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顯然是意味著,今天比賽,他出線了。

2021 年 1 月 2 日

回味著自身對藍銀皇的感受,唐舞麟越來越覺得這次大賽對自己非常有意義了,他最近這兩年,修為提升的太快,尤其是血脈之力經過龍谷那幾年的沉澱之後,比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實際上,他一直都沒能將自己的一身所學融會貫通,通過實戰,是最好的提升自己的辦法。武魂和血脈之力的彼此融合,相互配合,都是他近一步提升自己的重要方式。

魂力和血脈之力,彼此疊加,才是自身最大的優勢。

唐舞麟暗下決心,最近一定要用更多的時間來修鍊魂力,他隱隱有種感覺,一旦自己的魂核也能完成的話,它和龍核之間,一定會發生一些帶給自己驚喜的變化。而到了那時候,自己就完全有把握去突破第十層封印了。

「很不錯。」正在唐舞麟心中充滿思索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聲音來得很突然,嚇了他一跳,但很快,他就充滿了驚喜。

「老唐?」

老唐沉睡已經很長時間了,要很久都沒有指點過唐舞麟什麼了。卻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蘇醒過來。

「嗯。」

「你的判斷很正確,如果你能夠完成魂核的話,兩大能量核心彼此呼應,一定會產生一些化學反應,而且必然是良性的。你的狀況比我想象中要好得多,看來,你應該是在我沉睡的這段時間之中有了什麼大的收穫。居然凝聚出了氣血核心,這很好,非常好,在魂核沒有凝聚之前,就率先完成了氣血核心,我終於看到了一絲,你能夠將金龍王精華全部轉化給自身的跡象了。」

老唐的聲音充滿欣慰,唐舞麟下意識的閉上雙眼,他的意識很快就沉浸到了和老唐出現在同一個殿堂之中。

老唐負手而立,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上去,他彷彿年輕了幾分似的。

「老唐,你怎麼沉睡了這麼久?」唐舞麟疑惑的問道。

老唐微微一笑,向他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一直在感受著遠方的呼喚,所以,我將所有殘存的力量都用作去感受了。而你的發展一直都非常順利,也就不需要我出現了。你現在,終於有了自保之力。而接下來,你需要做的,就是更好的去體會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將之融會貫通。尤其是那氣血之力,這是你所擁有,得天獨厚的能力。簡單來說,如果你能夠將金龍王十八層封印的精華全部吸收,那麼,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就是新的金龍王,甚至還要在他之上。」

————————————

危機一向是與利益並存的! ?「新的金龍王?」唐舞麟吃驚的看著老唐,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老唐這麼說。

老唐失笑道:「是啊!就是新的金龍王,金龍王精華全部在你身體之中,這固然隨時有可能奪走你的生命,但如果完全被你消化吸收的話,無疑也會讓你擁有它全部的力量。但是,我必須要提醒你的是,就算擁有了龍核,也不是完全安全的。金龍王后九層封印,才是真正封印著金龍王的力量,前面九層,更多的只是讓你去適應罷了。」

「千萬不要認為擁有了龍核就高枕無憂了。以你現在的身體強度,承受第十層封印還有些勉強,如果能夠連魂核也凝聚出來,就差不多了。」

唐舞麟心中驚訝更甚,原本他以為,自己的身體強度提升了這麼多,想要突破第十層封印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從老唐的話語來看,自己想要突破第十層封印,還不是那麼容易的啊!

「為什麼啊老唐?我已經覺得自己的身體強度非常高了,尤其是有龍核的存在,那金龍王凈化要是釋放出來,我不是可以直接用龍核將其吸收過來了嗎?」

老唐搖搖頭,沉聲道:「決非你想的那麼容易,我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醒過來,就是為了要提醒你,千萬不要盲目樂觀。后九層金龍王封印,不但有著恐怖的能量,更重要的是,它本身還具備著金龍王原有的一些意念。這些意念之中究竟充斥著什麼,沒人知道。但以金龍王殘暴的性格,其中一定是會有影響你心神的意念存在。因此,你要化解的不只是金龍王能量,同時,也要守住本心。不然的話,你有被金龍王意念控制的可能。」

