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妖魔一定會來,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推遲了而已。

2021 年 1 月 3 日

究竟是什麼原因呢?秦羽心中產生了一絲絲不安,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具體是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不管到底哪裡不對勁,訓練不能挺,將士們和大食們能做的,只有以不變應萬變。

第十五天深夜,大部分將士和大食都在睡覺,突然營地中鑼聲大作,喊聲奔跑聲連綿不絕。

秦羽瞬間睜開眼睛,不安的感覺前所未有的強烈,勐地翻身坐騎皮衣而出,只見點點火把來回竄動,導出都是奔跑的將士。

「怎麼回事?」連忙抓住一名奔跑的將士。

「秦大食,不好啦,妖魔來啦!」將士語速很快很急,還有點慌張。

「慌什麼?妖魔來襲不是很正常嗎?」秦羽很奇怪,妖魔又沒說非要白天來,晚上來很正常,以前也不是沒有晚上來過,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不是不是,是……是……」將士咽了口口水,才好不容易組織好語言,「妖魔從後面來啦,還有前面,兩邊都是!」

「什麼?後面?哪個後面?」秦羽登時大吃一驚。

「就是那個後面!」將士抬手指向軍營後方,秦羽心中咯噔一下,且不問妖魔為什麼會出現在後方,如果妖魔真的出現在了後方,後果真的不堪設想,首先落入危險的就是糧食補給線,屆時被妖魔前後夾擊,即便能夠抵擋一時,這麼多人也會被活活餓死。

放開將士,秦羽一躍而起沖向軍帳大營,與此同時龍魅兒也沖了出來,捕捉到秦羽的身影后連忙追了上去。

軍帳大營更是一片混亂,所有剛剛被驚醒的將士都在急忙穿盔帶甲,嘩嘩之聲響徹不絕。

將軍大帳亮著燈,秦羽和龍魅兒先後衝進來,只見馬將軍和李校尉都已經一身戎裝,表情異常凝重。

「到底怎麼回事?妖魔怎麼會突然從後面出現?它們是怎麼躍過長城的?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秦羽一疊聲問。

「現在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是突然出現的。」馬將軍搖搖頭。

「總不會是飛天遁地吧?」李校尉顯然也不了解情況。

「不太可能,挖洞不是妖魔的風格,鳥妖和帶翅膀的魔族也是少數,不可能攜帶大軍,再加上我們一直有監測天空和地下,不可能是飛天遁地。」馬將軍斷然搖頭。

「先不管怎麼出現的,總共出現了多少?」秦羽隱隱覺得出現在後方的妖魔肯定不少。

「至少五萬!」馬將軍艱難地說出這個數字。

「五萬!」秦羽倒吸一口冷氣,姜國這次鎮守的將士只有十五萬,兩大駐防點各五萬,剩下的小駐防點分攤剩下的五萬,此處就是其中一個大駐防點,駐兵五萬,加上大食也就五萬多點,而後方出現的妖魔,竟然就直接達到了五萬。

要知道,這是後面出現的妖魔,還不加前面出現的!

(ps:天註定,只要主角在,什麼都註定不同,呵呵噠~)(未完待續。。)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論妖魔是如何出現的,五萬這個數字就已經足夠嚇人,要知道人類先天條件是遠遠無法和妖魔相比的,即便穿盔帶甲手握兵戈,普通將士一對一也不是妖魔的對手,如果在被前後夾擊的情況下,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前面的妖魔又有多少?」秦羽問。

馬將軍和李校尉對視一眼,表情變得更加凝重:「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數量,但保守估計不少於十萬。」

「十萬?朝我們這裡過來的就有十萬?還是總數量十萬?」龍魅兒急聲問。

「朝我們這過來的至少十萬!」馬將軍凝重地說,說完又補充道,「而且只有妖族沒有魔族,至少目前沒有發現魔族。」

「只有妖族沒有魔族?」秦羽和龍魅兒都倍感愕然,妖魔從來都是同時出兵,今年這是怎麼了?妖族打先鋒,魔族坐收漁利嗎?這不像魔族的作風啊。

李校尉頷首道:「前方觀測到的大軍團來自妖界之門方向,魔界之門方向暫無動靜,後方來報也只出現了妖軍,並沒有發現魔軍。」

「這麼說,前後加起來,僅妖族就至少超過十五萬?」秦羽自己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說完整個軍帳的氣氛幾乎凝固,溫度更是驟降,冷若千載冰窟。

