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醒來時,凌風盤腿坐在床尾,緊閉著眼,他的身體,被一圈金光圍繞著,好似在修鍊。

2021 年 1 月 3 日

她不敢打擾他。

緩緩坐起身來。

身上已經穿上了衣服,她勾唇一笑。

趕緊下床。

剛下床,男人便睜開了眼。

「醒了……」他笑著道:「我以為,你還要多睡一會兒呢……」

唐寧知道他這話里是什麼意思,癟癟小嘴,「別看不起我!我的身體,可是比以前好多了……昨晚那點分量,還不至於讓我起不了床……」

她一面穿外套,一面紅著臉,哼唧道。

凌風走到她身側,大手攬著她的細腰,垂首在她耳邊壞笑著問,「是么?那是誰昨晚在本座的身下,哭著求著,不要了的?」

「我……」

唐寧被他問的愣住了。

眨眨眼,她不想和這個壞蛋說了,一把將他給推開,「我下樓去準備東西……你休息好就下來吧,我們早點出發,等一下太陽出來了,走起來會很熱。」

「嗯!好。」

凌風看著她倉皇逃走的背影,嘴角的笑容非但沒消失,倒是越來越濃郁了。

……

唐寧下樓才看到,安格斯已經將一切東西都準備好了。

一人一個背簍,背簍里放了所需要的東西。

唐寧研製的牛肉乾和臘魚都裝上了,可以帶著在路上充饑。

今早,安格斯還煮了一大鍋的米飯,等唐寧下來后,給她盛了一碗。

「吃了飯,我們就出發吧!」安格斯捏捏她的小臉,笑道。

唐寧心裡暖暖的。

這個男人,嘴裡雖然說,不同意自己長途跋涉去人族,可到最後,他還是默默幫自己準備好了一切。

這樣的好男人,被她唐寧給遇上了,真是三生有幸。

「謝謝你,安格斯!」

唐寧湊到他跟前,踮起腳,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才端著碗轉身走到餐桌前。

夏天還在睡,夏夜倒是坐在餐桌上,已經開始嗷嗚嗷嗚吃了起來。

「祁風過來了嗎?」她忽然想起這個小子。

「來了!已經和艾薩克先行出發,開路去了!」安格斯把夏天抱起來,放到了一個墊了棉被的背簍里。

小夏天坐在裡面,剛好合適。

小腦袋露在外面,一晃一晃的,看起來十分呆萌。

「哦……」

唐寧以最快的速度吃了早飯,將桌子收拾了,廚房也收拾乾淨,上樓去將手術刀,手機,手電筒,還有那本醫學書,以及各類藥丸都塞進了自己的背包里,拿著和凌風一起下了樓。

將背包被在身前,她背了一個背簍在背上,跟兩男人笑道,「我們走吧!」

她對未來的旅程,可是非常期待呢!

「好。」

凌風也背了一個背簍在背上,他漂移的墨袍和銀髮,配上這山野氣息十足的背簍,混搭的風格,逗樂了唐寧。

她捂著嘴巴忍住笑意,跟在他們身後出了門。

將木樓的大門,咯吱咯吱的關上了。

「我會在冬天之前回來的……」

她趴在門上,有些戀戀不捨。

這一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兒……希望,還能有機會回來。

這裡,才能算的上,是她唐寧在這個陌生的獸界的家。

夏夜伸出爪子拍拍唐寧的肩膀。

「我和認識的小動物們說了,讓它們保護好姐姐的家……等我們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會是完完整整的……」

唐寧見這小老虎這麼懂事兒。

滿意的點點頭,伸出小手,牽著夏夜的小手。

「那我們走吧。」

……

唐寧來到獸界以後,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那個有棉花的崖底。

他們走了不到一個時辰,就來到了那懸崖邊上。

唐寧看著懸崖對面那片平原,皺皺眉,走到了凌風身側。

「是不是要飛過去?」

「恩……」凌風點點頭,抱住她,腳尖輕點,直接飛到了空中,朝著百米外的另一處懸崖飛了過去!

安格斯讓夏夜變成小貓大小,和夏天一起放到了背簍里,然後緊隨其後。

小夏天早就醒過來了,飛到天空中后,非但沒被嚇到,反倒是瞪大眼,看著山崖下,興奮的一直在背簍里亂跳。

安格斯好無奈。

小傢伙也不怕他萬一一個不穩,摔下去了……

夏夜也很興奮,黑曜的眼眸從背簍的縫隙里露出來,看著半空中的景色,興奮的嗷嗚嗷嗚直叫喚!

