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郝仁解釋道:「這張人皮的重要性我說了你也不會明白,你只要知道,當今世界上,但凡有點實力的,只要看到你發的圖片,他們都想得到這張人皮。我相信,要不了幾天,歐洲的德古拉家族、沙特的王室成員一定也會來找你要人皮!」

2021 年 2 月 2 日

斯科特說道:「那我就告訴他們,人皮已經賣了!」

「你要說人皮賣了,他們就會要你提供買主的信息!」

斯科特奇道:「為什麼,難道他們還要再從買主手裡買回來,或者搶回來?」

郝仁點了點頭:「因為人家有錢,在他們看來,沒有錢辦不成的事,也沒有錢買不到的東西,就算是殺了我,他們仍然有辦法擺平。所以,他們會要你提供我的信息。」

斯科特說道:「那怎麼辦?別說我沒有你的信息,就算有,我也不會給他們的?」他說得跟個英雄似的。

郝仁笑道:「在他們的酷刑面前,你要是真有我的信息,一定會告訴他們。這樣可以少挨打!」

斯科特被郝仁點破,臉頓時紅了。剛才,他就是被獨眼龍打得屈服,不得不帶著他們去找鱷魚幫的賭場。

「那我怎麼辦?」斯科特問道。

「帶著你的家人,抓緊離開這裡!」郝仁說道。

「離開這裡,我的店怎麼辦?」看來他也是個要錢不要命的人。

郝仁笑道:「把你的店賣給我吧!你開個價!」

斯科特問道:「你也應該早點離開這裡啊!」但是他轉念一想,人家武功這麼厲害,根本不需要逃跑。

兩人邊說邊走,很快就來到了斯科特的店裡。斯科特簡單地把店裡的東西算了一下,向郝仁開了價錢,兩萬美元。

郝仁手裡沒有現金,於是他打電話給寒煙,讓她命令手下的財務給斯科特的賬戶里打了兩萬美元。於是,斯科特的這家店面就是郝仁的了。

郝仁可不是心血來潮想過一過小老闆的癮,他這個店是給安東尼奧的部落買的。阿魯那個蠢材,根本不懂行情,上好的鱷魚皮他竟然只賣一萬哥倫比亞比索,還不到五美元。


依郝仁的意思,他準備這家店裡原來的店員照樣用,再讓安東尼奧從部落里選幾個精明的年輕人,到這個店裡來鍛煉。日子久了,這些年輕人可以把熱帶雨林里的東西拿到外面來賣,這樣,部落的生活就會改善很多。

