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那一刻,凌天賜的心都沉到了谷底,他想不到這傢伙施展天靈段武技,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2021 年 1 月 6 日

「玄靈之盾!」

這套已經被修鍊到了極致的武技,頓時施展出了強大的盾牌,將凌天賜的四面八方都徹底的守護在其中。

「轟轟轟……」

這股衝擊,頓時使得凌天賜的臉色再次一變,他還是小瞧了這駱雲凡的能力,這玄靈之盾,竟然是有著破碎的跡象。

體內的武念力頓時不要命一般的輸出,他一聲怒吼,在這駱雲凡的必然殺機來臨之時,周身七彩的霞光出現。

一尊如寶塔已經徹底的出現他的周身,鐺的一聲脆響,這七彩的光芒,頓時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反震過來。

「轟——」

駱雲凡的臉色驟然慘變,這恐怖的七彩光霞,狠狠的衝擊在他的身軀之上。

「不可能。」他幾乎是歇斯底里的怒吼出來,這必然的殺機,就算是他面對武王一段的高手,都可以順利的脫身。

但是,這個武尊四段的畜生怎麼可能脫困?

他周身的像是寶塔一樣的是什麼東西?這是法器還是武技?

凌天賜冷冷的笑道:「我早就說過,你殺不死我的。該我了。」

「轟隆!」

凌天賜身影如閃電一般的衝來,他周身七彩的光芒沒有消失,但是手掌之上,已經是有著金色的光芒開始逐漸的凝聚。

「凝神決!」

三個字,冷冷的吐了出來,那一刻,凌天賜就彷彿是一尊魔神,他語氣冰冷。

周身刺目的金光,散發著一股未有過的霸氣與殺氣,一手點去,頓時駱雲凡的臉色徹底的慘白起來。

他怒吼一聲,拼盡了全力,他突然覺得,自己這樣做是有多麼的愚蠢。這就是給他殺死自己的機會啊。

轟隆隆!

巨大的爆炸,直接的帶著一股可怕的威壓,直接的破碎裂解開來。

這道藍色的光罩,竟然是被駱雲凡直接的強行撕碎了,他的身軀就在這所有人的驚駭目中,吐血的降落下來。身軀已經是有氣無力。

「嘩!」

此刻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加的震驚?還有什麼比這更加的恐怖?

駱雲凡的身影在這空中足足是倒滑出一百多米,渾身是血的半跪在那裡。

他低著的頭顱中,不斷的有著鮮血滑落,而凌天賜從這消散的光霧中一步步的走來,他神色冷然,目光幽冷。

「你已經輸了,所以,你死,就可以謝罪了。」凌天賜一掌揮出,金色的掌印,直接的對於那駱雲凡的身軀落去。

「砰!」

一道身影直接的竄出,詭異一般的抗下了這凌天賜的這一掌印。

頓時,所有人都一片肅然,這傢伙的修為與速度好恐怖。

凌天賜的瞳孔一陣收縮,看著這人道:「你敢破壞規矩?」

所有人都一臉怪異的看著凌煙閣的人,這出手之人,是一位武王,他冷漠的看著凌天賜。

聖采月等人的臉色都是一變,這種戰鬥,是不能讓人插手的,凌煙閣如此的勢力,竟然是做出了這種可恥之事。

「哈哈……好一個凌煙閣,果然是無恥啊。」榮天成拍手笑道。

「我今日才算是見識了,這種不是公平決鬥的戰鬥,你凌煙閣在佔有優勢的情況下,居然還如此無恥。」汪立成本來以為出了一口惡氣,但是誰都不知道,這凌煙閣竟然是當著十幾萬人不要臉面。

那武王沒有理會榮天成等人的指點,而是將駱雲凡扶起道:「公子,需不需要殺了他。」

「殺了他?」駱雲凡流露出一絲瘋狂的笑意道:「殺,當然要殺,不只是要殺了他,我還要將他的人都一個個的折磨致死,這些人都會死,因為他們都要陪葬。」

所有人聽后,頓時臉色劇變,凌煙閣竟然是可以如此的無恥,他們這些來斬殺凌天賜的人,一時間竟然是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