此次秋收保衛戰,姜國派駐守軍已經翻倍,大食數量更是翻了三倍不止,若擱在往年,數量上已經超過妖魔。

可今年妖魔的數量居然翻得更多,單單一個駐防點,妖族數量就超過十五萬,就算魔族只來五萬,加起來也超過二十萬,是這個駐防點人類駐軍的四倍,如果魔族來的更多,可以達到五倍六倍甚至更多。

太可怕了,實在太可怕了,如此規模的進攻,已經完全超過往年秋收大戰一個量級,除了沒有帝級強者參與,幾乎已經上升到了種族戰爭的層次。

情勢急轉直下,尤其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更是變得異常危急。

「先隨我上城看看吧。」馬將軍道。

「你們先去,我隨後就到。」秦羽說完和龍魅兒轉身離開大帳,快步朝大食營地衝去。

大食營地一片混亂,倒不是慌張,而是茫然不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更不知道該做什麼,甚至還有人沒穿好衣服,和迅速列隊殺氣騰騰的將士們簡直天壤之別。

「大家靜一靜!」秦羽喊了兩聲,見沒有效果,直接腳踏流光飛身而起,懸浮在十米高空一聲斷喝。

其聲如雷滾滾而過,終於讓整個大食營地安靜下來,所有大食都仰頭望著秦羽,等待秦羽發號施令。

「情況緊急,我就不費話了,簡單說明一下情況……」秦羽並沒有隱瞞,如實將剛剛得知的信息和盤托出。

聽聞後方突然出現五萬妖族,前後夾擊妖族超過十五萬,眾大食又驚又駭,眼中都出現驚慌之色,在他們的意識深處,一直相信這是一場人類優勢,至少勢均力敵的戰爭,卻沒想到剛開打僅數量上就拉開了十萬差距,而起局面如此被動。

「怎麼,你們怕了?誰要是怕了慫了,現在就可以離開,我保證絕不阻攔,絕不用聖宮令加以制裁。」誰也沒想到秦羽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剎那間整個大食大營都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望著秦羽,其中果然有人漏出掙扎由於之色。

情況如此危急,肯定是要死人的,成為大食不易,修成如今的境界更不易,誰也不想埋骨與此,從此與美食之道斷絕。

然而,真的想走就能走嗎?如果此時此刻走了,不就成了懦夫了嗎?

果然,只聽秦羽話鋒一轉:「但是,在戰後我會製作兩塊石碑,其中一塊刻上英勇捐軀者的名字,另一塊刻上逃跑者的名字,讓天下人都知道,誰是英雄,誰是懦夫!」

最後兩個字音量驟然拔高,如一記耳光,狠狠抽在那些心生憂鬱之人的臉上,讓他們覺得臉頰火燙,深深為自己的怯懦感到愧疚。

「現在,告訴我,你們是想成為英雄,還是懦夫?」秦羽環顧全場,目光從所有人臉上掃過。

全場靜悄悄的,沒有人立刻回答,誰都不想成為懦夫,但也沒有人想死。

便在這時,只聽一個聲音哈哈笑道:「老子自然要當英雄,懦夫什麼的,給老子滾到天邊去!」

眾人齊刷刷轉頭,朝笑聲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一位身高九尺的大食闊步而出豪氣十足,可不正是藥王堂的大力散人古道河嗎?

「本少爺自然也要當英雄,不就是區區十五萬妖族嗎?怕他個卵?」龍鳴越眾而出附和道。

「當英雄算我一個,十五萬妖族是吧,正好可以打個痛快,希望它們別太弱掃了本公子的興。」楚風緊隨其後,捏著拳頭一臉殺氣。

「當不當英雄無所謂,反正我是不怕的,可惜有些人,長著卵卻慫成了蛋。」下一個居然是項可欣,這番話說的不可謂不粗俗,殺傷力卻是爆表,連秦羽都差點從空中跌下來。

不過效果真真是極好的,男人的尊嚴有時候比生命還重要,尤其在被女人嘲諷的時候,尊嚴的地位能直接翻十倍,被項可欣譏笑慫蛋沒卵用,眾大食都面露憤然之色,膽怯擔憂頃刻間拋到九霄雲外。