郝仁清楚地記得,老祭司臨終之前向安東尼奧背誦的那段古文「日後如有炎黃子孫來此,望能助之」。他就是炎黃子孫,既然聽到這句話,哪有不幫助的道理。

但是,對這種原始部落的幫助,可不能一蹴而就,必須細水長流。先要改變他們的生活習慣,一切慢慢來。

斯科特得了錢,將店裡的各種證件、手續都拿給郝仁,並和郝仁簽了轉讓合同。最後,他向店員們把他們的新老闆介紹一番,當天晚上就帶著老婆孩子離開了萊蒂西亞。

斯科特剛走,黑蠻部落的阿其納就來了,後面跟著憔悴的洛娃。

阿其納一進來,沒看到斯科特,卻看到了郝仁,不由得嚇了一跳。不過,上次偷人皮的事,郝仁已經原諒他了,他也就恭恭敬敬地向郝仁打了個招呼。

郝仁問道:「阿其納,你來幹什麼?」

阿其綱說道:「我找斯科特老闆。」

郝仁笑道:「你找斯科特幹什麼?」

「我想找他幫個忙!」阿其納說道。

「斯科特已經不在這裡了,現在這個店已經被我買下來了。不信,你問問這幾個店員!」郝仁說道。

那幾個正在理貨的店員立即為郝仁作證。

阿其納一聽說斯科特已經把店給賣了,心中立即涼了半截。他帶著歉意向洛娃說道:「對不起,親愛的,看來我是幫不了你了!」

郝仁笑道:「阿其納,你有什麼事,說給我聽聽,說不定我能幫得上你!」

阿其納心中又有了一線希望,他就把洛娃的遭遇告訴了郝仁。

原來,洛娃幾年前和情人保羅一起到萊蒂西亞來找工作。可是到了之後,他們才知道自己一無所長。為了生存,洛娃不得不到「大雪茄煙館」做起了皮肉生意,賺錢養活保羅。可是保羅一點也不珍惜洛娃,竟然把她的錢都輸光了。阿其綱知道了,一時義憤,就把保羅打了一頓,結果洛娃就被保羅趕了出來。理由是,她在外面招野漢子。

現在,洛娃想回家卻沒有錢。她本來還想再去賣幾天皮肉,卻被阿其納勸住了。阿其納對洛娃說,他跟這裡的老闆斯科特關係好,可以到斯科特的店裡借點錢,為洛娃做路費。於是洛娃就跟他來到了郝仁的店裡。

聽了阿其納的訴說,郝仁點了點頭。他說道:「借一點錢完全可以。但是,我有個問題想問問洛娃。你想回家,家裡還有什麼人?」


洛娃搖頭說道:「我的父母都不在了,也沒有兄弟姐妹,就連房子都倒了!」

郝仁說道:「既然如此,你還回家幹什麼。阿其納對你這麼好,你就跟他走吧!」

然後,郝仁又問阿其納:「阿其納,你愛洛娃小姐嗎?」

阿其納大喜,他沒想到郝仁竟然願意為他撮合,他不住口地說道:「我愛洛娃,我願意為她付出我的生命,我一定會讓洛娃過上幸福的生活!」

郝仁笑道:「既然如此,你們就別耽誤時間了!」

說著,他從抽屜里拿出二百美元:「這點錢你們先拿去開房,明天一早就回部落算了!」 「這裡是新聞頻道的特別報道,專家組經過對數據的仔細分析測定之後,具有天文觀察數據以來最為猛烈的太陽黑子拋射即將爆發,預計將在未來10小時內抵達地球大氣層,其蘊含的能量屆時將會達到峰值,而即將對地球造成的傷害及影響也不是很樂觀……」電視里以為面容姣好的女播音員極力忍住內心的情緒,十分敬業地向觀眾們播報著最新的新聞情況,只是身體一直不停地顫抖著。

就在這時,一個工作人員不顧正在直播的狀況快步走到那位美女播音員身旁,快速地低聲耳語了幾句,只見那位美女播音員身體明顯地一頓,隨即一直強忍的情緒猛然爆發,眼淚奪眶而出,哽咽著繼續播報道:「m國方……方面傳……傳來消息,之……之前報……報道的外太空隕石攔截計劃……徹底宣告失敗,這……這就意味著那顆直徑200公里的……巨大隕石將在5分鐘后直接撞上……撞上地球,而很不幸的……我們……我們b市恰好在撞擊區內……」此時的美女播音員已泣不成聲。

「沙……沙……」看著已然沒有畫面沙沙作響的電視機,聽著窗外嘈雜的動亂,大人小孩的哭叫以及汽車發動的轟鳴聲,李皓不知所措,獃獃地望著,極度的恐懼縈繞在他的心中,身體也開始不自覺地抖動了起來,直到一隻蒼勁有力的大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同時身子也陷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之中,這個抖動才漸漸停止。看著身旁的父母,李皓此刻能做的只是不停地說著:「爸媽,我愛你們。」

「我們也愛你,孩子,別害怕,起碼最後時刻我們一家人都在一起,已經很不錯了,有爸爸媽媽陪著你。聽人說睡著了就不會感覺到疼了,睡吧,很快就會過去的。」李皓父親一反往日的嚴厲的形象,慈愛地對李皓說道。李皓抬起頭看著母親,母親也含著淚笑著安慰道:「是呀,這個方法可靈了,我們睡一覺就過去了。阿皓你睡中間,爸爸媽媽保護你。」李皓就這樣在二人中間躺下,慢慢閉上了眼睛。