那武王一揮手,直接的駱雲凡送到了凌煙閣的眾人身影,身影直接的跨越了空間,對著凌天賜抓來。

這一系列的動作都非常的快,快到了所有人都沒有反應地步。

「哼。」凌天賜雙拳擊出,身影倒退。

但是,他突然發現這周圍的空間都是一凝,這位武王竟然是領悟了一些空間的奧義。

「滾你丫蛋子的。」大白直接的在那一刻衝來,但是他的速度還是不夠。

「噗——」

凌天賜的整個身軀就像是斷線了的風箏一般,朝著後面無力的飛去,整個人都顯得異常的萎靡。

「凌煙閣,你們果然夠無恥。」這聖采月的臉色徹底的變了,她周身的紫色戰意直接的爆發,一刀揮出。

「你又是何人?敢評價老夫?」武王根本沒有打算給凌天賜任何的反應機會,甚至是都不理會這聖采月的威脅。

大白怒吼一聲,身軀沖至,擋在了這凌天賜的前面,然後一拳砸出。

「咚!」

凌天賜被大白守護著,但是當著大白的一拳打出之久,他的身軀還是帶著凌天賜的身軀,再次的倒飛了出去。

「轟——」

但是,眾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這聖采月的刀芒卻是直接的破開了這位武王的防禦,這恐怖的刀氣,直接的入侵了他的身軀。

「啊。」這位武王一聲怒吼,眼神中殺意升騰怒吼道:「臭三八,你居然敢動對本王動手?」

王者人物,有著資格為自己一個王者封號。

聖采月的出手,也超過了所有人的預料,其中有著不少人都認識聖采月的,但是他們偏偏什麼都沒有提示。

但是,聖采月卻是不理會,一個旋轉,周身強大的氣勢再次爆發,強烈的殺機鎖定了這位武王,直接的劈斬而下。

「你找死。」

這位武王徹底地怒了,他身影直接的跨越而來,感受到這恐怖無比的刀芒,心中想殺死聖采月的心思,已經徹底的種下了。

一揮手,頓時與這道無比恐怖的紫色彎月刀芒衝擊在一起,那恐怖的激蕩,直接的讓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特別是這帝聖宗如今一方的人,他們更是忐忑不安,因為他們如今已經是徹底的沒有退路了。

但是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宗主,竟然是如此的可怕。

「嗤拉!」

聖采月的身軀,直接的在這空中倒滑出去,她的修為不過是武尊十段,加上這手中刀,居然與這武王戰成這般成績,已經相當的震驚了。

大白攙扶著凌天賜,後者此刻的臉色很是蒼白,甚至是有些可怕。

他臉上帶著一絲不屑的笑容道:「我沒事,這次凌煙閣我必殺之。」

說完他,直接在大白擔心的目光中,一口吞掉了足足是四顆五品丹藥。

那武王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這聖采月的身上,因為她的刀不是凡品,這是眾人一看就知道的。

「你的刀我要了。」那武王就像是在宣布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一樣道,急速的沖向了聖采月。

但是聖采月卻是絲毫沒有變化,手中刀芒轉動,頓時漫天都是星光閃爍,紫色的刀芒徹底地破體而出。

那一刻,天地之間,可怕的刀氣匯聚過來,不只是凌煙閣的人臉色慘白,其餘的都是如此。

「紫月聖霞斬。」

天際中,紫色的光芒幾乎是將這片天際都給覆蓋了,可怕的天地威壓都徹底的鎖定了這凌煙閣的武王高手。

天際中,霞光萬道,聖采月的周身聖潔無暇,她的整個身軀就像是被一道紫色的光暈所籠罩著。

那一股氣勢太過於可怕了,一刀下來,就像是萬千道霞光,徹底地劈落下來。

天地之間,都是縱橫的刀氣,徹底的將那武王高手籠罩在其中。

這駱雲凡的眼神一沉,他死死的盯著聖采月的身影。

先不說這聖采月的氣質,就是她那絕美的臉蛋,幾乎是任何一個少年見到都會心動。

更為可怕的是,她如今的年紀就和這凌天賜差不多,但是一身的裝備,卻是太可怕了。任何都會心動。

「嗖!」

「采月。」凌天賜之前還比較淡然的神色,這一刻徹底的變了。

腳步一蹬,身影幾乎是爆發了自己平生的極限,急速的朝著聖采月而去。

「媽蛋,你們凌煙閣的人,老子砍死你。」榮天成和小白直接的怒吼,當即一聲怒吼,所有人的氣勢爆發出來,直接的沖了出來。

凌天賜為何著急?因為這駱雲凡竟然是在趁著聖采月和那武王高手對決的時候,選擇了偷襲。

「砰!」

只是一掌,也緊緊是一掌,當這駱雲凡那陰冷笑容的一掌落在聖采月的後背上的時候,聖采月的玉臉一變,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血。

