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門派內也有販賣材料的店鋪,只不過要用貢獻點購買。

2021 年 2 月 2 日

唐玄不願浪費貢獻點,於是又花了兩天時間跑了一趟黃石城,去萬寶閣將材料收集齊全,每樣都收集了至少上百份,共計花費了三十萬兩銀子。


取回材料,他就封閉房門,窩在房間里開始調配起銘液來。

銘文師並非那麼簡單,光是調配銘液就需要牽涉到許多技巧,材料如何處理,混合的順序,融合的技巧,有的需要加熱,有的需要真元控制,總之複雜無比。

好在唐玄有著超強的悟姓和身體協調控制力。

他先是在心裡一遍遍的勾勒步驟,完全將調配過程烙印在他腦海里,他才開始動手。

失敗不可避免。

頭幾次,在材料處理上唐玄就出現問題了。

但是他調整的很快,憑藉著強大的領悟力,他糾錯能力也遠超普通人,最終只失敗了六次,就被他調配出了基礎鋒利銘符的銘液。


有過一次成功的經驗,唐玄的成功率大為增加,花了一天時間,又浪費了十來份材料,就將剩下的所有材料都調配成了銘液,而且那十多份材料基本上都是前半天浪費的,到了後半天,他的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這種初次入手,沒有任何師傅指導的情況下,花了一天就完成銘液調配的速度,如果被鍾文看到,恐怕要大呼**了。

一般初學者,光是學習一種基礎銘液的配置都要花上一個月時間,而且成功率絕不可能像唐玄這麼高,這也是銘文師如此稀有的原因,因為太難了。

基礎符紙不用唐玄自己製作,他在萬寶閣買了一千張備用。

打坐休息了半天,讓精神完全的充足后,唐玄開始準備製作銘符了。

製作銘符,還需要銘筆,這個鐘文當初就送給他一支過,據說強大的銘文師完全可以依靠真元艹控銘液製作銘符,唐玄實力還太弱,連真氣都無法離體,所以銘筆是必須的。

取來一張符紙,唐玄正襟危坐,調整呼吸和精神,他用銘筆沾了點銘液,開始勾勒銘紋線條。

基礎鋒利銘符的製作需要牽涉到一百六十三種銘文線條,唐玄現在只是練習這些銘文線條的勾勒,還沒有將它們組成到一起。

從最簡單的撇鉤開始,唐玄畫了一次,失敗。

第二次,失敗。

第三次,失敗。

……

一張符紙很快被他塗滿了,但是並沒有任何淡淡的靈光閃起,銘紋線條勾勒成功的話,會和符紙產生溝通,微微發光。

沒有氣餒,唐玄繼續一筆一筆的勾勒,終於在第二張符紙即將被填滿的時候,唐玄的一個撇鉤,忽然發出細不可察的淡淡微光,隨後那微光斂去。

那撇鉤線條看起來和其他線條並沒什麼差別,但是細細感悟的話,卻又覺得它蘊含著靈氣,給人一種活過來的感覺。

唐玄終於成功的畫出了一條銘文線條。

lt;/agt;lt;agt;lt;/agt;; 感悟了一下剛才成功畫出這根銘文線條的經驗。

唐玄又繼續練習,畫撇鉤的成功率在不斷增加,一次又一次,又耗費了一天,畫了數十張符紙,他的成功率已經有七八成了。

沒有繼續畫下去,因為唐玄感覺到精神的疲憊,畫銘文線條對他而言,體力損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精神損耗卻異常的大,這還是他靈魂力遠超常人的原因,換個其他初學者來,這樣持續的練習,能堅持半個時辰就算優秀了。

在唐玄打坐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自己的靈魂力竟然略有增強,雖然是極為細微的,依然被他查知了。

這個發現令唐玄有些欣喜,難道修鍊銘文術還能刺激靈魂壯大?

為了驗證此點,他很快又投入到練習中,不過這次換了一根銘文線條。

或許是有了第一次畫撇鉤的經驗,這次畫的線條唐玄更快一些就成功了,又經過半天多時間把這根線條修鍊到七八分把握,他繼續畫第三根線條,經過多次的嘗試,唐玄終於肯定了修鍊銘文術能刺激靈魂壯大。

儘管效果很緩慢,和他吸收雷光霧絲根本無法媲美,但積少成多,聚沙成塔,曰積月累下,這種增強還是很可觀的。

難怪銘文師們會如此敝帚自珍,這等可以壯大靈魂,提升悟姓的稀罕手段,誰願意與其他人分享。

銘文師們挑選傳承自然是精挑細選,慎之又慎了。

曰復一曰,唐玄幾乎不出門,除了必要時候,去採購一些物品,他就一直躲在房間里修鍊銘文術。

半個月時間過去,唐玄終於將基礎鋒利銘符的一百六十三根銘文線條都練習到成功率極高的地步,光是在繪製銘文線條上,他就算及不上正式銘文師也相差不遠了。

這時候他準備嘗試著製作銘符了。

基礎鋒利銘符雖然是基礎銘符,銘文師學徒就能繪製,但是,銘文師學徒要學會製作第一張銘符起碼是在學習銘文術數年之後。

像唐玄這樣半個月就嘗試繪製銘符的,除非是一些頂級銘文大師挑選的親傳弟子,不但要天賦出眾,而且必須要大師言傳身教不可。

唐玄正是不了解銘符製作的困難,所以沒什麼心理壓力,以為這是正常速度,在學習銘文術半個月後就進入實質階段了。

取來一張符紙。

唐玄凝神靜氣,手中握著銘筆,腦海中是這半個多月來練習的一百六十三根銘文線條,每一根線條都在他腦海里勾勒,組合,最終組成一張銘符。

這種模擬勾勒,有助於他真正下筆時候的成功率。

「開始吧!」唐玄心中默默道。

他沾了些銘液,開始在符紙上畫下第一筆,橫折,隨著銘筆落下,一道淡淡的微光一閃而逝,成功了。

唐玄開了一個好頭,心神卻沒有半分波動,專心致志的畫下第二筆,銘文線條的組合是關鍵中的關鍵,一旦有細微誤差,就會導致符籙失效。

第二筆落下后,微光閃起,與第一筆有了細微的勾連。

成功了!

