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人神秘兮兮的樣子,伸出手指捻了捻:「懂了吧?」

2020 年 10 月 25 日

「你還是讀書人呢,怎麼能這樣奸詐呢?」有人見狀,馬上埋怨起來。

「讀書人怎麼了?讀書人就不用吃喝拉撒了? 魔尊是我徒弟 我憑本事分析出來的,你們沒有這個本事,還不願意付出一點什麼啊?」

蘇雯瀾對旁邊的紫娟做了個手勢。

紫娟心領神會,從荷包里掏出一塊碎銀子遞給那書生。

書生見狀,高興起來:「還是有大方的主兒。這位姑娘,我就悄悄告訴你……」

紫娟聽著書生壓低的聲音。聽完后,紫娟沒好氣地說道:「你還真是奸詐的書生。」

「嘿嘿,大家想知道,這消息也很重要嘛是不是?」書生將碎銀子放進懷裡。

蘇雯瀾看著車隊離開。秦黎辰甚至從他們這裡經過。

「紫娟,我們回去。」蘇雯瀾喚紫娟。

紫娟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中擠出來。

「小姐,咱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也沒有看出什麼嘛!」

「誰說沒有?至少我們知道了靖元國的態度。沒有親眼看見,光憑別人說怎麼知道靖元國的使臣竟這樣不給皇上面子?」蘇雯瀾說道:「剛才那書生說了什麼?」

紫娟壓低聲音說了出來。

「靖元國來者不善。」蘇雯瀾說道:「看來又要風生水起了。」

「小姐,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要是皇上發現你不見了,不知道又要發多大的脾氣。」紫娟提醒道。

「知道了。我們回去吧!」蘇雯瀾說著,帶著紫娟往肅宮走去。

當他們回到肅宮的時候,卻得知一個消息,那就是他們隔壁的那個院子被靖元國公主住了。

「那個院子不算這裡最好的空院,怎麼偏偏挑那裡?小姐,你可得小心了。總覺得這個靖元國公主來者不善。」紫娟說道。

「連你都看出來了,對方的來意不要太明顯。」蘇雯瀾說道:「也不知道他們想出什麼幺蛾子。」

晚上的時候,蘇雯瀾沒有像往常那樣等來秦黎辰。

紫娟氣沖沖地走進來,對蘇雯瀾說道:「小姐,皇上給那位公主和使臣辦了宴會,各宮娘娘都去了,偏偏沒有請你。」

蘇雯瀾聽紫娟這樣說,恍然說道:「靖元國公主來了,應該會給她舉辦宴會,我把這種事情忘記了。算了,我們自己吃吧!」

「小姐,皇上沒有請你過去,你好像一點兒也不生氣。」紫娟道。

「我為什麼要生氣?」蘇雯瀾不解地說道:「我現在有名份嗎?他把我請過去成了靶子,怎麼介紹我?行了,我們自己吃吧!」

紫娟還是擔心地看著蘇雯瀾。

蘇雯瀾沒心沒肺地吃了飯。

「小姐,要不要奴婢去問問皇上今天要不要過來?」紫娟見她在院子里消食,擔心她心情不好,故有這樣的疑問。

蘇雯瀾不知道紫娟是怎麼想的。

秦黎辰來不來她這裡,她好像沒有表現出一丁點的不高興。他不來才好呢,她還懶得應付她。難道這在她眼裡很奇怪?

「紫娟,我現在只想一個人安靜地呆會兒。」蘇雯瀾坐在鞦韆上。「今天的夜色不錯。我欣賞一會兒就會回去休息的。」

「那奴婢陪你欣賞吧?」紫娟說道。

「不用。」蘇雯瀾開口。「我喜歡一個人呆著。你回去歇著吧!」

「奴婢知道小姐不開心。那靖元國的公主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好的驛站不住,偏偏住咱們隔壁。」紫娟說道:「不過奴婢知道在皇上的眼裡小姐才是最好的。小姐可不要鑽牛角尖。」

「小紫娟,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在擔心,我真的沒有你想象中的脆弱。」蘇雯瀾指著遠處。「那邊是唐妃的院子,那邊是蘭妃的院子,還有那邊是於妃的院子。那那那……那裡還有十幾個沒有臨幸的妃嬪。要是我這麼愛吃醋的話,怕是已經酸死了吧?」

