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麼多年,他一直都不能理解,他這個母親到底是為了什麼。以前,他以為是為了華世,整個裴家,而現在,何熙竟然讓他娶一個毫無地位的私生女。這更加讓他看不懂了。 里夫尼西郊最初由UMFS家屬社區發展起來的居民區內,一所全封閉的高檔私立學校從去年開始就已經悄然運營。學校掛牌名稱是里夫尼超常兒童學校,在維斯特洛體系內部的代號則是『索爾維學院027號』。

2022 年 1 月 26 日

顧名思義,這是維斯特洛體系在全球範圍內開辦的第27座索爾維學校。

之所以沒有再以『索爾維』為名,和西蒙當下尋求對公眾隱身的策略一致,低調,低調才是王道。

至於超常兒童學校的名稱,倒是並不算太顯眼,因為世界各地其實就有着類似的學校,隨便舉個栗子,曾經漫威電影宇宙的核心主創之一,喬恩·費儒,年少時讀的就是超常兒童學校,屬於高智商者。

西蒙與季莫申科和尤先科兩顆暗子吃過早餐,今天的第一站就是西郊的這種超常兒童學校。

九點多鐘抵達,外表不起眼其實建造規格相當高的學校內部已經開始一天的課程,只有名叫安娜·季卡洛娃的女校長帶着兩位副手一起過來迎接西蒙。

安娜·季卡洛娃今年41歲,穿一套黑色女士西服套裝,面容姣好,氣質嫻雅,還有着接近六英尺的高挑身材。就像洛杉磯第一座索爾維學校的女校長莉頓·梅奧塔那樣,依舊是西蒙喜歡的類型。

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精英也是人,因此,在一些細節問題上,哪怕以西蒙的個人偏好作為標準,合適的人手依舊一抓一大把。

除了端莊知性的外表,曾經也是高智商者的安娜·季卡洛娃還擁有數學和物理兩方面的博士學位,27歲開始就已經在哈爾科夫大學任教,這是前蘇聯五大頂級學府之一,當下烏克蘭排名第一的大學。

大概是因為這份資歷的緣故,面對西蒙,哪怕表面上謙恭,還是能夠感覺到這女人那種淡淡的驕傲與矜持,乃至掩飾並不明顯的疏離和警惕。顯然是個知情者。明白西蒙·維斯特洛在女人方面的偏好。

西蒙都素了一個多月,當然不會突然就產生獵艷的心思,至於這女人的態度,只要對方能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他當然也不會在意。

對學校的師資、運營和學生等方面做過了解后,西蒙隨後大部分時間都是去旁聽課程。

坦白說,一些深奧的專業課程,西蒙已經聽不懂,他更多關心的還是幾檔非專業課程,核心還是對這所學校內的學生進行價值灌輸,坦白說,還是洗腦,只是與針對維家私軍的洗腦不是,更多是塑造這些天才少年們的價值觀。

安靜旁聽完一節講解維斯特洛體系3G計劃的課程,西蒙走出課堂,一直盡職盡責跟在他身邊的安娜·季卡洛娃終於忍不住,說道:「維斯特洛先生,我覺得,你設置的一些教育目標存在問題。」

這是一棟三層教學樓的走廊。

總計只有134名學生的學校採取小班教學,哪怕是剛剛的3G計劃講解,也只有17名學生,因此課時也完全不似普通的學校,相當靈活的設定,並不是統一上課下課,因此剛剛的一節課結束,17名學生短暫課間活動,走廊大部分區域依舊安靜。

西蒙在一新隨從簇擁下與季卡洛娃並肩來到樓梯口,聞言反問道:「什麼問題?」

「你要求這些孩子們以18歲為限,至少拿到一個博士學位,我認為這太苛刻了,18歲才只是剛剛成年而已,哪怕他們智力超出常人,我認為,他們還是應該擁有自己完整的成長經歷。」

西蒙一邊下樓,一邊聽身邊女人說着,還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好聞淡香,等她說完,搖頭道:「安娜,你要知道,在古時候,人們大部分14歲就已經結婚生子,開始成年人的生活。」

「問題在於,維斯特洛先生,現在不是1000年前,這是一個文明的時代。」

「文明時代?」西蒙反問一句,忍不住帶出笑意:「你真覺得這是一個文明時代?」

安娜·季卡洛娃頓了頓,還是道:「至少,以科技發展程度而言,這是人類最好的時代。」

「既然你這麼說,我覺得,一個文明的時代,人們開智應該比古人更早,而不是將大量時間浪費在少年的懵懂當中,人生很短暫的,安娜。」

安娜·季卡洛娃感覺自己有種要被身邊年輕男人帶歪的傾向,不過,似乎,他說的話,又讓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反駁。

