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陣法表面,噴射出一道道碧綠色光柱,轟向幽冥骷髏。

2021 年 1 月 6 日

巨響聲,驚天動地。

所有人駭然瞪大眼睛,盯著天嵐陣,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無盡的七彩神光,以碧綠色為主,瀰漫天地。

幽冥骷髏沖向天嵐陣,容貌猙獰,發出凄厲的嘶吼聲,誓要將陣法毀掉。

這些骷髏生前都是武者,死後被龔千花收走身體,以特殊的手法祭煉,抹去了神智,卻保留著武技,增添了凶性,厲害無比。

彩光掃過,幽冥骷髏成片成片的消失不見,彷彿被傳送到異界。

「龔家情報有誤,這該死的天嵐陣,遠比預料中的更加厲害!」

龔千花臉色大變,每一個骷髏,都跟她有一種玄妙的聯繫,但是消失的幽冥骷髏,卻切斷了那種聯繫。

龔家情報並沒有錯,是天嵐陣融合了碧血珠的力量后,補全了自身的短板,變得圓滿。

其中的玄妙之處,除了嵐敏自己,其他沒有任何人知曉。

「幽冥鬼帝,出擊吧!」

龔千花指尖飛出一片血霧,融入虛空。

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瞬間擴散。

幽冥骷髏遭遇血氣,突然「砰砰」炸裂,凝聚一頭千丈骷髏,它速度極快,好似閃電,張口咆哮,發出一股恐怖的衝擊波。

嵐家武者嘩然變色,忍不住心生恐懼,感覺天嵐陣根本阻止不了幽冥鬼帝,鬥志全失,瘋狂後退。

或者說,到了最後,幽冥鬼帝或許會死在陣法的絞殺之下,但是它倒下之前,會殺死大量武者。

秦烈瞳孔收縮,此時武道強者的作用體現出來,如果遊方,肖雲,龐化,常龍等四大金牌客卿尚在,便是抵禦幽冥鬼帝的主力。

別人能退,秦烈不能退。

秦烈大吼一聲,朝著幽冥鬼帝一刀斬出。

凌厲的刀光呼嘯而去,周圍的嵐家武者猛然醒悟過來,他們的任務就是守護嵐家,背後就是家人朋友,只能前進,不能逃跑,紛紛返身出招。

大力古猿爆發出驚人的力量,狠狠扔出大力虎紋錘,激蕩出陣陣風雷之聲,穿越虛空。

幽冥鬼帝神情木然,不畏生死,不止疼痛,看著大力虎紋錘飛來,不閃不避,直接伸手抓拿。

咔嚓嚓……

大半條骷髏手臂碎裂,身體搖晃,但是沒有倒下,沒有停頓,繼續前進,只是目光鎖定了大力古猿,把它列為優先獵殺對象。

大力虎紋錘被震飛,大力古猿也是不怕死的主,把天淵盾當做武器,狠狠砸向幽冥鬼帝。

秦烈也揮刀殺了過來,眾人齊出手,很快消滅一尊幽冥鬼帝,化作一堆斷骨,散落地上。

幽冥鬼帝身上的骨頭,品質不凡,也是寶貝。

嵐家武者修為普通,但是眼光不俗,知道這是好東西,見秦烈沒有興趣,拾起碎骨。

手掌剛剛接觸,那些骨頭突然崩潰,化作一股黑氣,纏住手臂。

好幾個嵐家武者都中招了,發出凄厲的慘叫,神色驚恐,彷彿遇到了特別恐怖的事情。

黑氣沿著手臂經脈逆行,所過之處,血肉枯萎,蘊含劇毒。

「幽冥鬼帝的骨頭蘊含劇毒,要想活命,趕緊斷手!」秦烈大吼道。

一部分嵐家武者當機立斷,揮刀斬下自己的手臂,有些人下不了狠心,便找同樣撿了骨頭中招的夥伴,互相砍下對方的手臂,通過自相殘殺,終於保住了性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但也有少數武者,或者是對秦烈的話不是很相信,抱有一絲僥倖,又或者是捨不得斷臂,畢竟一條手臂,對武者來說太重要了,總之不管是什麼原因,沒有斷臂的人,瞬間毒血攻心,全身黑化而亡。

