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醒來,自爆,化為能量,流入洞中。

2021 年 1 月 2 日

蟲后吸收的速度很快,能量入體之後,根本沒有任何不適,反而讓她的尖叫聲更加尖利,直入腦海心扉,遠遠地傳了出去。

聲音所到之處,蟲族全都老老實實地進行著自爆。

這就是蟲族晉級之秘?

軒轅缺半眯著眼睛,進行著分析。

以生命等級上的壓制,讓低級的生命無條件奉獻,成就高等級的生命進化!

這種方式相當殘忍,但卻又十分強大。

這完全可以量產高級生命啊。

什麼種族能比得了?

難怪萬界諸天,聞蟲族而變色。

低等級的蟲子,隨時準備著死亡,但是,死亡之後,能量卻一點也不浪費,反而會成就高級的蟲子。

這是一支根本不怕死亡的大軍,比任何鐵血部隊還要鐵血。比任何敢死隊還要敢於赴死。

他們的個體雖然比較弱,可是,數量又彌補了這個缺陷。

蟲族大軍,果然是無敵的大軍。

所以,他們的世界,一直在擴張,一個個星球,一個個星域,被他們吃得乾乾淨淨。卻從未聽說過,他們的星球被別的種族佔領過。

他們的勢力,隨時都在擴張。

軒轅缺摸了摸鼻子,讚歎著蟲族的偉大不凡,神識卻緊緊盯著這個星球,關注著一切。

沒過多久,這顆星球上的蟲子都自動爆炸了,能量形成河流,卻平靜地緩緩流淌,成為蟲子老婆的進補之物。

蟲后的吞噬能力的確超強,反正,軒轅缺只聽說過餓死的蟲族,卻從來沒聽說過有撐死的蟲族。

他們可以無休止地吃下去,吃下去,一直吃。

直到吃光食物,他們才會陷入沉睡之中,等待下一次大餐。

蟲后將這一天賦完美地表現了出來。

這個星球上,足足有萬億蟲族,化成的能量何等驚人,卻被她不動聲色地吞噬得乾乾淨淨,一點也不浪費。

該進入沉睡了吧。

軒轅缺暗暗想到,蟲族吃飽后,就會進入沉睡,睡一沉起來,實力就增長一大截。

然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他這個未進門的老婆,卻一反常態,根本就不睡,而是掙扎著坐了起來,努力睜開眼睛,大聲尖叫,身體不停地翻滾,很快就將山洞弄塌了,又將大山撞毀,然後,一路翻滾下去。

整個星球,除了她,已沒有別的生命了,大地如同她的床,隨她翻滾著。

所過之處,山崩地裂!

很快,她的身子就被撞得破敗不堪,血流成河。

軒轅缺看得心疼,忍不住問道:「需要幫助嗎?」

看上去痛苦到極點的蟲后,卻傳來愉快的聲音:「謝謝了,我的傻老公。很快就好。」

軒轅缺只好隨她折騰。

幸虧,蟲后沒有說假話,果然很快就好了。

她的身子突然轟地一聲就爆炸了,化成一團巨大的血霧,如同一朵蘑菇雲,直衝雲霄。

軒轅缺被嚇了一跳,大聲問道:「不是說沒問題嗎?咋就炸了?」

神識中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蟲后說道:「傻老公,你在擔心我嗎?我很開心哦。」

軒轅缺聽了,心情稍稍平靜了一點,卻仍然提得老高。

而那團衝天的蘑菇雲,卻慢慢地化為了人形,慢慢變小,最後,縮小成了一個大約一米七的絕世美女,前凸后翹,巨臀蜂腰,眼含秋水,一顰一笑,都自帶媚惑體系。

正是蟲后。

軒轅缺大喜之下,神識細細掃過,發現她已奇迹般地成為了玄仙。

從普通蟲仙,一舉跨過了蟲仙、金仙,進入了玄仙,這可是連跨兩個大境界,在修仙世界中,難得一見。

軒轅缺想了想,好像只有自己這樣做到過,沒想到,這隻好看的蟲兒,卻有這樣的天賦,只然是天才。

進入玄仙后的蟲后,魅力天成,看了軒轅缺所在的方位一眼,輕輕說道:「傻老公,還不給我取個名字嗎?」

軒轅缺覺得有趣,問道:「你不知道自己叫啥?傻了?」

蟲后說道:「妾身不想記起以前的不快經歷啊。」

軒轅缺打了個響指,說道:「了解。那就取一個名字。」 軒轅缺答應之後,卻突然後悔了,他的取命的水平,的確是一個短板啊。現在,連孩子的取命權都交了出去,可見有多差勁兒。

想了老半天,他才猶豫不決地說道:「小雞!就叫小雞了!」

蟲后一聽,覺得很意外,問道:「為什麼要叫小雞呢?」

軒轅缺一聽,頭大了,取得名字而已,哪有什麼為什麼啊,這不是隨便取的嗎?

不過,話肯定不能這麼說,要不然,這未過門的老婆會咋想?

他反應神速,馬上說道:「這是人類世界東方文化中的一種最喜聞樂見的東西,人們叫它麻將,小雞是其中的一個重要成員,長相如九天神鳳,是最最漂亮的一個。嗯嗯,對了,我很喜歡自摸小雞和二筒。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哦,俗話說,早起的小雞有蟲吃,這是希望你,從此衣食無憂……」

蟲后佩服得五體投地,高興地接受了這個名字,說道:「很好,很好,聽上去小雞好像是蟲子的天敵一樣,我喜歡,我就要當蟲族的天敵,完全征服他們,不過,早起的小雞有蟲吃,那麼,早起的蟲子呢?」

呃。

這是一個死輪迴,無法解釋。軒轅缺趕緊轉移話題,叫道:「小雞?」

小雞愉快地答應:「哎,啥事兒?」

軒轅缺說道:「沒啥事兒,高興了,就叫著玩兒。」

小雞很開心,說道:「好好,你高興就好,我也高興。」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老公。

哎。

……

你有完沒完?