稍微考慮,吉拉洛娃才繼續道:「我希望我們繼續談這些孩子們,而不是文明時代這種宏觀的問題。」

兩人說着已經下樓,西蒙指了指不遠處花壇邊的長椅,走過去坐下,又拍了拍旁邊。

安娜·吉拉洛娃稍微猶豫,還是在男人身邊坐下,其他隨從很自然地散在周圍。

長椅正對着教學樓,教室外的牆壁上導師和常規的學校一樣,掛了很多名人畫像以及相應的名言,區別是這裏只限於人類歷史上一系列頂尖的科學家。

安娜·季卡洛娃當然也能感受到身邊西蒙·維斯特洛淡淡的男子氣息,略微不自然地挪動身體,目光打量一會兒側前方牆壁上一副愛因斯坦的畫像,見男人不接自己剛剛的話語,轉而又找了個插入話題:「維斯特洛先生,你應該很重視這些孩子才對,剛剛為什麼不和他們說說話,我能看出來,他們對你也非常好奇。」

「該說的,你們這邊的課程里都會說起。」

「我以為……」

安娜·吉拉洛娃下意識介面,反應過來,又即使打住。

「你以為,我應該會喜歡在這些孩子們心中栽種一份權威,或者忠誠,甚至是信仰?」

安娜·季卡洛娃沒想到這小男人直覺這麼敏銳,頓了頓,還是承認地點頭。

西蒙道:「我當然想這麼做,不過,再想想,他們都將是未來最卓越的一批天之驕子,其中某一個,可能會改變人類的未來,想要達到這種目的,我就必須儘可能在思想上給與他們足夠的自由。」

「那……」季卡洛娃又產生了一個不太合乎時宜的問題,這次只是稍稍遲疑,還是問了出來:「你就不怕將來,他們脫離你的掌控嗎?」

「他們為什麼要脫離我的掌控?」

這下吉拉洛娃倒是一頓。

確實,男人剛剛都說了,會給他們相當的自由,既然思想上的自由都能夠給予,肉體上,應該也不會過多禁錮。

想了下,季卡洛娃道:「我是說,萬一,他們為你的競爭對手去工作呢?」

西蒙笑了笑,說道:「我培養他們,是為了完成3G計劃,在這一層面,維斯特洛體系沒有競爭對手。如果他們自降身份,去從事一些平庸、功利的工作,那就更無法構成我的競爭對手,我甚至會為他們感到惋惜。」

安娜·季卡洛娃還是繼續:「或者,你把他們培養出來,他們將來,嗯,不只是競爭,甚至,是反對你呢?」

「反對我什麼?」

「比如,你擁有的財富實在是太多了。」

西蒙倒是沒有和身邊女人討論多少對錯這個問題,只是淡淡道:「那就到時候再說。」

男人沒有深入聊下去,季卡洛娃卻是敏銳地從中感受到了幾分冷意,本能地也沒有再多談,重新回到剛剛的話題:「我覺得,維斯特洛先生,22歲應該是個不錯的年齡分界,22歲,他們已經徹底成年,再拿到一個博士學位,恰好可以更加順暢的投入工作。」

「你聽過一個統計嗎,安娜,大部分諾貝爾獎獲得者,他們的學術成果,都是在30歲以前完成的?」

安娜·吉拉洛娃點頭,又道:「所以,22歲並不算晚,不是嗎?」

西蒙搖頭:「哪怕30歲,如果3G計劃能夠取得進展,人類壽命可以得到延長,在我看來也不算晚,問題在於,諾獎獲得者學術成就的取得年齡告訴我們一點,30之前,應該是人類思維最活躍的一段時間,而在我看來,20歲以前,應該更加活躍,因此,我希望他們能夠在這個更加活躍的時間段里創造一些東西。」

安娜·季卡洛娃莫名相當身邊年輕男人一鳴驚人的時候,也才18歲而已,不過,各種傳聞里,這小男人的經歷實在離奇,甚至已經讓人難以分出真假。

這麼想着,季卡洛娃嘴上很快道:「維斯特洛先生,我只是覺得,你,你不應該把他們當做機器,他們應該擁有自己完整的人生。」

「你覺得什麼才是完整的人生?」

「就是,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應該經歷相應人生階段應該經歷的事情,這樣,一個人的一生,才算是完整。」

「如果我沒記錯,你也是一個高智商者,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正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就被人當做天才少女,錯過了很多東西,才不希望他們也錯過。」

「這倒是一個理由,」西蒙終於點點頭,隨即道:「不過,這不符合我的理念。」

安娜·季卡洛娃:「……」

西蒙接着道:「你描述的,只是大部分普通人的一生而已,這個世界已經擁有接近60億的人口,又太多人在過着你所說的每一個人生階段都要經歷一遍的人生,所以,難道你就沒有發現問題嗎,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我們和都擁有者自己固定生命程式的螞蟻又有什麼區別?」