此時本來明亮的天空猛然變暗,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了一片巨大的陰影之中,一顆巨大無比的火球從天而降,灼熱的火焰瞬間將周圍映成一片火紅,一些高樓還沒等碰觸到火球的本體就已經氣化瓦解,原本嘈雜喧鬧的城市驟然安靜了下來,經過極度高溫炙烤過的城市竟變得前所未有的乾淨,乾淨得連一個生物都沒有。彷彿在這一刻時間和空間都被靜止了。極為短暫的安靜之後,火球毫無懸念地撞擊了地面,轟隆的聲響隨著巨大的撞擊力帶到空中的塵土席捲著足矣氣化鋼鐵的熱浪以撞擊點為中心,猛烈迅速地擴散開來,巨大的蘑菇狀煙雲即使在外太空空間站的瞭望台上看得也十分明顯。煙塵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擴散至整個星球的表面,形成了一層黑色的大氣。而10小時后,太陽黑子拋射所形成的巨大太陽粒子風暴如期而至,整個星球又變成了金色,隨後猛地一縮,形成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不斷地吞噬著周圍的一切,就連光都無法逃出這無盡地黑暗,彷彿是這顆星球在用這種方式在頑強地抵抗毀滅。……

「自上元大陸大事件之後,諾伊大陸就開始湧現出一批批實力強大的魔獸,它們有的具有強健的體魄,敏捷的身手,有的擁有優秀的魔法天賦,更有一部分魔獸擁有的強大智慧和力量足以威脅到神明的存在。」一個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竟然可以威脅到神,好厲害呀!」一個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說道。

「是很厲害,但是我們人類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出現了一位英雄,那就是鑄魔神匠英雄王艾米。正是他鑄造了第一把鑄魔武器,幫助至高神屠殺了當時最強大十階魔獸煉獄帝龍皇。並且激發了人類的潛能,這才使得人類擁有了本命魔獸的能力,所以人們為了紀念英雄王艾米,便在神佑王城的廣場上樹立了他的銅像激勵後人,而鑄魔師這一職業也變得尊崇起來,所以啊……」

「呼……呼……」那老者還想說什麼,卻被一陣輕輕的呼嚕聲打斷了,看著那個粉琢玉砌瓷娃娃般小女孩的可愛睡姿,老者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輕聲說道:「這小丫頭!」輕輕為其蓋上了一個毛毯,又看了看一旁熟睡的李皓,輕笑了一聲,走出了馬車內間。李皓其實早就清醒了,經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的黑暗之後,再次睜眼便是在這搖搖晃晃的馬車內間之中,之所以一直裝睡,是因為這一切對他來說都是那麼的陌生,於是只能選擇靜觀其變。後來每天那老者都會到內間來給那個可愛的小女孩講故事,李皓這才確定自己真的穿越了,便索性裝睡,一點一點地收集著這個世界的信息。

「大師,小雨又睡著了?」外面傳來一個中年人的聲音,李皓知道這是小女孩小雨的父親。

「小孩子就是好啊,什麼時候都能睡的著。老了覺就少了。」那個被叫大師的老者有意無意地輕瞄了一下身後,對小雨的父親說道。

「大師哪裡話,你可是正當年啊!」

「呵呵!」……

聽著二人的談話,隨著馬車的搖晃,一陣強烈的睡意襲來,李皓再次沉沉地睡去。再度醒來,李皓髮現自己已經不在馬車之中,而是在一張柔軟的床鋪之上,身下鬆軟的被褥和被子上被充分晾曬后遺留下來的好聞的陽光味道讓李皓感到無比的舒服。充分睡眠之後的李皓精神也好了許多,正當他打算起身觀察周圍的環境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從腳步聲可以判斷得出是那位大師,李皓不敢多想立刻閉緊眼睛裝睡,藏在被子里的手緊緊地攥著拳頭,腦中則飛速地運轉著,思考著對策。

