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讓陸羿辰尋找關關下落,多了一些勝算。

2021 年 1 月 18 日

祁少瑾得知陸羿辰在打探關關下落,驅車來找陸羿辰,將陸羿辰的車子,攔截在公路上。

祁少瑾摔下車門,大步下車,沖向陸羿辰,不住拍打陸羿辰的車窗。

「出來,出來!」

陸羿辰搖下車窗,看都沒看祁少瑾一眼,冷聲道。

「什麼事?」

「什麼事?你居然問我什麼事!別跟我裝糊塗!」

「我之前已經對你說過,你的做法太狂妄!完全就是自毀!我不同意你用那樣的辦法報仇!」

「難道像你一樣,步步為營,小心翼翼,這麼久了,也不過是收購了宋家旗下的幾家大公司!現在宋家又和麥氏聯姻,資金問題全面解決!你以為,一個黑道世家,在有了人馬和資金之後,還會和你玩商場上你來我往的暗潮洶湧遊戲?他會當即反撲,直接給你當頭一棒!」

「我知道!」陸羿辰喝道。

「既然知道,你還在瞻前顧後優柔寡斷!」

「我不希望太過激烈的動作,將若熙和孩子卷進來!」

「直接將他摧毀,毫無反擊能力,怎麼會牽扯到若熙!」

「宋家在席氏家族這麼多年,你能有什麼辦法一舉擊敗!宋家的勢力現在已經強大到可以和席初雲正面衝突!」

「還不都是因為你猶猶豫豫!才給了宋成安翻身的機會!在宋秉文被宋成安軟禁的時候,宋家已經被套牢了幾乎全部資金,空有一些黑道人馬,也不過是虛張聲勢!你當時就應該一槍崩了宋成安!」

「祁少瑾!崩了宋成安,你確實報了仇!難道你就不考慮考慮麗莎的心情?宋成安死在我們手上,你讓麗莎如何面對宋秉文?」

陸羿辰怒目瞪向祁少瑾。

「難道殺父之仇,還有你父母的仇,可馨的仇,都不報!」祁少瑾嘶吼起來。

「當然要報仇!只是……」陸羿辰的聲音猛然僵住。

「對!你是有家室的人!你自然顧慮頗多!我什麼都沒有,老哥一個!一切就讓我來做!你還在中間橫加干涉做什麼!我幫你洗白,讓你雙手乾淨,你就乖乖坐在你的位置上,看著宋成安是怎麼死在我手上的就好,你一再跑出來干涉我的計劃做什麼!」

