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十餘人,也是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便是進入到了大殿當中。同時,這大殿的殿門也是隨即關閉,外面的守衛也是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2021 年 1 月 16 日

章族的這座宮殿之外,在整個章城當中便是有著四道防線,所以想要到達這裡除非是擁有絕對實力的人,否則想要做到那可是十分困難的。

所以,到了這裡,章族的防守也是就此鬆懈了下來。在這座宮殿之外,也並未巡邏衛隊,而那宮殿門口,也只是四名侍衛把守,所以想要偷偷潛入這裡,已經不再困難了。

隨即,待的那十幾人進入到了大殿當中之後,蘇墨也是轉身匆忙的繞過了這座大殿,來到了大殿的後方,在四下觀察沒有人走動之後,腳步一踏,便是輕鬆越過了三丈高的高牆。

在落入內部實地的同時,蘇墨星影追神步當即運轉起來,即刻便是來到了那大殿後方的一旁。這裡壁面凹凸不平,倒也是極為適合攀爬。凝形羽翼太過於招搖,而此時攀爬起來,也並不顯眼。

三下五除二上了大殿頂上之後,蘇墨當即便是屏蔽了自身氣息,轉而俯下身來靜靜聆聽著下方的聲音。

「這一次的確還是我們失算了,如今盤龍域也已經將要達到章城,若是再不讓那位大人出手,齊域絕對不保啊!」

「事到如今,恐怕也只有這樣一個方法了。但是,大人也需要一些時間準備迎戰,所以二弟三弟,你二人先趕去前線助陣吧。」

「是!」

下方的一陣交談之後,便是兩人聞聲一應,隨即兩道匆忙的腳步聲便是響起,同時下方殿門也是被打開,兩道身影旋即就如若強弩一般衝天而起,蘇墨遮蔽了身形,這兩人倒也並未發現蘇墨的存在。

在之後,蘇墨便是在下方几聲交談之後,在一聲「去請那位大人前來」之後,便又是想起了一道匆忙的腳步聲。

而在這一道腳步聲響起的同時,蘇墨也是心神一定,當即一下子落到了實地,轉而按照原路躍出了這座高牆。緊隨其後的,又是踏出星影追神步再次繞到了前頭。

連這個作為齊域之主的勢力,都要稱之為「大人」的人,想必也絕對不是一般人。那麼,此人也極有可能便是凌天閣的人。

此時,只要有凌天閣的人插手,憑藉蘇墨一人解決掉整個章族便會更加困難,所以,蘇墨如今便是想要先解決掉這個凌天閣之人。

跟著那個匆匆行走的人走過了很長一段路,蘇墨才是依稀看到了遠處一座較為寧靜的雅閣。

而這人,也是在臨近了這一座雅閣之後,腳步也是漸漸減慢,生怕是因為這慌亂的腳步聲而讓裡面的那位大人出現任何不悅的心情一般。

轉而,就在那人距離那座雅閣僅僅只有幾丈的位置,蘇墨便立即運轉起了一記精神衝擊,向著那人狠戾砸去。隨之下一刻,蘇墨的腳步也是踏出了星影追神步,即刻便是掠到了那人的身旁。

因為剛才那道突如其來的精神衝擊而恍惚的老者,此時也是毫無防備,蘇墨當即將靈元再次凝聚成了匕首,一下刺入了他的心口。

當即,這名老者便是連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蘇墨解決掉了。

就在此刻,那座雅閣之內,竟是直接激蕩出了一道靈元波動,雖然不弱,但是也是表明了裡面之人的注意。

而這道波動,也是屬於王者,甚至於不亞於之前,絕對是二脈王者層次的強者。

就是這二脈王者,才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外面的氣息。而突然之間一道氣息消失了,便是會直接引起他的注意。

而此時,蘇墨也並未打算繼續裝下去。畢竟,此處地處偏僻,方圓百丈都不會有人輕易靠近。而按照此時的狀況來看,那人似乎還沒有確定蘇墨究竟是敵是友,所以還未立即出手。

「既然來了,便入雅閣一坐吧。」裡面之人的言語十分平靜,也根本沒有絲毫的弱勢。作為二脈王者,在這種層面也算是神一般的存在,那麼他自然是有著傲骨,同樣也非常自信,並不覺得在這種層面會有人能夠將之斬殺。

