳啊!之前萍姐和我提了一件事,我仔細的考慮了一下,感覺可行。」

好戲開場了,陳同正襟危坐,佯裝恭敬的問:「蘇總說的是哪件事?」

蘇紋兒答道:「就是關於給古鎮的醫院捐款一事…我們之前去做檢查,不也是因為鎮上的醫療條件太差,才不得已開車幾小時去的市區。」

「我在鎮上停留的時間不多,所以也沒怎麼留意鎮上的這些和村民息息相關的重要事情。」

「幸好是萍姐及時提醒了我…才讓我覺得,自己也應該盡一些微薄之力,給村民一些實質性的幫助。」

陳同非常贊同的點頭說:「蘇總您真是人美心善,自己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還不忘幫助別人。」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陳同說話的語氣充滿了欽佩,並且說完之後,眼睛里還浮現出一抹疼惜。

陳同的話讓她意識到,想要把這場戲演的真實,讓人深信不疑,就需要她投入一些真實的情感。

陳壘的死對她來說,正是一個再恰好不過的理由。

她緩緩的靠著沙發背,語氣沙啞的說:「有些事情…既然發生了就只能忍著痛苦接受,心上再深的傷疤,隨著時間的流逝,也逐漸會痊癒。」

「失去的人不會再回來…然而與其痛苦緬懷過去,倒不如鼓起勇氣向前看,人生還有很多值得珍惜的東西。」

「現如今…這個孩子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就順其自然吧!」

蘇紋兒的臉上布滿了哀傷,所謂的大道理她都懂,然而就是做不到,這些話騙騙別人還可以,倘若讓她真的死心…選擇放棄所有的堅持和努力,她怕需要一輩子來做抉擇。

此刻想想,當初聽到陳壘死訊的她,是何種癲瘋的狀態,心裡一千一萬個不願意相信這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

不顧一切,只為了能找到他,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那時候的她哀莫大於心死,太多的事情顧及不上,就連肚子里的孩子,她也感覺是累贅。

差一點因為自己的自私,而讓孩子發生意外。

她不否認,一個人被情感沖昏頭腦,她是不理智的,處於不清醒的狀態,做出的選擇也是瘋狂的。

陳壘算計了所有人,包括她在內,或許就是想看看,自己知道他死亡的消息,會是怎樣一種反應。

她現在好幾次的回憶起當初的情景,竟然有些昏昏沉沉,記憶也變的模糊起來。

唯一肯定的就是,她自始至終都不相信陳壘真的死了,哪怕是證據確鑿,沒有一點生還的可能。

蘇紋兒聲情並茂的講述,感染了陳同,他也情不自禁的相信了她所說的一切。

「蘇總,逝者已矣,活著的人還要繼續好好的活下去,人要懂的向前看。更何況陳總他還留下了唯一的血脈給您,您為了孩子也要更加的努力堅強。」

陳同見過的女人不少,但是能像蘇紋兒這樣,全心全意的支持丈夫的工作,不惜任何代價都要保護他的,他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

蘇紋兒只是一個弱女子,看起來弱不禁風,人也很善良,本應該被人精心呵護、照顧的她,卻在身懷六甲,即將臨產的時候,義無反顧的冒著生命危險來到這裡,只為了和陳壘待在同一處。

哪怕是兩人根本見不到,近在咫尺,遠在天涯。

陳壘肩上的責任很重,連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沒有辦法守護在左右,只能把她們託付給陳同保護。

如果換了其他女人,那該有多傷心啊!