「你不想活了!」陸羿辰怒吼一聲,打開車門下車,站在祁少瑾面前,倆人劍拔弩張。

「對!我就是不想活了!殺了他,所有人都安靜了!一切就能塵埃落定,再沒有任何麻煩!」

「宋成安那個老東西,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有他死了,一切才能停止!」

祁少瑾憤恨地吼著,整張臉都漲紅了,額上的青筋也凸爆起來。

「看著可馨一次次……我的心很痛……我不想再一輩子愧對可馨!」

「你當我想!」陸羿辰怒喝一聲。

「你不想,還去找關關做什麼?就讓宋成安和席初雲內鬥,兩敗俱傷不是很好!席初雲對若熙做的事,你忘了!」

陸羿辰一把揪住祁少瑾的領口,聲音冰冷,「我當然不會忘!但我更不想看到若熙為難!她希望大家都能放下恩怨,相安無事!她不希望我們大家繼續爭鬥下去!」

「祁少瑾,你已經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你有為你身邊的人想過嗎?」

「也是啊!你從來只有你自己一個人,你從來不用考慮別人的感受!你只有你自己!肆意妄為!不計後果!」

祁少瑾一把揮開陸羿辰的手,憤怒指著陸羿辰。


「宋成安必須死!欠下的血債,必須償還!」

「你為了你的計劃,你給所有人投毒,傷害那麼多人,導致宋成安和席初雲關係崩裂,關關被抓走!宋成安和席初雲罪有餘辜,關關是無辜的!麗莎和宋秉文也是無辜的!」

祁少瑾狂笑起來,一雙黑眸里似蒙上一層泣血的紅。

「對!他們都無辜!可馨也是無辜的!」

「我知道!宋成安必須死!但不是用這樣的辦法!我不想牽連更多的人進來!」陸羿辰吼道。

他惱恨席初雲對顧若熙做的一切,本想袖手旁觀,但心裡也不忍心讓關關真正遇見危險,更不希望看到,麗莎現在這個樣子。


「我真的希望,一切都能儘快結束!恩恩怨怨都能煙消雲散!」陸羿辰吼了一聲,轉身上車,車子飛快地沖了出去。

祁少瑾追了兩步,用力踢了一腳,對著空曠地公路嘶吼一聲。

「陸羿辰你這個傢伙,你只是被顧若熙改變了,你之前比我還陰狠不擇手段!現在卻來教育我!」

……

喬沐風回到家裡。

喬爸見他回來,趕緊拉著喬沐風去書房說話。

「什麼?還沒問清楚!沐風啊,蘇老爺子已經這個情況了,你不抓緊問清楚,就沒人再知道,你妹妹的下落了。」

「爸,你覺得,蘇婷婷會不會是……」

「你是說蘇二小姐?」喬爸凝著眉頭,想了好半晌,搖搖頭,「應該不會吧!當年蘇少奶奶懷孕生女的事,很多人都知道,我還去過吃了滿月酒。」

「從蘇婷婷的年紀上判斷,真的很有可能,她和妹妹都是同歲。」喬沐風道。

喬爸也困惑了,不知道到底幾分真假,「沐風,一定要在蘇老爺子病逝之前,將事情問清楚!爸爸找了你妹妹那麼多年,都沒什麼線索,現在好不容易有希望了,可千萬不能斷掉。」

「爸!我知道,但是蘇老爺子現在的情況……還去問這種事,確實有些不太禮貌。」

喬爸靠在椅子上,一臉憂慮,嘆息了兩聲,「難道我們父女,真的沒有緣分?爸爸老了,此生最大的遺憾就是這件事,真的不想帶著這個遺憾入土……」

「爸,我會調查清楚。」

喬沐風轉身要出去,喬爸趕緊喚住他。

「沐風啊,早點接紫木回來!懷孕這麼久了,也不能一直住在夏家不回來!你去和紫木的小媽,代你媽媽道個歉,讓夏家把人放回來吧。」

「嗯,我會去的。」

喬沐風去夏家接夏紫木,沒見到夏紫木,卻見到了夏天。

「我姐姐啊,和媽咪去逛街了。」

「逛街?」喬沐風已經很多天沒見到夏紫木了,倆人也只是電話聯繫了一下。

自從夏紫木懷孕,和他的關係變得疏遠了不少,就算去公司接夏紫木,夏紫木也用必須回家哄小媽開心為借口,不跟喬沐風回來。

夏紫木的小媽,一直和喬沐風的媽媽關係很不好,現在夏紫木懷孕了,夏紫木的小媽更是氣焰高漲,總是用喬媽媽之前說夏紫木是「不會下蛋母雞」的話來噎喬媽媽。

喬媽媽一時間火大,口氣也不好,「你們夏家也是家大業大,不是養不起!就留著你們的女兒在家裡養著吧!最好永遠別回來。」

夏紫木的小媽,果然不讓夏紫木回喬家,在夏家一住就是兩個月。


現在算來,夏紫木的肚子應該也顯懷了,這個時候還出門逛街,豈不是很危險。

夏紫木和小媽回來,看到喬沐風的車子,夏紫木趕緊拉住小媽,眼珠低轉,低聲說。

「小媽,他來接我了,你說……我回去嗎?」

「你婆婆不來當面跟你道歉,你說什麼都不能回去。」

夏紫木掩飾住唇角的笑容,點點頭,「嗯!我聽小媽的!免得在喬家,我公公婆婆總是給我臉色看。」 另一邊,沐雪寒坐在荷花池邊戲水,一身清淡秀雅的黃色輕杉,小臉不施粉脂卻精緻如娃娃般。由於王爺並未召見她們,所以用過早膳后便央求奶娘帶她出來走走。

