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過了半響,院子里清冷的聲音緩和了下來,輕聲道:「那你爬進來吧,只准你一人。」

2020 年 10 月 29 日

「好哩!」蕭瀟爽快的應道。

大白和遲墨恨不得掩面而走,丟臉啊,作為戰寵都沒臉見人了,二師兄周無忌倒是覺得挺有趣的,只道師妹是個妙人。

蕭瀟收起矮腳凳,攀著院牆,動作熟練的翻進了院子里,到了院子后,蕭瀟便熟門熟路的朝左手邊那間屋子走去了。

推開房門,一股濃郁的藥味撲面而來,清瘦的身影正背對著房門斜斜的倚靠在床幃上,漆黑如墨的長發被一根青色綁帶隨意的綁著,從床沿上垂落到了地上。

「小白哥哥,為什麼不想見我。」蕭瀟進屋后,隨後就掩上門,更是出聲詢問道。

末世之我是天網 「你不該來的。」秦慕白虛弱的聲音傳了過來,卻帶著一絲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味道。

蕭瀟沒有理會秦慕白的話,走到床邊坐下,伸手撫上了秦慕白的長發,更是取下綁帶,將頭髮打散重新梳理了起來。

「什麼該不該來,只要你在,我就會來。」蕭瀟語氣淡淡道,「本來說好一起去遊歷的,可是你那麼忙,我還有仇要報……」

「見完這最後一面,你就走吧。」秦慕白打斷蕭瀟的話,聲音恢復了清冷。

「好啊,你轉過來,讓我見最後一面。」蕭瀟扯了下嘴角,聽出了秦慕白話里的抵觸,認識的那幾年,秦慕白什麼性情她會沒見過,絲毫不在意秦慕白對自己表現出來的疏遠。

聽到蕭瀟的話,秦慕白斜靠在床幃上的身子僵硬了起來,日思夜想的人兒就在他身後,可他卻沒有勇氣轉過身去看一眼,他怕自己再看一眼,便會沉淪進去,徹底無法自拔。

「你轉不轉過來,要是不轉過來,我就爬進去了。」蕭瀟繼續用這種無賴般的口氣說道。

秦慕白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無奈道:「你爬進來吧,只是,不要害怕。」

「怕什麼,你怕你吃了我啊!」蕭瀟咯咯的笑著,踢掉腳上的鞋子后,跳上秦慕白的床,一個跟頭就翻了進去,動作簡直不要太熟練。

翻到床的里側后,蕭瀟嘿嘿的笑出了聲,語氣裡帶著一絲陰謀得逞后的得意,「其實我很早就想爬上你的床了。」

聽到蕭瀟的話,秦慕白的身子更加僵硬了,他突然有些後悔讓蕭瀟爬上來了,可內心裡又異常的興奮。

成功翻到床里側后,蕭瀟剛一轉身,就被秦慕白用手蒙住了雙眼,指尖的冰冷從臉上清晰的傳了過來,蕭瀟伸出手抓住了秦慕白蒼白而冰冷的手。

感受到蕭瀟手心裡傳來的溫熱,秦慕白心中一震,忍不住張開雙臂,將眼前的人兒圈抱在了自己的懷中。

蕭瀟被秦慕白抱了個滿懷,卻沒有掙扎,反而伸出手抱住了秦慕白精瘦的腰,順手捏了一把后咯咯的笑出了聲,「小白哥哥,你還是這麼瘦啊。」

聽到蕭瀟的話,秦慕白真的是好想嘔血啊,人家正在很深情的抱著你好嗎,為毛你的關注重點總是不一樣!!!

