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還有這個棺材,不是應該被我們給擡走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裏?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囡子掙扎着站起來朝着那邊跑過去,準備把棺材蓋子推開。我立刻把囡子拽住,不讓她碰到那口棺材。到現在爲止,我們還不知道棺材上的那些符號到底是什麼東西,所以也不知道它的危險性,所以,也不敢碰到那個棺材。

“葉子哥哥,這是奶奶的棺材,奶奶就在裏面。”囡子被我拽住之後,用盡全身的力氣朝着那邊衝。

聽到這話之後我也是一陣心驚,難怪我們在村子裏找不到棺材,原來是被搬到了這裏。但是,到底是誰把棺材搬到這兒來的,還有那棺材上的符號到底是什麼東西呢?這一切,都像一團亂麻一樣在我腦子裏繞來繞去的,根本就理不開。

我讓囡子先站在旁邊,自己動手把棺材蓋子慢慢的推開。棺材裏面的,確實是囡子的奶奶。 這個公共廁所倒是不小,只不過男廁這邊的燈好像是壞了,只有女廁那邊的燈是亮著的。

李大利碰了碰樂天。

「我說兄弟,你真的沒聽到聲音?」他懷疑的問。

「什麼聲音?」樂天看了看李大利。

「就是那種……嗚嗚嗚,就好像是嘴巴被捂住的聲音!」李大利想了想說道。

「沒聽見,你到底回不回去了?我還想睡覺呢。」樂天不耐煩的看著他。

李大利眨了眨眼,又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自己明明聽到有聲音了,為什麼樂天說沒聽到?

難道真的是自己的錯覺?

「等等等等……晚上酒喝多了,撒泡尿。」他急忙拉住樂天。

「也好。」

樂天點點頭,他也有點尿急。

兩個人就走進了公共廁所。

「卧槽,兄弟你沒事吧?那邊是女廁。」

李大利驚詫的看著樂天光明正大的走進了女廁。

「女廁怎麼了?這裡有燈!」樂天哼了一聲。

李大利無語,有燈你也不能進女廁所啊,這萬一來了女人要上廁所,你說這多尷尬?

別人還以為你是偷窺狂呢。

算了,他還是去男廁所吧。

摸著黑走進了男廁所,其實外面路燈的光透過了廁所的窗戶,男廁所裡面也沒有那麼黑,至少李大利是可以看得見的。

「唔……」

一陣細細的聲音傳來,尿了一半的李大利突然一哆嗦。

「誰!」他大喝一聲。

沒有任何聲音。

李大利將尿了一半的尿憋了回去,他靜靜地站著,甚至呼吸都暫停了。

有呼吸聲!

他聽到這安靜的男廁裡面有呼吸,他猛地回過身,看著那幾個隔斷。

一共五個隔斷,有三個是關著門的。

「誰!給老子滾出來!」

李大利呵斥道。

他也是怒了,媽的……老子尿個尿你敢裝鬼嚇唬老子?你是不是嫌命長了?

他飛起一腳踢開了一個隔斷,隔斷的木門猛地撞到了另一邊,又劇烈的反彈了回來。

裡面沒人。

李大利又走到第二個隔斷,他眯了眯眼睛。

「撞死你!」

他大罵一聲,又是全力一腳踢了出去。

這一下用的力氣太大,居然把隔斷的門給踢了個窟窿,他的一隻腳直接踢進了門裡面。

李大利大罵一聲,他差點來了個大劈叉!

小心的收回了腿,感覺還是有點扯著蛋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

還有最後一個隔斷,王八蛋……等老子把你揪出來,看看老子不捏爆你的蛋!

他剛要抬腳踢,隔斷的門突然自己開了。

一個黑影向自己撲了過來。

「卧槽!」

李大利嚇了一條,他萬萬沒想到對方會主動攻擊,他下意識的將撲過來的黑影抱住了,居然是個半大孩子?

另一道黑影猛地竄了出來,狠狠地推了李大利一把,然後奪路而逃。

李大利驚住了,這特么是什麼情況?

裝鬼嚇唬人還有組隊的?

公共衛生間的外面傳來「咚」的一聲,依稀有什麼東西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李大利急急忙忙的拎著抓住的孩子跑了出來。

就看到樂天正伸著腿,一個傢伙用一種狗吃屎的姿勢趴在地上,看起來摔得不輕。

「卧槽……我就說有人吧?這兩個傢伙居然躲在廁所里裝鬼嚇唬我,我抓到個小的……」

李大利說著說著就停了下來,因為他看到自己抓在手上的是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

他愣了一下。

難道剛剛不是人家裝鬼嚇唬自己?而是自己狗拿耗子壞了地上躺著的那傢伙的好事?

李大利靠了一聲,急急忙忙的鬆開了手上抓的女孩。

這女孩估計是被嚇壞了,小臉煞白,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樂天看了看這個小姑娘,他突然很開心的笑了。

「你笑什麼?奇奇怪怪的。」

李大利看著樂天的臉,莫名其妙的問。

「大利呀,我該怎麼和你說呢……這人啊,有時候緣份到了是擋也擋不住的,你看!我就和這個採花賊挺有緣的,他剛剛出門就碰到我,他還踩了一下我的腳……」樂天慢騰騰的說道。

「你說什麼東西呢?」李大利根本沒聽懂。

樂天自顧自的掏出手機,給蘇紫萱打了過去。

「喂?」蘇紫萱的聲音傳出來。

「睡了沒?」樂天問。

「沒睡……不過也快了。」

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手機,這傢伙深更半夜的打電話問自己睡沒睡是什麼意思?難道要和自己煲電話粥?

開什麼玩笑?