楚顏順勢又加了把火:「反正我們楚國大食是不怕的,你們姜國大食如果怕了,可以躲在我們後面,我們保證更不介意。」

「放屁,誰怕了?誰怕誰是孫子!」

「我們姜國大食怎麼會怕?你們才應該躲到我們後面去!」

「閉上你的嘴,我們才不是懦夫!」

好嘛,激將法算是用到極致了,剎那間全場爆炸,眾姜國大食激憤不已,恨不得立刻上戰場證明自己。

韓英嘖了一聲,適時站出來,洪聲道:「我們堂堂姜國大食,能被楚國大食瞧不起嗎?」

「不能!」眾人異口同聲震耳欲聾。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那就讓我們用實際行動證明,到底誰才是英雄,誰才是懦夫!」韓英張開雙臂大聲呼喊,眾人也跟著呼喝吶喊起來,氣氛一瞬間被點爆,氣勢節節攀升,彷彿即便面前是一座大山,也能將其夷為平地。 ?鼓舞氣勢的話,有時候並沒有激將法好用,秦羽此時此刻就證明了這一點,在藥王堂眾人和韓英的配合下,擔憂倉皇的氣氛一掃而空,全都轉化成了狂怒的戰意。天籟.『⒉

秦羽要的就是這樣,沒有戰意的隊伍就是垃圾,而戰意熊熊殺氣騰騰的隊伍,戰鬥力至少能翻兩倍,只有這樣,才有機會抗衡數倍於己方的可怕妖軍。

下令讓所有大食做好戰鬥準備,秦羽和龍魅兒用最快的度離開大食營地趕往長城。

長城之上已經布滿了盔甲森嚴手持利刃的戰士,還有大量戰士在搬運美食大炮,安放在預先設計好的位置。

登上瞭望台,馬將軍指著黑漆漆的雪原深處凝重地說:「妖軍就在那裡。」

秦羽和龍魅兒舉目望去,由於正值深夜,又沒有星光月光,所以乍一眼看過去,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大片,好在雪原終年低溫不化雪,越往北越冷,雪原底色相對較淡,依稀能辨認出更黑的一條綿延不絕的陰影,那就是過十萬的妖族大軍。

「咦,妖軍的行軍度是不是在減慢?」可能是由於注意力太集中,之前控制絞龍鍋時出現的視野突然閃爍了一下,憑藉瞬間出現的數據,秦羽判斷出妖族大軍在減。

馬將軍頷道:「不錯,我也現了這一點,妖軍的確在減,看起來有紮營休息的趨勢。」

「這不合理,此時我方腹背受敵倉皇應戰處於明顯的劣勢,而妖族大軍不但數量上佔據絕對優勢,而且兩面夾擊勝面很大,理應一鼓作氣攻破我們的防線,為什麼要紮營休息?」龍魅兒感覺很疑惑。

馬將軍搖搖頭:「這一點我們也不明白,按照以往妖族的習慣,應該迫不及待衝過來才對,沒道理紮營休息。」

「難道妖族知道我們有美食大炮?所以故意停在攻擊距離之外?」李校尉道。

「這不可能,整個鑄造過程都是在營地內秘密進行,而且到現在只進行了十五天,妖族不可能知道。」馬將軍斷然搖頭。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李校尉蹙眉陷入沉思。

「事出反常必為妖,不論如何,妖族突然停止進軍,放棄最佳的攻擊機會,必然有所圖謀,而且極有可能對我們非常不利,所以現在當務之急,一方面是做好準備以不變應萬變,另一方面則是要想辦法弄清楚妖族到底有何圖謀!」秦羽沉聲道。

話音剛落,就聽一聲長長的呼喝聲傳來:「報!!!」

四人同時轉頭,只見一位將士狂奔而來,周身染血氣喘吁吁虛弱以已極。

「怎麼回事?」馬將軍面色微變連忙詢問。

「將……將軍……大事不好了……咳咳……我們的補給線被……被毀了!」將士一邊咳嗽一邊說,上氣不接下氣。

「什麼?」馬將軍面色慘變,情急之下一把將他拽了起來,「你再說一遍?」

「三個沿途的配給基地呢?」李校尉急聲問,為了保證補給線通暢,糧食以及各種食材能夠快運輸,沿途有三個配給基地,不但有倉庫,還有大量馬匹以供更換,一旦補給線被毀,前線的糧食供應就靠配給基地,而一旦配給基地被毀,前線的糧食供應就會徹底截斷,很快就會沒糧食吃。

