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個地方,蕭北看到的石塊,卻顯得很突兀,雖然,只是在「嗤嗤」的響動之下,露出來了一角……那是一個銀白色的齊整板狀石塊的一角

2021 年 1 月 3 日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二百八十五章殘碑有言,九天上古碑!

【ps:周一,九天眾們,小夜求推薦票,拜謝。()】

……

這一角那耀目的銀白之色,幾乎是蕭北一望之間,便更加的璀璨,而它上空的「嗤嗤」之聲,也是帶動了一股一股的黑色漩渦般的風。

山峰頂端的這些巨大石塊,奇形怪狀,大小不一,但是,這些全部都是黑色的石塊,如這個怨脈之上的怨嶺蕭北挪移而過的每一處一樣,和黑色的玄武岩一般,所以,那露出來的耀目銀白色一角,才是讓蕭北覺得很突兀。

黑色的漩渦般風,如果沒有「嗤嗤」之聲,並沒有多少讓人感到力量雄渾的,也就是和正常的這一處純黑氣體籠罩的範圍經常出現的勁風差不多。

但是,當一道道黑色的漩渦般風掃過周邊的時候,讓蕭北臉色綳得更緊的事情出現了…..那風輕撫而過一塊塊巨石,巨石馬上,粉碎粉碎的很徹底一點點的石塊粉末都是沒有留下

看到那漩渦般的風,在不一會兒,超過了那「嗤嗤」破空之聲發生位置的不遠處便是消失,彷彿是對「嗤嗤」的破空之聲有著無限的依賴,蕭北才是將本來準備迅速撤退的身子停了下來,將頭一轉,盯著那原先銀白色的一角位置。

此刻,那處位置,只有那銀白色一角的本體之物



銀白色的碑

而且,還是半截的

一目了然就可以是半截的,這個銀白色的碑,整個碑體,是斜著插進著黑色的泥土之中的,這只是長度,而之所以說一目了然這個碑就是半截的,便是在蕭北面前的它,只是一半而已

這個銀白色的碑,從上至下,被莫大的力量給直接的切開

那整齊的切口,無不在顯示著,是被一氣呵成的情況下,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中,被直接的給切開的

在蕭北面前的,只是一半

一般情況下,武者使用的攻擊,多為本身領悟的某種規則般的道的直接武氣擬化攻擊,但是,有的時候,卻是為了讓功力變得更強,就如同那為了增強煉製丹藥的效率與強度,要有擬化之火的助推、葯鼎的助推等等一樣,在你的擬化自身領悟的道攻擊之時,你的本身,也可以有擬化之物本體或者是本體類似的物體或者道源,這樣的話,會讓你的攻擊變得更加的強大。

這一點,蕭北當然知道,不過,只有擬化之物是能夠找尋的物體的時候,這樣的辦法才能有效。

就比如說蕭北去往北水城之時曾遇到的那個武道修士,使用的攻擊便是一個大鼎一般的武氣擬化之物,而助推的本體便是一個葯鼎,那葯鼎,現在還是收錄在了蕭北的殘界之中,留待以後用。

還有鑽研的規則般的道是劍等等有形之物的武道修士,有的時候便是使用武氣擬化攻擊之時,有著一柄絕對的寶物般的劍,作為助推之用,加大武氣的攻擊力

而如蕭北這類鑽研的規則般的道是宇內的星辰之道,這樣的話,想要找尋個本體,卻是難上加難,因為畢竟,蕭北卻是找不出來一個本體是星辰的,也就是蕭北在知識上面懂得是星球的本體……基於此,幾乎是在這個時候看到這個銀白色的碑,蕭北馬上是沒有任何懷疑的,直接的就將它想到了是一個強者的擬化攻擊之中起了助推作用的本體寶物一類。

而且,蕭北卻是也想明白了,為什麼這一處,會有著「嗤嗤」的破空聲傳來……掌握著這個銀白色的碑的強者雖然隕落了,但是,他或者是她已經是用這個銀白色的碑很長的時間了,兩者關聯之中,已經是冥冥之中有了很大的聯繫。