「嗯,小九長胖了一點呢!」抱住蕭瀟后,秦慕白的聲音變得慵懶了起來,感覺自己正抱著一個軟乎乎的肉糰子,很暖和很舒服,舒服的他好想睡覺。

「其實我想長個的呢。」蕭瀟有些遺憾的說道,然後抬起臉,偷偷打量著秦慕白的側臉,然後,蕭瀟便看到秦慕白左臉上一道深色的傷痕。

說是傷痕,倒不如說是因為法術導致臉上出現的花紋,就像大白身上的元靈紋一樣,秦慕白的元靈紋卻是長在臉上的,這令他非常的厭惡。

「哈,小白哥哥也長元靈紋了啊,大白也有,大白長成了花肚皮,嗯,不過小白哥哥就算長成了大花臉也沒事,我不會嫌棄的。」蕭瀟伸手戳了下秦慕白的臉,哈哈大笑出聲。

秦慕白傻了,元靈紋是什麼鬼,明明是毀容了好嘛!「我在說很嚴肅的事,你正經點好不好?」

「咳,你說。」蕭瀟收起笑,從秦慕白懷裡鑽出來,一臉正色道。

看著一臉正經的蕭瀟,秦慕白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算了,你還是不正經著吧!」 刷小脾氣的秦尊上被蕭瀟的無賴治得徹底沒脾氣了,抱著軟乎乎的肉糰子美美的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只覺得神清氣爽。

橫斷山脈里的這場持久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原本以為重傷了秦慕白就能使得這場持久戰緩和下來,卻忘了會有一個不定的因素加入進來。

當蕭瀟帶著大白和遲墨出現在橫斷山脈的時候,妖王那邊不淡定了。

卧槽,不是說人失蹤了嗎?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嗎?現在好端端的活著回來了,是不是不用再打下去了?

不用說,答案當然是no了,用秦慕白的話說就是,都打了這麼久了,那就打完唄。

蕭瀟本來對刺殺她的事就挺火大的,莫名其妙被刺殺,趕緊給個交代,沒交代就沒完。

妖王那邊還真給不出個理由來交代,刺殺的傢伙早被狐族的人給幹掉了,至於刺殺也是實實在在發生的,妖王總不能站出來說,就是他派人去刺殺蕭瀟的吧,這不等於打自己臉嘛。

在妖王那邊還沒拉出個替罪羊出來的時候,狐族這邊已經開始行動了,戰鬥再次打響。

蕭瀟身邊跟著的兩隻戰寵身份血脈都很是不俗,看得妖王很是心驚,如果知道蕭瀟有兩隻身份血脈不俗的戰寵,他死也不會去打秦慕白的主意啊!

除了身份血脈不俗的兩隻戰寵外,還有一個人也很是令人震驚,雖然對方是半妖,但妖王從他血脈里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那是上代妖王的氣息,不用說,那個半妖的來頭也不小。

重生本人就是豪門 當蕭瀟一行人隨著秦慕白來到戰場上的時候,才知道,這不僅僅是之前因為刺殺而引起的大戰,戰爭已經升級到了地位之爭。

蕭瀟狐疑的看著秦慕白,「小白哥哥,你要當妖王?」

秦慕白不置可否的點頭,「是的,我要當妖王。」

秦慕白想過,如果要幫蕭瀟報滅門之仇,就算他是狐族的尊上也幫不上什麼忙,他要的,是站在她身邊幫助她,保護她,所以,他決定奪下妖王之位。

「橫斷山脈有一個規矩,只能出一位妖王,成為妖王后,修為才能更進一步。」秦叔在一旁解釋道。

「噢,這麼說小白哥哥已經到妖王的修為了?」蕭瀟閃著星星眼問道,妖王的修為啊,那可是相當於玄仙的存在啊!

秦慕白搖搖頭,「沒有,只晉階到了大妖的修為,想要晉階妖王,只有奪下妖族之王的位置。」

聽到秦慕白已經晉階到了大妖,蕭瀟心裡那個酸的啊,為什麼身邊的人,一個比一個厲害,晉級跟吃飯睡覺一樣簡單?好想哭!