「呵,好俊的小姑娘。」不遠處,傳來男子調笑的聲音。

徇聲望去,遠遠的一抹深青色由遠至近,來人臉上笑意綿綿,太陽照在他的身上,讓人覺得溫暖無比,一如那溫潤的玉石般光滑,讓人忍不住觸摸一下。不過十幾歲的年紀,卻長得清風俊秀,眉目間高貴氣質四溢,那雙黑眸如寶石般透亮。

沐雪寒在府中從未見過此人,見他又講話隨意,便不想理他,低頭自顧自的戲水。

「喲,原來娃娃是個啞巴。」來人見她不理,便一屁股同她坐在了一起,看著池中游來游去的小魚。

眉心一皺,不滿得看著他,「你才是啞巴呢!」

男子好笑得看著她,「那你不是啞巴,可否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小嘴一嘟,「那你又叫什麼呢?」

「可是我先問的。」

「那又如何,難道你不知道女士優先嗎?現在換我先問了。」

蕭景灝有些好笑得看著這個小不點,一時玩心興起。

「自然是的,但我年紀比你大,你應該要服從長者的話。」

嬌笑一聲,「既然你是長者,就更應該要照顧小輩了,如此欺負小輩,可不是長者該做得事。」

嘴角一抽,只不過問個名字而已,哪裡欺負她了。

兩人正爭辯著,後方突然傳來腳步聲,蕭景灝手一撐地便站了起來,「小丫頭,你可真好玩,以後我們再鬥嘴。」

沐雪寒眼角瞟了他一眼,不想接他的話。

他走後沒一會兒,一個黑影籠罩著她,以為他又回來了,她彎腰拘起一捧水朝身後潑去,「哦,落湯雞““`。」

不是那個男子,而是另一個美得過分的美男子,男子黑髮因為被水淋濕而貼在臉上,紫眸閃過一絲訝異,薄唇翹起一抹不經意的弧度,整個人散發著讓人痴迷的冰冷氣息,淡淡的香味讓她有些恍忽,雖然她身體只有九歲,只是心智卻是二十多歲啊,這麼美的男人,說實話,這輩子,她第一次見。


腰間突然一緊,男子居然將她抱了起來禁錮在懷中,「聽聞沐王爺的小郡主小小年紀卻精緻美麗,今日一見,果真如此。」好聽的聲音從他口中滑中,並帶著清香,但卻很冷,這讓沐雪寒的頭更暈了。

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現在她可是個小孩子,被陌生人這麼抱著,她應該““。

「啪!」不輕不重的聲音,一巴掌打在蕭煥離俊美的側臉上,在場的眾人無不倒抽一口冷氣。

沐雪寒嘴巴扁扁,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委屈的喊著,「爹,抱抱。」

******************************************************************************************** 第1325章1325:必須登門道歉

夏紫木和小媽吳瓊進了門,便看到喬沐風坐在客廳里,一身襯衫西褲,俊帥迷人。

夏紫木很想念喬沐風,但這份心思在此刻也只能掩藏起來,和小媽吳瓊站在統一戰線,就是堅持不會喬家。

夏紫木一手悄悄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心中思緒百轉千回。

「媽!紫木!你們回來了!」

喬沐風笑著迎上來,一雙溫潤的眸子里,都是暖若春風的笑容。

夏紫木心口一軟,趕緊低下頭,不讓自己被喬沐風的暖人笑容打敗。

「你怎麼來了!」小媽吳瓊橫了喬沐風一眼。

「我來看看媽和紫木!紫木也在家裡住了這麼久了,實在不方便……」

「這裡是紫木的家,哪裡不方便了!不知道有多方便!不用看人臉色,不用聽那些含沙射影的話!我們紫木在家裡就是祖宗,姑奶奶!不知道被伺候的多好!」吳瓊拉著夏紫木,可以和喬沐風隔著一段距離,繞開喬沐風,將逛街的戰利品甩給傭人。

