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鄭鳴看著自己老爹強作歡顏安慰自己的樣子,淡淡一笑道:「兒子知道,要是兒子一直跟他們這些人一般見識,恐怕早就被氣死了。」

2021 年 1 月 4 日

「拿得起放得下,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鄭工玄說話間,扶著鄭鳴道:「咱們先回家休息休息,然後去見你母親,你母親可是等了你不少時候呢。」

就在兩個人說話間,就見穿著一身淡紅色衣衫的鄭小璇跑了過來,她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就快速的撲了過來:「二哥,你去鹿靈府,給我弄了什麼好東西。」

說話間,鄭小璇就朝著鄭鳴撲了過來。

鄭工玄一個沒有注意,鄭小璇已經撲到了鄭鳴的身上,而伴隨著鄭小璇的一撲,鄭鳴瞬間被撲倒在地上。

雖然鄭小璇是一個小娃娃,但是她的力量可是不小,自從鄭鳴能夠修鍊之後,和鄭小璇打鬧的多了,鄭小璇根本就沒有注意。

「二哥,你怎麼了?」鄭小璇也感覺到了鄭鳴的不一樣,趕忙擔憂的問道。

鄭鳴輕輕一笑道:「沒有什麼。就是想要嚇你這丫頭一下!」

說話間。鄭鳴伸手在鄭小璇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壞蛋二哥。就知道嚇人家,等一下我要告訴母親,說你嚇唬我!」鄭小璇兒童心性,很自然的就覺得鄭鳴是跟她開玩笑,根本就沒有想到鄭鳴會受傷。

可是,就在鄭鳴從地上被李小朵攙扶起來的時候,已經有人看在眼中,並快速的朝著裡面去彙報。

「太上長老。那鄭鳴橫行無忌,這次應該是招惹了不應該招惹的存在,這才讓人家給廢了經脈!」鄭杳站在鄭家的大廳裡面,聲音嚴厲的道:「他不知道為我們鄭家,招惹了多少的對手,我覺得對他,一定要嚴懲。」

「三長老,你這話說的不對吧!鄭鳴剛才已經說了,那打傷他經脈的人,已經死了!」大長老鄭庸恩沉聲的道:「更何況鄭鳴在鹿靈府。為我們鄭家……」

鄭杳冷哼了一聲,冷冷的道:「橫推鹿靈無對手。實在是太牛氣了,可是他鄭鳴知道不知道,他這樣,將咱們鄭家,也推到了風口浪尖。」

「他要是沒事還好,現而今,她成了這個樣子,還不知道多少人將咱們鄭家恨在骨子裡。」

「等論品之會,更不知道有多少世家,要將咱們鄭家當成潛在的對手,那時候咱們鄭家能不能將晴川縣的地盤保住,都是兩說。」

鄭杳的一番話剛剛說完,斷了手臂的二長老跟著道:「三長老說得對,鄭鳴一定要嚴懲。」

「不然的話,以後家族之中,再出現鄭鳴這樣目無尊長的人,那對咱們鄭家,才是一個大大的災難。」

雪中送炭的人,永遠都是少的,而落井下石這種事情,很多時候,都不缺少人做,一時間,不少人嗷嗷大叫,那意思只有一個,就是嚴懲鄭鳴。

當然,除了嚴懲鄭鳴之外,還有人提出,鄭鳴的武技,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屬於整個鄭家的。

現在鄭鳴經脈寸斷,成為了一個廢人,他應該將自己的武技交出來,讓家族的子弟習練。

至於鄭鳴,更要再進鹿靈府,上武學院以及那些被鄭鳴得罪過的世家大族一一賠罪。就算是給人家磕頭跪死在人家門上,也不要人家記恨鄭家。

當然,說這種話最多的,就是二長老和三長老所屬的下屬。

太上長老一直都是一眼不哼,但是作為大長老的鄭庸恩,心中卻是一陣的嘆息。

他明白,太上長老一聲不吭,實際上就是已經表明了態度,那就是他支持鄭鳴交出所有武技,然後一個個去鹿靈府跪門賠罪,乞求原諒!

