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裡有些陰森森的感覺……

2021 年 1 月 5 日

我緊緊的抓著吳天昊。

可是,身上一直都在冒著冷汗。

「吳天昊,你抱緊宛芝,她會害怕的,會嚇到她的。」鄭思天一臉嚴肅的看著吳天昊。

吳天昊點了點頭:「靠著我……」

然後,將我整個人都緊緊的摟在他的懷裡。

當這裡的工作人員拉起小娟的時候。

她滿臉的血痕……

而且似乎被虐待過般。

臉,已經被完全的抓傷了。

但,依舊能看得出來,她就是那個小姐。

「是她,是她,是她……」我指著她,尖叫著。

整個身邊劇烈的顫抖著。

「是是是……別害怕,別害怕……」吳天昊忙用后捂著她的臉。

「經理,她是怎麼死的?」胡云海冷冷的問著。

「唉,你也看到了,肯定是被活活的大打死的,而且,她是做小姐的,生前也被**過……被……」經理要再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鄭思天阻止了:「不要再說了,我們懂了……我們明白。不要再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鄭思天是擔心我聽了心裡難過。

害怕,恐怖……

所以,不再讓經理繼續說下去。

「好,懂了的話就好。」經理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吳天昊緊緊的摟著我。

將我的腦袋緊緊的按在他的懷裡不讓我再看。

「我們先出去吧,人也看到了。」吳天昊摟著我說。 ?「我們先出去吧,人也看到了。」吳天昊摟著我說。

「嗯,好,走……」吳天昊就這樣帶著我走了。

而我的淚水早已經滿臉都是了。

我看著吳天昊的臉色有些不一樣了。

很蒼白很蒼白……

「吳天昊,是不是剛才,我又碰到你的傷口了?是不是你的傷口又疼了?」我忙心疼的看著吳天昊問著。

吳天昊微的扯動著雙唇笑著:「沒事的……」

「我們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情,回去再做打算,再做計劃。」鄭思天看著吳天昊說著。

「不行,我要馬上找明明……找她問個明明,問她到底怎麼回事。」吳天昊冷著一張俊臉。

「阿昊,你已經相信是明明做的了嗎?」胡云海一副不理解的樣子看著吳天昊問著。

吳天昊重重的點了點頭。

嘴角泛起一絲冰冷的笑容:「是啊……宛芝已經給我分析過了,而且也完全的相信宛芝的話,所以……」

「阿海,難道你認為我怪錯她了,還是怎麼的?」我看著胡云海問著。

此時,我恨死明明了。

我恨不得她馬上去死。

所以,再一次聽著胡云海不相信是明明的時候。

我的心裡就特別特別的激動著。

「呵呵……我沒有……我怕是這件事情有誤會,沒有不相信你的話,所以,你別這麼激動。」胡云海淡笑著。

「老婆,別激動,我知道,你此時心裡的那一種氣憤,所以,淡定。」吳天昊又安慰著我。

「淡定……你現在要讓我淡定。你說,人都已經死了,你讓我怎麼能淡定,你讓我怎麼淡定的下來?」我真是不可思異了。

這人都死了,而且為了我而死的。

這還讓我怎麼淡定呢?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麼樣呢?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淡定,特別有敵人的面前,我們一定一定要淡定,知道嗎?」吳天昊補充著。 ?「可是,不淡定又能怎麼樣呢?不管怎麼樣,我們一定要淡定,特別有敵人的面前,我們一定一定要淡定,知道嗎?」吳天昊補充著。

「我做不到。」我激動的大叫著。

「唉……」吳天昊只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吳天昊,你現在就要找明明嗎?」其實,我也有些著急。