沒啥事兒,我高興了,叫著玩兒。

軒轅缺:%……——*%……¥

最後,軒轅缺不得不又換話題,說道:「你的修鍊方式與其他蟲族不一樣啊。怎麼看上去那麼慘?」

小雞自豪地說道:「慘什麼慘啊,自虐很爽的好不好!你要不要試一下,真的很爽哦,不過,這就是我得到的傳承秘法,以這種小代價,換取快速晉級。你知道其他蟲族如果吞噬了這麼多能量會如何嗎?」

軒轅缺說道:「我又不是蟲族,我咋知道?」

小雞說道:「真是傻老公,告訴你吧,其他蟲族至少需要沉睡一百萬年,在這期間,會有大量的能量流失,最終能提升兩個小級別就很了不起了。也就是說,按其他蟲族的方法,最多能從一級蟲仙升到三級蟲仙,根本到不了金仙和玄仙。」

軒轅缺想了想,這的確是了不得的傳承秘法,如果讓自己打幾個滾,就能進入至尊境界,他早就滾了十億八千萬里了。

不由得有眼饞,這樣的功法,真的很逆天啊。

就在這時,小雞突然喊道:「傻老公,把陣法撤了,快。」

軒轅缺一邊快速收回陣法,一邊問:「又咋了?」

小雞說道:「要打雷了,要打雷了,我要吃掉這些雷。」

軒轅缺一驚,吃掉這些雷?你的胃什麼做的?借給我用幾天行不?神識一動,已發現這顆星球上空,烏雲密布,長相奇怪,蘊藏著大量的規則,原來,是劫雲到了。

小雞要渡劫。

軒轅缺一下子反應過來。

只有挺過雷劫,才能成為真正的玄仙。他是過來人,知道雷劫的好處,對一般的修士來說,雷劫意味著死亡。但對真正的大能來說,雷劫完全是在送菜。

當初,軒轅缺可是把雷劫全都吞噬了,並且,把負責打雷的神都嚇尿了。

看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個蟲子老婆,也有這種天賦。

說話間,第一道劫雷已呼嘯著落向小雞頭頂。

小雞輕鬆地舉起手,在柔順的青絲旁輕輕動了動手指,彷彿在捋頭髮一樣,就將雷劫捉在手中,看了一眼,就扔進了嘴裡。

誇張地咀嚼了幾下,輕鬆地吞入腹中,不帶一點煙火氣,她抬起頭來,張開紅唇,貝齒輕啟,說道:「這個雷的力量太小了,雷神在偷工減料嗎?」

劫雲猛地晃動起來,在虛空之中憤怒地翻滾著,擠出一張狂暴的臉來。一連扔下兩個劫雷。

然而,小雞依然風不吹浪不起地將劫捉住,一口吞下,還擺出了不屑的表情。

劫去真的出離憤怒了。

轟轟轟地扔著雷,聲勢浩大,彷彿要將整個星球炸毀一般。

事實上,這種劫,完全可以將一個星球炸成灰燼的,但是,很不幸的是,它遇上了一個怪物。

小雞似乎很喜歡劫雷的味道,不停地激怒劫雲,希望他能多扔幾道雷來。

劫雲怒歸怒,卻神知清醒,按規則定扔完九輪雷后,就要收兵了。再在這兒呆下去,會被氣死的,特么的,啥時候,一個渡劫的傢伙可以變得如此囂張了?別人渡劫不都是準備了又準備,小心了又小心嗎,就算這樣,也往往九死一生,被轟得人死道消。這位可好,連雷種都給捉去吃了。

養雷容易嗎?

虧本了。

雷神也不等渡劫者飛升,不指望之個變態前來送禮了。他駕起雷雲,就要撤退。

可是,他突然發現,有一隻大手將劫雲捉住了,然後,劫雲中的雷,被一個又一個的挑走,彷彿是在挑珍珠一樣,數千個雷,就這樣被挑走了。

雷神是個火爆脾氣,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正要大發雷霆,卻發現這隻手很古怪,仔細一看,居然是聖人的手,手上全是驚天規則,只看一眼,雷神就覺得自己的規則要消散了。

他馬上閉上眼睛,朝著大手連連作揖,恭恭敬敬地倒退了一億里,連劫雲也不要了。

這才直起身來,施展神通,一下子穿越這個空間,逃走了。

一邊逃還一邊腹誹:「你一個堂堂聖人,居然來搶我的雷!至於這樣欺負人嗎?你一念之間就能創造九天神雷,我卻要在雷池中慢慢培養,這算啥事兒啊。」

但是,他卻根本不敢出聲兒。在修仙界,永遠都是弱肉強食,人家本事高,就可以隨便欺負你。

你不服?那你就完了。

多少天才都是死在不服這兩個字上。

軒轅缺可沒想這麼多,他只是覺得小雞喜歡劫雷,乾脆將它們全都拿過來,送給她當零食。

哪有當老公的不給老婆買零食啊? 一軒轅缺一聽,一下子就激動起來了。下意識地挺動大棍,棍棍毆打在彎彎彎的靈魂深處,讓她好一陣嬌喘。

軒轅缺激動地問道:「都有些啥?」

彎彎此時彷彿回到了冰冷的系統時代,主動拉開一個面板:

體質:千億

攻擊:千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