唐舞麟倒吸一口涼氣,他雖然一直都知道金龍王的封印很危險,卻沒想到到了后九層封印,會危險到如此地步。

「老唐,那我該怎麼辦?如果是有金龍王意念存在的話,那豈不是對我的精神力和靈魂之海都有衝擊?如此可怕的能量,怎麼會……」

老唐雙手背在身後,沉聲道:「你要知道,哪怕是在神界,金龍王也是最頂級的一級神詆。」

唐舞麟心中一動,「金龍王是龍神的一部分,是真的嗎?」

老唐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已經知道了?」

唐舞麟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是真的。

「老唐,你不是也知道了?一級神詆又是什麼?」

老唐道:「在神界,一般來說,都講究眾神平等,可實際上,還是有層次之分,這主要是實力層面上的。修為最低的,被稱之為神官。再向上是三級神詆,然後是二級神詆,一級神詆。最頂層的被稱之為神王,也是神界執法者。曾經的神界,神王一共有五位。我說的這些,都是以人類修鍊成神的體系。」

「而對於獸類來說,情況也是差不多的。但獸類的神王只有一位,那就是,龍神!從個體戰鬥力來說,龍神甚至凌駕於人類五大神王任何一位之上,只不過,因為他只有自己,才無法壓過人類。龍神隕落在和人類神王的戰鬥中,這才分成了金龍王和銀龍王,可以說,金龍王本身,足以相當於人類神王了,還要凌駕於一級神詆之上。所以,你想想,在你身體里的后九層封印中,封印著如此恐怖的能量。想要將它們徹底吸收轉化,那是何等的困難?」

「你說曾經的神界?我聽人說過,斗羅大陸上已經很多很多年沒有人能夠修鍊成神了。難道神界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嗎?」

老唐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惘,嘆息一聲,「不,神界還是存在的,只是已經無法聯繫到這裡了。但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夠將金龍王全部封印解開,將其中能量完全吸收,那個時候,你自己就有能力開闢一個神國,制定神國規則的程度了。」

唐舞麟倒吸一口涼氣,他對自己體內的金龍王封印估計已經足夠高了,可就算估計的再高,他也只是認為,當自己能夠吸收了全部能量之後,應該能達到極限斗羅那個層面而已。卻沒想到,到了老唐這裡,就直接變成神王了。

這簡直是,喪心病狂啊!

唐舞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剛剛感受到金龍王封印,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了。

未來有可能達到神王層次的能力背後,是無與倫比的危險啊!想要將這些能量全部吸收,哪怕是以他目前的情況來看,可能性也是無限接近於零的。

唐舞麟退咽了一口唾液,看著老唐,苦笑道:「我是不是離死不遠了?」

老唐沉默了,「我不知道。」

唐舞麟眼神一黯,「老唐,你能不能幫我準確的估算一下,以我現在的身體情況,我還能堅持多久,期間又能突破幾層封印?」

老唐搖搖頭,「我沒辦法幫你計算,因為你本身就已經超出了我原本的預判了。你今年二十一歲,但你現在所擁有的力量,是我原本判斷中,二十五歲才能達到的。十二層封印,是人類的極限。超過十二層以上,一層一神階。而已封印的穩固程度來看,我只能說,十年之內,你恐怕就要觸碰到第十二層封印,十五年,第十三層封印必然會自行破開。而那個時候,你要面對的不只是自己身體上的問題,同時,還有這個世界的秩序之力。」

唐舞麟愣了一下,「秩序之力?那是什麼?」

老唐道:「在任何世界中都有無形的秩序,神界有神界的秩序,人間也有人間的秩序。人間的秩序就是,神的層次不能存在於這裡。人類這麼多年以來,一定也產生過無數的極限斗羅,為什麼他們就無法突破極限,達到神的層次呢?不是他們天賦不夠。是因為沒有接應他們的神詆之位,他們就要受到秩序之力的壓迫。無法衝破這層阻隔。」

