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人道:「沒有為什麼,你只管執行就行了。」

2022 年 2 月 13 日

「還有,明天演唱會的事宜,也都交接給我們吧,跟你已經沒關係了。」

周宇:「放屁!」

他還想再說什麼,但那人已經不想再多說了。

只是冷笑一聲,便起身離開。

似乎對於那個人來說,要收購這家公司,是註定的,由不得周宇不同意。

周宇愣在當場,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良久,他終於反應過來了。

肯定是那個人!

那個之前策劃一切,給沐七兒潑髒水的那個人!

那個人,居然又出手了,他的目的,恐怕就是明天的演唱會,還是要針對沐七兒。

正當周宇憤怒之際。

忽然,門又被敲響了。

這一次,是沐七兒領着林壞和唐萱兒來了。

「宇哥,你在發獃嗎?」

見周宇還在發愣,沐七兒開玩笑道。

周宇表情難看,一言不發,連忙過來給林壞他們泡茶

林壞看了眼周宇臉上的表情,又看了看有些凌亂的辦公室,問道:「出什麼事了么?」

周宇咬咬牙,嘆了口氣,把剛才那個人來的事說了一遍。

「那個人,要強行收購我們公司。」

「而且態度強硬,根本不管我們同不同意。」

聽到這話,沐七兒和唐萱兒都愣了半天。

這年頭,居然還有這麼不講理的人!

硬搶啊!

林壞一臉平靜:「你繼續說下去。」

周宇道:「根據我的猜測,應該還是上次給七兒潑髒水的那個人。」

「我之前調查那兩個男藝人,才查出來,背後的人是錢麗麗。」

「這個錢麗麗仗着有北方陳家給她撐腰,在娛樂圈裏面是出了名的霸道。」

林壞頓時一怔。

錢麗麗?

三省錢家?

之前在三省,錢家的少爺錢俊生,跟他起了一些衝突,然後被他教訓了好幾次。

最後林壞直接去了錢家,才徹底鎮住那個錢俊生。

不知道這錢麗麗,跟那個錢俊生又是什麼關係。

不過,錢俊生都已經聽話了,錢家家主錢龍,更是不敢招惹林壞。

現在又輪到這個錢麗麗,來找死了?

紫筆文學「砰砰——」硝煙四起,響成一片。官軍猶如一鍋稀粥,一片混亂,慘叫四起。

「殺!」白蓮教眾人把平時里受官府的欺負,化成滿腔憤怒,化成刀劍的力量,刀刀見血。

「反擊,給我反擊!」孫恭跳腳暴怒。

「狗官受死。」丁谷剛架住鋼刀,一腳狠狠踢在一個官府士兵身上,將他偌大一個身子

《大明威寧侯》第一百八六章投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兩個人!?」夏可十分吃驚,「你有什麼根據這麼說?」

「你還覺察不出來嗎?任何關於張曉菲的信息都被人刪除了。尤其是張曉菲的照片。因為她的長相跟董妙音童年骨型完全不一樣。很容易就能檢測出來。而且,我剛才在張友良家還發現了一具可疑的屍骨。」

「你跟我說過。你說那是孩子的屍骨,都被尤大海搶走了。」

尤大海急忙說:「你們可別栽贓陷害啊,我什麼都沒幹。再說,我幹嘛要跟我表弟對着干,對我有什麼好處?」

葉千看了他一眼,「或許你真的什麼都記不住了,不過那具屍骨的的確確存在。雖然我沒有屍檢仔細化驗,但我能斷定,那具骨頭才是張曉菲的。她早在十幾年前的滅門案中就已經被殺了。屍體就埋在院子裏。我葉千相信戴傑早就發現了,但是她沒有聲張,就是為了誤導我們,讓我們以為那個孩子是董妙音。」

葉千說的話太過震驚,夏可好半天才說:「這都是你的猜測啊,你現在並沒有實際證據。」

「我的證據全被銷毀了。這個躲在幕後的傢伙好像一直跟在我身後一樣,只要我一覺察到什麼,他馬上做出應對。」

「好吧,就算你說的對,可是你想過沒有,兇手這麼做目的目的何在呢。為了嫁禍董妙音嗎,即便大家都以為董妙音就是張曉菲又如何,之前的案子兇手認定了是戴傑,她已經洗脫罪名了。這個幕後的傢伙又何必大費周章呢?」

