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門龍嘯掌,就是如此。

2021 年 2 月 3 日

葉陽沉聲一喝,猛烈一運功,手臂上螺旋般的元氣連連閃現,最後彈射而出,演化成一道龍形掌印射了出去。

這道『大成』境界的龍形掌印相比之前『小成』境界看起來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就在這道龍形掌印要接近火海的時候,葉陽說話了,口中吐了一個『爆』字。

轟!

隨著這個『爆』字,那道龍形掌印忽然爆炸了,形成一團氣浪向四周擴散而開,將席捲而來的火海都炸裂出了一個小缺口。

這個缺口雖然很小,雖然下一刻就被撲來的火焰彌補上了,但葉陽卻是神色大喜。


果然,龍嘯掌修鍊到大成后,可以控制它自由爆炸,而這爆炸形成的氣浪,則可以將火海炸出一個缺口。

「只要將火海炸出一個缺口,通過這個缺口,我就能毫髮無損的衝出去!」

葉陽雙目一閃,「只可惜我單純的『大成』境界龍嘯掌威力還是不足,只能炸出一個小缺口,根本無法令我通過。」

「黃級元術果然和玄級元術不是一個檔次啊。」

葉陽心底嘆了口氣,「看來只有使用雷電武魂了。」

他氣沉丹田,運轉體內的元氣傳入丹田裡的那道雷電武魂內,而後再次運轉而出,無屬性的淡白色元氣則成為了藍色的雷屬性元氣。

這個時候,火海距離葉陽只有三四米了。

「葉陽傻了嗎?就那樣傻乎乎的站在那裡等死?就算躲不掉,也可以後退將傷害降到最低啊。」


「嘿嘿,我看葉陽那小子真被嚇傻了,以為站在那裡不動就能安然無恙?」

在眾人眼裡,站在那裡不動的葉陽似乎在等死,但他們卻不知道葉陽是在轉化體內元氣的屬性。

「龍嘯掌。」

就在火海距離葉陽只有兩米的時候,葉陽動了,整個人急速倒退,手臂上繚繞出一股藍色元氣,猛地一掌打出。

一道巨大龍形掌印隔空閃現,這一次的龍形掌印並不是無屬性的淡白色,而是有著雷電噼里啪啦閃爍的雷屬性龍嘯掌!

「雷龍嘯掌!」

「爆!」

葉陽退到擂台邊緣,一聲大喝,那衝出五六米的雷龍嘯掌立即炸裂而開,產生了一道漣漪般的雷狐氣浪,向著四周傳遞而開。

那原本席捲而來的火海,遇見漣漪般的雷狐氣浪,紛紛向兩邊避讓,成片的火海,就這樣出現了一個缺口。

沖!

葉陽瞧準時機,幾乎在雷龍嘯掌爆炸缺口出現的下一刻,他就沖了出去。

他乘著雷狐氣浪猛衝而出,全身似乎罩著一個氣罩,硬生生的從火海內打開一個缺口,沖了出來。

「雷龍嘯掌。」

幾乎在葉陽衝出火海的下一刻,他立即一掌拍出,巨大的掌印彈射而出,直接打在了正處於震驚之中的齊如龍身上。

砰。

雷龍掌印在齊如龍的胸口炸開,形成了一道道雷狐,噼里啪啦的往齊如龍身體里鑽。

僅僅一個呼吸之間,齊如龍就被電得全身冒黑煙,砰地一聲倒在地上,身體顫抖個不停。

這一切說起來長,但從齊如龍施展出火燎原到葉陽破開火海一掌擊中齊如龍,僅僅只過去了十幾個呼吸。

就是這十幾個呼吸,原本陷入絕境的葉陽,居然絕地逢生了!