「而你也要面臨同樣的問題,不可能有神詆之位來接應你,所以,到時候,第十三層封印一旦破開,你要承受的不只是龐大能量的衝擊,同時也是整個斗羅大陸世界秩序之力的壓迫。」

老唐沒有再說下去,但唐舞麟想也知道,如果真要發生了這種情況,自己會是怎樣凄慘的局面。

一抹苦笑隨之浮現在他面龐上,輕嘆一聲,「看來,沒有別的可能了?十五年,我最多只有十五年的時間了嗎?」

金龍王血脈在帶給他足夠強大實力的同時,也剝奪了他未來生的機會。

老唐輕輕的點了點頭,「但是,也不是絕對沒有機會。如果你能突破那一步,那麼,未來或許就是海闊天空。只要你能夠達到神階層次,或許就能自創神國。儘管成功的可能性很渺茫,但是,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幫你突破那個層次的。」

唐舞麟看向老唐,突然道:「不要告訴我我有多少機會。」

老唐一愣,片刻后,他臉上浮現出了這次見面后的第一縷笑容。

「你堅強了!」

唐舞麟也笑了,「是啊!不知道最壞的結果,我的勇氣會更多一些。無論怎樣,我也會竭盡全力去拼的,就算不能突破,又如何呢?至少不給自己留遺憾。老唐,我想麻煩你,麻煩你幫我判斷,我什麼時候突破接下來的第十層封印最好。是儘可能的押后,還是儘可能的提前?」

老唐毫不猶豫的道:「提前!」

唐舞麟一愣,「前面九道封印的時候,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老唐道:「不一樣的。前面九道封印我是怕你身體崩潰。而現在,既然你的身體強度已經超出了我原本的預判。那就要儘快開始吸收後面封印的力量,因為後面九道封印從某種意義來說是一體的,或者說是金龍王的能量是一體的。你吸收走了一部分,整體封印承受的壓力就會減輕一分,未來自行破開的時間就能延後一些,給你更多的時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唐舞麟點點頭,「我明白了。就像是深水中有九層隔板,最上面一層的水被抽走,隔板雖然少了一層,但後面的隔板承受的重量就會減輕一些,崩潰的時間會縮短。」

「對,就是這個道理。所以,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後面的封印突破越早,對你來說越好。會給你未來爭取更多的時間。同時,更早的吸收封印中的能量,也能更快的讓你的實力提升起來,讓你更好的掌控強大能量。你的進化也會更快一些。」

「我懂了。」唐舞麟點了點頭。

「那麼,等我魂核凝聚完成之後,我就開始衝擊第十層封印吧。」唐舞麟堅定的說道。

老唐用力的點了下頭,「正是如此!」

唐舞麟臉上流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神色,「時間緊,任務急啊!」

十幾年,自己就只有十幾年的時間了。而在自己的肩膀上,還扛著要復興史萊克學院的重擔。

無論如何,都不能浪費任何一點時間了。

老唐道:「剛剛說的這些,是你未來要面對的危險。你在修鍊方面有什麼問題嗎?你的修為增長,也讓我的記憶恢復的多了一些。可以指點你。」

唐舞麟道:「現在面對的較大問題是,我之前修鍊的金龍九式傳承於師祖,而師祖他老人家在史萊克學院被炸的那場戰役中已經隕落了。金龍九式後面三式和領域有關的能力,我沒學到。 古穿今:郡主一甩小皮鞭 我現在已經有了龍核,感覺上已經可以修鍊它們了。還有就是,隨著實力提升,黃金龍槍的作用越來越大,但我只是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來使用它,唐門也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槍法,這有些可惜了。」

老唐聽了他的話之後,微微一笑,道:「這都不是什麼大問題。關於金龍九式,事實上,你前面學會的六式已經足夠了,後面和領域有關的能力,本來就不是可以學的,而是要領悟的。這應該也是之前那位赤龍斗羅沒有直接傳授你的原因之一。到了領域那個層次,你必須要創造出只屬於你的能力,而不是去單純的學習。只有創造的,才是最適合你的。剛剛在我叫你過來之前,你不是想的已經很通透了嗎?血脈之力和武魂的結合。那將是你未來必然要面對的道路。」