「不用裝了,小傢伙,我知道你已經醒了,哦,不準確,是三天前就已經醒了,對吧?」說罷便老神在在地坐在凳子上悠閑地用旁邊放著的茶壺自斟自飲著。

「你……早就知道了?」李皓慢吞吞地從床上坐起,低著頭小聲問道。

「說說你的故事吧,小傢伙。」

「我不是小傢伙!」李皓穿越之前好歹也是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被眼前的老頭一口一個小傢伙的叫著,雖然沒什麼問題,但是心裡始終不好受,不過話一出口李皓便呆住了,自己的聲音竟然也是奶聲奶氣的,再看看自己一直沒有注意的身體,才發現自己竟然是只有五六歲大的樣子。看著李皓手足無措的樣子,大師也沒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等著他的回話。終於,在經過了巨大的震撼以及腦中飛速考慮的各種借口之後,李皓決定用史上最爛也是最好用的借口來對付眼前這個大師。

「我,我記不起來了,對,我失憶了!」 郝仁如此慷慨,讓阿其納和洛娃都喜出望外。

阿其納因為偷了食人族部落的人皮,被郝仁追到萊蒂西亞,郝仁沒有打他一頓就不錯了。

洛娃也是一樣,要不是他偷走了阿其納的人皮,郝仁也不會追到保羅家,更不會與鱷魚幫結下樑子,今後還不知道如何善了。

可是,郝仁一下子就給了二百美元,雖然還不夠洛娃一天賺的。但是那種錢那是再也不想賺了。

阿其納向著郝仁鞠了一躬,然後就硬拉著洛娃走了。那女人做皮肉生意時,還很放得開,現在不幹那種工作,倒是有點羞澀了。

郝仁看著二人的背影,微微一笑。他能做的就這些了,二人能不能成,就要看阿其納的本事了。

第二天早晨,阿其納再次來到店裡,後面跟著洛娃:「先生,我們要回部落了,你有沒有什麼要我給捎回去的?」

郝仁笑道:「那你就到食人族部落告訴安東尼奧、端木雨田和曾長青一聲,讓他們儘快到這裡來。別的沒事了,祝你們幸福!」

這回,阿其納和洛娃兩人一起向郝仁鞠躬,身後轉身出了郝仁的店鋪。

阿其納和洛娃這次回部落,沒有四五天到不了。那麼端木雨田和曾長青就算輕功再好,也要五天之後才能到萊蒂西亞。既然如此郝仁就耐心地等著。

閑來無聊,郝仁又給吳雙打電話。吳雙告訴郝仁,她來哥倫比亞的簽證已經辦好,今天下午的飛機,經東京和紐約轉機,大約需要三十多個小時。而且,她到了波哥大之後,還要見一見她的那個朋友。所以,她估計還得三天能到。

好吧!郝仁實在沒辦法了。接連幾天沒有和女人親熱,他也憋得慌。但是以他現在的眼界,放眼整個萊蒂西亞就沒有他能看得上眼的。這就象吃慣了山珍海味,你讓他吃些粗茶淡飯,他根本不願意張嘴。

身邊沒有女人,郝仁也睡不著覺。晚上,他讓店員早點回去,自己一個人坐在店裡,倒一杯葡萄酒慢慢抿。

大約十點左右,郝仁正想打烊,外面忽然走進來兩個人。

這是兩個非常注重儀錶的人。他們都穿著黑色的西裝,領帶系得十分精緻,頭髮一絲不亂,皮鞋鋥亮。就好像參加一個非常高檔的party,又象是與一個自己十分心儀的女人約會。