「這妖王也是大妖修為?」二師兄周無忌詢問道。

「初階大妖,可一戰。」秦慕白淡淡的答道,知道周無忌是蕭瀟的二師兄,秦慕白待他還算客氣,換成是大白和遲墨,就差打起來了。

說到大白和遲墨,這兩個傢伙自從來到狐族后,就成天綳著個臉,看誰都跟欠他們幾百萬靈石似的,一臉的不爽,當然,如果跟蕭瀟說話,就是另一幅嘴臉了。

大白是明目張胆的跟秦慕白明爭暗鬥,秦慕白說一句,大白就會回敬兩句,兩人就跟小孩子一樣不停的拌嘴,而遲墨,則是暗中使壞,比起大白來,遲墨才算是蔫壞蔫壞的傢伙。

說到遲墨的壞,秦慕白此刻的臉已經變成了豬肝色,因為傷口開始癢起來了,好像有數萬隻噬心蟻在不斷的啃噬著傷口,又疼又癢,簡直就是百抓撓心,難受的要命。

「小九,你給我擦的藥膏是不是過期了?」秦慕白強忍著傷口的瘙癢,一臉豬肝色的問道。

「過期?不會啊,是昨天小遲新煉好給我的。」蕭瀟拿出遲墨給她的藥膏又看了看,還非常的新鮮,怎麼可能會過期了。

聽到是遲墨給蕭瀟的后,秦慕白已經看到站在蕭瀟身後的遲墨,帶著陰謀得逞的笑,別提有多得意。

心好累,為什麼小九的戰寵一個比一個無聊加不要臉?!

秦慕白捂住身上的傷口,面色蒼白的往蕭瀟身上倒去,一邊倒一邊喃喃著,「傷口好痛,好像又裂了。」

「裂的大嗎?出血沒,我瞅瞅。」蕭瀟一臉擔憂的抓著秦慕白的衣襟要看,被秦慕白一把按住了手,「回去再看。」

然後,蕭瀟便飛快的扶著秦慕白回狐族族地去了,留下大白和遲墨在那裡跳腳。

臨走前,秦慕白還得意的朝遲墨拋了個媚眼,惹得遲墨差點要把手裡的果皮丟過去。

「啊呀呀,氣煞我也,這臭狐狸還真有一手,把小九給迷的腦子都丟了。」大白氣的直跳腳,四條小短腿一蹦一蹦,落地的時候把地面震的簡直跟地動山搖似的。

「先讓他得意著,回頭咱們再慢慢收拾他。」遲墨咬牙切齒,恨恨的說道。

「對,收拾他。」大白大聲叫囂著。

二師兄周無忌看著大白和遲墨,嘴角忍不住的一陣抽搐,「咱們可還在他的地盤上啊,要收拾也得偷偷的說。」

「誰聽見我要收拾他了,你聽見了嗎?你聽見沒?」氣急敗壞的大白老爺拽過一隻可憐的小狐狸,凶神惡煞的問道,見小狐狸忙不迭的搖頭,又抓來一隻大狐狸,面容扭曲的繼續問話,大狐狸哪敢點頭啊,就差把腦袋搖成撥浪鼓了。

「根本就沒人聽見,弄死他,弄死弄死!」丟掉爪子里的大狐狸,大白老爺大聲叫囂著。

「大老遠的就聽見你叫囂著弄死他,弄死誰啊?」蕭瀟又走了回來,見大白老爺氣勢洶洶的模樣,隨口問道。

大白老爺毫不猶豫的答道:「弄死妖王!!!」

二師兄周無忌嘴角再次劇烈的抽搐了起來,果然是有過人之處的戰寵,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相當了得。

「二師兄,走,咱們制定個弄死妖王的計劃去。」為了防止二師兄告狀,大白一揮爪子,把二師兄周無忌給一起叫走了。

二師兄周無忌感覺自己再次被大白刷新了世界觀,誰敢說大白是豬,他就跟誰拼了,你見過這麼不要臉的豬嗎?!