蘇墨聽聞著裡面的話語聲,神色也是恢復了平靜,既然對方是二脈王者,那麼兩人之間絕對會有一場不小的較量。所以,一開始就表現的弱勢,絕對不會是好事。

旋即,雅閣之門緩緩打開,而蘇墨也是邁開步子踏入了雅閣當中。

… 「我說真的!」厲阮努著嘴,「我告訴你哦,我跟著外公學過中醫的,如果當初沒出意外,我現在正在醫學院學醫呢,你可別小看我哦!」

章媽斂了笑,「阮阮,她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她語氣沉重,帶著厲阮不懂的無奈。

「為什麼?有人限制她的自由?或者,是她身份尊貴,不能輕易見人?」

章媽道,「連我,也只能每個月見她一次。」

厲阮蹙眉,章媽嘆了口氣,「你說得沒錯,她身份尊貴,我姐夫他……」

厲阮眨了眨眼,差點脫口而出,你還有個姐夫啊?

想了想,太不禮貌了,給吞回了腹中。

「我姐夫他不允許外人見她。」章媽補充說。

厲阮,「那他對她好嗎?」


章媽苦澀一笑,「好又怎麼樣,終究是身不由己,我姐的孩子,他知道是誰害的,可他卻不告訴我,他怕我復仇,這些年,我一直在查,我心裡有隱約有個懷疑對象,可我沒有證據,我姐是知道的,可她得了失心瘋,知道也不能告訴我,如果……」

「如果我姐姐能夠康復,她肯定會很痛苦,有時候,我寧願她就這樣一輩子,一輩子活在姐夫的寵愛當中,我姐夫,似乎跟我有同樣的想法,他從來不允許別人醫治她,他想把她當做小傻瓜養著,乖乖的,黏著他……」

章媽說著看向厲阮,「所以我看到沐懷璟對你那麼好……」

厲阮一愣,莞爾,「章媽,你把跟你姐相提並論了啊?你覺得我也是傻乎乎的,被他寵成了一個小蠢蛋兒?」

章媽笑,「是啊,我怕你離了他,就活不成了,靠男人活著,有時候,也是一種悲哀。」

笑容到最後,化成濃濃的擔憂,「我姐現在不能離開他超過一分鐘,除了睡沉的時候,他才有空去處理公事。」

「如果我說,我離了他,會活不成。」厲阮看著章盼,語氣認真道,「章媽,你會不會看不起我?」

章盼表情一驚,「阮阮……」

「但是我和沐懷璟反過來,是一樣的啊,他離了我,就是行屍走肉。」

良久,章媽才點頭,笑著道,「是啊,他會是這樣。」

車子緩緩到達俱樂部門口,一道昂藏的身影佇立在不遠處,俊美的面容帶著一絲擔憂。

「車子開太慢,沐總等急了。」章盼搖頭笑道。

這邊剛停穩,沐懷璟就大步走過來,打開後車門,看到厲阮好端端的坐在那裡,臉上表情瞬間一松。

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將她帶出車外。

厲阮仰頭看著他,小嘴扁著,「沐懷璟,章媽要走了。」

沐懷璟環住她的腰,看向章盼,「路上小心。」

章盼沒有下車,她的行李在後備廂,「我知道,我有空就過來。」

沐懷璟沒給厲阮太多時間傷感,扣著她的腰跟章盼說了再見,頭也不回的摟著她往裡走。

「這麼喜歡她?」

沐懷璟低頭看她,漫不經心的問。

其實,他臉上的表情出賣了他的心情。 蘇墨才是步入到雅閣當中,身上便是感受到了比剛才更加強勁的威壓,覆蓋在整個雅閣之中。

這,應該便是雅閣中人給自己的第一個威懾。

二脈王者境界的威壓,單憑蘇墨這尊師境後期的體魄,想要輕易地承受著實十分的困難。所以,蘇墨此時縱然是運轉起了狂靈斗來,依舊是略顯吃力。

不過,縱然是吃力,他還是硬扛著,並且面龐上更是流露出了輕鬆之色,更加的有嘲諷神色浮現於眸子當中。

這第一次的交鋒,他絕對不能夠弱勢。

入了雅閣當中,蘇墨眸光一掃,便是望見了此時處在這一樓隔層最末端的一名華服老者。看似慈眉善目,但是那渾濁的老眼當中,充滿的卻是犀利與狠辣。

看來,這一次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能夠達到二脈王者,憑藉的是天賦與努力。而這樣的人縱然不多,也並不會少。而只是運用蠻力的,以蘇墨此時來說縱然對方擁有二脈王者層次的實力,依舊不足為懼。