她身軀頓時就在這股強大的力量反衝之下,直接的無力的倒下去。

聖月刀已經脫手,駱雲凡直接的嘿嘿一笑,整個人的臉龐都有些扭曲的笑道:「我的,你們的一切都是我的。」

凌天賜的周身氣勢再次變化了,愈發的陰冷與可怕,他沖至,抱住聖采月那無比柔弱的身軀。

榮天成、司空金隅、小白、倪睿等人直接的渾身暴怒沖了過來,而那一瞬間,滔天的殺氣徹底的席捲開來。

凌煙閣的無恥行徑,已經徹底的讓帝聖宗的人都火了。

他們要大殺四方,凌煙閣的人也是不在少數,但是此刻和帝聖宗的兩萬人比起來,還是太少了。

凌煙閣如今不過是四千之人,但是此刻他們卻依舊無比的盛氣凌人。

那武王直接的被大白和小白兩人聯手轟退,對方是武王四段,已經徹底的壓制了他們。

聖采月臉色蒼白的可怕,她那清冷的臉色浮現一絲痛惜道:「天賜……不要,不要被控制。」

「不——」凌天賜怒吼,口中一口鮮血因為這股怒氣而噴了出來,聖采月伸出手一邊擦拭,一邊道:「你再這樣下去,徹底會迷失的。」

「你閉嘴,你閉嘴。」凌天賜口中的鮮血在流,但是他的心更痛,他閉上了眼睛,周身的氣勢越來越陰冷越來越可怕。

「哈哈……凌天賜,你受死,我說過,你們都會死。」駱雲凡那無比刺耳的聲音,徹底的刺激了凌天賜等人。

這一刻,竟然是只有帝聖宗的人和凌煙閣的對峙,其餘的人都在一旁,沒有好出手的意思。而這凌煙閣也是正好不屑於這些傢伙的出手。

「凌——煙——閣。」凌天賜的頭髮徹底地散落下來,要知道他這黑白相間的頭髮,實在是和他的年紀有些不符,但是,此刻他的聲音卻是讓這十幾萬人都聽到了一股寒意。

當凌天賜抬起頭的那一刻,那雙血紅如妖異的眸子,頓時讓無數人都驚駭的後退。

「快走……凌天賜又進入這種恐怖的狀態了。」

「怎麼回事?」

「你們還不知道?當初他的兄弟為救他,應該是已經隕落了,他徹底地暴怒了。」

「明明是沒有了武念力支撐了,但是這種狀態的他,卻是無懼任何人,見人就殺。」

「嘶……」

「這女的……」

「凌煙閣完了,就算是凌天賜不殺光,也有人出手的。」

「難道這女的來歷很大?」

「何止是大?簡直就是嚇人啊,她是聖刀門門主的女兒。」 ?

這周圍的人群,看到了凌天賜如此的狀態,幾乎是想也不想的開始逃走,他們現在是有多遠走多遠,不敢靠近觀戰。:efefd

而這凌煙閣的人終於是發現了不對勁,他們都想不通這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這些傢伙就像是遇到了蛇蠍一般如此的避開

「怎麼回事」

這凌煙閣的人都是一臉茫然的看著彼此,他們如今四千人,對上這帝聖宗的一些蝦兵蟹將,還真的沒有多少的壓力。

聖采月痛苦的閉上了眼眸,凌天賜還是進入了這種六親不認的狀態了。

他周身的凌厲殺氣,就連此刻的她都無能為力。

「小白,照顧她。」凌天賜緩緩的站起身來,他此刻的心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甚至是連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原來也是喜歡這種狀態,這種冰冷,嗜血的狀態,使得他的心都變得活躍起來。

孫不不仇情結察所月鬧結接

「你,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