安娜·吉拉洛娃:「……」

「所以,問題不在我這裏,而是你,安娜,你的想法,才是真正把這些孩子們當成機器,想要讓他們如同平庸的大多數一樣,庸庸碌碌地耗盡這一生。而在我看來,既然他們在智商上已經獲得了上天的眷顧,就應該擁有一份更加獨特更加精彩的人生。」

安娜·吉拉洛娃白皙的臉龐上透出幾分紅暈,沉默片刻,終於道:「維斯特洛先生,我得承認,你實在是太善辯了,我無法反駁,但,我還是不太認可。」

「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善辯嗎?」

「嗯?」

西蒙探頭望向碧藍的天穹:「因為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走的越高,越忍不住思考,我們從哪裏來,我們將往何處去。」

「看來你有答案了。」

「是啊。」

安娜·季卡洛娃反應過來:「3G計劃,就是你的答案?」

西蒙搖頭:「是,也不是,3G計劃只是一個過程,你要知道,我對這個世界其實很失望,也很悲觀,我們的社會,本可以變得非常美好,但,因為我們基因本能里的自私與貪婪,它只是在經歷一個又一個的輪迴。」

「維斯特洛先生,我不明白。」

「記得黑格爾有一句名言,歷史給人類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吸取教訓,這就是我的歷史觀。」

安娜·季卡洛娃不知不覺陷入身邊男人的思維和情緒當中,追問道:「既然你這麼悲觀,認為我們的歷史只是一次又一次無意義的輪迴,維斯特洛先生,你為什麼還要做這一切呢?」

西蒙突然露出笑容:「因為我還是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一些啊。」

說着又很快補充:「事實確實也證明,從最初的遠古時代到現在,每一個文明階段,哪怕不可避免地輪迴,人類社會還是在不斷變好的,因此,我能做的,我正在做的,就是努力將人類送入下一個文明階段,給這個世界帶來更多的可能性。」

安娜·季卡洛娃又迷惑起來,還覺得身邊小男人的思維有些跳脫,她跟不上。然而,當她理智地想要擺脫對方不知不覺營造出的這份氣場,莫名的,又有些捨不得。

忍不住就想起了認真美國的瑪麗亞·貝茲魯克。

安娜其實是瑪麗亞介紹過來,兩人很早就認識,不算朋友,卻也相當熟悉,她最初對瑪麗亞被某人霸佔竟然還給他生了個孩子的事情很是同情,但幾次接觸中,卻發現,瑪麗亞對他並沒有什麼恨意,不僅如此,甚至還明顯產生感情。

今天之前,安娜覺得這件事有些古怪荒謬,甚至猜測瑪麗亞是不是產生了人質情結。

現在,終於明白。

身邊這年輕男人,不僅有着讓這個世界其他所有人都只能仰望的天量財富,外貌也是很容易讓所有年齡段女人都產生悸動的帥氣類型,更重要是,對方內在學識與思想,也遠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

這樣一個幾乎完美的男人,必然如同宇宙中的黑洞,足以吸附一切。 「那就是伙食待遇問題,這可是個大事兒,那我不能不說。」

「……」

范天雷繼續說了起來,然而,范天雷在說這些東西的時候,卻是故意的表現的墨跡了一點,不錯……

就是墨跡,而且還非常非常的墨跡。

甚至有很多話都是重複的。

夏余以及何晨光等人都是臉色凝重的看着眼前這一幕,李二牛以及宋凱飛等人,都感覺自己的腹部開始痛了,他們都感覺極為的難受。

腹部是核心,想要一直保持端腹的狀態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這是需要全身的體力來進行配合的。

然而范天雷這個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這個第四點嘛……」

待到范天雷說到第四點的時候,宋凱飛以及徐天龍等人的臉上,全部都是流露出了些許絕望的神色。

他們都沒想到,竟然會變成現在這樣子。

老范這個傢伙,完全就是坑死人不償命啊。

「就是特種部隊嘛。」

「特種部隊帶了個特字,那就是特事兒特辦嘛。」

「什麼時候就寢,什麼時候操課,這個我說了算。」

「對了,還沒有周末,那就更談不上外出了,攢下的假期怎麼辦呢,慢慢補吧……」

「你放心,我這個人那,那是最厚道了,絕不會讓你們吃虧。」

隨着范天雷這句話一出口,夏余在這心裏嘀咕了一句:「就你還厚道?」

想到這裏,饒是夏余都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範天雷了,范天雷要是還厚道的話,那麼這天下就沒有厚道的人了。

你瞅瞅范天雷,那就是個天坑。

挖坑埋人,手法熟練,能坑死你不償命的那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