大白和遲墨拉著二師兄周無忌離開了戰場,蕭瀟回來看了看后又回去了,秦慕白正躺在床上哀嚎呢,她還得回去照看著,反正這裡有秦叔在,啥都不用操心。

見蕭瀟幾人都離開后,全程裝小透明的戴斗笠狐狸悄悄來到了秦叔的身旁,「秦叔,那隻大白豬說要弄死尊上,要不要我去弄死他?」

秦叔哈哈笑著搖頭道:「小孩子的打鬧而已,不用放在心上,倒是你豎刀,不在盯著左少主真的沒關係嗎?我可是看見左少主帶著幾隻小傢伙又跑出去了。」

豎刀跟被踩到了尾巴一般跳了起來,尖聲道:「什麼,少主又偷跑了?待我抓到這小兔崽子,看我怎麼收拾他。」

豎刀扶正頭上的斗笠,怒氣沖沖的走了。

至於秦叔口中跑出門了的左飛飛童鞋,正呼朋喚友的帶了一大群小狐狸蹲在回小院的必經之路上準備半路攔人。

蕭瀟還沒走到那條小道上,便被人半路攔下了。

攔路的不是別人,正是秦梓柔。

秦梓柔一襲淡紫華服站在蕭瀟面前,微微仰著頭,就差用鼻孔看她了,眼裡的得意之色怎麼也掩不住。

看著攔路的秦梓柔,蕭瀟有些頭痛,為毛每次都會被她攔路呢,她該不會特意在這裡蹲自己的吧?!

「有事?」蕭瀟淡淡的問道。

「你知道嗎,妖王的女兒想嫁給慕白哥哥。」秦梓柔嗓音輕柔,帶著狐族女子特有的嫵媚。

蕭瀟歪頭看著秦梓柔,不知為何,這次看到秦梓柔,她竟然比上次更媚人了,一顰一笑間都帶著嫵媚動人的味道,難道這貨的媚功又進了一大步?!

見蕭瀟毫不掩飾的打量著自己,秦梓柔挺了挺飽滿的胸脯,伸手將垂在臉頰邊的髮絲撫到耳後,修長的手指泛著晶瑩如玉的光澤,指尖上的丹蔻是紫紅色的,襯著她一襲淡紫華服,更顯魅惑之意。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狐族也不會跟妖王開戰,不過,我也要謝謝你,正因為開戰,所以我才嫁給了蛟龍族的少主,我很幸福。」秦梓柔的臉上湧現一抹動人的紅暈,微微側過了臉,然後,蕭瀟就在她的脖頸上看到了兩塊淡紅色的痕迹。

這是來秀恩愛的?不對啊,秀恩愛不應該帶著男人一起來秀的嗎,她一個人來秀什麼恩愛啊!蕭瀟滿臉懵逼的想到,然後就明白過來了,是來炫耀的啊!

「不用謝,你幸福就好。」蕭瀟呵呵笑出了聲,看起來簡直就是沒心沒肺,然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驚詫道,「我還以為你媚功大成了,原來是嫁人了啊!」

話剛說完,秦梓柔就甩了個黑臉給她,然後鼻孔朝天的走了。

蕭瀟抓了抓臉,這臉甩的有些莫名其妙啊!

左飛飛見秦梓柔走遠后,從草叢裡蹦了出來,四步並作兩步的奔向蕭瀟,「姐姐,姐姐,吃肉!」

小吃貨左飛飛童鞋帶著他的一幫同是吃貨的小夥伴們把蕭瀟團團圍住了,蕭瀟感覺頭都大了,這個時候吃什麼肉啊,不過,想吃肉的話,找遲墨啊!

「姐姐沒空,你們去找遲墨哥哥一起吃肉好不好?」蕭瀟毫不猶豫的把遲墨給推了出來。

左飛飛使勁的搖頭,「不要,就要跟姐姐一起吃。」

「那就一起吃吧。」秦慕白的聲音從院門外響了起來。

銀鱗來稟報消息的時候,看到自家尊上正跟一大群小狐狸蹲在草叢裡烤肉吃,看到坐在尊上身旁的小姑娘,銀鱗抬頭望天,他今天肯定出門沒看黃曆! 橫斷山脈的這場戰爭,在妖王的節節敗退下,一封和談書出現在了秦慕白的面前。

秦慕白看完和談書後,隨手丟到了一旁,和談?想的美!