不僅絕地逢生,葉陽還一舉擊敗了齊如龍。

這一刻,整個修鍊場中靜的可怕。

但這種靜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強烈的爆發聲打破了。

「我看見了什麼?葉陽居然從齊如龍的玄級元術內沖了出來?還一舉轟在了齊如龍身上?」

「將玄級元術打開了一個缺口,葉陽那傢伙剛才使用的什麼掌法?」

「他的掌法不是沒有屬性嗎?怎麼變成了雷屬性?」

「兩記掌法都是龍形掌印,看起來似乎是同一種元術,但怎麼突然有了雷屬性?」

「難道葉陽那傢伙?體內擁有雷屬性武魂?」

「怎麼可能?葉陽體內的武魂不是一團紫色氣體嗎?他何時擁有了雷屬性武魂?」

「沒有雷屬性武魂,怎麼解釋一門元術一個呼吸間就變成了雷屬性?肯定是葉陽那傢伙體內擁有雷屬性武魂,也只有擁有雷屬性武魂,才能讓元術瞬間擁有雷屬性!」

「我的天,雷屬性武魂?擁有有屬性武魂的人基本上都是天才啊,葉陽怎麼可能擁有雷屬性武魂?難道他體內的紫氣武魂產生了變異?」

「他的武魂變沒變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齊如龍敗了,而葉陽…贏了!」

葉陽居然擊敗了齊如龍!

此時的修鍊場內一片嘩然。

砰!

高台上,齊如天在此刻一掌拍在了左手鐵椅的扶手上,鐵木做成的扶手瞬間就在他的大手下變為了一地木屑。

「這個小畜生。」齊如天瞧見那中了葉陽一掌,全身冒黑煙在擂台地面上抽搐個不停的齊如龍,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滿臉殺意的跳下高台,從天而降,一掌對著葉陽的後腦勺印去,「小雜種,我要殺了你!」

衝天的怒吼聲從齊如天的嘴裡傳了出來。

「不好。」葉陽聽見這聲怒吼,臉色立即大變,想也沒想就往旁邊躲閃,但還是遲了。

一道巨大掌印從天而降,狠狠的印在了葉陽的後背上。

砰。

葉陽口吐鮮血倒飛了出去,飛落出十幾米遠才摔落在地,差點就掉下擂台,還好他關鍵時刻穩住了身體。

「如龍!」

齊如天降臨在擂台上,立即來到全身冒黑煙的齊如龍身旁,俯身蹲下,一道雄渾的元氣打進齊如龍體內,為其驅散了在體內瘋狂破壞的雷電之力。

「重傷,以靈藥治療如龍恐怕也要在床上躺半個月才能恢復。」齊如天陰沉著臉,確認昏迷的齊如龍並沒有生命危險后,然後起身看向了擂台邊緣的葉陽,滿臉猙獰道:「你這小雜種下手如此狠毒,一出手就造成對手重傷,小小年紀就狼子野心,居心不良,長大后還得了。今日我就替宗門清除你這個未來的禍害!」

「不好,齊如天這老傢伙因為兒子的傷勢喪失了理智,連全宗上下的弟子也不顧了,敢直接對我出手。」

葉陽看見齊如天一臉的殺意向自己逼來,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忍著後背的劇痛站了起來,滿臉的決然,如果齊如龍真想殺他,他逃肯定逃不掉了。

但就算逃不掉,也要讓齊如天留下一個深刻的教訓!

葉陽準備好了以命換命,但就在齊如天一臉殺意向他逼近了好幾步后,一聲大喝忽然從上空傳來。

「齊如天,給我住手!」

伴隨著這聲大喝,一道人影緊接著從天而降,出現在擂台上,是二長老方鶴。

「齊如天,你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堂堂一個宗門的大長老,要對宗里的一個小輩動手?」

方鶴擋在了葉陽與齊如天的中間,轉身看向齊如天道:「公平比試,受傷在所難免,你兒子輸了是技不如人,你一個長老為了替兒子報仇,居然對一個小輩動手。你這麼做,是要讓全宗上下的弟子看你笑話?」

「哼,方鶴,別一副教訓我的口氣!」齊如天冷哼一聲,瞧見方鶴擋在身前,沉著臉喝道:「葉陽那小雜種出手狠辣,故意將對手打成重傷,殘害同門,這樣的弟子不給點教訓難道要放任他繼續囂張?」

「齊如天,你什麼意思?」

葉陽聞言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憤怒道:「你私自將『火燎原』這門只有大貢獻者才能修鍊的玄級元術偷偷交給你的兒子不說,你兒子還施展火燎原對付我,如果剛才我沒有臨時突破,現在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你兒子明目張胆對我下死手的時候你怎麼不站出來?現在你兒子技不如人受傷了,就站出來想要報仇?你這個大長老,當的真稱職啊。」

