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阿才咽了咽唾沫,他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2020 年 11 月 2 日

「她怎麼了?」而將實驗毀掉的人卻是一臉淡定,彷彿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阿才不顧一切闖進來,出了顧柒出事之外他幾乎想不到其他事情。

「顧小姐被人擄走,下落不明。」

穆南樞將身上的白袍子脫下,「我有事情去處理一下。」

寂寞寂寞就好 「穆南樞,你膽敢離開,我要讓你後悔一輩子!」穆子期發出蒼老的聲音。

動怒的聲音在實驗室裡面顯得十分可怕。

「如果我現在不走,我才會後悔一輩子,實驗什麼時候都可以做。」

「混帳東西,你給我滾回來!」

穆南樞帶著阿才絕塵而去,並沒有看到身後的人因為憤怒臉色大變。

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出來,旁邊的人趕緊遞上白帕。

「主子,你沒事吧?」

他看著那染紅的白色帕子,臉上一片虛弱。

「誰說實驗什麼時候都可以做,南樞,我已經時日不久了阿……」

為什麼這麼著急將穆南樞關在這裡沒日沒夜的研究藥物,就是因為他的身體日益衰弱。

看著那毀掉的藥物,他眼中掠過一道冷意。

「主子,你先吃藥!」

他服下幾粒藥丸,神情冷漠,「果然這個丫頭是絆腳石,留她不得。」

「主子,少爺那麼喜歡她,你要是真的動了她,少爺會和你拚命的。」

「反正我時日不多,只要能救活梨兒,他報復我又能如何?

他恨的人只有我,梨兒是生他的母親,他不會動她。」

「可……」

「千赫,扶我去休息一會兒,我頭暈的厲害。」

「是,主子,肯定是藥物的副作用又發作了,你為何不直接告訴少爺你的身體,興許那樣他還會……」

「他不會,我這個兒子什麼都像我,他比我更狠,要是知道我不久於人世,說不定會故意延緩實驗時間。

那個丫頭就是他的一切,要快速成功,只能從那個丫頭身上下手。」

「少爺知道了會怪你的,你們父子倆為何一定要斗得你死我活……」千赫搖了搖頭。

穆子期笑了笑,「誰讓他有了我這個自私的父親,眼裡除了他的母親便再沒有旁人了。

他恨我也好,怨我也罷,要怪只怪他投錯了胎,生為我的兒子,必然要為我做些事情。」

「哎……」

「去打聽一下那個丫頭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必要時幫幫小子將丫頭搶回來,她可不能受傷,我還要利用她威脅那小子。」

「是。」

千赫無奈的扶著穆子期回房,大概他們應該是天底下最奇葩的父子了。

偏偏兩人都是為愛而狂,一個比一個痴。以後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而他作為旁觀者什麼也做不了,只希望一切安好,父子倆和好如初。 顧安楠將唐茗給帶了回去,唐茗就像個大孩子亦步亦趨的跟著她。

她走得快他就走得快,顧安楠故意慢悠悠的走他也就走得慢。

凱拉早就睡熟,顧安楠隨便給他安排了一個房間,「喏,今晚你就睡在這。」

「那你呢?」唐茗心裡一緊張,立馬又拉住她的衣袖。

「我就在你對面,好了,時間不早我得去睡了。」

一開始她是擔心唐茗睡不著,唐茗雖然是失憶了,身體卻沒有受傷,這樣她就不用擔心了。

對顧安楠來說,唐茗這樣還不討厭了。

一回到房間顧安楠便躺上床睡起了大覺,她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夢到自己變成了一隻大怪獸,被奧特曼追著跑。

她想這一定是自己老是騙唐茗的報應,她被那隻奧特曼追的四處逃亡,奧特曼的眼睛放出了鐳射光線。

「不要!」顧安楠猛地驚醒,黑燈瞎火的,她腦袋撞到硬物,「哎喲。」

「大鎚你沒事吧?」唐茗捂著腦袋道。

顧安楠定睛看著唐茗一臉怒意,「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唐茗撓了撓頭,「那個……外面在打雷。」