「配給……配給基地也被毀了……都被毀了……妖族走到哪吃到哪……補給線和配給基地的東西都被吃光了……連……連馬匹都被吃了!」將士說完再次劇烈咳嗽起來,咳的都是血,可見受了不輕的傷。

馬將軍手一松,任由將士掉在地上,後退兩步面色鐵青,他終於明白了妖族的目的,突然憑空出現在後方的五萬妖軍,目的根本不是兩面夾擊,而是為了攻擊補給線和配給基地,吃掉所有的糧食,讓前線駐軍斷糧!

秦羽和龍魅兒也瞬間明白了這一點,五萬妖軍從後方斬斷補給線,十萬妖軍從前方壓過來進行威懾,根本不用費一兵一卒,只要等到前線駐軍吃光存量徹底斷糧,陷入飢餓之中,長城防線不攻自破。

果然是好高明的計劃,果然是好狠毒的計劃,完全不符合妖族的作風,實在太不符合了,或者說實在太有人類作風了,這根本就是人類的戰術,精明戰術!

難道,妖族得到了人類叛徒的幫助?亦或者,妖族之中產生了精通戰術的天才?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也沒有時間去想,當務之急是如何應對眼下的情況。

「快,趕快守好糧庫和食材庫,還有,核算一下還剩下多少糧食,夠吃多久,快去!」馬將軍焦急地下命令。

李校尉連忙領著將士們奔向糧庫和食材庫,馬將軍扶著女牆只覺得一陣頭痛,秋收保衛戰他和妖魔打過不止一次,擁有頗多經驗,卻恰恰是這些經驗,將他拖進了可怕的思維定式,此次妖魔不按常理出牌,再加上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危機,頓時方寸大亂。

如果,如果這次戰鬥輸了,如果五萬將士和數百大食全軍覆沒,如果全線十五萬將士以及一千五百多位大食全軍覆沒,如果黎明百姓死傷慘重,如果大好河山化為焦土,即便下了地獄,他又有何顏面面對將士、大食和百姓的亡靈?

「將軍切勿亂了陣腳,眼下思考應對之策才是當務之急!」秦羽緊張嗎?廢話當然緊張,怎麼可能不緊張呢?他又不是玄幻里殺人不眨眼動輒打爆星球的主角,他只是個普通的穿越者而已,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

既然是普通人,面對如此級別的戰爭,又處於如此惡劣危險的局勢,怎麼可能不緊張呢?不緊張那還是人嗎?

「除了強行殺出重圍,還有什麼應對之策?不管我們的存量還剩多少,還夠吃多久,都總有吃完的一天,如果真等到那一天,防線可就真的不攻自破了!」馬將軍重重一拳砸在女牆上,硬生生將青岡岩砸碎,岩石嘩啦啦往下滾,在黑夜中聽起來特別清晰。 ?秦羽沉默了,馬將軍說的沒錯,妖族前後圍而不攻,就是要坐等駐軍斷糧挨餓戰鬥力下降,屆時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價,甚至沒有代價,就能突破防線,攻入糧食產區。天籟』.⒉而如果人類將士們被迫放棄防線主動出擊,就失去了長城的天然屏障和地理高度優勢,在廣闊的雪原上,根本不可能是妖軍的對手,同樣付出很小的代價,就能夠突破防線。

所以妖族這個策略,可謂將人類駐軍逼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無論選擇那條路,結果都沒有太大差別,勝算可謂微乎其微。

……

與此同時,雪原深處妖族大軍正在紮營休息,所謂的紮營,其實不過是就地睡覺而已,大部分妖族天生皮毛厚實並不畏懼寒冷,自然也就不需要帳篷,往雪窩子里一拱就可以呼呼大睡。

然而,妖軍大營的正中間,還是有個帳篷的,這個帳篷足有十米高,直徑數十米,完全用皮革縫製而成,相當粗豪簡陋,裡面卻透出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周圍除了守衛,沒有任何妖族敢於靠近,就彷彿只要接觸這股氣息,就會被瞬間吞噬。

帳篷之中鋪著不知道什麼野獸的巨大毛皮,毛皮上盤坐著一尊巨妖,此妖坐著就過五米,肌肉虯扎簡直就像一座山,不穿甲胄上升赤膊,皮膚呈現青灰色,不滿密密麻麻的角質紋路,雙腳三趾,雙手卻和人類無異,腦袋怎麼看怎麼想犀牛,鼻樑上頂這個長長的尖角,還真是個犀牛妖!