這句話說到了點子上,讓葉千意思無言以對。

他確信幕後這傢伙肯定是想搞動作,看上去是在針對董妙音,可又瞧不出他究竟想幹什麼。

葉千正在深思,這時有人給他打電話。居然是董妙音。

他微微一愣。

夏可看他的表情似乎猜到了,笑呵呵的說:「真是說曹操曹操到,你說發生了這麼多事,都跟董妙音有關。她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呢?」

葉千覺得夏可的話也不無道理。

這時就聽董妙音說:「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跟你見見。」

夏可在一旁猜測,「她是不是想跟你見面啊?」

這女人就跟葉千肚子裏的蛔蟲一樣。

夏可笑呵呵說:「那你就答應她唄,正好聊聊,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到答案。」

葉千也確實這麼想,在電話里與董妙音約了一個地方。

……

……

董妙音在一個茶餐廳等他,身邊又配了一個新助理。

「下個月我準備回歸正軌,開始工作了。天天總這樣待着都把自己待廢了。」董妙音懶洋洋的告訴葉千。

看起來精神不錯,似乎已經走出之前的那些陰影了。葉千有些吃驚,實話實話,董妙音比她想的可要堅強太多了。死了兩個助理,自己的悲慘身世又剛剛被拔出來,還差點兒變成嫌疑人,換成一般人,可能都會崩潰,這女人的恢復速度確實驚人。

「你找我來就是要告訴我這件事?」他問。

「差不多吧。怎麼你看上去不太高興呢?」

「我其實還有些事想問你,你就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張曉菲。」222

董妙音凝視了他一會兒,伸了一個懶腰,滿不在乎的說:「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是不是又能怎樣?」

「這可關係到你的身世,你一家人……」

董妙音擺手打住他,「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在我的記憶力,他們從來都沒有陪伴過我,全都是陌生人而已。我現在只想活在眼前。」

葉千打量着她,忽然感覺這個女人有些陌生。

他忍不住說:「既然你都不在乎,那為什麼有人在刻意的抹掉張曉菲的信息,似乎很怕我看到你童年的照片似的。甚至連真正張曉菲的屍骸都盜走了。他的動機實在匪夷所思。」

「怎麼?!難道說,你懷疑是我乾的?」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哦,那你說說看。」

「比如說,戴傑只是偶然的利用你樓下的空房子作為作案基地,你暗中得知了她的秘密,沒有聲張。為了讓自己更出名,你故意把自己偽裝成了張曉菲,藉著戴傑作案把社會的注意力聚攏在自己身上。你可以順利成章的利用自己悲慘的身世博得同情……」

董妙音忽的一下站起來,怒沖沖的看着葉千。

「你別激動,我這只是一個假設。」

「哼,我才不會幹這麼無聊的事情。」董妙音強壓住火。

「如果不是你乾的,那就是其他人了。他有意讓我,或者是其他人認為你和張曉菲是同一個人。」

董妙音皺皺眉,「我是或者不是又能怎樣?」

「是啊。至少目前來說,我想不出,這其中會造成什麼影響。但是這傢伙處心積慮,偽造戴傑自殺,甚至控制了尤大海盜走張曉菲的屍體,這麼大手筆,肯定不是想玩玩那麼簡單。」

董妙音聳聳肩,「所以,你上我這裏找答案來了,認為是我乾的。」

「如果是你,就好解釋多了。」

「可惜不是,你省省吧。」董妙音拿來兩聽飲料,扔給葉千一個,「行了,我也不想跟你一起費腦細胞了,你還是聽聽我的事吧。」

「對了,你為什麼找我?」

「哼,才想起來問嗎,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今天上午一個警察來找我,打聽戴傑。」

「哦,是誰,警察局的人我大概都認識。」

「他不是你們市局的人。」

「哦,那是哪的?」

「喏,他給了我一張名片。」董妙音說着,從桌上那個一張名片遞給葉千。

葉千接過來一看,寫着西城區警察分局,姜祝武。

他沒聽說這個名字,印象中好像也沒打過交道,戴傑這個案子壓根也沒經過西城分局。

「他找你聊戴傑?都聊了什麼?」他問。

「也沒聊什麼,就是打聽戴傑的情況。專門問了問,她是怎麼死的。我知道的都告訴他了。」

「他沒打聽你跟戴傑的案子有什麼關聯嗎?」

「沒有啊,看意思他只對戴傑感興趣。」

「……」

「我本來也沒太當回事,回頭想想又覺得有點兒奇怪,就跟你說一聲。」

葉千摸著鼻子,「如果他只是想打聽戴傑的案子,為什麼不直接去警察局,反而找你呢?」。 在韓立趕到之前,這麼短的一點時間裡,胡凱就被逼的有些險象環生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