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遠處的蕭承見到這一幕也是神情一凜,不只是因為熊妖的強大,還是因為他發現了某些事情,還是因為在繡花鞋洞府中躁動不安的噬星麒麟!

2021 年 1 月 18 日

而黑袍男子見自己的一擊居然被一個元嬰期的妖修擋了下來,也是不由得大怒,加了三分力道,又是一拳擊出,但是很快他就把自己的拳收了回來!

在瘦老頭的身前,密密麻麻的站著一大片的妖修,實力從金丹到元嬰不等,但是毫無疑問,他們都與剛剛那個熊妖類似,絕對不能以等常的眼光來對待!

黑袍男子退了回來,而這些妖修卻是欺了上去!

力量著稱的熊妖、牛妖,速度著稱的貓妖、豹妖,狡詐著稱的蛇妖、狼妖,還有像魅惑妖狐這般類似於輔助的妖修,一股腦的向著黑袍男子衝去。

而讓人吃驚的還沒完,在這些妖修向著黑袍男子衝去的時候,瘦老頭身側又出現了近十頭妖獸,圍繞在他的身側,將他保護了起來!

這明顯是擔心黑袍男子突然過來襲擊他,只是,這樣算下來,妖獸和妖修的數量,竟然達到了驚人的三十多個!

要知道那熊妖可是接下了能轟殺渡劫期修士的一拳,那麼這麼多妖獸和妖修是怎樣一股實力?

馮默和朱名軒面色慘白,看樣子裘燃說的大殺器就是這些了!

還好黑袍男子是魔族,否則的話,這些大殺器恐怕就是用在他們的身上了吧!?

裘燃看著正在和黑袍男子相互追逐的二十餘名妖修也是面色震驚。

最初的時候花元慶說大殺器,他心中還以為是什麼法寶奇物之類的,後來花元慶說了是妖獸妖修,實力強大,他也沒有想象到竟然變︶態如斯!

最重要的是,這些妖獸要修,最高的也不過才是元嬰期!

裘燃將目光轉向正在打坐回復元力的冒牌蕭承,心中不由得開始思量了起來,這人是誰?竟然能完全模仿蕭承的氣息,還有著如此可怕的手段!

以他的實力,恐怕就是想活捉渡劫期的妖獸要修都不是問題,那麼被改造出來的成品將會是怎樣的實力?

而且,裘燃的目光再次變得複雜了起來,若是可以用人類作為原材料的話,那麼這個冒牌蕭承的目的就有點恐怖了!

此時真正的蕭承則是閉著眼睛,玄清好奇的看著他,卻是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蕭承的靈識全部在繡花鞋洞府中,他在安撫噬星麒麟!

從瘦老頭放出熊妖的那一瞬起,噬星麒麟就變得暴躁了起來,而在這個暴躁之中蕭承還隱隱感受到了一絲懼怕和忌憚!

為什麼?

蕭承不由得想起了噬星麒麟是怎麼來的!

那麼,那些都是這個瘦老頭的手段了?亦或是根本就是冒牌蕭承的手段?

蕭承一邊安撫著噬星麒麟一邊思考著,卻是有些拿不住,可是不管怎麼說,這些妖獸一出現,他就更加斷定那個冒牌貨的身份了!

「嗷…」

一聲慘嚎,一頭狼妖在偷襲黑袍男子的時候被發現,反而被他一擊擊殺,當場血液四濺,而黑袍男子也像是找到了些規律,臉上的自信再次顯現了出來。

「這些妖獸並不是沒有弱點!」

花府門前,裘燃對花無極和花元慶淡淡的說道,剛剛黑袍人的那一擊和這段時間的戰鬥,他已經發現了,這些妖獸只是在他們最強的那個天賦上變得更強了,至於其他的天賦,卻是沒有什麼變化!

本書源自看書惘

… 「那些變異了的東西只是提高了他們本來就最厲害的天賦,其他方面並沒有什麼變化!」

裘燃見花元慶有點疑惑,於是開口解釋道。


花元慶這才開始注意到正在和黑袍人戰鬥的眾多變異妖修,果然,除了防禦超強的妖修,其他的一直不敢讓黑袍男子近身。

「那是不是要改變一下計劃?」

既然有了破綻,那麼就有辦法解決,花元慶想到這裡將目光望向了裘燃和花無極,小聲的問道。

「不行!」

裘燃和花無極幾乎是同時說出來的。

「這些妖修雖然有弱點,但是優點也很明顯,一群金丹元嬰期的妖修能和這魔崽子戰鬥到現在,怕是換上那麼多渡劫期的修士都難!」

見裘燃向自己點頭,花無極緩緩地說道。

「再者,撇開他們不談,還有一個實力和黑袍男子相仿的冒牌蕭承,這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我們現在只能先拖延!」