「小雜種,還敢狡辯!」


齊如天大吼一聲,似乎又要動手,但卻被方鶴攔了下來,他臉色陰沉,突然大喝道:「你這小雜種使用的元術突然擁有了雷屬性,到底怎麼回事?難道你小子體內的武魂產生了變異,變成了雷屬性武魂?」

「我的武魂變沒變異,似乎和大長老你並沒有關係。」

葉陽臉色蒼白,又咳出了一口血,中了齊如天這個築基九重神氣境的一掌,他直接就受了重傷。要不是前段時間在無寶山被雷劈身體變的更強橫,恐怕他中了齊如天那一掌不是受重傷,而是直接血濺當場了。

齊如天,完全是在對他下殺手啊。

「很好。」齊如天目光陰沉,冷聲道:「剛才那一掌算是本長老給你這殘害同門的弟子的一個教訓,今日有二長老替你說話,我就暫時先放過你,下次再看見你葉陽殘害同門,可就別怪我這個大長老出手無情了。」

說完這句話,齊如天提著昏迷的齊如龍離開了擂台,只是在臨走前,看向葉陽的目光有些陰狠,似乎在看一個死人。

葉陽自然看見了齊如天眼中的陰狠,他的臉色很不好看,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齊如天對他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殺意,很有可能,會暗中對他下殺手。

一時之間, 總裁同學,別放肆! 。 「此次的宗內大/比,葉陽最終獲得第一。」

當裁判的聲音在修鍊場內傳開時,整個修鍊場沸騰了。

「葉陽居然得到了第一!」


「他不久前還是廢物,現在卻連齊如龍都不是他的對手。」

「嘿嘿,得到了第一名又怎麼樣?得罪了大長老,他葉陽還有好日子過?」

「葉陽畢竟是少宗主,大長老難道敢明目張胆對他出手?」

「以大長老的秉性,極有可能暗中出手,葉陽這小子雖然崛起了,但他卻完了,要怪就怪他不懂得低調吧。」

「接連得罪大長老三長老,葉陽這個少宗主的日子恐怕到頭咯。」

「怎麼能這樣?我們炎陽宗好不容易才出了一個有如此天賦的少宗主,說不定日後還能帶領炎陽宗崛起呢,難道就要栽在大長老等人手裡?」

「唉,有什麼辦法,大長老位高權重,我們這些小弟子還是暗中看戲吧。」

……

「咳咳。」葉陽聽著耳邊這些聲音,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走下擂台,穿過人群,顫顫巍巍的離開了。

他中了齊如天這個神氣境武者的一掌,已經傷及了經脈,不及時療傷傷勢會更嚴重。以他現在的處境,受了傷可不是一個好兆頭,必須儘快療養好。

「這個小雜種。」江永春神色陰沉的站在高台上,看著葉陽離開修鍊場的背影,他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一抹狠戾:「沒想到這個小雜種連齊如龍都能擊敗,我就找個時間看看,他的武魂到底怎麼回事,居然擁有雷屬性。當眾羞辱我兒,一定要讓葉陽那小雜種付出代價!」

……

砰。

葉陽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大殿內,立即有一道黑影竄來,是紅桃。

紅桃跳進葉陽的懷裡,不小的衝擊力牽扯到了後背的傷勢,疼的葉陽呲牙咧嘴:「紅桃,別搗亂,我需要趕緊療傷,你一邊兒玩去。」

「吱吱…」紅桃聽見葉陽的聲音,這才發現此時的葉陽臉色十分蒼白,似乎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沒有再搗亂,乖乖地跳到了一邊。

葉陽盤坐在玉床上,將身上的衣袍褪下,露出了一身古銅色的健康膚色。

他拿出一面鏡子往背後照了照,那裡有一個巨大掌印,已經烏黑了,傷勢不輕。

「齊如天,這一掌之仇你給我等著!」

葉陽看見後背上的猙獰掌印,恨恨的咬了咬牙,這一掌差點要了他的小命,還好他如今肉身有所變強,不然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