但是,蘇墨怕的,便是擁有智慧的二脈王者。單憑這份沉著冷靜,以及那渾濁老眼之下所表現出來的神色,便能夠斷定了這人並非一般人。

恐怕是,縱然在整個凌天閣當中,都擁有不低的地位。

「老先生,好雅興啊。」

進入到雅閣的第一刻,蘇墨便是樹立了自己的敵意,一雙異常銳利的眼眸狠戾的凝望著那名老者,而嘴角那一抹輕鬆地笑意展現出來的同時,也是絲毫有條不紊的說著。

似乎,是蘇墨這般的狀態,讓這名老者暗自吃了一驚,片刻未言語。

想來也的確是如此,如同蘇墨這般的天賦,莫說是盤龍域、齊域這樣的層次,縱然是凌天閣甚至是三殿,毫不誇張的說,是絕對找不出來的。

另外,擁有了這般的天賦,還能夠擁有這樣的心性,這名老者處世雖深但似乎也從未見到過這般少年,不禁那渾濁的老眼當中,閃過了一絲殺戮之氣,不過這一抹殺戮之氣也是轉瞬即逝,並未太過於明顯的表露出來。

雖然短暫,但是這一抹殺戮依舊還是被蘇墨所捕捉。很顯然,自己的天賦與心性已經達到了那名老者親自出手終結的水準。

不由得,他也是心頭一陣乾笑。

看來,這名老者非但是修為身高、手法毒辣犀利,更加還有極深的沉浮,竟然是能夠將這般的殺戮之氣掩埋的無影無蹤。

絕非善類。

「既然來了,便是客,過來一坐如何?」片刻的寂靜之後,這名老者終於還是開口了,蒼老的聲音有條不紊的說著,氣息之間也如若平常一般平穩。

蘇墨沉聲一應,隨即腳步也是邁開。而蘇墨這般的腳步,看似如若閑庭漫步,實則蘇墨是步步留心,時刻注意著那名老者的氣息與狀態,提防對方突然出手。

終於,在這般的心境之下,蘇墨還是來到了那老者的對面坐了下來。離近了老者,他身上所激蕩出來的威壓也是更加的沉重了幾分,讓的蘇墨更加吃力了幾分。

而那老者卻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為蘇墨斟上了一杯茶水,道:「老夫這裡羞澀,只得以茶代酒,貴客若是不嫌棄,品嘗便是。」

至始至終,這名老者的言語都是異常的平靜。但是,在這種時刻,越是平靜,之後所要掀起的暴風巨浪就會愈加的劇烈。


所以,蘇墨心中也是滿載壓力。畢竟,尊師境後期對戰這種有頭腦的二脈王者,始終還是有些冒險的。

「為何老先生這般境界,不在凌天閣安度晚年,卻要跑到這等地界受戰亂之苦呢?」蘇墨小品一口茶水,倒也並不擔憂這茶水中有毒。

這老者聽聞著蘇墨的話語,最先便是一愣,不過隨即又是風輕雲淡地說道:「效忠主子罷了,若是老來了還落個背信棄義的罵名,豈不是要遺臭萬年?」

老者說話間,悄然的也是將這一抹威懾收了回來。他也看得出來,此時蘇墨雖然是在硬撐,但是其實力始終是不容小覷。自己的目的縱然威壓持續的時間再久也達不到,又何必浪費氣力施展威壓呢?

隨即,蘇墨也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靜靜的凝望著茶杯看的出神,而口中則是道:「那麼依照老先生的意思是,章族的存亡你也要管了吧?」

「自然如此。」

兩人的對話,看似平靜,但是其中卻蘊含著如若驚濤駭浪一般的能量。同樣的,兩人此時也是在對弈,戰鬥沒有拉開,火藥味中,自己的氣勢絕不能被壓倒。

寂靜了許久,蘇墨才是繼續開口,道:「不知道老先生覺得,尊師境後期與二脈王者境界之間的差距,能否跨越?」

「那小友可曾聽說盤龍域中出了一名十八歲便斬下二脈王者的奇人?」蘇墨的話語才是說罷,那老者便是當機立斷地說著。

非常顯然的,這老者在這種時候提及這件事情,那麼就是認定了蘇墨便是他所謂的那個「奇人」。同樣的,蘇墨也是聽出了其中的意味,嘴角略微上揚。

而這般的上揚,卻並非是蘇墨的高傲,而是嘲諷。這個老者能夠在這種雙方博弈的時候說出這件事情,便是表明了他本身就對蘇墨有一些忌憚。

轉而,蘇墨也是道:「看起來,老先生的消息也的確是十分的靈通啊。不過,老先生是否想知道那位奇人之後,會否創造出新的奇迹呢?」

老者渾濁的老眼,此時終於是漸漸凝實,原本鬆散的視線也漸漸聚攏,足以看出他也開始進入狀態了。

「自然是想啊,可是不知今生能否親眼見到一次。」老者言語依舊輕描淡寫,但是氣息卻開始加重了,而不如之前那般的輕鬆了。

而蘇墨,旋即又是繼續開口道:「或許能,或許……不能!」

咔咔咔!

