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郭若梅不好久留兩人:「你們快回去了吧。」

2021 年 11 月 26 日

梅蘭想了想,還是說道:「主子,我聽穀雨提起過,少夫人說過好幾次想來拜見你的話。」

梅霜立馬接過話:「是呀,主子,你就下道貼子嘛,不管怎麼說,少主是你的兒子,這兒子娶妻,兒媳給您敬了茶,才算全了禮數呀。」 一家三口進了醫生診療室,張蘭住院時候的主治醫生,拿過片子看完點點頭,

「非常好,骨縫癒合了,一會去換藥室,我給您把石膏拆了,回家慢慢練習,讓膝蓋回彎兒,一點一點來,走路的時候拄個拐,不要讓受傷的腿吃勁兒。」

「真的啊,醫生可以拆石膏,太好了,這兩月老受罪了,可拆了吧。『張蘭開心的笑了。

醫生也笑了,他還記得這個老太太住院當天,他給打的石膏,哭天動地的喊疼,

拆了石膏,張蘭的腿暫時還不會回彎兒,只能直挺挺的,周國平推着她門診口,周雨薇退了輪椅,叫了計程車,三口子回到家終於都長舒一口氣,

從這天起,張蘭就在家慢慢練習,可能有周雨薇給她喝的藥液作用,沒兩天,張蘭就走利索,比受傷前身體還好,就是滿頭白髮都出現黑頭髮,

看望的鄰居還笑話的說道,「老張在家調養兩月,看這臉白裏透紅,頭髮都冒出黑茬了,這是吃了仙丹了吧,臉上褶子也平了。」

「真的啊,我就是感覺我這手細嫩了,好幾月沒幹活。」

「那是,都你兩閨女幹了,以後可加小心吧。」幾個老太太嘎嘎大笑,聊的挺嗨。

張蘭腿好了,再由二十多天就到春節了,周雨薇堅持要回去,說要放鬆幾天,在家這段時間太累,等快除夕再回來過節,

她已經受不了積分那緩慢增長的速度了,想趁春節前這半個月再收一波廢品。

張蘭知道女兒照顧自己辛苦了,就讓她回去,耽誤閨女的工作兩月,房租可是照交不誤的。

周雨薇告別父母回到自己出租房,還是自己地方舒服,就是家人有時候也會有很多矛盾,相處時間長了也會心累。

兩個月沒住的房間一股味道,床上地上一層塵土,她趕緊的拖地擦桌子,所有地方規整乾淨換了床單被罩,等下有時間再洗,

這段時間很多訂單都是湊合發的貨,最後乾脆都下架先不賣了,她先打開電腦上架商品,然後再去樓下把收廢品的房間打開,掛出收廢品的牌子。

垃圾系統再次升級早呢,這次需要一萬的積分,她就不着急升級,

反正系統商城好多東西她都買不起,大力丸就要一千積分,武功秘籍一類才五百積分,修真基礎知識也是一千積分,她很懷疑自己的資質能學會嗎,可是她對那些神秘功法很感興趣咋辦。

她小時候看的第一本書就是武俠小說,名叫大俠龍捲風,自此就對武俠小說上癮,後來又對修真小說着迷。

周雨薇一直認為自己不聰明,上學時候跟其他同學比,顯得傻乎乎,長大了,才明白自己是情商低,她怕兌換秘籍也看不懂。

她最好還是先把身體塑造好,買大力丸,美白丸,基因進化液,先打基礎吧,練功什麼不着急,要是有什麼增加智商和悟性的葯就好了。

一樓收廢品的房間,門一直沒關,先要讓大家知道她回來了,雖然冷點,她穿上羽絨服,腿上在包上一層棉衣,靠在暖氣邊上,還行不算特別冷。

幸好這條街幾個老戶還給她留着不少好貨,也是她的給價格高,一會就收了好幾個人送來的廢品。

這段時間不光耽誤收廢品,秦海都聯繫她幾次說有客人對她那件嫁衣感興趣,要來驗貨,她都沒時間去,最後只能約定年後再說。

人們開始為過春節做準備,很多在京打工的人,陸續買火車票回家過年,一年一度的南北大春運又要開始啦。

周雨薇計劃利用年前的幾天掙積分換大力丸,這天終於攢夠了積分。

她立馬進入系統商城兌換垂涎已久的大力丸,她對系統商品質量還是很認同,拿到手直接就塞進嘴裏吃了。

「嘔,」好噁心的味道,一股怪味兒差點讓她吐出來,最後趕緊喝口水才咽下去,

然後就等著,拿出收購的一小根鋼筋,看看能不能掰彎,兩手一較勁,好半天紋絲沒動,有搬起一個20多斤一捆紙板,試試和以前沒啥區別去,難道大力丸還要慢慢吸收。

周雨薇不懂,大力丸這玩意是星際文明開發出來給小孩子吃的,當然星際人基因開發的全面,就小孩子也比他們這個世界的人厲害,身體素質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主要還是周雨薇的身體太差,基因等級不高,大力丸效果也不是立竿見影要慢慢改造,最好配合低級基因進化使用,慢慢優化自身基因,可她不懂啊!

