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還沒等楊文標開口說話,他旁邊那個小嘍啰便立馬開口道。

2022 年 4 月 8 日

羅天二話不說,直接朝着自己的藥材園子走去。

獵鷹自然是緊緊跟在其後。

他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老爺子會讓自己保護這樣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小夥子了。

雖然還沒有清楚他的特長到底在哪裏。

但是眼下見着他面對如此讓人為難的楊文標竟然還能夠如此從容的應對。

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什麼一般人了。

楊文標此刻像是被膠水粘在了原地似的,一動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以後,他這才狐疑的望了羅天一眼,立馬跟了上去。

後面的羅天父母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兩個人的眉頭聳的像一座小山。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啊?」

「先跟上去看看吧,免得等一下那姓楊的對咱們兒子的動手。」

此話說的確實不錯,於是二老也立馬跟了上去。

當眾人來到藥材園子的時候,所有人就像是經受了一個晴天霹靂,瞬間愣在了原地。

這他媽是什麼情況?

原本說的是已經有一半的藥材中毒枯萎沒有任何的用處了。

可眼下哪兒是這樣的情況啊!?

整個藥材園子裏面做的藥材都好好的生長著。

根本沒有任何枯萎的情況。

不僅如此,還長得茂盛極了,那出產量看起來怕是多的多。

獵鷹的嘴角微微一勾。

現在他算是終於明白了這個羅天的過人之處了。

而眼下,楊文標一時之間已經被驚訝得說不出來任何一個字了。

羅天父母在這時候也完全被震驚到了。

這是怎麼回事?

好端端已經枯萎了的那些藥材,怎麼可能會在這個時候莫名的恢復原狀,而且還比之前長得更好了。

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事實。

羅天見着楊文標這副傻了眼的樣子,心中自然是覺得越發的好笑了。

「怎麼樣?剛剛可是你說的兩倍的價錢,不是我逼你說的,要是你現在反悔的話,傳出去怕是對你的名聲不太好吧。」

羅天似笑非笑的說着。

楊文標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紫。

他還以為自己在做夢看花了眼,抬起手來使勁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可揉了半天,眼前的一切卻仍舊沒有改變。

怎麼可能啊?

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裏面全部都恢復了原貌!

而且還長得更好了啊!

過了片刻,那楊文標仍舊是一字不發。

羅天一步一步逼近他,嘴角的那抹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那一種無形之中的壓迫感,讓楊文標不由得連連後退。

「你說呢?楊先生?」

他一字一頓的說着,每一個字都咬得特別重,好像是在警告著楊文標什麼。

楊文標的腿都不由得微微抖了抖,隨後抬起手來指著面前的這一片藥材,吞吞吐吐地開口說道。

「我不信!你肯定是用什麼邪術!這些藥材到底能不能夠正常的使用,都是一個問題呢?」

他想了半天,也只能夠開口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再怎麼說這一次的任務也是上頭交代給他的,他可惹不起上面的勢力。

別說他了,就連他整個家族都惹不起。

明明最初的事情是自己親手叫人去做的。

而且那片枯萎的景象,自己也全部收入眼中。

可為何這些藥材竟然會在短短的時間裏面全部發生了變化?

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夠讓羅天得逞。

旁邊的那幾個小嘍啰也立馬附和了起來。

「是啊,那些明明中毒了的藥材在這時候又莫名其妙長得這麼好,誰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毒啊?」

「就是就是,咱們家少爺說的不錯,萬一用你這藥材治死了人,那到時候誰來賠償?」

羅天就知道他們不可能會這麼輕易的罷休了。

而他們越是如此羅天的心中,也就更加肯定這一次楊文標會莫名其妙的陷害自己的父母,肯定有人在上面指使他。

而他這上頭的人,羅天的心中怕是也已經猜到一二了。

他整個人變得極為陰冷。

一旁的獵鷹都不由得微微一驚。

平日裏面看到羅天,總是一副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樣子。

而且也沒有什麼太多不好的情緒。

可是今日竟然會莫名其妙的轉了一個性子。

和平日裏他完全不同。

若不是因為今天這件事情牽扯到了自己父母的話,羅天倒也不會如此認真的對待。

他從未想過,這群人已經喪心病狂到了這個程度。

不過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如好好的陪他們玩一玩。

「合同上面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若是我們在規定時間裏面交了藥材的話,你們也需要支應相應的費用。」

「可若是我們做到了,你們卻不想支付的話那不好意思,請賠償違約金吧。」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羅天這一招確實用的挺好。

一旁獵鷹看向羅天的眼神都不由得出現了些許的讚許。

楊文標就說這話怎麼聽着那麼熟悉。

他瞬間變成了一頭暴怒的獅子。

。 黃藍突然看著慕雪,問道:「慕總,你這幾天晚上要出門嗎?」

慕雪疑惑地看著她:「目前沒有打算,怎麼了?」

「這幾天晚上我想出門,有點事情要處理。」

慕雪挑眉;「剛剛是誰說沒事的?」

「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喜歡上了一個人,我想去找他。」黃藍說完這句話,一張可愛的小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看起來確實很像是春心萌動。

