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郭顱咬了咬牙,回想著諸葛先生教授自己的東西,然後從背包里取出了紅繩,將柳城困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4 日

「我會試著用硃砂繩的力量,將凌重逼出來。」

「沒用的。」凌重的聲音,又在柳城的腦海中響起。「我現在躲在你的身體里,硃砂繩的威力,不足以將我逼出去。」

「郭顱,終究是一個武夫,這種鬼魅之事,他根本就不懂。」

柳城的心神大亂,連忙對郭顱說道:「他說硃砂繩沒有任何效果。」

「怎麼會?」郭顱愣了愣,手中的動作也不禁停了下來。

忽然,柳城渾身顫抖起來,驚呼道:「他要奪舍我!!」

「柳書記。」郭顱一個箭步,走了上去,一手搭在柳書記的肩膀上,真氣運轉,想要試著用真氣將陰魂逼出來。

但是,正如凌重所說,他一個武夫,根本奈何不了鬼魅。

「哈哈哈,柳城,你的身體,是……」

正當凌重要發起最後的衝擊,一道隱藏在柳城體內的寒光飛射過來,瞬間將他轟出外面,釘在了牆上。

郭顱的瞳孔一縮,定睛一看,這不是飛星中的短針嗎?

在這一刻,他終於明白,星舞將針封在柳城的體內不是為了治病,而是為了對付凌重啊! 星舞真神了!

他一開始以為,星舞留下的一根金針,是為了給柳城治病,但現在看來,根本就是給柳城的一道護身符。

當凌重捨棄肉身,強行奪舍柳城,這一根金針被激發出來,然後瞬間便將他轟出體外,釘在了牆上。

郭顱是又一次被星舞的強大震撼了。

凌重的魂影,不斷地在牆上掙扎,但這一根釘住自己的金針,蘊含著一股克制自己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掙脫出來。

柳城心有餘悸地看著凌重,對星舞的感激,更深了。

「柳書記,我已經拜託梁老闆,將情況轉告給星舞了。要不了多久,她會趕過來。」

「這就好。」

聽到這裡,柳城終於可以舒口氣。

現在星舞就是他的守護神,只要他能過來的話,一切都不用擔心了。

「柳城!!」凌重的面容猙獰扭曲,憤怒地咆哮。「你竟然陰我!!」

「呵。」柳城眯著雙眸,目光陰沉地盯著凌重。「我陰你?也不知道誰陰誰?」

「如果你現在不是一個鬼魂,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這個傢伙不僅設計害自己,剛才還說出那麼喪盡天良的話,說要玩自己的女兒,簡直不可饒恕。

「郭顱,我們就這麼等著?」他疑惑地看了眼郭顱,現在凌重被釘在牆上,尋思著要不要對他做些什麼?

郭顱搖了搖頭,目光凝重,沉聲道:「我們還是不要亂動,現在他被星舞的金針釘在牆上無法動彈,應該不會掙脫出來。」

「呵呵,你們以為制住了我就沒事了嗎?」忽然,凌重獰笑起來,語氣低沉,沙啞。「黑煞幫,已經打入H市,要不了多久,整個黑白兩道都會為之震蕩。」

「柳城,你的舒服日子不多了。」

「你什麼意思?」柳城緊皺眉頭,疑惑地盯著凌重。「黑煞幫是什麼時候打入H市的?難道之前和你接觸的人,都是黑煞幫的?」

「是又怎樣?難道你現在還能阻止他們?」凌重一臉嘲弄地看著柳城。

他之所以奪舍柳城,也不過是為黑煞幫鋪路,儘管現在出了點簍子,但影響不了大局,頂多就是費點心神。

「混蛋!你……」

「啊!!」

正當柳城要喝問細節,一陣尖叫從外面傳了過來。

柳城和郭顱的心神一顫,是柳茜和戴娜的聲音,然而不等他們走出去,書房的門被踹開了。

只見一個身穿紅色西裝的男人,抬步走了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好幾個身穿黑衣的男人,正挾持著戴娜和柳茜。