哪怕,這個擬化攻擊可以應用的本體不能夠儲存那個隕落的強者的意識靈魂,但是,它的本身,也是有了一種意境

強大的力量之下孕育的意境

沾染上了的力量,也是在這種意境之下,有著一種算是自主意識的東西……如同,孕育出了本源一般

「這個銀色的半截殘碑,卻是在自己到了這處,才有這種動靜的不然的話,那到了一定範圍之外就是消失了的黑色漩渦般之風,早就已經是將銀白色的半截殘碑周圍的黑色石塊給刮成了粉末了…..」蕭北的想法瞬間閃現完畢之後,整個身子馬上就是後退。

此刻的蕭北,已經與殘界緊緊的聯繫在了一起,一有不對,便是馬上的進入到殘界的裡面,蕭北走過了這一處九天久遠年代突然凸顯在怨脈怨嶺山峰之中的這個戰場的時候,走過了這一路,便是心中猜測,會遇到這類事件,但是,蕭北卻是沒有想到,他所遇到的含有著一種類似於意境之物,卻不是一堆殘破骨頭之中的一塊,或者是一個血漬凝聚到了頂點之後的血滴,還有別的什麼,而是一塊被強悍力量劈下只剩下半塊的本體殘碑。

這銀白色的半截殘碑,能夠讓上空產生「嗤嗤」的破空聲,最關鍵的,是這個破空之聲源點位置,蕭北能夠看得出來,是有著空間裂縫的存在的。

空間裂縫存在著,並且,看那樣子,是被銀白色的半截殘碑的力量影響導致的。

這種情況下,毫無疑問,是將銀白色的半截殘碑的力量彰顯出來了……只有至少也得是摸到涅槃者境界的武道修士,也就是偽涅槃者,超過了七階碎境境界,才可以說是有著撕裂出來一個空間裂縫的強悍力量

而想要如此的保持著空間裂縫,而本身沒有任何的損害,這一點,就必須得是真正的涅槃者才可以了

面對涅槃級別的強悍力量的半截銀白色殘碑,蕭北,自然不可能有一戰之力,這是事實。

「轟…..」

蕭北的身子急轉直下,那銀白色的半截殘碑,插著它的那處,卻是傳來了如此的聲響

因為有著殘界,所以,蕭北才會回頭,這一回頭,蕭北直接的就看見了讓他沉靜的臉也是一變的畫面…..那銀白色的半截殘碑,卻是彷彿是擁有了自主意識一般,蘇醒了似的,正在掙扎著從黑色的泥土之中,要拔出了它的另外一截身子

現在,銀白色的半截殘碑,露出了地面上的距離,便是有著十米左右,這個長度,在之前它的周邊有著無數的黑色巨石對比之下,自然不是很大,但如今,在只有它自己這個碑體的存在之下,就顯得很高大了。

而讓蕭北吃驚的,便是這個銀白色的半截石碑,在正中間,出現了字體

蕭北,就是因為這出現在銀白色的半截石碑之上的字體,才是轉頭之中臉色出現了變化,很深的變化

那銀白色的半截石碑之上出現的字體,準確的說是字跡,是一種更加耀目的銀白色光芒,所以,雖然清晰,但是只是模糊可見……但是那字跡,卻是九天現在通用的,與大陸上的也是一樣…..「九天上古碑」