唐舞麟眼睛一亮,隱約中似乎已經抓住了一些什麼。或許,這個契機也會在自己形成魂核的那時候。

「至於槍法。」老唐微微一笑,「這個我早有準備。這套槍法,是一位神詆所創,正好適合你。」

「神詆所創的槍法?」唐舞麟眼眸中光芒大放。

「嗯,需要你耐心的去琢磨,刻苦修鍊。我今天傳你第一式,千夫所指!」一邊說著,老唐右手一揮,手中頓時多了一道金色光影,和唐舞麟的黃金龍槍一模一樣。

手中長槍前指,一道光芒閃電般爆發了。

萬千道金芒在空中綻放,唐舞麟剎那間只覺得無數槍意刺穿了自己的身軀,就連靈魂都在那槍意中破碎了似的。就在他痛苦的想要大叫之時,槍意卻突然收斂,他只看到,一柄巨大的金色長槍在自己眼前一閃而過。萬千金光完全收縮在那一道光芒之上。

蒼穹彷彿都在這一瞬被貫穿了,槍法,這才叫槍法啊!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當唐舞麟從冥想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的衣服都濕透了,但他卻有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老唐再次陷入了沉睡,具體什麼時候醒過來,他只是說,當唐舞麟能夠將千夫所指這一式槍法真正練成之後,他就會醒來。

此時在唐舞麟腦海中,滿滿的,全都是槍意。他第一次感覺到,槍竟然還可以這麼用。

槍是百兵之王!這是老唐告訴他的。想要練好槍法,就要走出屬於自己的王者之路。

就在沉浸的槍意之中,唐舞麟度過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鬧鈴響起,到了機甲戰比賽的時間,他才被驚醒過來。

時間過得真快啊!有了龍核,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他也並沒有感覺到飢餓。

進入星斗艙,連接戰網。

光芒一閃,重新出現在西部賽區體育場。但此時的唐舞麟,只覺得自己整個人腦子都是木木的,除了槍意之外,再無其他。

來到體育場另一邊,機甲戰區。

「比賽時間到,請選擇機甲種類,近戰、遠程!」

「近戰!」唐舞麟下意識的就選了,選擇完畢之後,才意識到自己選錯了。

「請選擇近戰機甲所使用的武器!」電子音再次響起,後面則是出現了一排武器的可選項,有十幾種之多,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抓堂子流星。十八般兵器樣樣俱全。居然和當初他們測試的時候不一樣。

到了比賽階段,武器竟然是可選擇的了嗎?

唐舞麟大為驚喜,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長槍。他正沉浸在槍意之中,雖說操控機甲和實際使用不一樣,可真正的機甲操控,就是要將機甲當成是自己的身體啊!

光芒一閃,高十二米的近戰機甲已經出現在比賽場地之中,唐舞麟也坐在了機甲內部。一柄長達十五米的超級大槍出現在機甲手中,威勢赫赫。

而在他對面,他的對手赫然是一台遠程機甲,魂導炮。這就沒什麼變化了。

難道說,是測試階段,官方覺得近戰機甲太吃虧了嗎?所以才增加了多種武器選擇。

這下自己可是和第一次這裡的機甲戰時掉過來了啊!近戰對遠程。

「三、二、一,開始!」電子音智能,總是那麼簡單直接。

「轟、轟、轟!」對面的遠程機甲第一時間就朝著唐舞麟發起了攻擊,抬手就是三泡,三顆魂導炮彈成品字形,直奔唐舞麟覆蓋過來。

唐舞麟控制著機甲握住長槍,剎那間,他眼前彷彿已經湧現出了無盡的槍意。機甲手中長槍一抖,閃電般三槍刺出,在間不容髮之際,點爆了三枚魂導炮彈,而機甲本身卻在原地一動未動。

這不是千夫所指那一式槍法,而是唐舞麟自己對機甲的控制,還是他原來純粹的速度與力量結合。

但在出槍的時候,感覺卻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百兵之王,王者之路!