左邊這一個頭髮金黃,留著優雅的小鬍子。右邊那一個頭髮有點灰白,顯然是年齡比左邊的要大。

這兩人一進店,看到郝仁都是一怔。左邊的那個問道:「請問,斯科特先生在家嗎?」

郝仁聽他們說的是一口流利的英語,也用英語答道:「不好意思,斯科特先生剛剛把這個店鋪轉讓給我。現在他已經不在這裡了!」

郝仁此言一出,那兩個人立即面面相覷。依然是左邊那人問道:「那請問,你知道他去哪兒了嗎?」

郝仁搖了搖頭:「不知道。他這間店鋪還是昨天晚上轉給我的,當天晚上他就帶著家人匆匆的離開這裡。我曾經問他準備去哪兒,他含糊地說了一句什麼,我也沒聽清!」

這時,只聽右邊的個年齡偏大的人說道:「先生,如果你說出斯科特的去向,我會給你好處的!」

郝仁面有難色:「我真的想賺你的好處,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啊!」

左邊那個年輕一點的突然說道:「公爵大人,你何必跟他廢話,趁現在店裡沒有人,打他一頓,他就什麼都說了!」

那個被稱這「公爵」的人笑道:「好吧,菲利普,逼問的事就交給你了!我要上手,就引人笑話了!」

郝仁一聽還有個「公爵」,他就猜到這二人是從哪裡來的了。為了證實他的猜測,他笑道:「請問,二位是德古拉家族的人嗎?」

菲利普一聽,臉上突然露出失望的神情,說道:「你既然知道我們的來歷,是不是就準備說出斯科特的去處了。本來想打你一頓,現在看來打不成了。你這小子很聰明嘛!」

郝仁搖頭笑道:「我問你們是不是德古拉家族的人,只是想證實一下,世界還有沒有第二家吸血鬼。如果你們是出自德古拉家族,那就說明這個世界暫時還沒有發現第二家吸血鬼。如果你們不是,那就說明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了第二家吸血鬼!至於斯科特的去處,我根本就不知道!」

郝仁一口一個「吸血鬼」,聽得菲利普和公爵勃然變色。菲利普首先罵道:「小子,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說『吸血鬼』,你不僅說了,而且還說了三遍。現在我就把你的血給吸了!」說這話的時候,菲利普已經動了。

郝仁也冷笑道:「我最討厭別人罵我『小子』。我曾經說過,誰要是罵我『小子』,我就打掉他的一嘴牙。我現在就要把你的牙打掉!」

那個被稱為「公爵」的老吸血鬼眉頭一皺。他活了二百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普通人敢對吸血鬼如此說話的。

「菲利普,你要小心,此人不是普通人!」公爵提醒了一句。

但是菲利普此時正暴跳如雷,根本沒有把公爵的話放在心上:「公爵大人,你放心,我不會把他折磨死的,我還要從他的嘴裡得到斯科特的下落呢!」

菲利普疾如飛鳥,一下子跳到郝仁身邊,伸手就向他的脖子抓去。此時,他還沒有幻化出利爪,但是那一股冷風仍然讓人膽寒。

郝仁一動不動地看著菲利普,直到他的手離自己還有三厘米的時候,他才突然出手,向著菲利普的掌心彈去。

菲利普自以為一擊必中,今天晚上又能吸人血了,那是非常爽的事!

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掌心一麻,然後整條胳膊都麻。連帶著整個身子都不得勁兒。他嚇了一跳,急忙後撤。身子踉踉蹌蹌地後退,要不是公爵伸手來扶,他就摔地上了。

「菲利普,你怎麼回事?」公爵訓斥道。

「公爵大人,我的這條胳膊麻了,渾身使不上勁!」菲利普向公爵訴苦。

公爵一驚:「你被人家點了穴道!」

郝仁一奇:「這老外還知道穴道,不知道他會不會點穴?」 「穴道」這個詞在英文裡面相對生僻。「什麼是穴道?」菲利普問道。

公爵說道:「這是華夏國醫術中的專有理論,雖然很玄,但是如果精通了,傷人卻非常有效!」


菲利普十分驚訝:「你老人家怎麼知道的?」


公爵回憶了一下:「一百多年前,我跟著八國聯軍進攻華夏國的京城,被一個華夏國的武林高手點了一下,當時的感覺跟你一樣。要不是我連著吸了三個人的鮮血,有可能這條胳膊就廢了!即便如此,也是到第二天才恢復知覺的!」說著,他還拍了拍自己的左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