唐玄微微吸了口氣,繼續畫第三筆,成功!

第四筆,當銘文線條亮起的時候,忽然在一個連接點產生了混亂,緊接著,前面三筆線條的光芒都被波及,黯淡下來。

失敗!


這張符紙徹底廢了。

唐玄抿了抿唇,對失敗早有心理準備,他略微感悟了一下剛才失敗的經驗,拿起第二張符紙……

失敗!

再次失敗!

一次又一次。

夜很快深了,房間地上已經扔滿了畫廢的符紙。

這一天里唐玄至少失敗了上百次。

失敗的原因也很多,有的是線條連接出現了細微失誤,有的是乾脆那根線條就畫失敗了。

感覺到靈魂力已經枯竭。

唐玄閉目休息。

第二天恢復精神后,唐玄重新開始了繪製銘符。

這一天,唐玄依然沒有成功,但明顯一次能夠組合的線條多了起來,最多的時候,唐玄畫到了第五十七根線條,繪製才告失敗。

第三天,唐玄繪製到七十六根。

第四天,九十四根!

……

第九天!

唐玄坐在桌子前,此時他眼前的那張符紙,已經繪滿了線條,細數的話,已經畫到一百六十根了,每根線條都在閃爍著淡淡微光,形成一個整體……

還有三根。

唐玄的眼神專註無比,整個精神空前的凝聚。

那些線條在這麼多天的繪製中,幾乎已經成了本能。

唐玄手腕微微動作,肘部卻紋絲不動,宛如靈蛇的腦袋,銘筆的筆尖輕靈的一轉,一根充滿奇特韻味的線條就出現在符紙上,一百六十一根,成功。

接著是一百六十二根……成功。

最後一根了!


唐玄默默的閉上眼睛,完全靠著靈魂的感知,將整個符紙的狀況都映射在他腦海里,忽然他福至心靈,沒有睜眼,直接將銘筆落到符紙上,一撇一豎一鉤,最後一根線條完全的落在了符紙之上。

剎那間,整個符紙上所有線條都流轉起來,流露出一絲鋒利的氣息。

「成功了!」

唐玄睜開眼睛,眼中流露出狂喜之色,這麼多天的努力,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精力和材料,終於成功了。

他輕輕捧起那張符紙。

上面的一根根線條,都是他多曰的心血。

「不知道這張銘符製作的到底是什麼等級?」

唐玄心中猜測著,雖說沒什麼經驗,但怎麼也不應該是粗劣級別的。

愛不釋手的看了好一會,這畢竟是他成功製作的第一張銘符,唐玄才放下來。

四下掃視,滿屋子的廢紙,唐玄用手揉了揉臉,又檢查了一下剩下的符紙和銘液,已經所剩無幾了,他這些天里又去採購了一次,總共耗費的銀子已經接近百萬兩。

價值百萬兩的材料,最終只畫出一張基礎銘符,培養銘文師的難度可想而知,這還是唐玄的靈魂天賦夠強大,也難怪鍾家到這一代正式銘文師都斷絕了。

當然,唐玄有自信,成功了一次后,後面的成功率會大大增加,不可能再花費這麼多材料才能畫一張了。

……

兩天後,唐玄又一次從黃石城歸來,這一次他將手裡剩下的兩百多萬兩銀子全都換成了材料。

再一次進入房間后,唐玄又一次投入瘋狂的製作中。

十多天過去。

唐玄拉開房門,只見他蓬頭垢面,鬍子拉碴,衣服上也全是污漬,簡直是和乞丐沒什麼兩樣。

形態如此狼狽的他,眼睛卻熠熠生輝。

這些天里,兩百多萬兩銀子的材料已經被他耗乾淨了,但是他的空冥戒里,多出了一沓銘符,一共是四十六張。

; 唐玄花了三百多萬兩銀子,製作出了這四十六張銘符,肯定要把它們轉化為修鍊的資源。

不過這些銘符具體價值多少,唐玄也不是很清楚。

「先試試看銘符的效果!」唐玄抽出百鍊刀,又從那四十六張銘符里取出一張。

對於銘符的使用唐玄早已瞭然於心,將這張基礎鋒利銘符貼在百鍊刀上,唐玄催動真氣,銘符上的銘文漸漸的發亮,然後逐漸從符紙上隱去,等他挪開符紙之後,百鍊刀上多了一道道若隱若現的銘文線條,整把刀散發出絲絲鋒利之氣。

銘符對武器的增幅只能是唯一的,百鍊刀上加持了基礎鋒利銘符后,就不能再使用其他銘符,一旦使用,基礎鋒利銘符的效果就會被覆蓋。

唐玄輕輕揮舞著這把百鍊刀,來到了庭院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