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金色的銘文,隨之出現在他的周圍,這一道道刺目的金光,就像是一尊大佛出世。

2021 年 1 月 2 日

而這周圍之前還是一片陰冷的地方,竟然在這股微微的佛光中,漸漸地被驅散了。

凌天賜目視著那遠處的身影,那道身影矗立在裂縫上空,下面不斷的有著濃濃的黑霧升騰,將他的身軀包裹在其中。

當凌天賜的這一系列變化之後,似乎那身影變得有些煩躁不安起來。

「吼——」

真實的聲音,帶著極為可怕的穿透之力。

「嘶……」丁晨等人都再次忍不住後退,實在是這裡的陰風太過於駭人了。

他們都是沒有出過揚沙戈壁灘多少次的人,如今,突然來到這種地方,要是適應,那才是怪事。

「嗖——」

那身影動了,周身黑霧繚繞,縱然是丁晨等武皇強者,此刻都完全看不清楚這傢伙的修為。

他彷彿是怒了,帝聖宗的人都能夠感受到那股強大的壓力與壓迫。

聖采月的手再次的握緊了刀身,但是卻被凌天賜暗中阻止了。

「明月照古佛。」凌天賜的手印變化,最後右手立掌在胸前。

那道身影很快,轉瞬間就來到了凌天賜的頭頂,直接的一隻手對著凌天賜的天靈蓋抓下去。

這一抓,相當的刺耳,連周圍的空氣都發出了一陣刺耳的響動。

「嗡——」

金色的佛身突然出現在凌天賜的身軀之上,那道身影很是模糊。

不過,一道道旋轉的金色的銘文,卻是在那佛身之外,築起了一層文字防禦。

「轟——」

一聲爆炸,緊接著凌天賜立在自己胸前的右手,對著那道身影印去。

周圍的金色光芒,就像是光束匯合,最後衝擊在一起,狠狠的對著那道身影拍去。

「卍。」

對於這個古老的文字,丁晨等人都不認識,他們都不知道,凌天賜的明月照古佛武技,還有這樣的威勢?

那身影就像是被觸怒了一般,發出陣陣令人耳膜難受的聲響。

當金色的古字點在他的身軀之上的時候,這周圍的空氣,發出了一陣陣茲茲的聲響。

隨後,無盡的濃霧從那身影的身軀中奔湧出來。

「啊——」

刺耳又尖銳的令人渾身其一層雞皮疙瘩的叫聲從那身影的口中發出,他渾身抖動,似乎在承受痛苦。

凌天賜站在那裡,如一尊古佛,周身充滿了佛性的光輝氣息。

「孽障。現行!」

凌天賜抬手又是一道手印打出,天地震動,強大的武技威能,直接的鎖定了那道身影。

「桀桀……」

但是,令他們所有人都愕然的是,這傢伙之前還在痛苦萬分的樣子,此刻卻是突然的消失。

那周身潰散的黑色濃霧再次的匯聚,而且連帶著那裂縫中湧出來的黑霧,都開始朝著他的身軀匯聚過去。

他的身軀無比的恐怖而凝實,張口就吐出了一道凝實的黑霧。

「茲茲……」

整個天際中,像是開水沸騰,又似乎是燒紅的洛鐵,正在在水中浸泡。

無盡的淡色煙霧,也隨著這一道手掌印與黑霧的撞擊而散發出來。

凌天賜眉頭一凝,這傢伙好恐怖,剛才一擊,竟然只是對他造成一點的傷害?

要知道他如今修鍊這套武技,已經算是擎至一定的境界,那佛性的力量也能夠被他帶動出來。

可這傢伙,明顯不是鬼王宮外所遇到的孤魂野鬼可比的。

在這個傢伙都面前,他覺得那些孤魂野鬼都是弱雞。

「佛陀印。」天靈段中等武技再次的爆發。

而這一次,凌天賜周身金色光芒綻放,整個人如一道光影,沖向了那道身影。

「嘿嘿……」

陰冷的笑容,彷彿是對凌天賜的嘲笑,又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將凌天賜放在眼中。

然後,就看到了這傢伙一招手,那前面就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色物體。

「轟隆隆——」

一聲巨響,那爆炸帶著周遭的黑霧,直接的震蕩開來。

凌天賜那金色的身影太過於鮮艷了,剛才他的一擊,竟然直接的將那身影衝擊出來。

兩者之間,有著兩道巨大的氣流漩渦,正在不斷的擴大,強大的撕扯力,正在不斷的擴張。

「天賜。」聖采月驚呼一聲,對於此刻的凌天賜,她無疑是最為擔心的。

要知道,凌天賜達到了武王境界之後,修為簡直就像是飛的一般。

這才多久啊?就已經武王二段了。

與此同時,他承受的折磨也在與日俱增。

別看他此刻看起來頗為淡然,但是她很清楚,這個倔強的少年,從來都不會將這些痛苦說出來。

強大的勁風,正在撕裂著中間的兩道身影。

凌天賜心中一片凝然,他萬萬想不到,他們這才一進來,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對手。

而且,他始終都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嗚嗚……」

周遭的漩渦已經越來越大,就算是帝聖宗的強者,都已經有些熬不住了,漫天都是灰色的塵土在飛舞。

他們的視線到時候只怕是越來越模糊,最後這裡就像出現了沙塵暴一樣,徹底的看不到。

凌天賜與這傢伙交手才知道,這傢伙的軀體,簡直就剛硬的有些可怕。

真不知道這樣堅硬的軀體,是怎麼練就的?

