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銘起笑了笑「我會親自去讓陛下發兵,他昏庸了這麼久,也該清醒些了。」

2021 年 1 月 5 日

眾將心底也知道這些,以前與勒斯坦城對峙幾乎能在平手,逐步逐步,到現在只能閉守城關,而且都還十分艱難。

「哪位將軍還有別的建議?」銘起道。

「我認為,應當先攻破戰力不足的勒斯坦城,而不是在這堅守城關。以我軍現在的實力,還有敵方的四十萬軍的狀態,我軍必勝。」一名坐在最後席的年青將領道。

銘起斜眼一瞥,雖然那人絕對比自己大,但銘起反而有種前輩栽培晚輩的心態,道「你上前來。」

那將走上前,單膝跪地,銘起笑道「你知道我這些日子為什麼要去騷擾敵軍嗎?」

「我只看穿了三點,一,將帥想盡量的消耗對方兵力,即使他們用新兵補回來,也不可能有原來的戰鬥力,而是擾亂軍心,降低對方的戰鬥力,第三提高我軍的士氣,提高我軍的戰鬥力。」

銘起笑了笑,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衫,道「明白了嗎?」

那將愣了愣,恍然大悟般道「將帥,難道那二十萬套衣褲就是為了讓士兵在整體上給對方造成心理壓力,進而再一步降低對方實力。」

銘起點點頭,從偷襲的第一次就暗下了這個伏筆。

醜女祕書落跑妻 銘起對眾將道「他說得沒錯,現在敵軍的實力只相當十萬士兵,我軍足有二十萬,而且這二十萬絕對抵得上四十萬大軍。」

「眾將對我攻城有無異議。」銘起道。

「既然將軍已經考慮周詳,我等只需執行命令。」一將道。

「那攻城定在明日早晨,呂菱將軍。」

「在。」

「勒斯坦城東城們口最為兵力薄弱,也是敵人逃跑的最佳選擇,明日一早你帶三萬軍,伏擊在東城門。」

「鍺頗將軍,你帶五萬人攻北城。」

「是。」

「著凱將軍,命你帶五萬人去攻打南城。」

「是。」

「路罰,命你帶領眾將,與五千成功凝聚出能的士兵攻打西城。」

路罰正是剛才那名青年,銘起想要給這青年建功立業機會的心思不言而喻。

眾將雖然不平,但還是忍住,畢竟這是銘起說的。

「現在傳令下去,告訴他們我們要與五十萬大軍交戰。」銘起道。

「將帥這是為何?」一將詫異問道。

「不置至死地而後生,軍隊的戰鬥力不會完全發揮出來。」銘起道。

「好了,眾將下去把,呂菱將軍這是給將士們用的金幣卡,你弄些酒食,給那些士兵加加火,這個我不擅長。」銘起撓撓頭道。

接過金幣卡,呂菱撇了撇嘴角,退了下去。

銘起坐回椅上,眉頭緊鎖考慮如何才能應對那千名修能者,如果光是這二十萬士兵,恐怕只能被他們屠殺。

思前想後,也沒想出一個辦法來,銘起抓了抓腦袋,目前還是去皇宮請援重要,光憑這二十萬人,想抵擋對方向後的百萬大軍,和修能者團是不可能的。

銘起離開主座,走入幾女修鍊的大帳,銘起道「刺雪,銘起攻城的時候拜託你一旁協助他們,一切我都已經安排好了。」

「你的能還沒恢復嗎?」刺雪疑惑道。