夏紫木為難地看了喬沐風一眼,只能幹巴巴地笑笑,乖乖跟著小媽去沙發那邊,遠離喬沐風。

「媽!我媽只是嘴不好,但心裡還是很喜歡紫木的!一直讓我來接紫木回去……」

喬沐風話沒說完,就被小媽吳瓊打斷了。

「讓你來接紫木回去?她怎麼不自己來?她將人攆出來,還說永遠別回去的話,真當我們紫木沒人要了?非要賴在你們喬家?真是笑話!」

「之前呢,我們紫木一直沒有孩子,我們全家都跟著聽你媽的冷嘲熱諷!行,我們忍了,誰讓我們紫木肚子不爭氣,一直沒給你們老喬家傳宗接代!」

「現在我們紫木懷孕了,你媽媽還是那個態度!什麼意思?真當我們紫木不是東西,隨便被你們喬家捏扁搓圓?居然打電話說,讓我們紫木永遠別回去了!提起這個,我就氣得不行!我的這個暴脾氣,分分鐘想衝去你們家,將你媽一陣暴打!」

小媽吳瓊氣得一陣拍胸口,一張保養極好的臉上,也添了一些火大的紋路。

喬沐風再不想聽這些話,當下也只能忍了,默默承受著,默默微微含笑。

「媽,我媽的脾氣確實大了一些,但對紫木一直也都是挺好的。」

「我呸!」吳瓊一手叉腰,「當著很多人的面,經常講自己的兒媳婦不好,這種人也能叫對紫木挺好?她那是打她自己的臉,打她兒子的臉!她但凡有一點點當紫木是一家人,會對外人說紫木是不會下蛋的母雞嗎?」

「現在倒好了,只要出門,有個聚會宴會什麼的,都在私底下笑話紫木!你媽倒是逞一時口舌之快痛快了!有沒有想過紫木的感受!有個宴會邀請什麼的,紫木都不敢去,怕被人私底下說三道四,戳脊梁骨!」

「是,我讓紫木受委屈了。」喬沐風慚愧地低下頭。

小媽對夏紫木一向都這麼袒護,就像個護雞仔的母雞,也沒少在背後說喬沐風,還說夏紫木不懷孕,那是因為喬沐風有病,不能生。

喬家和夏家已經成為最精彩的互黑戲,不少人都跟著看熱鬧。

如今又演變成,夏紫木懷孕了,離開喬家回娘家住。

還有人私底下猜測,八成夏紫木腹中的孩子,根本不是喬沐風的,因為喬沐風沒有生育能力。

喬媽媽也是聽見了這樣的風聲,一怒之下,才打電話來夏家,問夏紫木到底回不回去,若不肯回去,便再也別回去。

「你個當丈夫的,何止是讓自己的老婆受欺負!簡直就是讓你的爸媽騎在我們紫木的頭上!」

「媽!我父母已經老了,他們……」

「停!不要為你的父母開脫了!我們也是做父母的,將來也是有兒媳婦的人,可做不出來你們家的那些事!」

「……」

喬沐風好像吞了蒼蠅一樣難受,半晌說不出來一句話,最後只好繼續忍著,聽著吳瓊數落。

「現在紫木懷孕了,給你們喬家傳續香火了,你們家對紫木怎麼還是這個態度?話說出去了,傷害已經造成了,把你派出來接紫木回去,他們是什麼意思?接回去,繼續欺負紫木?我們可不受這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