犀牛妖左邊站著一個渺小的人形身影,此人的臉完全籠罩在寬鬆的粗布兜帽之中,周身也過著粗布袍子,給人一種神秘兮兮陰森可怖的感覺。

右邊則是一頭虎妖,體型粗略估計在五米左右,實力妖將,王級強者,人身而虎頭,額頭王字清晰可見,虎口張開獠牙森森,正大口大口往嘴裡丟肉,全是血淋淋的生肉,吃的鮮血飛濺駭人無比。

「唔,停在這裡就可以了嗎?該死的,老子真想一口氣撞過去!」犀牛妖活動了一下手臂瓮聲瓮氣地說,就是這個小小的動作,都帶起異常可怕的氣勁波動,然而無論旁邊的虎妖還是神秘人,都任由氣勁波動從身上略過,卻半點反應沒有。

籠罩在斗篷兜帽里的神秘人低聲笑道:「犀王勿要心急,只要我們停在這裡,和傳送軍裡外呼應,截斷他們的糧食供應,要不了多久他們就得餓死,長城防線不攻自破。」

「人類也不傻,那如果他們衝出來呢?」虎妖咽下血肉咂咂嘴問。

「嘿嘿,那不正合了兩位的意思嗎?如果他們敢衝出來,我們大可在雪原上將他們打個落花流水全軍覆沒。」神秘人陰笑兩聲說。

「好,哈哈,老子真盼著他們早點衝出來!」犀王宏聲大笑,震的整個帳篷都在晃動。

便在這時,帳篷帘子被先開,一頭狼王妖將大步走了進來,他的個頭和虎王差不多,卻瘦了許多,尤其腰部格外纖細,雙劍卻格外寬闊,肩臂肌肉異常達,雙手十指利爪森森,閃爍著幽綠色的熒光,一看就知道有劇毒,兩隻眼睛同樣出綠光,利齒森森凶獰無比。

如果秦羽在這裡,一定會忍不住吐槽:「卧槽這不是狼人嗎?你的天敵吸血鬼呢?」

「犀王,我們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明明直接衝過去就贏了,為什麼要等?」狼王顯然是個急躁的妖,說話間利爪彈出尺長,相互碰撞竟然有火星閃爍。

犀王悶著嗓子說:「你丫急個屁,不是給你說過了嗎,多等幾天就能不費吹灰之力攻破人類的防線。」

「可現在進攻又能多費什麼事?我們可比他們多……」狼王大聲反駁,還沒說完就被犀王一聲咆哮打斷。

「閉嘴,再多說一句,老子碾死你!」犀王原來是個級暴脾氣,突然上身前傾對著狼王就是一嗓子,兩隻眼睛都開始紅,鼻孔里往外迸出熾熱的白氣,呼哧呼哧大有真動手的意思。

狼王嚇了一跳連忙後退,躬下身子擺出恭敬的樣子:「我的錯,我不問了,犀王息怒!」

與此同時,狼王心中卻在大罵,讓誰領軍不好,非讓犀王這傢伙領軍,犀牛本來脾氣就爆,犀王更是爆中之爆,半句話說不對就脾氣甚至動手,偏偏實力又強的不像話,被動手不死也得脫層皮。

虎王在旁冷笑,他都不敢質問希望,區區狼王居然有這個膽子,簡直就是自己作死,他倒是真希望狼王被犀王弄死,反正這次的戰鬥很輕鬆,人類必敗無疑,死一兩個妖將無傷大雅。

「犀王息怒,狼王只是心急而已。」神秘人輕聲勸說。

說來也怪,擱平時誰都勸不住說動手就動手的犀王,居然還真就被勸住了,眼中的血色消失,直起身打了個鼻響哼道:「算你說的有理,希望這次不會有什麼變數,否則老子可不好給上頭交代。」

「自然不會有什麼變數,犀王放心,一切已經盡在掌握。」神秘人緊了緊兜帽,掌心赫然可見有個標誌,純黑色的標誌!

……

瞭望台,李校尉和龍魅兒和快返回,兩人的表情都很凝重,馬將軍和秦羽心往下沉,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消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