在蘇墨道出最後一個「不能」的時候,狂躁的氣勁便是頓時升騰,同時對面的老者也是立即爆發出了一道狂躁的氣勁。在兩道氣勁產生的瞬間,便是掀起了千層氣浪,將整個雅閣都是震得發響。

嘭!

霎時間,這第一次的碰撞,便是就在下一刻產生。碰撞之後,頃刻間兩人周圍的地面都是塌陷碎裂,而兩人也是直接各是向後倒飛了出去,直到都是貼到牆壁才是得意停下。

不過,就是這一次的碰撞過後,前一刻還是完整的雅閣,這一刻無論是地面還是壁面,都是產生了不少的碎裂痕迹,尤其是之前兩人所在的位置,已經是滿目蒼夷。

唰!

霎時間,蘇墨才是站穩了腳跟,身上氣勁便再一次爆發,同時雙手靈元急速流轉,很快的又是揮動靈元向著那老者狂砸而去。

即刻,那老者也並未停頓,眼見蘇墨勢如破竹一般襲來,也是毫不懈怠的運轉起了靈元,在身前凝聚了一張靈元護盾,隨即體內威壓也是瞬間暴漲。

轟!轟!轟!

蘇墨身軀逼近,就在腳下一頓的瞬間,一臉三拳便是直接轟在了那靈元護盾之上。霎時間,在這三拳之後,靈元護盾也是支離破碎,顯然是完全不能夠承受蘇墨這三拳的威能。

靈元護盾碎開瞬息,那老者手中的棕色靈元也是傾巢出動,以排山倒海之勢向著蘇墨席捲而來。

距離逐漸拉近,蘇墨卻依舊是毫不慌張,心念一動體內靈元迅速流轉,隨即離體化冰,最終是沉重的抵擋在了那砸來的土屬性靈元之前,霎時間整個雅閣之內氣溫驟降。而已此地為心開外數丈已是直接冰封。

… 剎!

頓時,就在冰封拉開的瞬間,那名老者便是迅速扇動了右掌,隨即一掌狂暴的靈元直接砸碎了那冰凍的靈元,向著蘇墨這一邊再次襲來。


當即,看著那一隻迅速襲來的棕色手掌,蘇墨心念一定,足下猛力一蹬,整個人也是迅速地向後退去。同時,腳步在下方輕點,也是留下了一路的冰凍痕迹。

嗤!

轉而,蘇墨退到了雅閣一邊的壁面之後,迅速的將手中的冰屬性靈元迅速調整。緊隨其後,冰屬性便順勢化為了靈元錐,同時自錐尖又是燃起了一重火焰。

霎時間,蘇墨手中冰火兩重天。而那老者,在此刻也是非常明顯的一頓,而後又是迅速收回了這一掌,神色一定之際,他的身周便是瞬間凝聚了無數靈元凝結而成的石子。

很顯然,蘇墨的天賦加上蘇墨的心性,此時又是展現出了冰與火兩種屬性,這就是完完全全的威脅到了凌天閣。這樣的少年,若是日後成長起來,恐怕覆手泯滅整個凌天閣都有可能。

所以,這樣的天才,只要是敵人,那麼便必須要扼殺在搖籃里!

「爆!」

頓時,那老者雙臂一震,手中便是迅速的爆發出了一道土屬性靈元衝擊,而周圍的那些石子也是迅速地跟隨著這道衝擊,向著蘇墨的方向席捲而去。

此處是雅閣之內,而這石子與這道靈元衝擊,便是能夠將蘇墨身後的壁面覆蓋大半,而每一處都是擁有二脈王者層次的實力,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扛下來的力量。

不過,蘇墨手中駕馭著冰火兩種屬性覆蓋的靈元錐,神色也是瞬間閃過一絲堅定,隨即腳下力道順勢飆升,星影追神步便迅速拉開。

只是瞬息之間,蘇墨的身軀便是來到了這處壁面的一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