死掉的人,屍體腐爛,僅留骨骼,屍水腐蝕地面,出現一個個深坑,瀰漫的幽冥屍氣,甚至影響到了天嵐陣的穩定。

骨骼骷髏卻從地上一躍而起,撲向周圍活著的人。

所有人猛吸一口涼氣,幽冥鬼帝太可怕了,死了后還能害人,能夠感染死者,製造出新的骷髏。

秦烈早就猜測幽冥鬼帝不會那麼容易被殺,但是看到這一幕,禁不住脊背發涼。

好在因感染屍化而成的骷髏武者實力很弱,秦烈會出一道火焰,把它們燒成灰燼。

「轟轟轟!」

天嵐陣突然響起連綿不斷的轟鳴聲,釋放出澎湃的力量。

秦烈微微一愣,隨即大喜,意識到嵐敏已經獲取了陣法的控制權。

就在這時,耳邊響起嵐敏的聲音,道:「秦烈,碧血珠融入了天嵐陣,你可以休息一會兒了。」

「我感到天嵐陣玄妙無比,能否進來參觀一下?」秦烈緊繃的神經一松,開口問道。

「天嵐陣乃嵐家至寶,禁止一切外人靠近,就連嵐家上下,也只有家主和長老能進入。」嵐敏肅然道,但是隨即話語一轉,俏皮道:「不過現在嵐家是我做主,格外開恩,讓你見識一下天嵐陣的博大精深。」

「好你小妮子,老爺我在外面拼死拼活,你在裡面,反倒拿我開唰,還有沒有良心?」秦烈沒好氣的罵了一聲,發現其餘的幽冥鬼帝,全部被擋在天嵐陣外,暫時安全無虞,走向嵐家禁地。

嵐家守衛早就收到消息,秦烈一路暢通無阻。

當然,那些守衛,實力最高的只有真元三重天,即使想攔住秦烈,也是有心無力。

禁地密室裡面,嵐敏取代了嵐京的位置,操控天嵐珠,面帶微笑,神態輕鬆。

處於輔助位置的九位長老,壓力減少了一半以上,還能部分參悟天嵐珠的奧妙,完全可以長時間維持陣法。

嵐京變成自由人,一旦哪裡出現危機,立即過去救活,使得天嵐陣的安全性提升數倍。

看到秦烈進來,九位長老滿臉笑容,他們已經從嵐敏嘴裡,獲知了嵐良等人之所以能夠脫險,尤其是嵐敏免遭黑山盜侵害,獲得碧血珠傳承,全靠秦烈的幫助。

可以說,如果沒有秦烈,嵐敏會慘遭強暴之後死亡,嵐良率領的嵐家商隊全軍覆滅,嵐家總部天嵐莊園,也已經被龔家攻破,變成一片廢墟。

嵐京以丈人的角度看女婿,更是越看越滿意。

秦烈感受到天嵐珠裡面,蘊含著偉岸的力量,彷彿汪洋大海般,無窮無盡,知道天嵐莊園,暫時安全了。

嵐京和嵐家長老態度熱情,跟秦烈交談,幾乎忘記了嵐家外面的危機。

秦烈有點招架不住,提出自己想找一座密室練功,恢復修為,另外再提供一些元石。

「嵐家所有最好的修鍊室,隨便你挑,需要什麼修鍊資源,儘管開口,其他方面,我嵐家可能比不上朱,龔,東門家,但是資源儲備,絕對比他們強!」嵐京微笑道,他不怕秦烈提要求,就怕秦烈不提要求。

嵐良曾經傳訊回來,建議把嵐敏嫁給秦烈,嵐京剛開始收到消息時,還頗為不滿,但是現在卻百分百的滿意。

對嵐家來說,秦烈這個女婿,比朱天強多了。

嵐京的大女兒嵐怡,嫁給朱天幾十年,給朱家帶去了很多資源,但是沒有給嵐家帶來多少回報。

二女兒嵐燕,跟龔家的二少爺訂婚,還沒有成親,嵐家便給龔家送出很多資源,結果沒有換來龔家的感恩。 龔家突然進攻嵐家,雙方的一紙婚約,自然作廢,嵐燕也因此成為嵐家的笑柄。

與之相比,秦烈簡直是天下好女婿,不拿嵐家一針一線,卻給嵐家送出一份又一份的大禮。

不說其他的東西,單單碧血珠一事,如果被別人得到,肯定不可能白白送給嵐家,當初東門家便是嘴裡說歸還碧血珠,實際上把持珠子不放手,強取豪奪無數資源。

九位嵐家長老,紛紛點頭,表示有他們輔助嵐敏主持天嵐陣,短時間內,絕對沒有任何問題,讓秦烈安心修鍊。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嵐家寶庫裡面,也有一座修鍊室,不如直接讓秦烈去裡面修鍊,法寶丹藥等需要什麼就拿什麼,如何?」嵐敏大大方方道。

「這個……不太好吧!」嵐京面色微變,聽到嵐敏的話,第一反應是女生外向,還沒真箇兒結婚呢,就要把家裡的寶庫送給秦烈。

那以後,是不是要把整個嵐家搬空,各種資源全部轉移到極劍峰去?