「小姐真的這樣想?那奴婢放心了。」紫娟說道:「皇上是一國之君,難免會有許多妃嬪。小姐想得開才好呢!這樣也好過些。」

「好了。別想這些了。」蘇雯瀾揮手。

紫娟福了福身,退了出去。

夜風拂面。

蘇雯瀾靠在那裡,懶懶地盪著,不知不覺困意來襲。

砰!身子騰空,整個人摔下去。

她驚醒,閉著眼睛等著疼痛來襲,卻落入一個冰冷的懷抱里。

「閉著眼睛是等著我吻嗎?」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

蘇雯瀾睜開眼睛,看見秦驍那張放大的臉。

「你怎麼來了?」而且還沒有易容,用了自己本來的樣子過來。

「聽說今天有些熱鬧,特意過來看熱鬧的。」秦驍抱著她往房間里走去。「聽見那些歌聲了嗎?秦黎辰正在招待靖元國的使臣。」

「我知道啊!今天還特意出去看了。」蘇雯瀾說道:「那靖元國的使臣不讓公主住驛站,而是住在宮裡,意圖明顯。」

「按秦黎辰的原計較,還有五天便是和你成親的日子。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來者不善的靖元國公主,你說你們的婚期還能進行嗎?」

秦驍將她放在床上。

放下紗帳。

然後脫著外衣。

蘇雯瀾被他的動作弄得一愣一愣的。

她朝後面縮了縮:「你做什麼?」

秦驍嘴角上揚:「瀾兒這麼聰明,怎麼會不知道我要做什麼呢?要是這個時候我們還在京城,指不定已經成親了。結果你為了別的男人,與我這樣偷偷摸摸見面,就像是見不得光的情人似的。我心裡甚是難過。」 砰嚨!

驚恐地陳清河跪在地上,筆筆直直。

“混賬東西,給白大師磕頭認錯!”

陳老六急得大罵。

他被屍毒折磨十年,行將就木時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如今自己能活多長時間,全在白小鳳的一念之間。

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白小鳳。

更何況,白小鳳已經把事情擺到了“陰陽三路”的說法上來了,這已經是大麻煩了!

甚至,還會給陳家招來禍患!

道歉!

必須道歉!

打死這個龜孫也要道歉!

這時,白小鳳冰冷着臉,聲音如九幽吐出的寒氣:“土夫子挖墳掘墓,損人陰墳,還敢在本大爺面前叫囂?你,是不是想死?”

陳清河身軀一顫,浮現五指紅印的英俊臉龐上無比恐懼。

但,身爲陳家的天才,如今被一個同齡人如此碾壓,他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

他咬牙道:“什麼土夫子?我們是正宗的摸金校尉!”

“摸金校尉也是下路貨。”白小鳳冷冷說道,“真以爲披上馬甲,我就認不出你了嗎?”

“……”陳清河。

“……”陳老六。

好有道理!

完全無法反駁啊!

陳清河再次咬牙道:“瞧不起我們摸金校尉嗎?那你還不是得靠我們尋找三百年雷劈棺材釘嗎?裝什麼清高?”

格老子滴!

陳家怎麼出了這麼個莽貨?

陳老六氣的肝疼,感覺一年的壽命愣是被陳清河這龜孫子氣的少了一半了。

mmp喲!

好氣哦!

老子一個勁的想往回扳,你個龜孫兒一個勁的把老子的救命恩人往外懟。

老子是刨你家祖墳了吧?

咦!

不對,他家祖墳就是我家祖墳了。

陳老六用力的搖晃了一下快被氣糊塗的腦袋,忙對白小鳳一抱拳:“恩公不要動怒,小孩子沒見過世面,不知天高地厚,請見諒,請見諒。”

陳清河懷疑白小鳳的實力。

可他完全不懷疑啊!

他縱橫盜墓界幾十年,盜墓界勾心鬥角下黑手的事簡直非常人能夠想象。

而他能在其中活了幾十年,早就成人精了,白小鳳到底是不是騙他,他分辨的出來!

他身體裏的屍毒做不了假,確實是被白小鳳解決了。

光是這一點,面前的白小鳳就絕對是四品天師往上的存在。

中路抓鬼天師,還是四品往上的天師,即便是他們陳家,也不敢隨意招惹!

白小鳳冷笑了一聲:“可我也沒幹過挖墳拋屍的事情吧?”

土夫子之所以淪爲陰陽三路的下路,很大程度就是因爲這些傢伙不僅挖墳,還把屍首給拋屍荒野,讓死人不得安寧。

這在陰陽界是極其忌諱的事情,上中兩路,上路窺探天機,中路超度亡魂安定陽宅陰墳,可到土夫子這倒好,一鋤頭下去就把屍首給刨出來扔了。

上中兩路不就特麼白忙活了嗎?

不懟你還懟誰?