「爸!」

「城!」

戴娜和柳茜被兩個男人擒縛著,無法動彈。

「娜娜,小茜!!」柳城心神一顫,憤怒地盯著這個紅色西裝男人。「趕緊把她們放了!」

郭顱的神色凝重,緊攥著拳頭,這個紅色西裝男人給自己的壓力很大,恐怕實力要比自己強多了。

紅色西裝沒有理會柳城,眸光一轉,瞥了眼釘在牆上,狼狽不堪的凌重。

「堂主,救我。」當凌重看到這個男人,雙眸一亮,連忙求救起來。

「呵,凌重,你還真是狼狽啊。」紅楠撇了撇嘴,鄙夷地說道。 本來紅楠是不會來的。

但是,他的內心始終縈繞著一股不安,最終還是決定來看看。

結果,凌重竟然被那個神秘人給陰了。

他不禁慶幸自己多留了個心眼,否則真就一敗塗地。

同時,他很好奇,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竟然能夠做出這麼多布置,恐怕對方會成為黑煞幫擴展的障礙。

「堂主,快救我!!」凌重哭喪著臉,哀求著,「現在將我救下來,還能奪舍柳城。」

儘管紅楠來了,但他的心裡其實很忐忑。

他害怕紅楠會放棄自己這一枚棋子。

紅楠勾了勾唇,邁開雙腿,向凌重走了過去,但一道偉岸的身影擋住了他。

「你不能過去。」郭顱一臉堅定地盯著紅楠,毫不退讓。

「哦?」紅楠微眯著雙眸,蒼白的臉上,浮起一抹不屑。「H市第一猛人,郭顱是嗎?不過,在我紅楠的眼裡,你什麼都不是。」

郭顱的瞳孔一縮,隨即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只是,紅楠早有預料,一個側身躲了過去,然後輕描淡寫地抬起手來,一把抓住郭顱的肩膀。

「一個通竅三層,也敢來擋我,可笑!」紅楠的手微微一緊,然後往後一拽,一股巨力傳來,郭顱的瞳孔一縮,整個人禁不住被帶飛出去。

「戰罡!」郭顱怒嘯,渾身罡氣爆發,迅速地穩住身形,又沖了上去。

他現在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絕不能讓紅楠救下凌重!

「還不懂嗎?」紅楠斜了眼不死心,還要衝上來的郭顱,緩緩地抬起手來,「在我眼裡,你就是一個螻蟻。」

忽然,一股氣勁透過掌心,猛地對著郭顱轟了出去。

郭顱微微一怔,感受到這一股勁氣的強大,連忙交叉著手,護在自己的胸口。

緊接著,一股強烈的衝擊襲來,再次將他給轟飛出去。

哇!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郭顱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被震散了一般。

好可怕的氣勁!

對紅楠來說,通竅三層的郭顱,確實如同螻蟻的存在,他們可是差了不止一個境界啊。

只是,郭顱是出了名的堅韌,哪怕是不敵,哪怕受傷,也會繼續站起來,直至倒地不起。

見郭顱又站了起來,紅楠微微皺眉,暗道不愧是H市第一猛人,雖然實力比自己差了很多,但這一股韌性,確實值得欽佩。

「如果你想這兩個女人死的話,那麼就繼續上來吧。」紅楠也不想再跟郭顱糾纏,隨意地指了指被挾持的戴娜和柳茜。

「郭顱。」柳城顫聲,他決不能看著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出事啊。

郭顱看了眼他,緊攥著拳頭,但最終沒有繼續衝上去。

紅楠撇了撇嘴,然後繼續向凌重走了過去。

「哈哈,堂主神威,無人能敵。」凌重激動地歡呼起來,只要有紅楠在,自己就安全了。

「嘖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一個清冷,懶散的聲音突兀地傳了過來,讓在場的人都是一驚,「夜哥,有人在你面前裝逼,你能忍嗎?」 聽到這個聲音,紅楠的瞳孔一縮,腳下一蹬,身影如飛掠燕雀,向凌重沖了過去。

凌重的心神一緊,他從紅楠的眼眸中,看見了一抹殺意。

紅楠要殺他!