「所以呢?」

「我害怕。」

「你都多大了?」顧安楠沒好氣,怪不得她剛剛會做那樣的夢,唐茗一雙眼睛瞪得這麼大,她不做夢才怪。

唐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多大了,好多事情我都想不起來。」

顧安楠沒辦法,「行吧,你就在地上睡。」

「好。」唐茗乖巧的打地鋪。

翌日一大早,凱拉的尖叫聲響起。

「顧安楠,你居然敢帶男人回家!」

顧安楠看到睡在自己身邊揉眼睛的男人,她第一反應是對凱拉道:「你聽我解釋……」

「還有什麼可解釋的?等你媽醒了,我非得打你小報告不可。」

說完凱拉抱著錦諾離開,顧安楠急吼吼的跳下床,噠噠跑了兩步她又跑了回來,一把揪起唐茗的衣領。

「說,在地上睡得好好的怎麼爬上來了,你是不是裝傻?」

「我就是覺得有點冷,挨著你應該會暖和一點。」

顧安楠冷哼一聲,「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靠近我。」

「哦。」

從那天起顧安楠身邊就多了一個大尾巴,她走哪唐茗都如影隨形。

當她從洗手間出來,唐茗還守在門邊。

「靠,你是不是有病,我就上個廁所你有沒有必要也跟著我?」

唐茗一本正經說道:「我是害怕你說那個伊麗莎白灰太狼會抓走你。」

顧安楠:「……」

果然說謊是要付出代價的。

一開始她很不習慣唐茗在身邊,時間一長她也就習慣了。

「尼古拉斯,給小怪物把尿不濕拿來。」

「好。」

洗澡的時候,她甚至毫不忌諱,「浴巾。」

「來了來了。」

顧安楠也懷疑過唐茗是裝的,不過他公司還有那麼多的事情要做,他怎麼可能丟下公司每天陪在自己身邊?

唐茗放著好端端的總裁不當,每天當一個小跟班開心極了。

顧安楠在他面前越來越不忌諱,有時候裹著一條浴巾就出來了。

「鐵柱,我讓你醒好的酒有沒有醒好了沒有?」

「醒好了。」

「我嘗嘗。」顧安楠裹著浴巾,赤著腳朝著唐茗走進。

唐茗剛想要遞給她,顧安楠腳上一滑朝著他身上撲來,「哎喲喂。」

她一頭磕在唐茗的腦袋上,唐茗被她磕得不輕,頭暈暈的,還沒說話整個人就已經暈了過去。

「喂,你沒事吧?看著人高馬大的,怎麼這麼弱不禁風的?」

唐茗皺著眉頭,是誰在叫他?聲音好熟悉。

「尼古拉斯,你別嚇我,要不我給你叫個救護車。」

尼古拉斯是誰?頭好疼,疼得快炸開了。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 「喂喂,我可看到你的睫毛在動,你不要裝死了。」

「你……」唐茗一睜開眼,映入眼前的是兩團渾圓,一顆小水珠嗖的一下滾入裡面。

唐茗還沒搞清楚狀況就看到這樣的畫面,鼻血從鼻子里流出。

「尼古拉斯,你終於醒了,可嚇死我了,還以為我腦袋是鋼鐵將你給撞死了。」

顧安楠沒心沒肺的一把抱住唐茗,唐茗滿腦子只有一件事,好……柔軟。

她還在耳邊喋喋不休,唐茗慢慢在腦中理清楚了思緒,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了,他帶著錦諾離開的時候出了車禍,在醫院醒來的時候就遇上了顧安楠,那時候失憶的他看見顧安楠就覺得她很熟悉,便跟著她回來。

剛剛要不是在地上一撞自己恐怕還會繼續失憶下去。

唐茗陷入了糾結之中,之前是真失憶,現在他已經恢復了記憶。

是直接告訴她還是繼續隱瞞?