他凌天賜從六歲開始,就一直在煉體。但是依舊不能和這個傢伙抗衡。

「啊。」凌天賜怒吼一聲,一拳崩出。

這一拳,是他當初自己結合兩大武技領悟出來的,威勢相當的強盛。

金色的龍影,似乎是在怒吼,似乎是在咆哮。

這一聲龍吟,就像是宣戰,那身影明顯的停頓了一下,然後森然一笑后,直接的對著那道龍影拳勁打去。

「砰砰……」

周遭,一道接著一道的爆炸聲響起,使得這裡的空氣在急速的攢動。

「噗——」

凌天賜的身影倒飛了出來,張口噴出了一道鮮血,整個人顯得有些微眯。

但,令他們都想不到的是,這對方的一道身影,竟然也被凌天賜這一拳打擊的後退了七八米。

丁晨、伏鋼以及孔崢三人大眼瞪小眼,要知道他們之前出手,那道身影可都是像一個沒事人一樣啊。

凌天賜是怎麼做到的?他到底是有什麼發現?

「天賜。」聖采月急速前沖,攬住了凌天賜,眼眸中滿是心疼。

「我沒事。」凌天賜咧嘴一笑,吐出一口血水,然後對著聖采月笑道。

聖采月忍不住瞪了一眼凌天賜,然後問道:「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凌天賜搖頭道:「說是靈魂體,但又不全是,可他又不能算作是一個實體。」

凌天賜的話很是矛盾,但這的確是對戰這麼久后,做出的判斷。

「嗖——」

但,就在這一瞬間,那身影竟然立即遠遁,似乎不願意在這裡停留了。

「追。」凌天賜頓時臉色一變,然後喝道。

帝聖宗的高手雖然到現在為止,他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並不影響他們做出自己的判斷。

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有著默契,其餘的人稍微慢了一拍,這才跟上。

七百多人,全部都像之前一樣,再次的狂奔起來。

只不過,這次,是他們追別人,而不是被追。

「到底怎麼回事?」丁晨問道,他們現在對敵人根本什麼都不了解。

到時候一旦再次開戰,肯定是十分的不利,所以,現在還有點空閑,就立即問了出來。

凌天賜皺眉道:「現在我的猜測就是,這傢伙可能和這片大陸有關,但這片灰色的大陸,到底咋回事,我還不清楚。」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傢伙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或者是讓他都害怕的東西出現了。」

「啊?」帝聖宗的一眾強者都有些傻眼了。

連武皇都拿他沒有辦法,他居然還有怕的?

那那個未知的玩意兒,豈不是更加的難對付?

既然如此,那麼他們還追過去豈不是找死?

「這個……宗主,咱們這追過去,不太好吧?」伏鋼問道,眼神中有著疑惑的神情。 伏鋼等人終究還是心理有些心虛,畢竟這裡誰都沒有來過,充滿了危機,此刻要是真的遇到了那種更加難以對付的東西,他們所有人真的就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對於凌天賜,他們自然是打心裡佩服,但是此刻卻也是不得不謹慎對待。

凌天賜的速度不減,然後傳音道:「你們的擔心,我自然是知道,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有把握。」

他們所有人如今對凌天賜都算是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那就是他絕對不會將自己的事情說的很圓滿。

做事,那就更是如此了。

此刻他說他有把握,那就證明他非常的有把握。

既然都已經決定了,那麼便不會再有任何的遲疑。

丁晨和伏鋼等人全速前進,其實,帝聖宗是很少像這樣擔憂過。

來到這個鬼地方,現在他們除了自己等人之外,幾乎是沒有看到一個其餘的人。

這裡除了灰色就是灰色,這種陰暗,氣息又相當陰冷的地方,是極易讓人的心情質變的。

凌天賜正是因為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是越發的擔心。

而現在那傢伙逃竄的方向,正是他們之前逃竄而來的方向,看來這其中果然是有著貓膩。

不過,凌天賜的靈控感知,反而是愈發的小心。

因為,他擔負著所有帝聖宗高手的生命安全,不敢有著絲毫的放鬆。

「咦?」突然,凌天賜的眉頭微微的跳動了一下,他發現,身邊的聖采月也有了一絲異樣的發現。

這個發現,讓他們兩人都是一驚,隨即身後的丁晨和伏鋼等人都感知到了。

雖然前面的那道身影,依舊是在飛行,但是速度明顯的變化了很多。

更為讓他們心中感覺到驚喜的是,他們似乎感受到了其餘人的氣息。

沒錯,是人,而不是什麼怪物的氣息。

也就是說,這裡並非只有他們一撥人傳送過來,還有很多的人,都處在這片大陸上。

只不過,大家的距離都相當之遙遠。

遠處,天際本來就十分的陰暗,加上裂縫中,不斷的有著黑色的濃霧飄散出來,就使得這裡的一切變得更加的模糊。

不過,只要有人在這裡,多出一點的濃霧又算得了什麼?

現在,所有人有疑惑的就是,這身影到底是誰?他到底在忌憚什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