蕭瀟拿著和談書看了又看,「在你受傷的時候想要和談,挺有心機的啊!」

「用腳趾都能想到他們想幹嘛,」秦慕白淡淡道,「來,我帶你去狐族族地逛逛,這兩天剛好有個集市,咱們看看去。」

蕭瀟應了聲,把和談書扔到了一旁,跟著秦慕白一起出門逛街去了。

兩人出門沒多久,大白和遲墨過來了,滿屋子找不見人,然後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和談書。

「和談書啊,薄酒已備好,明日未時,丹心涯恭候大駕。」大白抓著和談書,一個字一個字的念了出來,念完后,和談書一丟,就沖遲墨道:「咱們去丹心涯吃酒吧!」

遲墨:「……」和談的酒有那麼好吃的嗎?

「去吧去吧,應該會很好玩的。」大白老爺舔了舔嘴唇,他其實是想喝橫斷山脈里最出名的猴兒酒,不知道妖王會不會拿猴兒酒來招待他們。

「只怕是鴻門宴吧!」遲墨將和談書丟到桌上,冷笑道。

「管他是什麼雁,去吧去吧,成天呆這裡太無聊了。」大白蹲在桌子上,大有你不答應我就撒潑打滾給你看的趨勢。

顯然遲墨是不吃大白這一套的,斜了眼大白,淡淡道:「咱倆算啥,他們會招待?妖王要約的是姓秦的那個傢伙。」

大白黑眼珠滴溜溜的轉著,「我們可以扮作他們啊,你扮姓秦的,我扮小九,不是說妖王的女兒想挖小九的牆腳嗎,咱們你儂我儂的噁心死她。」

「我覺得我會先被你噁心死掉。」遲墨毫不留情的打擊道,一想到自己跟大白情深深雨蒙蒙就渾身起雞皮疙瘩,光想想都太噁心了。

「就算咱們不你儂我儂,結伴而去也能噁心死她。」大白理直氣壯的說道,同時還不忘勸說遲墨跟他一起去丹心涯混酒吃。

遲墨的確是無聊的緊,狐族和妖王的戰爭,他們根本就沒法參與,因為他們的出現,使得妖王那邊的人還特意來跟狐族商討不許他們插手戰爭的事,使得他們現在無聊的好想哭。

「那去吧,反正也無聊。」遲墨無奈的說道,正好可以假扮成秦慕白,然後氣死妖王。

蕭瀟和秦慕白去逛集市后,大白和遲墨也神神秘秘的出去了,就連狐族的人都不知道他們幹嘛去了。

大白和遲墨一合計,決定提前去丹心涯踩踩點,順便路上打點野味當下酒菜,遲墨的須彌戒里還有不少靈酒。

丹心涯距離狐族有三四千里路,離妖王的洞府倒是挺近的,才千多里路,妖王雖說掌管著整個妖族,但族群龐大的妖族都會有自己的領地,所以說,妖王的存在最大的用途就是為了提升修為。

丹心涯就是一座高聳入雲霄的山崖,名字的由來是相傳有妖王在此崖頂觀雲海,見其丹心,一朝得悟,成功晉階天妖,後來就有了丹心涯。

大白和遲墨兩人慢悠悠的來到了丹心涯附近,在山下轉悠閑逛的時候,就碰到了二師兄周無忌。

原本周無忌離開狐族后是去尋好友敘舊的,結果發現老閉關的閉關,遊歷的遊歷,一個都沒尋到,只得到處閑逛了,逛著逛著就靈光一閃想起了有妖王悟道的丹心涯,便過來看看了。

「喲,二師兄,你也被約來啦!」大白歡快的朝周無忌打著招呼。

「最近修鍊進入了瓶頸,想到了丹心涯,便過來看看。」周無忌看到大白和遲墨,滿臉的笑意,「什麼被約來了?師妹呢,沒跟你們一起來?」

「小九跟小白臉逛街去了。」說到蕭瀟,大白語氣里的酸味,十裡外都能聞得到啊。

周無忌疑惑的看著大白,然後便明白了過來大白說的小白臉是指秦慕白,想到秦慕白那張好看的不像話的臉,在心中贊同道,嗯,很符合小白臉這個稱呼。

「你們這個閑逛也有些遠啊。」周無忌算了下兩地相隔的距離,驚詫道。

大白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朝二師兄周無忌招招手,神神秘秘道:「我們是先過來踩點的。」

「踩點做什麼?」周無忌納悶,丹心涯還需要踩點?!