急著找到明明,問問清楚。

她到底是不是人。

「嗯,是啊,我等不急了,必須要馬上找她。」吳天昊很堅定。

我現在明白了。

為什麼他剛才叫了這麼多的人。

準備了這麼多的事情。

心裡其實早就打算好了。

看過阿娟后,證實了,就去找明明。

根本不是很簡單的去看看阿娟就好的。

「我也要去。」我激動的說著。

「小冰,你別去了……不要把你也捲入這一場是非當中去。」鄭思天看著小冰說著。

小冰淡笑著:「即使,我不想被捲入,可是,我想,我已經被捲入了,呵呵……」

「不過,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跟過去的。我回學校了。」小冰看了看時間。

「好,那我讓人送你回去。」鄭思天看著小冰說著。

「嗯,行的。」小冰也沒有拒絕。

小冰臨走前,拉著我:「宛芝,你一定要堅強,沒事的,有吳天昊他們陪在你身邊,你一定會沒事的,別擔心,別害怕。」

我含著淚水點頭:「嗯,我知道。」

「那我先回去了。有事我們再聯繫。」小冰看著我。

我繼續含著淚水點頭:「嗯……」

「手機,到時我再還你。」吳天昊看著小冰說。

小冰淡淡的笑了笑點頭。

沒有說任何的話。

就這樣,小冰走了……

吳天昊給明明打了一個電話:「喂。……明明,我們出來談談吧。」

————————

ps:今天更新到這裡結束,明天繼續更新!

2011年8月21日 ?吳天昊給明明打了一個電話:「喂。……明明,我們出來談談吧。」

「夢江酒吧,808包廂……」吳天昊冰冷的說著。

「等你……」吳天昊說完后就掛了電話。

「阿文,阿波,我們回去了……打電話準備好包廂。」吳天昊掛了電話后對著阿文與阿波說。

阿文與阿波接到命令后就走了。

我們也就回酒吧里去了。

當我們回去的時候。

明明還沒有來。

「你說,明明這個時候會是一個人來嗎?」我淡淡的看著吳天昊問著。

吳天昊點點頭:「她一定會一個人人的。」

「對,肯定的,因為,她知道,即使我們知道是她做的,我們也不會動她。」胡云海附合著吳天昊說著。

確實是這樣子。

難道,她一個人來,吳天昊還將她抓起來打不成?

「那你準備怎麼樣?」我看上那面無表情的吳天昊問著。

「我先問問清楚,看她到底怎麼回答再說吧,現在,我的心裡實在也是沒有底啊。」吳天昊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吳天昊說的也對。

確實是這樣子。

「嗯。」我點點頭。

「不管怎麼樣,她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待的,要不然,這件事情,我們絕不會罷休的。還要問問她那句,你若不死,我一定會讓你身邊的人償命,那話是什麼意思。」鄭思天咬牙切齒。

我知道,鄭思天的心裡痛恨極了。

「放心,這些事情,一定會問清楚的。」胡云海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我也只能微微的嘆著氣坐在吳天昊的身邊。

等了一小會。

明明一個人過來了。

她果然是一個人來的。

明明那清純的表情,依舊是那麼的惹人疼惜。

真佩服她會是雙面人。

一下可以這樣子,一下可以那樣子。

不知道要多大的能耐才能做到這樣的地步。 ?不知道要多大的能耐才能做到這樣的地步。

「坐下來慢慢說。」吳天昊冰冷的說著。

只是用冰冷的眼神淡淡的掃一眼明明。

明明坐下來,一副淡定的樣子看了一眼我們。

「你直接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吳天昊開口冷冷的問著。

「不要再裝了,你的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胡云海還沒等明明開口說話就直接補充。

「呵呵……怎麼樣?我想,我想怎麼樣,你們心裡也已經明白了,不需要我再明說了吧。」明明也是個聰明人。

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敗露了。

不可能再隱藏的住了。

所以,她也不再裝了。

可是,她說這些話的時候依舊還是一副清純可人。

氣質良好的樣子。

「明明……真的是你……一直,我還不願意相信,直到我們看到明明的屍體的時候,我們還是不願意相信。」胡云海有些震驚。

「呵呵……是嗎?」明明一副淡定的樣子問著。

嘴角微微上揚,泛起一絲冰冷的笑容。

「你這是什麼態度?難道你不願意相信?」胡云海有些驚訝了。

估計他是一時接受不了這樣子的明明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