嵐家長老同樣臉色大變,嵐敏的想法太大膽了,把嵐家寶庫對秦烈開放,要什麼拿什麼,嵐家有史以來,就是歷任族長,也未曾享受如此殊榮。

不是他們小氣,捨不得寶庫裡面的東西,跟性命相比,錢財都是身外之物,以秦烈的功勞,只要他提出來需要的東西,嵐家肯定會給他,就算嵐家寶庫裡面沒有,嵐京也會想盡辦法弄到手。

不過給秦烈某件具體的寶物,是一回事,讓秦烈自由挑選嵐家的所有珍藏,又是另一回事,潛意識裡面,他們仍然把自己當主人,秦烈只是最尊貴的客人。

而嵐敏的話,則意味著直接讓秦烈做嵐家寶庫的主人,嵐京和嵐家長老的思維,一時之間轉不過彎。

「嵐家寶庫,是家族重地,我畢竟只是一個外人,還是不要進去了!」秦烈訕訕道,他也覺得嵐敏的觀點太超前了,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

設身處地的想,即使哪個人對極劍峰有大恩,秦烈會儘可能的報答人家,但是不可能完全開放極劍峰的寶庫,讓人自由挑選寶物。

「為什麼不可以?」嵐敏冷冷反問道,據理力爭:「秦烈根本不知道天嵐寶庫裡面有什麼東西,如何提要求?你們自己也說了,只要寶庫里有的東西,都可以給他,讓他看中什麼拿什麼,直接省去了眾多麻煩,還是說你們嘴上說說而已,心裏面其實不願意把珍貴的寶物給秦烈嗎?」

「嵐敏,此言差矣,我們怎麼會言而無信,只是秦烈……畢竟是一個外人,進入嵐家寶庫重地,有些不妥當。」嵐京嘆息道。

「父親,我沒有故意冒犯你的意思,但是我覺得你說的話,才是此言差矣,現在嵐家危如累卵,天嵐陣即使有了碧血珠,也只能自保,不能反擊,要想徹底擊敗龔家,只能依靠秦烈,如果我們失敗,嵐家寶庫就會變成龔家寶庫,如此簡單易懂的道理,我不明白,你們為何就是想不通,難道真的是老了?」嵐敏語速很快,但是思路清晰,像連珠炮一樣,打得嵐京等人無話可說。

「我還是覺得……」嵐京結結巴巴道,可是突然發現,自己找不到有力的理由,來反駁嵐敏的話。

「現在秦烈的實力,是自保有餘,反攻不足,如果他能夠在嵐家寶庫裡面有所收穫,再度突破,我們不但能夠擊退龔家的進攻,甚至有可能反過來滅掉龔家,奪取他們的財富,到了那時候,嵐家聲威大壯,而且是防守反擊,朱家和東門家也無法指責我們。」嵐敏冷冷道,美眸閃過一絲狠辣。

「反攻龔家,奪取他們的財富?」嵐京大吃一驚,這種念頭,他從來不敢去想,可是嵐敏說出來,卻覺得眼前豁然開朗。

既然龔家可以進攻嵐家,當嵐家擁有了強大的實力,為何不能反攻龔家?

即使反攻失敗,最後沒能滅掉龔家,也打出了嵐家的威風,讓其餘家族,從此不敢小覷嵐家。

萬一成功,更是大賺特賺,任何損失,都能夠獲得超額回報。

「你們不清楚秦烈的實力,但至少應該聽過關於他的一些傳說,我用自己的名譽,以及嵐家的列祖列宗起誓,下面的話沒有半句虛言:那就是秦烈真正的實力,比坊間流傳的描述,還要強大數倍,只要能夠突破,必定可以滅亡龔家。」嵐敏斬釘截鐵道,不容嵐京等人不信。

嵐京心動了,承認嵐敏說的有道理,但是他還在猶豫,作為族長,考慮的東西,比嵐敏要多很多。

「禍福相依,災難中蘊含著機遇,嵐家如果應付得當,完全可以趁勢而起,一舉完成轉型,改變外界對嵐家的認識,否則的話,嵐家即使挺過了這次危機,如果沒能從根本上做出改變,還是走以前的老路,第二次,第三次同樣的危機,會再次發生,不過最終如何選擇,父親才是家主,由你決定,我只是提出自己的建議。」嵐敏侃侃而談道。

「敏兒,聽你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嵐家確實需要改變,而首先要改變的人,就是我們十個老古董,我決定,向秦烈徹底開放嵐家重地,天嵐寶庫裡面的任何東西,只要你覺得有用,儘管拿走。」嵐京肅然點頭道。