鄭鳴所住的小院,此時顯得分外熱鬧,不但有鄭小璇那歡快的笑聲,更能夠聽到端陽英帶著關心的話語。

小院的石桌上,此時已經放了一大桌子的菜,鄭鳴手裡拿著筷子,吃的滿臉都是油。

雖然,從自己母親的笑臉之中,鄭鳴能夠看到那麼一絲絲隱藏在深處的心疼。但是對於這種關懷,鄭鳴覺得,真的是很舒心。

而就他自己而言,他也非常喜歡這種家的溫暖。從回到家中之後,鄭鳴就被這種溫暖所包圍,而所有的人,不論是端陽英還是鄭小璇,都沒有問他鹿靈府的事情。

很顯然,這是鄭工玄的刻意安排,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願意觸及到鄭鳴的痛處。

就在鄭鳴吃的歡快的時候,一個僕人走了進來,那人輕輕的在鄭工玄的耳邊說了一句。

鄭工玄臉色變了一下,隨機就恢復了正常,他朝著端陽英一笑道:「太上長老他們要走,我去送送,你等一下讓小朵去鎮上要一頭山羊,今日咱們全家好好吃一頓。」

「哎呀,有烤羊肉吃了,真好!」鄭小璇一下子從石凳子上蹦起來,雪白的雙手,重重的拍在了一起。

看著鄭小璇那無憂無慮的樣子,鄭鳴忍不住用手指在她的鼻子尖處颳了一下道:「你這個小饞貓,就知道吃吃吃。」

「二哥,我聽小朵姐姐說,你也喜歡吃啊!」鄭小璇說到此地,帶著一絲遺憾的道:「要是玉清姐姐和大哥都在,那就更好了。」

「大哥要是在,那頭山羊,你吃的就少了。」鄭鳴故意逗鄭小璇說道。

鄭小璇用手指摸著自己胖乎乎的小臉,好一會才道:「要是大哥還在,爹就會要兩頭,小璇吃得更多。」

鄭工玄雖然心中有事,但還是忍不住笑道:「好好好,我們家小璇既然想要吃,那爹就要兩頭好了。」

說話間,鄭工玄哈哈大笑的走了出來,這一刻,陽光照耀下的鄭工玄,身材顯得格外的高大。

鄭鳴看著離去的鄭工玄,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淡淡的霧氣,他瞬間將那霧氣從自己的眼眸掩去,但是他眼中的堅定,卻更多了九分。

「哎呀,還真是夠熱鬧的,嘖嘖,這麼豐盛的菜,怎麼能夠讓一個廢物吃呢?這實在是有點糟蹋糧食啊!」就在鄭鳴夾起一根菜的時候,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過來。

這聲音,鄭鳴並不覺得陌生。

鄭瑾瀧,三長老鄭杳的兒子,原來大長老的孫子,前些時候,鄭鳴路過晴川縣城,就因為他咒罵投靠了鄭鳴的鄭金等人,所以被鄭鳴直接倒掛在了旗杆上。

鄭鳴沒有想到,自己回到了鹿鳴鎮,竟然遇到了這麼一個臭狗屎。

比起以往來,鄭瑾瀧的模樣顯得瘦削了點,但是他雙眸之中的得意,卻比以往多了不少。

鄭瑾瀧這次來鹿鳴鎮,本來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按照他父親鄭杳的安排,向鄭鳴賠禮道歉,從而修好一下他們家和鄭鳴的關係。

雖然鄭瑾瀧的心中有一萬個不願意回到鹿鳴鎮,但是在鄭杳的威逼之下,他還是屈服在了自己老爹的淫威下。

可是,就在他心中難受至極的記著他老爹告訴的他的道歉話語時,一個好消息從天而降。

鄭鳴,那個讓他恨之入骨的鄭鳴廢了,他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物,讓人家直接給廢了經脈!

這個消息,對於鄭瑾瀧來說,無疑是一件大大的好消息,這就等於他準備睡覺,天上掉下來了一個枕頭。

不對,這應該是天上掉下了一個床,再加上一個能夠給他暖床的丫頭。

鹿鳴鎮的鄭家,鄭瑾瀧一直都沒有怎麼看起過,只不過隨著鄭鳴的強勢崛起,這才讓他不得不重視鹿鳴鎮鄭家的力量。

而現在鄭鳴受傷,可以說是老天都在幫他鄭瑾瀧,想到自己在旗杆上吊著的情形,他哪裡還忍得住,直接就跑了過來。

他要將鄭鳴給與他的羞辱,統統的還給鄭鳴。

不對,他要加倍償還,他要讓鄭鳴生不如死,只不過剛才鄭工玄在這裡,他不敢胡來,現而今鄭工玄已經離去,這種顧忌,自然也就沒有了。

端陽英自然之道自己兒子和鄭瑾瀧的矛盾,如果鄭鳴一點事情沒有,這種事情,她絕對不會插手。

可是現而今,自己的兒子經脈斷了,那麼端陽英絕對不允許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欺辱自己的兒子。