而蘇紋兒卻像是沒事人一樣,不選擇怨天尤人,自怨自艾,除了照顧腹中的孩子之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古鎮的案子上。

所以,陳同暗自祈禱,就是是為了蘇紋兒和孩子,陳壘也一定要活著。

蘇紋兒淡淡一笑,「小陳,謝謝你勸慰我…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決定捐出一些錢,用於改善鎮上醫院的醫療設施,為了我老公…也是為了我即將出生的孩子。」

陳同心裡有疑惑,他忍不住問:「蘇總您打算捐助多少錢?」這個問題肯定也是監聽他們的那些人非常感興趣的。

蘇紋兒嘆口氣,蹙著眉頭說道:「原本是打算多捐一些…可是…你也知道公司現在的狀況不太好,一時間也拿不出太多的錢。」

「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勉強能拿出兩百萬…我知道這些錢根本不夠。」

陳同滿臉驚愕的說:「兩百萬?蘇總您真的打算捐兩百萬嗎?」

「當然,暫時先這樣,等過段時間公司的經營狀況得到改善,後續再多捐贈一些吧!」

蘇紋兒瞅著陳同驚愕的模樣,心裡忍不住猜測,演技也太好了吧!她還以為陳同是真的被嚇到了。

「蘇總,您真是太慷慨了…鎮上的人如果知道了,肯定會非常感激您的。」

果然是有錢人,張嘴就是兩百萬,蘇紋兒的語氣還是感覺嫌少。

陳同平時真的看不出來他和陳壘的差別,現在總算是能切身體會到很多人心裡的困惑了!

跨國集團公司的繼承人,竟然每天穿梭在槍林彈雨中,拿著微薄的工資度日,還因為曾經的任務,被販毒集團四處追殺…

不要說別人不相信這件事,就是他身在其中,也忍不住懷疑…陳壘怎麼就能輕易的放下這一切,無怨無悔的與犯罪分子進行激烈的廝殺。

蘇紋兒搖搖頭,「我捐錢不是為了名利…更加不是讓人感激我的…只是想貢獻自己的一份心而已!」89文學網

如果是她捐款,肯定是匿名不讓人知道的,現如今,陳壘的意思,恨不得拿個喇叭四處的吆喝,讓所有人都知道捐款這件事。

她猜測,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不是槍林彈雨就是來自新聞媒體,還有各單位的記者蜂擁而來。

陳壘真的不怕事情鬧大,她最怕攝像頭和引人注意了,現在倒好,她的身邊即將被無數人包圍,想脫身真是太難了。

陳同笑道:「如果世界上所有的慈善家都能和您一樣,不在乎名利,只在乎實際的貢獻意義,或許,人與人之間就更加的和諧了。」

「小陳,你如此恭維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這件事不是小事,需要好好的商量一下才行。」

以前公司捐款的事項都是有人專門負責,她只用偶爾穿著華麗的晚禮服出席活動就好。

今非昔比,如果她成了項目負責人,她要做的工作就太多了。

「蘇總,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您儘管吩咐,我肯定會竭盡全力做好的。」

戲檯子已經搭好了,這場戲能不能完美的唱完,每一個環節都不能出現任何的差錯。

陳同的工作就是儘力協調好所有的事情。查案子是真的,然而捐款這樣的善事也是要循序進行下去的。

想要唬住所有人,讓他們深信不疑,假戲真做是必須的。

「我先和公司的財務聯繫一下,商量一下轉賬的事情。你有空跑一趟鎮上的醫院,找他們的負責人問一下基本的情況。」

兩人分頭行~事才能事半功倍,雖然很快就會有非常多的事情要忙,但她心裡有種感覺,如果有人聽到了這些消息,肯定不會幹坐著,沒有任何的舉動。

兩人談的正起勁兒,孫嫂已經做好飯,把飯菜擺上桌,請兩人過去吃飯。

飯桌上,孫嫂突然望著蘇紋兒問道:「蘇小姐,我剛才聽你們談起捐款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呀?」

蘇紋兒和陳同臉色微變,他們為了確保談話的聲音能被人清晰的監聽到,所以說話的聲音有點大。

倒是忽略了廚房裡面做飯的孫嫂……

蘇紋兒微微一笑,認真的回答道:「是真的…不過還處在商量的階段,所以時間上可能要晚一點。」

孫嫂聽了,滿臉欣喜,「蘇小姐真是太感激了…我們鎮上許多土生土長的人,平時生病都很少去市區的大醫院,有的嫌路途太遠,有的嫌醫院收費太貴。」

「鎮上唯一的醫院雖然條件簡陋,每天也是人滿為患,誰家有個病啊災的,都是在裡面看病。」

「當然,因為醫療設施有限,所以很多病人不能及時得到治療,都給耽擱了…」

鎮上不少貧窮的人家,家人生了重病也只是在家等死而已!那情景真的讓人不忍心看下去。

蘇紋兒在孫嫂的心裡,是以為和顏悅色,性格很好的老闆。

現如今,她對蘇紋兒的感覺更加不同了,眼睛里充滿了感激和敬佩,她心裡已經把蘇紋兒當成了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恨不得跪下來磕幾個響頭。