「不是,今日我便要和公主去皇宮請求援助,沒辦法照顧這邊,我想那天日陛下光憑公主去,是請不來多少士兵的。」銘起心底也表露出對斐天日的不滿。

公主坐在一旁,對銘起的話也不是很在意,畢竟無論她如何否認,自己父親確確實實已經變得昏庸了。

「嗯,你放心去吧,小色狼,回來我把那座城池送給你做賠禮。」刺雪嬌笑道。

「呵呵,我期待。」銘起笑道。

坐在一旁的柔兒從椅上下來不舍的搖了搖銘起的衣角,銘起伏下身抱起柔兒,寵溺道「這次銘起哥哥出去不會有危險,你就和刺雪姐姐在一起,嗯?」

滿眼不舍的柔兒還是點點頭,她知道她隨著銘起去了,只會是一個延緩他們速度的累贅。

銘起目光轉向一旁的斐玉道「斐玉公主,現在我們就出發吧。」

斐玉道「就現在嗎?會不會太倉促了些。」

「如果你想斐天月的大軍踏進你的國土你可以細細準備。」銘起哼笑了聲。

「那我們現在就去弄兩匹馬出發吧。」斐玉道。

「馬太慢了,由我背你去」銘起道。

斐玉臉色頓時抹上一抹緋紅,雖然知道銘起不過是想快些帶自己到皇城,但斐玉還是不免有些害羞。

突然一道倩影跳到銘起背上,正是刺雪,刺雪在銘起耳邊伏語道「小色狼,你背斐玉姐姐了不許亂摸,不然我知道了就再不理你。」

說完刺雪跳下來,道「斐玉姐姐,銘起如果對動手動腳的你回來告訴我,我來打他。」刺雪顯得到很仗義。

銘起乾笑一聲,自己會是那種人么。

斐玉原本微紅的俏臉再塗暈紅,羞低著頭低聲道「放心吧,我相信銘起不會的。」

「誰說他不會,前三年他還非禮過我呢。」刺雪絲毫不隱晦,直接道了出來。

銘起惡狠狠瞪了刺雪一眼,三年前的無心之過給抖出來,不是故意掀自己的低么。

刺雪被銘起一瞪,低著頭,躲開了。

斐玉笑了笑,道「走吧,我相信銘起。」

銘起走到刺雪身邊低耳伏語道「刺雪回來你必須做一頓大餐。」

隨繼走到柔兒身邊笑道「我走了柔兒,我不在的時候好好聽話。」

說完,與公主走出營帳,要背公主,也不能當著這麼多士兵的面啊。

出了西城,門,銘起和斐玉漸漸的身影消失在城門口的大路上。。。。。 ?———-

「上來吧,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銘起道。

初晨的陽光灑在銘起的臉上,斐玉一陣失神,愣了一陣才羞紅著臉伏在銘起蹲下的背上,銘起感覺到背後兩團柔軟,十分舒服,手摟著斐玉的**,十分有彈性,銘起不由心神一顫。

愣了愣,才甩開腦中的心猿意馬,站直身體,腳下生風,快速沿著大路向皇城進發。

躺在銘起的背上,感受到銘起的氣息,斐玉心底一陣溫暖,輕輕把頭靠在銘起的肩上,雖然有些顛簸,斐玉心底隱隱有種希望,希望能一直如此,但是女性天生直覺告訴她,銘起不會是平凡的,註定會離開自己。

但是此刻的幸福之感卻永遠不會被剝奪。

一個時辰過去,銘起背著斐玉按斐玉指明的路線行進了五百餘里,途中一路路過三座城池,銘起都未做停留,直接跑了過去,如今到這攬城,銘起已經出了不少汗,呼吸也算微微急促,背後的斐玉取出手絹,輕拭銘起額角的汗珠,銘起笑道「斐玉公主,謝謝了,相信以後你會是一名很好的妻子。」