「我們看到了妖王給姓秦的送的和談書,打算過來吃個酒。」遲墨給二師兄周無忌傳音入密道。

周無忌臉上的表情真是有點崩壞的模樣,和談書是來和談的,來吃酒又是什麼鬼?!

見周無忌一臉懵逼,遲墨又耐心的給周無忌傳音入密解釋道:「我們打算假扮成小九和小白臉,混個酒吃,順帶氣死妖王。」

周五:「……」你們是有多無聊啊,還來混酒吃!其實你們是來消遣妖王的吧!!!

「你們這樣消遣妖王,不太好吧。」周無忌遲疑道,雖然他也蠻想去的。

「我們就是消遣他啊,二師兄一起去啊,肯定很好玩。」大白樂呵呵的邀請周無忌一起去消遣。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邀請了,那我一定要去啊!聽到大白的邀請,周無忌激動了,「去去去,怎麼能不去呢!」

遲墨一臉嫌棄的看著二師兄周無忌,想去就直說啊,還一臉假正經的說消遣人家不好,結果叫你一起去消遣他,激動的跟搶人女兒似的!

周無忌知道自己被遲墨嫌棄了,乾笑著摸了摸鼻子,怎麼說也是二師兄,這不是得裝下正經嘛!

消遣妖王三人組很快就達成了共識,轉了轉丹心涯后,就下山了,準備找個山洞湊合一夜,然後愉快的等待明天的鴻門宴。

等鴻門宴等得這麼愉快的,估計也只有大白遲墨和二師兄周無忌這三人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大白就變幻成了蕭瀟的模樣,湛藍衣裙襯著白凈的小臉,顯得很是嬌俏可愛,遲墨變幻成秦慕白的模樣,也穿著藍色衣袍,跟大白變幻成的蕭瀟站一起,簡直就跟穿情侶裝一樣,妥妥的虐狗啊!

大白變幻成的蕭瀟正抓著變幻成秦慕白的遲墨的手,仰頭閃著星星眼的說道:「小白哥哥,我這樣好看嗎?」

「嘔……」遲墨扭頭看著裝可愛的蕭瀟的臉,腦海里閃現大白那張肥肥的大餅臉,然後乾嘔出聲。

跟著一起乾嘔的還有二師兄周無忌,不過,作為單身狗的他還是被餵了一把狗糧,因為師妹跟小白臉站一起真的好登對啊!

想到這,二師兄周無忌的眼眶濕潤了,六師叔,你很快就會有徒孫了!

喂完狗糧的大白老爺,揉揉臉,心滿意足的在山洞裡轉起了圈。

穿越之農女醫妃 「大白,我覺得你走路得改改,哪個小姑娘會像你這般一搖一晃的走路的。」見大白邁著八字步在山洞裡轉圈,二師兄周無忌忍不住出聲提醒道。

「不這樣走的嗎?那怎樣走的?」被周無忌說了后,大白也是一愣,回想了下蕭瀟是怎麼走路的,他竟然從來沒有注意過。

「腿站直,併攏,抬頭,挺胸,收腹,對,就這樣,」周無忌指點著大白,「抬右腳,右腳,你抬的是左腳,哦,你左右不分的啊,沒事,抬一條腿,前跨半步落下,步子太大了,小點,再小點……」

周無忌現在才知道,教大白學蕭瀟走路簡直就是個大坑,難度實在是太高了。

而虛心受教的大白老爺經過一系列的動作后,掀桌不幹了,走個路都這麼難,還讓不讓人混酒吃了,「不學了不學了,我不扮小九了,我要扮小白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