慕雪驚得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她沒想到,這幾天黃藍的反常,竟然是因為有了喜歡的人,這點,著實讓她很意外。

「你喜歡的是什麼人?方便告訴我嗎?」徐紫蝶的經驗告訴她,身邊的人找對象,還是要幫著把把關,這年頭,渣男太多了,不擦亮眼睛,很容易被騙的。

黃藍迎視著慕雪那關切的眼神,一句拒絕的話都說不出口,只得低聲道:「慕總,我喜歡阿哲,我想去會所找他。」

慕雪:……

她萬萬沒想到,黃藍喜歡的人,竟然是辛哲,他們什麼時候有交集的?她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喜歡辛哲的話,她倒是不擔心黃藍被騙,但是辛哲的家裡人,能接受黃藍嗎?

當然,這些話慕雪只能憋在心裡,她繼續問道:「你什麼時候喜歡上辛哲的?之前怎麼沒有一點動靜?」

「慕總,有動靜的,阿哲他對我很好,他還給我買烤雞,買很多好吃的,我很喜歡他。」哎,為了慕總,只能撒謊了,反正,她一定要努力做到讓辛哲喜歡自己。

「買好吃的就喜歡了?」慕雪哭笑不得。

「慕總,我說不清楚,反正我就是喜歡他,看到他就覺得開心。」這句話倒是不假,因為每次看到他,都能吃到好吃的,開心也很正常。

「好吧,反正辛哲目前也是單身,你若是喜歡,就為自己努力一把,加油,我看好你。」

「謝謝慕總。」

慕總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為了慕總,她什麼都願意做。

晚上,黃藍出門后,慕雪和冷言一起坐在沙發上,慕雪懶懶地依靠著冷言,輕笑道:「阿言,你的好兄弟辛哲,今年有望脫單了。」

正在喝茶的冷言,直接一口茶水噴了出來,他驚訝地轉向慕雪:「脫單?」

不知道辛哲喜歡上了哪個男人?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嗯,今天小藍跟我說,她喜歡辛哲,要追求他呢。」

「啊?」冷言驚呆了。

慕雪看冷言這反應,有點無語:「有那麼震驚嗎?我聽到黃藍跟我說的時候,雖然也挺意外的,但是你這反應,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

冷言哭笑不得:「是有點反應過頭了,我只是沒想到,黃藍會喜歡阿哲那個冷冰冰的人。」 唐綿綿抓著後腦勺,總感覺這段對話有問題,是自己有什麼沒有問嗎?

宋柔拿起睡衣起洗漱,還好,寧榮和葉靈沒回來,要回來的話,今天這一關估計就過不了了,可她明明和沈言川還沒有任何關係,怎麼就說不出口呢!算了,說出了估計會更麻煩,唐綿綿還不知道會在中間對沈言川搞出什麼事來。

等到宋柔浴室出來,唐綿綿向她宣布了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消息。

「老大,我明天去試探姜南裕,跟他告白,怎麼樣?」

突然間又變成了戀愛專家似的,宋柔開口:「你真的很喜歡姜南裕嗎?就算他曾經喜歡的人不是你。」

唐綿綿露出無所謂的笑臉,「我不介意他以前喜歡過別人,我只介意他在我之後只喜歡我一個人,其實,我這次也是奔著試探,如果姜南裕一旦露出不喜歡我的意思,那麼我就會說是開玩笑的。」

「然後呢?」宋柔擔心道。

「然後再去找過一個帥哥唄,我又不能掉在一棵樹上。」

唐綿綿說的輕鬆,可她自個兒心裡,都不相信嘴裡說的話,她會放棄姜南裕嗎?

唐綿綿:早安,姜神。

唐綿綿:午安,姜神。

唐綿綿:晚安,姜神。

……

兩人的對話框里,她就像是瘋狂迷戀姜南裕的粉絲一樣,早中晚的問候從來都不落下,姜神已經好幾次拒絕說不需要這樣的問候了,可她還是堅持,忍不住的會發送,只要能得到回復,不管回復是好是壞,她都開心。

她是那樣的喜歡姜南裕,喜歡到不敢在平常聊天中透露一點她喜歡他的言語。

好辛苦哇!

宋柔拍著唐綿綿的額頭,說道:「嗯,我們綿綿又漂亮又厲害,喜歡你的人能從街頭排到街尾,還有一片森林等著你來選擇呢!」

唐綿綿撲進宋柔的懷裡,眼底帶著不自然的神色,卻裝作傲嬌的說道:「那是。」

周二早上,葉靈和寧榮兩人從宿舍里出來,在食堂一起吃過早飯後,各自分開,去了不同的舞蹈室。

「早上好,副隊長。」

「早上好!」葉靈跟著打招呼。

安雪淶來到了她身邊,手裡的樂譜上面圈著一段rap歌詞,她是寧榮隊伍里的副主唱,特別會唱歌技巧,沒想到被虞淼佔據了主唱的位置,而她變成了要唱rap的倒霉蛋,問道:「葉靈副隊長,你的rap怎樣了?我到現在還沒掌握好訣竅。」

「等下吧,等有空閑的時候,我幫你看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