所以端陽英緩緩站起身來,沉聲的道:「謹瀧公子,這裡是我家,請你立即離開。」

「哎呀呀,讓我離開,這是誰啊,如此大的口氣!」鄭瑾瀧自然認識端陽英,在剛剛來到鄭家的時候,他還被自己的老子摁著腦袋,給端陽英磕了頭。

可是現而今,鄭鳴已經廢了,自己還顧忌什麼端陽英,所以他的話語之中,充斥著挑釁。

「來人,將鄭瑾瀧給我請出去!」端陽英朝著四周一揮手,厲聲的道。

幾個鹿鳴鎮的武者,快步的走了過來,抓住鄭瑾瀧的手掌道:「謹瀧公子,請離開此地。」(未完待續。)

ps:感謝舵主斷劍、為情兄弟的支持鼓勵!第九更奉上,呼喚各位兄弟和老貓一起發力,月票啊月票! 鄭瑾瀧對於幾個剛剛達到十三品的武者,絲毫不放在心上,他手掌變幻之間,猛虎拳一記猛虎掏心打在了一個武者的肚子上,直接將那武者打的口吐鮮血。

「讓我離開,就憑你們也配!」鄭瑾瀧面帶蔑視的朝著那幾個武者掃了一眼,目光又看向鄭鳴道:「鳴少,幾個奴才的功夫不夠,要不您將我趕走。」

說到此處,他朝著身後的幾個漢子哈哈笑道:「鳴少可不得了,人家可是橫推鹿靈無對手,我真的好怕啊!」

嘴裡說著好怕,但是鄭瑾瀧的眼中,哪裡有半分怕的味道,他此時,更多的是挑釁!

跟在鄭瑾瀧身後的幾個漢子,也跟著大笑了起來,他們同樣已經知道了鄭鳴經脈寸斷的消息,所以對他們而言,這個時候的鄭鳴,就是一個沒有牙的老虎。

老虎一旦沒有了牙,那就不是老虎。

鄭鳴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冷色,他現而今,已經決定要將鄭瑾瀧給宰了。

雖然現在,他渾身經脈斷了,施展不了自己的力量,但是鄭鳴的身上,還有英雄牌。

無論是小李廣花榮,還是那幾張不怎麼出眾的武將牌,每一個斬殺鄭瑾瀧,都不會是什麼大的問題。

「你立即給我走,再不走,我……我打死你!」李小朵看著鄭瑾瀧,大聲的說道。

此時的李小朵,看上去沒有絲毫嚇人的氣息,她那滿是青春活力的樣子。很是有一種秀色可餐的味道。

鄭瑾瀧的目標。本來放在鄭鳴的身上。看到那氣鼓鼓的李小朵,他的眼前不由得一亮。

這小子也禍害了不少的女子,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李小朵好似有一種特殊的味道深深的吸引著他。

「小娘子,你這樣兇巴巴的模樣,可是不招惹人喜歡,你要打我,來呀。我非常想要讓你打死我。」

說話間,鄭瑾瀧就朝著李小朵逼過去,那摸樣,就是要佔李小朵的便宜。

可是,就在他的身子朝著李小朵挨去的剎那,李小朵那本來有些不知道放哪裡的手掌,陡然猶如綻開的蓮花一般,朝著鄭瑾瀧就揮了過去。

剎那之間,一陣耳光聲,就傳了過來。

鄭瑾瀧的臉。在李小朵收住手掌的時候,已經腫起來很高。他的眼眸中滿是怒色。

「小丫頭,你竟然敢打我,今日少爺就讓你……」還沒有等鄭瑾瀧說完,本來還有些怯怯摸樣的李小朵,玉手輕揮,就抓住了鄭瑾瀧的衣襟,然後將鄭瑾瀧整個人,直接抓起,然後重重的扔在了一塊石頭上。

這一抓一扔,有一種妙奪天工的感覺。

鄭鳴雖然經脈斷了,但是他的眼力還在,特別是經過使用厲若海的英雄牌,讓他的眼力更上了一層樓。

可惜的是,當時他抽取厲若海英雄牌的時候,使用的是紅色的聲望值,沒有從厲若海的卡牌上,得到十分之一的屬性。

這是一種很高超的擒拿手法,自己就算是經脈不斷,想要破解這種手法也不容易。

除非用九重金鐘罩硬抗!

這丫頭,什麼時候如此厲害,莫非他跟著傅玉清,還真學了不少有用的東西?