她現在沒有積分兌換基因進化液,低級藥液一千積分,中級藥液一萬積分,高級藥液居然要一百萬積分,我去,那樣不如買修真世界的洗髓丹,才一萬積分,不知道哪個效果好。

大概過了一個鐘頭,周雨薇忽然捂住肚子,怎麼感覺特別特別的餓,已經餓的受不了,現做飯也來不及,幸好她有存零食的習慣,一下把糕點麵包餅乾掃光了還是不管用。

周雨薇趕緊進入系統商城,兌換一些包子饅頭吃,換了10個肉包,用了100積分,還有2饅頭,怕不夠吃算是預備,她一着急沒仔細看,那個饅頭不是普通饅頭,是修真世界靈面饅頭100積分一個,等扣除積分才發現,可是已經點擊確認,好心疼,200積分沒有了。

系統的包子拿出來還冒着熱氣,周雨薇不管不顧,拿起來就吃,一會兒吃完10個大肉包,就連他自己都吃驚,難道這是大力丸後遺症,

十個包子吃完也才是半飽,摸摸肚子,吃完的東西都去哪兒,以前自己最多二兩飯的食量。

還剩倆饅頭,還是高價饅頭,就著自己買的榨菜,有吃了一個饅頭,還別說靈面饅頭真好吃,

周雨薇「圪嘍」一聲大了個飽嗝,居然飽了,果然積分高有高的好處,吃一個頂十個。

想到自己以後,要頓頓吃一百積分一個饅頭才能吃飽,她可吃不起,這可咋辦,吃了大力丸她要吃不起飯了,周雨薇愁的要哭了。 然而顏姝卻整個人都不好了,三樓需要驗資,最少得有一萬上品靈石才能進入,樓梯口有萬寶閣的人把守確認,那麼多的靈石,蕭寂寒是哪來的?!

男主的金手指那麼粗的么?一夜暴富什麼的,原書中也沒那麼誇張啊!

當!

一聲銅鑼巨響,打斷了顏姝的思路,整個萬寶閣瞬間安靜了下來。

半空之中,一個巨大的影像忽然出現,將一樓檯子上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

一個穿著藏青色衣袍的中年男子飄然上了高台,他朝四周拱了拱手,而後朗聲道:「歡迎諸位來到萬寶閣!雖然萬寶閣的規矩諸位道友都已經很清楚了,但在下還得再重複一遍。」

男子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進每個人的耳中:「第一:萬寶閣內禁止任何切磋比試。第二:所有拍下的物品,必須當場銀貨兩訖!若有虛拍者,不但會被追繳靈石,而且終身不得再入萬寶閣半步!」

每個修仙者的所有家當,都在自己的芥子袋中,所謂追繳靈石,就是將芥子袋裡所有物品核算。

若是未能達到物品拍下的價格,那物品依舊歸萬寶閣所有,而芥子袋裡的東西,也悉數歸萬寶閣。

典型的人財兩空。

而萬寶閣身為行業之首,上了黑名單的人,等於就上了整個行業的黑名單,因為沒有任何一家拍賣行,敢公然得罪萬寶閣。

「好了,萬寶閣的規矩已經複述完,在下就不耽誤諸位道友的時間,下面請看第一件賣品!」

當!

又是一聲鑼響,原本空無一物的置寶台上,出現了一個泛著流光的軟甲,與此同時,那軟甲的樣貌也在半空中的影像中顯現。

影像很大,像一個巨大的3D投影,360度無死角緩緩旋轉著,每一處細節都清晰可見。

難怪樓層越高越貴,因為這投影顯然才是正片,樓下的人需要抬頭才看的見,而五樓的客人,卻是最佳視角。

「此甲乃是由紫金銅打造,上面刻有陣法,可抵擋元嬰末期高手全力一擊!起拍價1000中品靈石!老規矩,所有物品,100中品靈石起加!」

一千中品靈石,就是十顆上品靈石,顏姝覺得,萬寶閣之所以沒用上品靈石亦或是下品靈石來報價,完全是因為前者聽起來不值錢,後者看起來太貴,就跟998是一個道理,也是深諳做生意之道了。

打頭的自然不是什麼極品寶物,就跟吃飯似的,前面都是開胃菜。

可能夠拿到萬寶閣來拍賣的,也不是什麼隨處可見的凡品。

別看顏姝身邊除了蕭寂寒之外,最低都是化神期,好像化神不值錢似的。

可實際上,整個修仙界化神期以及化神以上的,絕不超過五十人,而年紀輕輕就能達到化神期的,更是寥寥無幾,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

故而這能抵擋元嬰末期全力一擊的軟甲,在修仙者眼中已經算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品了。

很快,軟甲的價格就從1000中品靈石,拍到了5000中品靈石,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一樓出價的男子頓時揚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像是一個王者一般,抬著頭掃了一眼周遭的人群。

「紫金軟甲5000中品靈石!還有沒有道友要出價的?5、4、3……」

就在這時,三樓突然響起了一道好聽的女聲:「6000中品靈石。」

這聲音一出,頓時萬籟俱寂,台上的中年男子笑著道:「御獸宗喬月茹仙子,出價6000中品靈石!6000中品靈石一次,6000中品靈石兩次,6000中品靈石三次!恭喜喬月茹仙子獲得紫金軟甲!」

當!