在對面的山崖落下后,唐寧看到等在那裡的艾薩克和祁風,等凌風將自己放下后,趕緊跑過去。

「怎麼樣?前面沒什麼危險吧?」

艾薩克面色輕鬆,嘴角叼著一根狗尾巴草,點點頭,「還算平靜,有我在,即便是有危險,它們都不敢靠近的……放心吧……」

安格斯涼涼的瞥著他,「你太自信了……」

說完,他領頭朝前走去。

人族在獸界的正南方,唐寧聽安格斯說過,人族的南邊,有一片汪洋大海,沒人敢去大海那邊。

聽說,出海的人族,沒有一個活著回來的。

所以,海的那邊,對於獸界的生物來說,是地獄。 唐寧卻不是很怕。

若是今生有機會,她一定要出海去看看。

太陽已經出來了。

幸好,懸崖這邊,還是森林。

走在森林裡面,有很多的樹蔭,唐寧幾人倒是沒被曬著。

唐寧在森林裡找到了好多有用的食物和草藥,她將草藥全部採集起來,放到了背簍裡面,食物則只取了等一下中午需要吃的。

等從人族回來之後,她才到這裡來大規模採集。

唐寧覺得,自從帶上這個桃木手鐲之後,自己的耐力,體力都上升了,走了這麼遠的路,她腳不酸,腿不軟。

反觀祁風那小子,在第三個時辰的時候,就奄下去了。

唐寧揉揉肚子,有些餓了。

便說,要不先停下來,吃點東西再繼續走。

祁風趕緊點點頭,附和道:「好啊!」

唐寧笑了笑,找了一塊大石頭,將背簍和背包放下,安格斯將孩子放下,把夏天從背簍里抱了出來。

夏天在背簍里縮了一個上午了,早就悶到了。

一出背簍,立馬撒丫子在安格斯的膝蓋上亂蹦,嘴裡還發出,「啊呀啊呀」的小奶音。

萌死了。

唐寧湊過去,在夏天的小臉蛋上親了親,「餓不餓?」

夏天眨眨眼,只知道「啊呀啊呀……」

唐寧將他從安格斯的手裡抱過來,坐在樹下,掀開了衣服,開始餵奶。

夏天啾啾啾的吃著奶,一臉滿足。

唐寧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

側眸一看。

坐在自己後方的安格斯一直眼神火熱的盯著自己的小臉。

她小臉頓時一紅,有些害羞的問道:「看什麼啊?你去找找附近有沒有水,我好渴啊……」

雖然用羊皮製作的袋子裝了幾袋子水,但是,一路走過來,已經快喝光了。

若是再找不到水源,接下來未知的路程,會讓唐寧的心中沒底。

「祁風去了……」安格斯抬手撩起她的一縷秀髮,在手中輕輕的把玩著,嘴角帶著一絲笑,「糖糖,你說,昨晚……你能被種下種子嗎?」

「阿勒?啥種子?」唐寧沒反應過來。

看到安格斯臉上的壞笑時,她明白了。

臉越發的紅,她抬手拍掉安格斯的手,「種不種的下,得看那個老妖怪的實力了……」

唐寧瞥了一眼正在和艾薩克一起搭建灶台的凌風。

看到如此具有煙火氣息的凌風,她微微有些失神。

初見,這個傢伙,是霽月清風的。

在她的心中,他一直如猶如神砥。

可只是一夜的時間,他就開始變了,變得和自己越發的親近了,他在她,在他們的面前,沒了那一絲高貴感。

她知道,凌風這是徹底的融入了她這個小家庭。

挺好。

她嘴角勾勾,小臉上浮起了幸福的笑意。

安格斯卻以為她是在回味昨晚的火熱,所以才笑得如此的勾人,有些吃味,他忽然鉗住她的下巴,彎下腰去,擒住了她的唇瓣。

「唔……」唐寧頓時瞪大眼。

小夏天就在她懷中,一抬眸就能看到兩人接吻的情形。

唐寧感覺到,小夏天放開了她。

趕緊抬手將安格斯給推開,垂眸一看,夏天正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和安格斯,小手放在嘴巴里,學著安格斯的動作,允吸著。

唐寧的小腦袋裡轟隆一聲。

她瞪向安格斯,「看看你教的……」

安格斯倒是覺得好笑的很,抬手拍拍夏天的小臉,「領悟能力還不錯哦!」

唐寧:「……」

她站起身來,將孩子塞進安格斯的懷中,起身去,「你慢慢教他這些污污的事兒吧!」

她去到凌風那邊,準備做午餐了。

……

祁風去了快一刻鐘,都沒回來。

唐寧不免有些著急了。

「他不會迷路了吧?」唐寧皺著眉問安格斯。

安格斯緩緩搖頭,「不會!他是狼,記得住我們身上的味道,即便是離開百里,也能嗅到……是不可能迷路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