「那要拖到什麼時候?」

花元慶的心亂了,自從知道蕭承是冒牌的之後,他的心就亂了,或者說是怕了。

現在聽聞父親說要拖延時間,不由得有些焦急,之前他不知道蕭承是假冒的,所以對他十分的信任,現在知道了,他真擔心自己能不能再表現出那種信任了,若是被蕭承發現什麼端倪…

再則,現在大家都不知道蕭承的具體計劃是什麼,他們要等到什麼時候?如果蕭承率先發難,那麼他們的結局恐怕更慘,還會把馮朱兩家都牽連進來。

「等到老祖回來或者說烈雲齊三家都回來!」

花無極思忖了一下,然後沉聲說道。

老祖自然是花良升了。


花家眾多隱修的長老,雖然還有比花良升的輩分更高的,但是修為最強的卻還是花良升,而且也只有他一人願意出面見這些晚輩,其他的都在潛心修鍊,怕是不是魔族入侵這樣影響整個純陽大陸的事情,他們都不會輕易出現。

而且花良升回來還有可能把穆老也帶過來,那麼無論這假冒的蕭承有什麼本事,都無法再興風作浪了!


另外就是烈雲齊三家了!

今日之事不見烈雲齊三家的人其實是有原因的!

烈家家主不在青城,不知去了什麼地方,至於雲齊兩家,更是只留下了足夠自保的力量,家主以及一些高層全部不在青城了。

花無極和裘燃都知道此事,但是一直沒有告訴花元慶,他們是怕之前的花元慶知道這件事情會忍不住直接對雲齊兩家動手,那樣的話如果雲齊兩家的那些人回來,無異於將花家送入了死地!

畢竟雲齊兩家的勢力可不是馮朱兩家這樣剛剛開始發展的新秀能夠比擬的!

花元慶聞言也不再多說,不過心中還是稍微有些忐忑,只希望老祖趕緊回來,那麼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而就在三人謀划的時候,假冒的蕭承已經起身,卻是沒有再加入戰局,反而是緩緩地向著花元慶幾人走了過來。

「家主,裘伯,花叔!」

微微行了一禮,蕭承站在了三人身側。

「怎麼樣?你沒事吧?」

已經有了定計,花元慶自然要偽裝下去,帶著關切的神色向蕭承問道。

「他在劫難逃了!」

蕭承果然沒有發現什麼不對,看著依然在和眾多妖修纏鬥的黑袍男子,帶著自信的笑容說道。

「這些都是怎麼回事?」

花元慶微微點頭,身後傳來的聲音卻讓他渾身一顫。

是花傾城,他問的不只是蕭承,而是所有人!

馮朱兩家為何會圍聚在花家門前?

他們一直把所有的事情都瞞著花傾城,但是不代表花傾城傻,恰恰相反,她很聰明,已經看出來了些許端倪。

以馮朱兩家的實力,若不是迫不得已,斷然不會這樣做的。

若是真的只為了增強家族實力,他們完全可以悄悄的從一些小的家族開始動手,而沒必要直接拿花家開刀,那樣的風險也未免太大了,而且一不小心還有可能被花家反噬,所以只有一種可能,花家已經把他們逼到退無可退的境地了!

「傾城,你別多想,這件事了我才把所有的經過一點點的告訴你!」

蕭承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然泄露,柔聲對花傾城說道。

花傾城點了點頭,眼中卻是滿滿的失望,然後直接轉身進了花府,不再看黑袍男子和眾多變異妖修的戰鬥。

花元慶幾人嘆了口氣,同時也暗暗舒了口氣,他們剛剛忘記和花傾城通氣了,而她也必然發現蕭承是假冒的了,若是不小心讓蕭承察覺了,那麼他們的一切計劃都會直接泡湯。

蕭承目送花傾城離開,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然後轉過身看向黑袍男子。

先是與蕭承戰鬥了許久,再之後又被這麼多的妖修糾纏,即便是鐵人也要累倒了。

這倒不是說元力不足,而是精神力。

人的精神力都是有限的,戰鬥中要高度集中精神,這麼久的戰鬥,尤其是現在的這些妖修的本領各不相同,黑袍男子已然是到了強弩之末。

二十餘名變異妖修,已經被黑袍男子斬殺了四人,其他的也有幾個多多少少的帶了點傷,而黑袍男子也不像最初時候的飄逸自如了,身上的黑袍破損了多處,甚至面龐上都出現了一道血痕,透過造成那道傷痕而導致的黑袍縫隙隱隱可以看到他蒼白的面色。

此時的黑袍男子已經萌生了退意。

自蕭承起身,他就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失敗了,再也沒有絲毫的機會,現在蕭承若是再入戰局,怕是他連性命都難保!