一聲鑼響,塵埃落定。

立刻就有萬寶閣的夥計捧著紫金軟甲朝三樓走去。

早在那女聲響起之時,顏姝就順著聲音看向了三樓,雖然有隔斷看不清裡間,但架不住那紅色血條太過亮眼,她一眼就知道,蕭寂寒就在裡面。

御獸宗喬月茹,正是原書中對蕭寂寒痴情相隨的女子之一,也是顏姝當初買的那個股。

她喜歡喬月茹,不僅僅是因為喬月茹是第一個出場的女配,更重要的是她是御獸宗的大師姐,她的靈寵乃是看上去憨憨,實際上戰鬥力爆表的食鐵獸!

也就是現代華國國寶大熊貓!

顏姝當時就覺得喬月茹簡直是人生贏家,實現了全球80%人的夢想,當然這些人中也包括她。

發現蕭寂寒跟喬月茹在一個隔間之後,顏姝這才恍然大悟,她和師兄能抱上宇文澈的大腿上了五樓,那蕭寂寒自然也能抱上喬月茹的大腿上三樓。

只是……

這般場景若是傳了出去,旁人會不會以為,玄天宗有什麼獨特的抱大腿技巧?

愁人,明明他們是個正經宗門來著。

三樓隔間內,喬月茹付了靈石接過紫金軟甲,略有些羞澀的往他面前遞了遞:「寒師兄,這件紫金軟甲送給你,馬上你就要去梵天秘境了,雖然依著你的能力,區區秘境定然不在話下,但人心難測,多一件防身之物也是好。」

蕭寂寒看著將軟甲遞到面前的纖纖玉手,莫名的就想起某人那雙蔥白玉澤的手來,與眼前這雙相比,那雙手顯得更加瑩白。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的蕭寂寒,立刻冷了眼眸,淡淡道:「謝過喬師妹好意,蕭某並不需要。」

喬月茹對他的拒絕並不在意,只笑著道:「就當是我給你的謝禮。」

蕭寂寒看她一眼,語聲依舊冷淡:「不必,謝禮你已經給過了。」

聽得這話,喬月茹的笑容頓時就散了,她略有些委屈的看著他:「可……可我是特意為你拍的。」

軟甲是男子樣式,女子愛俏,即便是有防身之物也是纖薄貼身之物,不會影響玲瓏身段,喬月茹確實不能自用。

然而蕭寂寒卻依舊不為所動,只淡淡道:「為喬師妹解圍,不過是舉手之勞,你付過報酬已是兩清,這軟甲太過貴重恕蕭某無法收受,喬師妹可贈與同門師兄弟,亦或是轉手賣出。」

說完這話,他竟是站起了身,拱了拱手道:「蕭某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Myos發布之後不久,就開放了內測,很多的用戶都能通過刷機來體驗這款系統。

本來就有很多用戶對Myos的圖案解鎖感興趣,而且那些手機發燒友對新系統的體驗是非常渴望的。

現在能夠刷機的,無非就是安卓的各個定製版本,他們刷來刷去都覺得無聊,因為再怎麼刷都是安卓,本質上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Myos,那些手機發燒友自然是非常感興趣。

而且這款系統的刷機步驟也非常的簡單,一時間就有很多手機發燒友刷了這個系統。

他們體驗了之後,紛紛直呼牛皮。

這款系統對之安卓,簡直是太流暢了,那種操作的順滑,是他們在蘋果手機上才能體驗得到的。

這款系統的應用適配不太完善,也就是應用商店能夠下載的軟體,實在是太少了。

這也能夠理解嘛,畢竟是才發布的系統,可能那些軟體廠商都還沒開始和他們合作呢。

但實際上並不非如此,沈益的星火電腦管家作為桌面端第一大安全軟體,這裡面的應用商店,與沈益合作打過廣告的那些軟體廠商都在開發手機版的軟體。

只是沈益發布這款系統的速度太倉促,他們陸陸續續會在應用商店上架他們的軟體。

不過即便是這樣,這些手機發燒友們也能夠正常使用。

因為這個系統自帶飛書,而飛書是最近一年來比較火熱的聊天軟體,比CC更加清爽一些,沒有那麼多花里胡哨的廣告,而且表情包也有很多人喜歡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