「轟、轟、轟、轟、轟!」又是五炮轟了過來。

長槍五次點出,化解了對方的攻擊,但唐舞麟的機甲依舊在原地未動。

感覺來了,真的是,在實戰之中,雖然只是最簡單的刺出長槍,但長槍每一次刺出,唐舞麟彷彿都感覺到那大槍的軌跡就是一條條王者之路一般,槍芒閃爍之間,光暈流轉,在空氣中回蕩。

對面的遠程機甲也很是奇異,一般來說,近戰面對遠程,都會在第一時間嘗試拉近距離,而遠程則是嘗試拉開距離。像唐舞麟這樣,控制著近戰機甲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不斷承受遠程攻擊的情況,在比賽中根本是不可能出現的。

———————–

求月票、推薦票。 ?但事實擺在眼前,唐舞麟就是這麼做了。對面的遠程機甲卻是摸不著頭腦。只能是不斷的圍繞著唐舞麟的機甲外圍轉圈,不斷的發炮轟擊。

比拼能量消耗的話,遠程機甲一定是不會擔心的,繼續這樣轟擊下去,一定是近戰機甲先扛不住。那大槍刺破炮彈,也是會受到震蕩,會消耗能量的。

遠程機甲的防禦力不行,速度也弱於近戰機甲,但整體的能量儲備卻要比近戰機甲多得多。這種消耗,是遠程機甲最需要看到的。

此時,唐舞麟的對手只是在想,自己怎麼會遇到了一個奇葩,這是來送死的嗎?還是如何?

可唐舞麟的感覺就又不一樣了,在他的感覺中,對面不斷轟擊過來的炮彈,就是在為他試槍。每一槍刺出,軌跡在他腦海中就像是烙印著痕迹。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刺出了上百槍,而上百道痕迹也就隨之留在了他的意識之中。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刺出,收回,再刺出。

百兵之王,王者之路!

雙方的能量都在不斷的下降,近戰機甲一直不閃避的被遠程機甲轟擊,就算是用武器格擋,消耗也是會更快的多的。唐舞麟的機甲能量在十分鐘后,就已經進入了危險階段。

內部操控室燈光變紅,提示著他。但唐舞麟卻依舊是不慌不忙的控制著機甲每一次刺出長槍。

千夫所指,萬槍如一,這就是這一式的精華所在。

老唐告訴唐舞麟,想要練成這一式,至少要在實戰中出槍千萬次。

實戰中出槍千萬次!這是一個何等龐大的數量。但唐舞麟卻絕不氣餒。眼前的戰鬥,就是最好的練習。

「滴滴滴!」警報聲響起,能量不足十分之一了。

對面的炮火也變得越發猛烈起來,顯然是詳細的計算了他這制式機甲之中所擁有的能量總量。

唐舞麟的近戰機甲終於動了,他的身體猛然衝出,背後推進器光芒大放,在能量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的情況下,依舊控制著近戰機甲沖了出去。

他當然要贏,贏了才有後面的比賽,才有更多的人讓他練槍。

遠程機甲內的機甲師嘴角處流露出一絲不屑,最後才想起反撲嗎?怎麼可能呢?

同樣開啟了推進裝置,驟然加速,朝著側面迅速拉開距離。就算近戰機甲的速度更快一些,但也沒有快的太多,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利用一次爆發就追上他,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更讓這位遠程機甲師不解的是,對方的機甲手中長槍並沒有停止,飛快的刺出,刺在空中。而那台制式機甲卻突然亮了起來,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魂力注入?

機甲除了本身魂導電池提供的能量之外,也同樣可以由魂師注入能量進行戰鬥。遠程機甲師眼看唐舞麟已經到了這一步,不驚反喜,拉開距離的同時,繼續不緊不慢的發動攻擊。耗死算,每一位遠程機甲師,都有著一顆堅定的心和足夠的耐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