就在鄭鳴心裡很是疑惑的時候,已經被摔得頭暈腦脹的鄭瑾瀧,大聲的朝著跟在他身後的那些跟班道:「你們……你們還不給我抓住這個丫頭,少爺……少爺我要弄死他!」

那些鄭瑾瀧的跟班,此時對於嬌嬌怯怯的李小朵,已經多出了五分的畏懼,只不過李小朵那羞怯的丫頭模樣,再加上鄭瑾瀧的淫威,讓他們暫時將自己的害怕收了起來。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一齊朝著李小朵沖了過去,想用這種方法,打到李小朵。

端陽英看到此處,剛剛準備吩咐自己的下人上去,鄭鳴卻笑著朝著他一擺手。

李小朵看著如此多的人沖向自己,秀氣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

不過當那第一個壯漢衝到她面前的時候,李小朵一下子閉上了眼睛,然後粉嫩的雙拳,在虛空之中不斷地揮動。

「你們這些壞人,讓你們欺辱我叫少爺,打打打,我打死你們……」

伴隨著李小朵的喊聲,鄭瑾瀧那些跟班,一個個被詭異的打倒在地,他們雖然被打倒在地的姿勢不一樣,但是一個個都是鼻青臉腫,苦不堪言。

看著一副啪啪揮拳的李小朵,他們的眼中,全都是淚珠。

李小朵的拳法,奧妙無比,鄭鳴看著一邊用力揮拳,一邊好似要哭的李小朵,心中有一種好笑的感覺。

這個怯生生的丫頭,竟然學成了這般的拳法,傅玉清還真是費心了。

也就在鄭鳴的唇邊露出一絲笑意的時候,李小朵的拳,總算是打完了,她那雙大大的眼睛看著倒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的武者,驚呆在了哪裡。

而她一幅無辜的模樣,更是讓那些武者,有一種想要抹脖子自殺的衝動。

搞什麼搞,你大姐都將我們蹂躪成了這樣,還裝什麼無辜啊!

鄭瑾瀧滿是不甘和恐懼的看著李小朵,他想要再說兩句話,以表示他鄭大少爺還會回來,可是當李小朵的目光看向他的瞬間,他就覺得心頭恐懼不已。

「鄭鳴,你給我等著,這件事情,我跟你沒完!」

說了這句狠話之後,鄭瑾瀧就灰溜溜的跑了而那些跟在鄭瑾瀧身後的跟班,也一個個跑得飛快。

剛才的情形,對於他們而言,就好似掉入了地獄之中一般,他們這些人,雖然平時不自詡為高手,卻覺得自己的水平也不差,可是在鄭家,被一個負責粗實的丫頭給虐了。

被打,他們不怕,可是現在的關鍵是,他們在被打的時候,那打他們丫鬟的模樣。

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李小朵此刻,就覺得臉無比的紅,自己剛才當著少爺和夫人的面那個模樣,真是丟大人了。

「夫人,少爺,我剛才……剛才實在是沒有忍住!」手指輕輕的揉著衣角,李小朵的話語中,帶著怯生生的樣子。

鄭鳴看著李小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她這話說的時候,能不能顧忌一下鄭瑾瀧的感覺,她一個沒有忍住就成了這樣,那人家鄭瑾瀧……

「好孩子,沒忍住好,對這種人,就應該忍不住教訓他們一番。」端陽英對於鄭瑾瀧是相當的痛恨,她伸手將李小朵招到自己面前,笑吟吟的道:「以後你就跟著你們二少爺,誰要是再像剛才那個壞蛋,你只管揍,夫人我給你撐腰。」

「謝夫人,請夫人放心,誰要是再敢對二少爺不敬,小朵一定狠狠的揍他。」

聽到端陽英的話,李小朵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了出來,她一邊表決心,還一邊用手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拳頭。

那摸樣,好似在表現自己的拳頭是多麼的有力。

「母親,我去前邊看看。」鄭鳴此時心情不錯,但是他更知道,前面現而今,絕對不會那麼的平靜。

端陽英猶豫了剎那,還是擺手道:「鳴兒你剛剛回來,還是在家裡休息的好,家裡的事情,你父親能夠處理好。」

「母親,我就是過去看看。」鄭鳴堅持的說道。

端陽英的性子,還是比較軟的,所以在聽到鄭鳴的要求之後,就點頭答應,不過她還是要求李小朵跟著鄭鳴去前院。

前院,此時並不平靜,在鄭鳴走進前院的剎那,就聽到他父親鄭工玄沉聲的道:「我不同意!」

「工玄,你年齡也不小了,更何況你在家族之中,也是長老的身份,你怎可以如此意氣用事。」說話的,是鄭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