雖然只是字體的一半,但顯然極易看出來

這是銀白色半截殘碑的名字

蕭北看到了這個字體之中,便是心中想到

隨後發現地面上的震動越來越強,那個九天上古碑也是掙扎的越來越厲害,就快要從黑色的泥土之中拔出來了碑身之後,蕭北馬上轉頭,向著山峰的下半部分挪移

但,透過了一排排的在位置底下的黑色樹木空隙之中,蕭北卻是看到了湯立

慘白著臉色的湯立,這個時候,卻是在蕭北的注視之中,不但沒有因為山峰之上的震動往後退去,反而是繼續的向著前面挪移著

不但如此,湯立的移動速度,還是加速了,那湯立的臉上,雖然隔著很遠的距離,但蕭北通過凝視卻發現,透著貪婪的神色

極重的貪婪的神色

尤其是湯立仰望著山峰頂端之上的那頭部眼睛的火熱,也是讓透過黑色樹木空隙的蕭北,敏銳的看到。

想了想,蕭北卻是停下了身子。

只因為,蕭北現在想到了一個馬上就能夠解決掉這個二階碎境境界,誓要擊殺自己的湯立的計劃

不用等到那個地方了,只是現在,便是可以解決掉湯立

「湯立,你再快一點的移動,快點的上來吧,而那個九天上古碑,也是希望在這個時候,還沒有掙扎出黑色的泥土之中,那頂端上空的空間裂縫,卻是還在……」

看著湯立臉上越來越興奮貪婪的表情,並且挪移著到了山腳之下,正望著山峰之上繼續挪移著,一襲黑袍的蕭北身子一閃,再度按照剛才的路線,往著山峰的上面開始挪移著。

這樣的情況下,蕭北不一會兒,就到了剛才呆著的地方。

這個地方,現在還沒有任何的異動,就如同剛才蕭北下山峰的時候一般無二,哪怕是震動,也只不過是增強了一些而已。

看著銀白色的半截石碑掙扎的情況沒變,蕭北眼神微微一眯,緊接著,半響之後,進入到了殘界之中

蕭北要等,等著湯立前來,在這個是安全的地方站立

而當湯立站立於這處,蕭北,就要實施他的計劃……讓站在這處的湯立,知道他犯了一個錯誤,那就是在之前,便是不能一直惹怒自己

總之,要擊殺湯立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第二百八十六章何為上古?殺湯立!

【ps:上移動無線閱讀了,嗯,九天成績還不錯,在此感謝老大滄大,感謝移動編大,九天眾越來越多了,小夜會更加的努力……最後,小夜再次求親愛的九天眾們的推薦票,拜謝。()】

……

「哈哈……這一次,這個不知道有著多少歲月之前的強者久遠年代的戰場之中,可算是被我湯立發現了一個能夠帶來莫大機緣的寶貝了,這一次,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哈哈……」

湯立的張狂話語很大。

那大笑之聲,更是讓湯立聽著極其的有自得之意。

不過,這一連串的話語之中,湯立受了傷導致的咳咳之聲倒是沒有了。

這一處黑色的氣體覆蓋著的九天久遠年代戰場之中,雖然陰寒之侵襲,比之於別處的灰濛濛怨脈之上的怨嶺數個山峰要重上很多,甚至讓蕭北的身子消耗之後達到了極限的時間縮短了數倍,還有著無數的強勁力量波動般的勁風,血色顏色更多的瀰漫,但饒是儘管有著如此之多的異樣於視線之中出現,可是有一點還是沒有變的,便是這一切都不影響視線。

視線的可視性,一點都沒有影響得到,所以,湯立在注視了這處九天久遠年代的戰場很久之後,能夠看到周圍這一切的情景,才會這般毫無顧忌的說話,將心中所想的事情像是如同發泄一般的都自己對著自己的說了出來。

而湯立的話,自然是讓殘界之中的蕭北,完全的聽到了

蕭北現在,已然是全部的準備了,整個身體,被蕭北調解到了最佳的狀態。

蕭北能夠從聲音判斷的出來,現在的湯立離得蕭北此刻進入到殘界的位置,還是差上了好遠。

按照這句湯立所說的話的聲音傳遞間隔的距離,蕭北估算了一下湯立的速度,發現,現在的湯立,果然是速度上不再為二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的正常速度,而是也就為七階左右的極境境界武道修士的速度。

「湯立的傷勢,果然是極重,速度居然下降的這麼多,看來,這一次攻擊湯立的話,得手的將會更順利。」

蕭北這樣想著,全神貫注的準備著之時,卻是又在緊緊的控制著殘界中,聽到了湯立的驚嘆話語

「那是九天上古碑天啊,是九天上古碑九天的久遠年代之中,真的,真的有著……上古?上古有一碑,為九天上古碑,震無數武道修士與妖獸修者,一碑出,天下皆傷……是九天上古碑…..而這個九天上古碑,卻是半截殘碑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湯立的驚嘆聲,越來越重

並且,蕭北通過湯立的聲音可以判斷的出來,湯立在驚嘆之中,倒吸了一口冷氣,整個身子被震驚再沒有哪怕是移動一點的距離

湯立,停在了蕭北能夠出現在的殘界之外的位置百米之外再無寸進而且是震驚的呆住了

蕭北聽到湯立的話語,自然知曉,湯立震驚的九天上古碑,就是自己之前在那山峰的頂端看見的銀白色的半截殘碑

「上古?九天有著上古?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九天久遠的年代,有著一段時期是叫做上古的?還是另指其他的?」