腦補了一下自己告訴顧安楠恢復記憶的樣子,以顧安楠的性格肯定會一把揪住他的衣領,一隻手敲他的頭。

「什麼,你都恢復記憶了,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剛剛才恢復,你當我是傻子啊,你這個流氓敢占老娘便宜,我打死你!今天我要不打死你我就不叫大鎚。」

唐茗光是想了一下那個畫面就是十分血腥暴力,自己能不能走出這間屋子都是一個意外。

顧安楠說了半天沒有得到回答,她搖了搖唐茗的腦袋。

「會不會你被撞傻了?那樣也太慘了吧,本來只是失憶,你要是變成一個流口水的傻子該怎麼辦?」

唐茗:「……」

誰說傻子就一定會流口水的?

「不行,我只有將你送去孤兒院了,畢竟我可養不了傻子。」

唐茗欲哭無淚,你還能現實一點嗎?我要是真傻了就要被送走?

顧安楠一副哄小孩的模樣,「尼古拉斯,我將你送去孤兒院好不好?那裡有很多的小朋友哦,你們可以一起玩。」

「不好。」唐茗口氣冰冷。

「啊,原來你沒傻啊,沒傻就行,去,把我那套粉色的衣服拿來。」

平時顧安楠吩咐慣了,現在依然將他是尼古拉斯。

唐茗自然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之前給她都拿習慣了,連她每條短褲放在哪他都一清二楚。

那時候不懂男女之事,現在他恢復了記憶,一個大男人給她拿貼身衣物。

腦袋被重重的一拍,「還愣著幹嘛,還不快去,再不去信不信我把你送給人販子?」 唐茗熟練的打開她放貼身衣物的地方,臉瞬間就變紅了。

不是沒有接觸過女人,他有過兩個女人,白小雨跟過他幾年,說到底他對白小雨只是愧疚,那時候他誤以為那就是喜歡。

直到後來遇上顧錦,他才分清楚愧疚和喜歡是不一樣的。

所以當年他也並未給白小雨做過這些事,更多的是給她錢財讓她去花。

現在看到這些花花綠綠的東西,他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鐵柱,還沒找到嗎?」

「找,找到了。」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唐茗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拿了一套出來。

顧安楠從他手裡接過,「你怎麼了,臉這麼紅,發燒了?」

「沒有。」

顧安楠不相信,還特地伸手觸碰他的額頭,想了想,她將自己的額頭抵著他,這樣測量比較准。

兩人頭對著頭,她那張漂亮的臉放大,唐茗臉紅得更厲害,一低頭又看到她的溝壑。

「你是不是被我撞出了後遺症,怎麼又流鼻血了。」

她靠得越近唐茗的血就流得越多,「你不要過來。」

「幹嘛,我又不吃人。」顧安楠一頭霧水。

「我知道你不吃人,我就是……」

話沒說完,顧安楠圍著的浴巾掉了下來,她自己大大咧咧倒是沒有放在心上,「阿咧,怎麼掉了。」

唐茗一不小心看了全部,瞬間血壓直接衝到了腦門,下一秒他直接倒在了地上,鼻子還流著血。

顧安楠推著他的身體,「喂喂,你怎麼又暈了?」

唐茗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救護車上,顧安楠緊張的抓著他的手,「你放心,我一定讓醫生將你治好。」

唐茗虛弱的說了聲:「我沒事,我只是腦袋疼。」

「馬上就到醫院了,你再堅持一下。」

「我的意思是我腦袋砸在地上砸痛了,我不用去醫院。」

顧安楠握住他的手,「你真不去?」

「不去。」

去了一檢查他要是恢復正常豈不是露出馬腳了。

兩人跳下了救護車,顧安楠正好接到一通電話。

「幹嘛?我忙著呢,不要。」

唐茗注視著她臉上的表情,說話語氣很放鬆,不像是對凱拉,難道是那個男人?

他知道的,顧安楠有個男閨蜜,寧辰一直都對顧安楠圖謀不軌。

過去唐茗失憶了沒有危機感,現在他已經恢復理智,自然會很防備那個人。

也不知道那人說了什麼,顧安楠眼睛都亮了,「真的?那我馬上就來。」

掛了電話顧安楠急著就要離開,「我給你打車,你先回去。」

唐茗預感不妙,那個男人還不知道要做什麼。

「不要,我會迷路。」

「那我叫司機過來接你。」

這個時候唐茗覺得傻子也沒什麼不好的,他將顧安楠抓得死死的,「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怕打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