心中想到這裡,黑袍男子也不再與眾多妖修糾纏,奮力將欺身上來的幾名妖修逼退,強行破開了魅惑妖狐的魅惑,黑袍男子身形幾個閃現,已經是跳出了戰局。

「今日之事我記下了,日後必當厚報!」

黑袍男子飄身升到半空,已然是打算離開,地上眾人舉目遙望,卻沒人要追上去的。

蕭承的目的本就不在黑袍男子,而且即便他追上去,以他對魔族的了解,殺掉黑袍男子的幾率基本上可以為零,還極有可能讓自己再損失幾個妖修,那樣實在得不償失。

至於其他人,他們想追,但是追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黑袍男子見狀哈哈大笑,他的身份已經敗露,想要再控制青城已經沒有機會,只有用其他的辦法了,也不對眾人太過逼迫,笑過之後飄身離開了青城。

「追上去!」

見黑袍男子離開,蕭承沒有再關注後面的事,而是擺手對玄清幾人說道。

「那嫂子她…」

林一山愣了一下,看著花府門前一臉志得意滿的冒牌蕭承,不禁有些為花傾城擔心。

「沒事,他們暫時還是能應付的!」

說完蕭承率先動步,向黑袍男子逃離的方向追去。

黑袍男子離開了眾人的視線之後,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下,發現沒有人追上來,不由得心中嗤笑,人族就是這般,見到比自己強大的就畏首畏尾,若是那些人一起追上來,自己怕是免不了要用血遁之法了,那樣的話損傷就太大了!

想到這裡他看了看四周,向著一個方向走去。

那邊是青城的東方,而在不算太遠的地方,有座城池叫別月城,只要到了那裡…

黑袍男子正在想著,卻是發現自己面前多了一群人,不,不能叫一群,準確的說是七人,不是別人,正是蕭承一行。

「你竟然敢獨自追上來!」

看到蕭承,黑袍男子眉目一凜,然後發現他沒有帶那些妖修,而且身側的幾人修為低的讓人笑話,也沒有那些妖修的那般感覺,他現在追上來是要送死嗎?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可以暫時不殺你!」

蕭承知道他把自己當成那個冒牌貨了,也不多做解釋,直接說道。

他追來的目的並不是簡單的將黑袍男子殺掉,而是驗證他心中的一個猜測,若是那個猜測被證實的話,蕭承恐怕是接下來的日子就完全笑不出來了。

現在穆老離開,青祖離開,純陽大陸上實力超強的大能們全部離開了,他漸漸地走到了第一線,再加上穆老的囑託,他現在肩上的擔子十分重,所以要萬分謹慎。

「大言不慚!」

黑袍男子雖然精力耗盡,但是並不是說毫無還手之力,而且他也不相信蕭承那短短的休息時間能讓他恢復到巔峰狀態!

遲則生變,黑袍男子害怕蕭承身後還有援兵,欺身上前,竟然是搶先出手了。

蕭承一直在戒備著,而且他已經很久沒有和別人戰鬥過了。

在天道門的揭穿凌落的時候蕭承原本是沒有那麼自信的,他本來是想著拼著自己受傷也要讓凌落暴露身份,但是一出手才發現沒有那個必要,因為他的實力已經到了一個讓自己都驚訝的地步了!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驗證一下自己究竟有多強了!

不閃不避,蕭承一拳擊出,迎向黑袍男子襲來的泛著血色的手掌。

黑袍男子略微詫異,剛剛戰鬥的時候蕭承一直在處處躲避,現在居然敢直接他的招式,難道是欺負自己精力枯竭?那麼你也未免太可笑了!

一聲暴喝,黑袍男子手上的勁力又加強了三分,天地元力涌動,玄清幾人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

之前他們遠遠地觀望感受不到黑袍男子的實力,現在才知道他到底有多強,也終於明白蕭承所說的那句麻煩了是什麼意思!

然而真正的情況卻是讓他們大吃一驚!

黑袍男子暴退,而蕭承不過是後退了三步而已!

「你不是他,你到底是誰!」

黑袍男子強忍著不讓手臂顫抖,恨恨地向蕭承問道。

之前他和蕭承戰鬥過,但是蕭承絕對沒有那麼強的攻擊,也許他的修為境界比面前這人要高上許多,但是真正的攻擊強度,蕭承沒有面前這人強。

「我剛剛說的話還算數!」

蕭承沒有理會黑袍男子,淡淡的說了一句。

剛剛那一擊他用了八分力,黑袍男子應該也差不多,蕭承現在也沒有信心能殺掉黑袍男子了,但是既然可以保證自己絕不會處在太大的劣勢,那麼他就可以安心的問話了。

「師傅。」

卻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由遠而近到了幾人面前,卻是之前在花府前離開了的馮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