「蘇小姐…您真是老天爺派來幫助我們的救星…孫嫂我別的沒有,但是有一身的力氣,鎮上所有的住戶我都認識,倘若有任何的需要只需說一聲,我一定給您辦得妥妥的。」

蘇紋兒有如此善心,計劃給鎮上醫院捐錢,孫嫂怎麼能無動於衷,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所有的人聽。

蘇紋兒被孫嫂誇的天花亂墜,滿臉的尷尬,瞧著孫嫂激動的模樣,她只能無奈的笑笑。

「孫嫂…好了!哪有那麼誇張,我就是想為鎮上的人做些小事情而已!如果您真的願意幫忙,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陳對鎮上的住戶也不是太熟悉,所以要不你抽空陪他去醫院一趟,幫忙找一下醫院的負責人商量商量。」

「我對醫療方面不怎麼懂,也不知道醫院裡面缺的是什麼…我想問專業的人才更加何事,這樣我們心裡也好有個概念。」

蘇紋兒想讓醫院列一張清單,從急需要的醫療器械和藥品開始,這樣一來,他們也知道捐的這些錢該花在什麼地方。

加上古鎮地處偏遠,山路崎嶇,想要購買醫療器械需要在大城市採購,更有一些需要進口。

如果是把錢直接給了醫院,那樣他們還要耗費不少的人力物力,蘇紋兒想的是,既然要做,那就把事情做到最好,一步到位,給醫院省下一些麻煩事。

「還是蘇小姐您想的周到,剛好我和醫院的一個醫生認識,我可以去找他問問情況。」孫嫂真是對蘇紋兒佩服的五體投地,有文化的人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

想問題也比普通人想的透徹很多,難怪她年紀輕輕就當大公司的老闆呢!

「嘿嘿…蘇小姐,您剛來的時候,我還覺得您如此的年輕竟然是大公司的老闆…現在看來,您果然是真的很厲害!」

孫嫂之前是瞧著蘇紋兒這個老闆太過年輕了,感覺她是挂名的虛職,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想法錯的多離譜。

孫嫂雖然把話說的很委婉,然而蘇紋兒還是聽出了其中的意思,她也不生氣,語氣認真的說:「孫嫂你猜的沒錯,我雖然是公司的總裁,不過我真的沒有那個能力能勝任,公司是我老公他們家的,我老公死後…我就繼承了公司…所以…」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您千萬不要多心。」孫嫂的心事被蘇紋兒說中,她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孫嫂你不要緊張,我只是實話實說。雖然我對公司沒有做出多少的貢獻,但是呢,我現在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情,今後還需要你多幫忙才行!」

幸好是這些錢是自己掙得,否則她真的沒辦法,大言不慚的拿著公司的救命錢來給自己臉上貼金。

不過一想到自己多年的存款歸於零,她的心還是感到心疼的。

現如今總算是明白陳壘父母的無奈了,唯一的兒子如此的讓他們不省心,不能在身邊盡孝就算了,還為了自己的工作把公司的錢揮霍一空,差點因此倒閉。

陳壘真是花錢如流水,長著自己家裡有錢,有恃無恐的胡作非為…現在為了他的計劃,自己又傾家蕩產,想想都讓人心塞的厲害。 第855章看看有誰能保你

葉無天扔下刀,冷漠地看了地上那個被砍掉落到地上的腦袋一眼,彷彿這事跟他沒關係。

見過拽的,就沒見過這麼拽的,殺了人還能如此當無事般。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