自己明天還要上班呢。

「別睡了……我抓到個搶劫強姦犯!你不來看看?」樂天問。

「什麼?在哪?」蘇紫萱一下就從床上竄了起來。

「就在馬華路中間的那個公共衛生間。」樂天回答。

「我馬上到。」蘇紫萱掛上了電話。

樂天看了看手機,這女人總是這麼雷厲風行的。

李大利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一直站在自己的身邊的女孩子。

「喂!你抓著我的衣服做什麼?」他看了看這小姑娘奇怪的問。

小姑娘也不說話,她身上的衣服很臟,看起來在外面流浪了很久的樣子,臉上依舊掛著害怕的神色。

「你好歹也算她的救命恩人了,救人救到底唄。」樂天看著李大利。

「什麼?」李大利眨了眨眼。

「這妹子明顯都餓得站不住了,你這個大哥哥不得帶著吃頓飯啊?不得給人家找個地方住啊?不給人家買一身衣服換換?洗個澡什麼的?」樂天說道。

李大利吸了口冷氣。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你和我開玩笑?我李大利什麼時候成了做慈善的人了?」他哼了一聲。

樂天看了看他,撇了撇嘴。

蘇紫萱來了,開著一輛警車,很明顯她沒回家,而是住在了警局宿舍。

「人呢?」她下了車就問道。

「這呢……這傢伙意圖搶劫強暴這個小姑娘,被我們兩個遇上,制服了。」樂天指了指地上那傢伙。

蘇紫萱看了看李大利,挑了挑眉。

這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能做這樣的好事?

她碰了碰地上一動不動的那個男人,沒想到這傢伙居然猛地竄了起來就想跑,蘇紫萱低喝一聲,一個原地的掃堂腿,這傢伙再次重重的摔到地上。

一顆大門牙從他的嘴巴里飛了出來。

「還想跑?你剛剛做了什麼?」蘇紫萱直接一個反擒拿將這傢伙控制住! 沒想到這貨還挺嘴硬,一直在乾嚎著什麼東西,嘰里咕嚕的也聽不清。

「王八蛋……這麼小的姑娘你就不放過?等著吃牢飯吧!」蘇紫萱罵道。

她直接將這傢伙拎了起來,看了看樂天。

「你來開車!」

樂天一愣。

「我……」

「別廢話!我一個人沒辦法一邊開車一邊控制他,我急著趕過來也沒帶手銬。」蘇紫萱催促。

樂天無語。

李大利看著這一對男女的離開,他傻眼了。

「我說……你鬆開手好不好?我要回去睡覺了。」他看著這個小姑娘。

這小姑娘的臉上還有一道道的黑色污跡,也不知道是在哪粘上的,身上也有一股子酸了吧唧的味道,看起來真的是在外面流浪了很久的樣子。

「叔叔……我餓。」小女孩低聲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滿臉橫肉的大光頭,她倒是覺得一點也不害怕,還有點親近的意思。

剛剛在廁所里,這個光頭大喊大叫她都聽得清清楚楚。

「你喊我什麼?我這麼一個英俊瀟洒的人你喊我大叔?」李大利瞪著他的眼珠子。

小姑娘身體縮了縮。

「哥哥……」她怯生生的喊道。

李大利眨了眨眼。

「行!今天哥哥就做一次好人,哥哥這輩子沒做過幾次好人,今天就破一次例,你餓了是吧?哥哥帶你去吃東西!」他說道。

小姑娘看著李大利,李大利走她就跟著走。

兩個人來到盛世名門夜總會的不遠處的燒烤攤坐了下來,李大利和樂天剛剛吃過的那個燒烤攤就是這家……

老闆驚訝的看了看李大利,又看了看跟在他身邊的小姑娘,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這光頭是做什麼的,他清楚得很,這小姑娘估計是要遭罪了……

不過他可什麼都不敢說,李大利他可不敢惹,他還想在這做個小生意賺兩個錢呢。

「老闆……烤三十個雞翅,快點。」李大利喊道。

「好咧。」老闆馬上答道。

身為一個市井小民,能天天都有錢賺已經是心滿意足了,至於管閑事……還是算了吧。

自己還有老婆孩子要養呢。

「喂!叫什麼名字?」李大利哼了一聲。

他在一旁慢慢地吸著煙。

「小五。」女孩回答。

「這算什麼名字?」李大利奇怪的看著她。

「我就叫小五……沒有別的名字。」姑娘眨了眨眼。

李大利索性也不問名字了,什麼小三小五的,無非就是個代號。

這姑娘的飯量不小啊,那雞翅不要命的往嘴裡塞,李大利一看,這不行啊,他急忙又要了三十串。

「我說……你哪人啊?」李大利繼續問。

老實說他對這樣未發育的女孩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這麼看著這姑娘的吃相,李大利倒是有點唏噓的感覺。

「不知道。」小五搖搖頭。

「你多大了?」李大利又問。

「不知道。」小五繼續搖頭。

「嘶……你是怎麼來這裡的?」李大利吸了口氣,這姑娘不會是個傻子吧?

「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小五眨了眨眼。

李大利摸了摸他自己的光頭,有點莫名其妙了。

算了,他也不問了,一會吃完了領著她洗個澡找個小旅館把她扔那就得了。

小五吃完了最後一個雞翅,終於滿足的打了個飽嗝,她看了看李大利。

「謝謝哥哥。」

李大利無趣的擺擺手。

「走了。」他付了錢起身就走。

小五乖乖的跟在他身後。

清宮2:這個宮廷是我的 李大利返回了夜總會,小五的腦袋四下轉著,看著這繁華熱鬧的紅塵之地。

「大利哥……這麼小的妹子沒意思的。」

一個陪酒女笑呵呵的湊了過來。

李大利也沒客氣,在她的胸脯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路上撿來的。」他哼了一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