“恩公,這事我們摸金校尉沒幹過。”陳老六身軀一顫,忙解釋道:“我們摸金校尉一脈自從三國成立,便有不得拋屍的規矩。”

白小鳳聳了聳肩:“那本大爺管不着,這是陰陽界定的規矩,別的土夫子拋屍,可你們摸金校尉也是土夫子,這鍋,你們得背。”

“……”陳老六。

好想哭啊。

不講道理啊!

但……真的沒法反駁啊!

一來摸金校尉淪爲陰陽三路的下路,是千百年衍生出來的規矩。

二來,他還指望着白小鳳救命呢,這時候怎麼敢反駁白小鳳?

陳老六眼含淚光,緊握雙拳,強忍着弄死陳清河的衝動。

“哼!強詞奪理!”跪在地上的陳清河嗤笑了一聲,“就你這年紀,絕對不是強大的天師,爲了讓六爺爺醒悟,我要和你比試,讓你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天才!”

啪!

話音剛落,白小鳳直接一巴掌抽在了陳清河的臉上。

他冷冷說道:“你沒資格和我比,本大爺也不屑和你比試。”

陳清河懵了,有一種一拳打到了棉花上,還被棉花打了一拳的感覺,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一旁的陳老六身體一顫,臉色死灰,緊咬着黃牙,怒喝道:“陳清河,再不向白大師磕頭道歉,老子就讓你失去家主繼承的資格!”

轟隆!

陳清河如遭雷擊,目瞪口呆地看着陳老六。

他毫不懷疑陳老六這話,在陳家,作爲唯一的老資歷,陳老六一句話就是陳家的聖旨,誰都不能違背。

一發摸金號令,他們陳家所有人盡數歸來,就是最好的證明。

一想到家主繼承資格,他狠狠地一咬牙,委屈地對着白小鳳一磕頭:“白大師,對不起,清河知錯了。”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就這傢伙的樣子,要是知錯了纔怪了。

但他也沒想着糾結這個,只想拿到三百年雷劈棺材釘就走,這纔是正事!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面若死灰的陳老六,問道:“三百年雷劈棺材釘呢?”

“在,在裏屋。”

陳老六回過神,忙請白小鳳往裏走。

這一刻,被陳清河一鬧,他哪怕再想活命,也絕對不敢和白小鳳提棺材菌的事情。

至於三百年雷劈棺材釘,本就是上次白小鳳解他屍毒答應下來的,應該給。

且,不給不行啊,不給難不成還等着白小鳳來對付他們陳家嗎?

陳家雖然是濱海豪門,家大業大。

可面對一個比四品天師更恐怖的存在,完全遭不住啊!

進了裏屋,白小鳳就看到桌子上放着兩個木盒子。

從他的視角看去,一個木盒子上被濃郁的黑氣籠罩着,其中又隱隱有白光閃爍。

而另一個盒子,表面則結出了一層厚厚的黑冰,是煞氣所化。

他直接走到了被黑氣籠罩的木盒子前,打開了蓋子,裏邊赫然躺着的是一枚七寸長的漆黑棺材釘。

這棺材釘已經鏽跡斑斑,但通體都被濃郁的黑色死氣包裹,白光閃爍的也越發明顯。

即便是他,也爲之棺材釘的死氣一驚。

“嗯,年頭夠三百年了,這白光也確實是被雷劈過的。”白小鳳點點頭,露出欣慰的笑容,有了這棺材釘,那他就能立刻回家修復法寶銅鈴了。

“恩公確認沒錯就好。”

陳老六在一旁面若死灰,雙拳緊緊攥在一起,依舊不敢提棺材菌延壽續命的事。

然而。

下一秒,白小鳳緩緩轉身,笑道:“既然棺材菌找到了,那本大爺就爲你延壽續命。”

什麼?!

陳老六登時驚呆了。

瞪圓了渾濁的雙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恩公,你,你還要爲我延壽續命?”

“本大爺答應過你的事,自然不會反悔。”白小鳳點點頭,他做人還是很有原則的,既然答應了陳老六,而且陳老六也確實幫了他大忙。

如果沒有這枚棺材釘,那法寶銅鈴就沒法修復,學校裏的陰煞逆轉風水局就得讓他費很大一番功夫了。

承平伯夫人的客廳 說完,他又冷漠的看了一眼前邊門店:“你們陳家的天才不是懷疑我是騙子嗎?那本大爺就讓他知道,天才和廢物的差距!” 「你別過來。」蘇雯瀾抓緊衣服朝後面躲去。

秦驍不僅沒有停下來,反而越來越靠近。

「瀾兒這樣疏遠我,我心裡更加難受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