「怎…怎麼會,我連做飯都還不會。」雖然斐玉最上這麼說,但心底還是一甜,畢竟這證明銘起是對自己有好感的。

「要不要休息一下。」斐玉道。

「不用,等到下一座城池再說。」銘起道。

話落,銘起一踏腳,越入城內,在街道上快速穿行,惹得不少人的目光。

銘起疑問道「對了公主,距離城為什麼處在東邊臨近能獸山脈,依舊屬於西落日帝國。」

「距離城,和附近幾座城連成的領土就像一支觸角,伸在北雪國西南部和東落日國的北部,當年兩國想要攻擊那裡,結果被一名無名的超強者擊退了。」

「超強者?有多強?」銘起疑惑道。

「聽別人說,至少不弱於北雪國的石元。」斐玉道。

「難怪,能聖級當然能有相當威懾力。」銘起道。

兩人穿過攬城,繼續前行。或許是因為公主斐玉對這些地方熟絡,一路上並未遇見多少障礙。

一日悄去,銘起背著斐玉,終於來到皇城,也就是落日城的城外,銘起可是一夜未睡的趕路,背後的斐玉也不知道為何,一夜未睡。

銘起道「這皇城內有多少高手。」

斐玉有些難以啟齒道「我離開的時候除去我父親有十明能魂,一名能王。」

銘起索了索眉梢,這斐天月能王級居然也是如此這般,實在昏庸難喻。道「這些人裡面有沒有你比較熟悉的?」

「有,怎麼了?」斐玉疑問道。

「有能魂級帶著你進城能減少很多麻煩。」銘起道。

「可是你的實力不就到能魂級了嗎?」刺雪道。

「第一他們不認識我,可能也不會認識你這個公主,那會讓我們進皇宮嗎?第二,就算他們認出你是公主,但不認識我,一名公主單獨和一名男子在一起,而沒有隨從跟隨保護的可能只有一種就是公主被挾持了,如此不是自找麻煩嗎。」銘起道,其實他沒想到一種,就是公主可能和男子私奔了。

「真不知道你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公主道。

銘起淡笑一聲,一躍跳入城內,順著斐玉說的路線,向她所說的那名能魂級的府邸跑去。

『闕府』獨立處在這裡,一片沒有什麼居住的人,足見其不凡。

銘起問斐玉道「是這裡嗎?」

斐玉點點頭,有些不舍的從銘起背上下來,一路超過八千里的路程不知為何,斐玉感覺特別短。

斐玉走在前面,銘起緊隨其後。

斐玉走上府門的階梯,對士兵道「我是斐玉公主,立刻去通知闕巨叔叔。」

那守門侍衛,愣在原地,面面廝覷,交換一個眼色后,一名士兵色迷迷的看著斐玉,Y笑道「斐玉公主!?哼哼,斐玉公主可在勒斯坦城呢,你和小丫頭,敢冒充公主,讓哥哥好好教訓你。」說完,那雙狗爪伸出來,欲要抓向那對聖女峰,斐玉一陣憤怒,胸前一陣波濤洶湧,剛欲出手,眼前黑影一閃,銘起閃出,一手,將那兵的兩手臂抓在一起,用力捏去,「嘎啦啦。」的骨骼碎裂聲,那士兵慘叫,另一名士兵面色蒼白,跌撞跑進了府院。

銘起送來那人,微抬起頭,大聲道「前輩,既然已經用能識探查到了我們,為何不出來一見。」

聲落不久,一道人影閃出,銘起一驚,這叫闕巨的,恐怕處在能魂巔峰,而且也算其中厲害的一類。

闕巨高大的身影,配上稀疏白染的頭髮與鬍鬚,整個人有種難以言命的氣勢。

闕巨興奮道「還真是小公主,怎麼不是在勒斯坦城嗎?」

「因為某種原因,我需要立刻見父王,可是但是我擔心有人不認識我了,所以來找闕巨叔叔。」刺雪道。

闕巨看了看一旁的銘起問道「他是?」

超級醫生在都市 「我是公主身旁的一名將軍。這次陪公主前來,因為路途遙遠,而且戰事吃緊,所以未帶士兵。」銘起搶先斐玉一步道。

「哦,小子,不錯啊,看樣子不過十六七歲,居然達到能將巔峰了。以後必定又是一名能王。」闕巨倒是輕易相信了銘起,性格足見直爽。銘起對於闕巨也有好感,不過告訴他自己是現在的主帥,那闕巨刨根問低還得更浪費時間。