「那銀白色的半截殘碑,居然能夠讓湯立震驚成如此的樣子,那麼,可以想象,這個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也就是九天上古碑,是絕對的震撼九天的寶物,但是,它後面到底有什麼秘辛?」

「這個湯立,知道的事情卻是不少,這些事情,我的天眉師傅都是沒有和我說過,顯然天眉師傅一個七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都是不知道,而湯立卻知道,湯立知道這些消息的途徑是什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蕭北的腦海之中乍起

湯立的話,毫無疑問,讓蕭北知道,這個九天久遠年代的戰場之中這個山峰出現的半截九天上古碑,背後,有著一連串的秘辛

「轟轟…..」

蕭北能夠感受得到,地面上的震動越來越大了,這一切,都是要從湯立的嘴角說出來了九天上古碑的一些話之後出現的

就好像,那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聽懂了湯立的話

尤其是湯立那句「上古有一碑,為九天上古碑,震無數武道修士與妖獸修者,一碑出,天下皆傷。」的話,讓蕭北直接的覺察到殘界之外的轟隆聲更加的大了。

湯立的身子,這個時候卻是往後退去了,嘴裡連續的喊著不好不好。

在殘界之中的蕭北,聽到湯立的話,眉頭緊緊一皺。

想了想,蕭北,直接的從殘界之中出了來。

果然,正好看見了湯立遠遁的背影。

「這湯立,倒是跑的夠快,居然退去了,難道說,對他的擊殺,便是又要推遲於原先的計劃之地了?」

轉過身,看著後面那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在來回的震顫,掙扎的程度更甚想要從黑色的泥土之中拔出另外的一截本體,蕭北搖了搖頭道。

就在這個時候,蕭北卻是發現,在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的碑身大字之中,那比之於碑身更加的耀目銀白色光芒的字跡之上,有著鮮血的滲透而出

不是血色顏色組合而成的乾涸般血漬,而是實實在在的鮮血

那鮮血,如同正常人一般的鮮紅,從一點點模糊,再到清晰,一滴一滴的銜接而成一道血流

血流之中的滴滴鮮血,如同翻騰成了浪花一般的聚集著

「噗…..」

只此一聲,這血流一般的鮮血之中,如同擠出來了似的,居然出現了另外的一滴如同手指肚般大小的鮮血,在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旁邊的空中飄浮著,而後緩緩的落下,就好像是真的分割開了。

而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也是在這個時候好像恢復成為了原來的樣子,居然不再掙扎。

可已經對於空間裂縫這類東西極其敏感的蕭北,恍恍惚惚之中,卻是能夠感覺到,一股空間裂縫的漩渦,還是在這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的上空,根本沒有完全的閉合

圈套

有著一絲自主的意識般智慧的九天上古碑的圈套

蕭北看到了這裡,內心想到

隨後,便是也想要順著湯立的方向馬上移動身子,這個山峰,蕭北卻是知道越來越呆不得了。

蓋因,這個銀白色的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卻是古怪的事情越來越多,耽誤越久,蕭北卻是感覺可能更不妙。

而蕭北,自然也不能夠進行飛移,飛移的這處空間受到的阻力會比地面上的大,而且遇到危險不好躲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便是現在蕭北不能夠曝露出身子來給湯立看見。

再者,湯立都能出現在這裡,保不準,還有哪個武道修士或者是妖獸修者出現在這裡。

蕭北轉身想要從側面繞過的時候,卻是看到了湯立的背影,還是在

原來,湯立根本就沒有挪移多遠

蕭北看到這種情況,又看了看那好似恢復了正常,實則是留下了一滴鮮血作為引子,做下了圈套的銀白色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突然心生一計…..貪婪,很有可能,便是蕭北這一次直接的能夠擊殺湯立的關鍵所在

湯立,絕對是個貪婪的人,而且,心胸肯定極其的狹小,這一點,從一系列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尤其是現在,湯立雖然剛才都震驚的都是不動了,而且九天上古碑的動靜也是讓湯立退後了,可是……湯立還是沒有挪移遠

這一點,便是足以說明了很多的事情

蕭北整個人,拼盡了全力,直接的往著黑色的泥土之上使勁的攻擊出了一道殘掌掌印

這一掌印攻擊,自然是與半截殘碑九天上古碑震動不能比,但震動的雖然不大,可是聲響卻是極其的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