「堂主,饒命!」

「哼,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讓凌重奪舍柳城很不現實,倒不如將這個傢伙殺了,還能夠讓黑煞幫的一些消息,不至於外漏。

「走好。」紅楠的雙眸一獰,匯聚真氣的一拳轟出。

拳勁呼嘯,帶著一絲黑氣繚繞,讓凌重絲毫不容懷疑,自己的魂影會被這一拳給徹底轟散。

他,絕望了!

嘭!

一陣悶響炸起,氣勁激蕩。

凌重感受不到毀滅,隨即猛地回過神來,只見紅楠轟過來的一拳,竟然被另一個拳頭給擋住了。

在H市,又有誰敢擋紅楠的拳頭?

有!

那個人就在眼前!

凌碎的短髮,微微招搖,一襲白色襯衣,乾淨瀟洒,而清冷的臉上,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深邃攝人,再配合身上那一陣自然而然散發出來如寒霜般的氣勢,就像冰河大帝,神臨天下。

「夜少?!」

紅楠暗驚,想不到和自己對拳的人,竟然是夜鋒。

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要知道這一拳的威力可不小,如果郭顱和自己正面對拳,簡直是找死。

但是,他的拳頭現在被夜鋒擋下來了,並且反饋一股劇痛。

夜鋒的雙眸微凜,體內的真氣流轉,透過拳頭,瞬間爆發。

紅楠一驚,連忙收拳急退。

「夜少,我們河水不犯井水,還請不要多管閑事。」他沉著臉,冷冷地盯著夜鋒,拳頭傳來的一陣麻木,讓自己清楚眼前的少年,實力很強,恐怕也是入微三層。

夜鋒勾了勾唇,雙手插兜,冷酷地看著紅楠。「井水不犯河水?可你犯了我弟。」

你弟?

紅楠愣了愣,夜鋒還有一個弟弟?

當他們進入H市之後,就調查過夜家和風家,但並不知道夜鋒還有個弟弟啊。

夜鋒倒是有一個姐姐,但在好幾年前已經死了。

「呵,看來我們必須拳頭相向啊。」紅楠冷笑,微微捏了捏拳頭,淡定地說道:「不過,現在人質在我手上,不想他們死的話,就滾開。」

「是嗎?」

那一個慵懶,淡然聲音又傳來,紅楠猛地回過身來,只見他帶來的人,竟然全部倒地,生死不明。

一個長得十分妖孽帥氣的少年,正掏出一塊巧克力,丟進嘴裡,很自然地護在戴娜和柳茜的跟前。

「星神醫,你又救了我們一次。」柳茜一臉感激,對星舞的崇敬又多了幾分。

戴娜不禁慶幸,如果不是星舞,他們一家今日是在劫難逃。

「呵,畢竟收了你們的錢,總要收個尾嘛。」星舞洒然一笑,自信從容的笑意,如一陣溫柔的清風,撩撥柳茜的心。

柳茜是一個很獨立,很好強的人。

她從來不服氣其他男人,認為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夠做到。

但是,星舞的出現,讓她這一個觀點產生了動搖。

他是那麼的年輕,卻像是一座大山,矗立在眼前,讓自己只能仰望,無法攀越。 夜鋒挑了挑眉,剛好瞥見星舞和柳茜這一幕,身上的寒意更冷冽了。

這傢伙,我不就是少看你一眼,你就開始放電撩妹了?

哼,等我收拾完這個男的,再收拾你,我的小星星。

「娜娜,小茜,你們沒事吧?」這時,柳城急急地走過來,一臉擔心地看著妻子跟女兒。

「我們沒事。」戴娜搖了搖頭,感激地看了眼星舞,「還好星神醫及時趕到,不然我們就危險了。」

「星神醫,你的恩情,我們柳家無以為報。」

星舞擺了擺手,走了出來,「先別說這些,等解決了這個男人,再說其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