「那闕巨叔叔快帶我去皇宮見父王吧。」斐玉道。

「好,走吧。知道你愛國心切。」闕巨笑道。

被帶著的銘起和斐玉,漸漸向皇宮而去,路上,斐玉熟悉著這條路,通往那個自己曾待過十年的地方,六歲喪母的斐玉從小外柔內鋼,她永遠記得住六歲時自己那幾名女人的面孔,如何害死自己母親的臉孔,是何種猙獰,何種醜惡。

當年斐玉的母親,乃是皇后,可是幾名女人的闖入打亂了原本一家平靜的生活,靠著本身的美貌,和一串串設計,幾人終於成為斐天日的妃子,原本就沒有多少治國才能的斐天日被這幾個女人迷惑后更是昏庸至極,就在斐玉六歲那年,幾人設計誣陷斐玉母親欲要殺死斐天日,蒙在鼓裡的斐天日聽從幾女饞言,殺死了斐玉的母親,並且其中主謀成功成為皇后,雖然斐天日很疼愛斐玉,可是不可能時時照顧到斐玉,斐玉經常被那些女人欺負,直至十歲那年,斐玉要求去勒斯坦城,才結束了這一切。

至今,那段回憶,依舊存在斐玉的記憶里。

兩人隨著闕巨毫無阻攔的進入皇宮,士兵毫無阻攔,畢竟,一名能魂級的強者哪裡都是受尊敬的。

闕巨帶著兩人居然沒有直徑走入大殿,或者書房之類白日國王應該待的地方,而是去了幾名妃子的寢宮,闕巨嘆息道「公主啊,你別怪你父親,這只是他一時糊塗罷了。」

銘起插嘴道「一糊塗就是裡面嗎?呵」

闕巨轉過頭,怒目斜視銘起,冷哼一聲「我們說話,哪有你這小小將領插嘴的餘地。」

「闕巨叔叔,他也是我的朋友。」斐玉嗔怪道。

「好好好。」闕巨立刻恢復笑臉。

銘起心底沒有多少怒氣,畢竟如果換作是他,他恐怕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到了。公主我去吧。」闕巨話落,銘起卻身形一閃,沖了進入,雖然能未全部恢復,但也有**成。

黃色床單上,一中年男子,正壓在一嬌媚的女人身上,抽動著身體,兩人赤身**,毫無遮攔,大驚之下,能王級的斐天月瞬間離開了女人,閃到一旁,銘起一抓落下,徑直將那女的頭顱抓爆,鮮血伴隨腦漿濺到滿床。

那斐天日大驚之下,立刻發動攻擊,「陛下…」闕巨從門外呼道。

斐天日停下,怒目看著闕巨道,「還不快擒住他。」

「陛下,他是公主的朋友。」闕巨道。

「玉兒?」斐天日道。

「就在門外。」闕巨道。

斐天日黃袍一卷遮住赤身**,這時幾人從門外趕來,道「陛下什麼事?」 暖暖 銘起皺眉,十名能魂來了七人。

「你們這群廢物,有人要行刺我居然都不知道。還不把他給我拿下。」斐天日怒道。 ?———-

「等一下,父皇。」門外的斐玉呼道,斐天日扭過頭,眼中先露喜色,但又被剛才的怒意取代,看樣子他對那女人還有感情了。

「玉兒,他是你叫來刺殺我的?」斐天日怒氣道。

斐玉看著銘起,心底暗罵銘起太魯莽了,可是如果銘起道不魯莽出手,光憑那女人的巧言利嘴,還是會完好的活著,而起銘起殺了這女人的時候發現了一些東西,一些斐天月不知道的東西。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