秦烈旁聽了嵐敏和嵐京的一席話,對嵐京的決定,佩服不已。

雖然嵐敏說的沒錯,但是一個人的思想,是世上最難改變的東西,尤其是對於一些老頭子來說,在漫長的歲月裡面,思維早已僵化,固化,堅持自己的觀點,寧死也不會做出改變。

錯非嵐家處於生死存亡之際,嵐京自己也在痛苦中尋找嵐家的出路,沒有這個契機,嵐敏就是說得舌顫蓮花,地涌金蓮,也絕無可能說服嵐京。

「多謝嵐家主厚愛,在下必定不負所望!」秦烈微笑道,他沒有矯情,確實對嵐家寶庫充滿了期望。

看在嵐敏的份上,即使嵐京一毛不拔,秦烈也會竭盡全力,拯救嵐家,打擊龔家,甚至是滅了龔家。

龔家視秦烈為死敵,秦烈同樣視龔家為仇寇,早就惦記上龔家的幽冥離火鎮魂塔,煉入大日天皇宮也好,融入九幽真元漩渦也罷,都是大補之物。

不過嵐京如此識相,秦烈投桃報李,對嵐家更加親近。

「別客氣,真正應該說感謝的人是我,這就打開寶庫,你進裡面去安心修鍊,外面有我們守護,天嵐陣和碧血珠一樣,都是嵐家先祖傳下來的寶物,短時間之內,龔家絕不可能攻破陣法。」嵐京頷首笑道,雷厲風行。

說話間,嵐京掌心一花,突然多了一座白色小塔。

此塔精緻美觀,造型巧妙,環繞著五彩氤氳,散發出安定祥和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難得的寶物。

但是不知道的人,絕對想不到,這座小小的白塔,竟然是嵐家神秘莫測的天嵐寶庫。

實際上,天嵐莊園裡面,也有一座「天嵐寶庫」,守護森嚴,裡面藏寶無數,然而誰也想不到,那只是一個幌子,真正的寶塔,一直是嵐京隨身攜帶。

婚久情不負 大家族的手段,真真假假,沒到最後關頭,永遠也不知道真正的底牌是什麼。

嵐敏見到父親手中的白色小塔,不由微微一愣,她同樣不知道,原來真正的天嵐寶庫,乃是另有所指,理解了父親的小心謹慎。

嵐京把白塔在展露在秦烈眼前,意味著嵐家對秦烈沒有了秘密,基本上處於不設防的狀態,現在是如此,將來也是如此,可想而知做出這個決定,是多麼的艱難。

嵐京咬破舌尖,擠出一滴鮮血,落在白色小塔上面。

異變陡生,光芒閃耀中,露出白塔門戶。

此門看上去很小,因為從外面看去,整座白塔的體積也不大,高不過拳頭,這還是吸收了嵐京鮮血后,膨脹了的結果。

塔門中央一個掌印,周圍九個指痕,無數古樸的符文,若隱若現。

若想完全開啟寶塔,首先需要族長的一滴精血激活,然後九大長老同時出手。

族長一人,也能開啟寶塔,但是限制頗多,只能解除下面三層的禁制。

族中長老則沒有單獨開啟寶塔的權力,如此設計,在保證了族長權力的同時,也限制了肆意妄為的族長,避免給嵐家帶來不可避免的災禍。

「大家都過來吧,為了嵐家的未來,咱們需要作出改變!」嵐京沉聲道,率先按下自己的掌印。

九大長老,紛紛伸出手指,各不相同。

有的人是食指,有的是中指,任何一人出現錯誤,都不能完全開啟寶庫。

十人深吸一口氣,同時默運真元,白塔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空中出現一個五彩漩渦。

「天嵐寶庫,由嵐家先祖傳下,是一件洞天法寶,裡面蘊含著無窮空間,到底有多少寶物,我也不清楚,估計嵐家任何一位族長,也跟我差不多,而五彩漩渦,就是進入寶庫的通道。」

嵐京緩緩介紹道,語氣低沉,做出這樣的決定,他確實需要巨大的勇氣,目光炯炯有神的盯著秦烈:「希望你進去后,能夠有所收穫,幫助嵐家,實現騰飛。」 「我秦烈,不是濫好人,不會輕易對誰好,但是真正對我好的人,我一定銘記於心,十倍還之,對我壞的人,我會百倍還之!」

秦烈神態無比認真,目光緩緩掃過嵐京,嵐敏,嵐家長老等每一個人,鄭重的許下承諾,道:「今日嵐家以誠待我,來日我必以誠待君!」

「秦烈,我相信你!」嵐敏感動道,雖然秦烈沒有發誓,但他是言出必行的人,能夠許下承諾,已經極其難得。

要知道,這可是秦烈明確說出來的第一個承諾。

不過嵐家值得秦烈這樣付出,碧血珠,天嵐陣,洞天法寶天嵐寶庫,這都是超級宗門才可能擁有的底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