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裏既不炎熱,也不寒冷,與傳聞中的火炎島和冰陰島,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2022 年 3 月 28 日

「這裏……並不是島嶼!」陳長安回答道。

「主人,這是什麼意思?」辛月有些不知所然。

「我們被吸進了玄冥海漩之中了!」陳長安淡淡地解釋道。

「什麼?玄冥海漩!這……」

辛月並未見過玄冥海旋,但古籍之中,多少有些了解。

「那我們……豈不是要死在這裏?」

「現在談論生死的問題還有寫早!」

「你找到了離開的方法?」

「沒有!」

辛月聞言,頓時有些無語起來。

「去,探索一下前面的樹林!」陳長安直接吩咐了一聲。

「嗡嗡!」

一隻遠比成年人拳頭還要大許多的玄毒蜂,以最快地速度,飛入了那霧氣繚繞的樹林之中。

出乎陳長安的意料,玄毒蜂在樹林之中。

臨近地面飛行,玄毒蜂看到,地面之上,都是一些深褐色的樹葉,其中大部分都已經腐爛了。

除了厚厚的樹葉外,還有幾十具海獸的屍體。

【玄毒蜂獲得足夠的邪影瘴,成功進化為暗影毒蜂!】

「邪影瘴?那就是邪影瘴!」陳長安有些驚喜,可惜他已經身處絕境,就算實力再強,也是沒有什麼用處了!

不過,這一個小空間暫時沒有任何危險,說不定也能安穩地度過餘生,若是如此,也是不錯的選擇。

無論在哪裏生存,擁有絕對的實力,是能夠繼續活下去的基礎!

「去!」

陳長安單手一揮,盤旋在半空的玄毒蜂,向著那毒氣瀰漫的樹林,飛馳而去。

片刻后,陳長安又收到了大量的消息!

【玄毒蜂獲得足夠的邪影瘴,成功進化為暗影毒蜂!】

【玄毒蜂獲得足夠的邪影瘴,成功進化為暗影毒蜂!】

……

「二品的玄毒蜂都可以抵禦林中毒氣,我應該也沒問題!」

「走,我們去看看!」

陳長安一揮手,帶着蒼日兔、玄天魔蛛和辛月,向著樹林進發。

而玄甲龜王由於體型太過龐大,根本無法進入林中,治好在外面守候。

進化成為暗影毒蜂,以最快地速度,飛回到陳長安的身前。

戰獸:暗影毒蜂

等級:二品低階(0/2000)

特長:戰鬥、運輸

技能:奪命蜂針

狀態:精力充沛、暗影急速

屬性:暗+50;光+20;毒+319;冰+10;火+0

默契度:100

御獸師:陳長安

簡介:玄毒蜂經過邪影瘴的瘴氣洗禮,身上擁有更強大的毒性,觸者即死!身上有着能夠殺死同等級凶的劇毒蜂針,素有「來自地獄的玄毒蜂」之稱,但一生中只有三根蜂針,若第三根蜂針釋放,則必死無疑!

進階方向(隱藏信息):

p1:虎頭毒蜂:虎頭毒蜂大顎發達,腹部末端的螫針和毒腺相連。身體長有虎斑紋,對戰之時,更可將虎斑紋佈滿全身,使其攻擊性更強!(需等級達到六品,且吸收六品以上虎獸精血!)

p2:黑盾胡蜂:擁有巨型的軀體,強大的冰屬性攻擊,並且相互之間配合更加默契,能夠快速結陣,讓敵人無法攻破防禦!(需等級達到六品,且吸收大量異金礦石!)

陳長安原本以為接下來進化的,必然是玄天魔蛛,沒想到還是玄毒蜂。

這玄毒蜂可剛進化不久,而且邪影瘴根本都未曾聽聞過,四處打聽也不知道這邪影瘴的位置,陳長安甚至已經放棄玄毒蜂的進化了,卻未曾想到,機緣巧合之下,又讓玄毒蜂得意進化了!

暗影毒蜂的速度遠比玄毒蜂快上四五倍,在幾分鐘的時間,就將這片密林探查完畢。

陳長安雙目微閉,暗影毒蜂探查的畫面快速在陳長安的腦海中開始拼湊了起。

很快,一張完整的地圖,被陳長安繪在了腦子裏!

「這樹林居然比青峰竹林還要大一倍!」

陳長安有些驚訝,看來這個破碎空間還是很大的!

「這裏還有寶箱!」

陳長安發現,幾隻暗影毒蜂在前方不遠處偵查到了許多寶箱。

其中有不少鐵質寶箱,這對陳長安來說,如同廢品一般,真的沒有任何價值。

而最讓陳長安目不轉睛的,是一個冒着微微金光的寶箱。

「金色箱!」

陳長安曾在獲得成就時開啟寶箱,自此以後,他幾乎與寶箱無緣了!

「不知道這裏面會有什麼驚喜!」陳長安沒有繼續耽擱,帶着身後的戰獸。

密林裏面的路並不好走,在那地面滿是樹葉與腐蝕,讓陳長安的速度慢了下來。

當然,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才能出現邪影瘴!

「小蒼,你知道這些樹叫什麼嗎」陳長安邊走邊問。

「不知道,這樹長得實在有些奇特,我神獸族有一本古鑒,其上記錄十萬種御獸世界的植株,未有一種,和這樹類似的!」蒼日兔搖了搖頭。 「救命啊,醫生呢?救救我孩子啊。」民工夫婦慌張的不知所措。

「放下孩子。」周鴻儒衝上前面喝道:「我是名順醫堂的周鴻儒,我來治。」

「周老你救救孩子,我們在工地裝修,孩子在一邊玩,可是他自己打開電鋸切到了自己的喉嚨,血怎麼都止不住,現在已經昏迷了。」夫婦哭喊道。

周鴻儒本來是想在眾人跟前表現一下他醫士無雙的范,但是他一摸孩子的動脈,心中一沉,連忙退開:「孩子已經沒脈像了,怕是已經晚了。」

「我求求你醫生,救救我們孩子吧,我們就這一個孩子。」民工夫婦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我真沒辦法,你們應該打電話去醫院的,中醫治慢病可以,這種致命的傷是沒辦法的。」周鴻儒搖頭。

「那是你自己學醫不精,誰說中醫治傷不行?」陳宇大步衝上前,一把接過孩子,平放在地上。

趙安然和趙老也上來搭手,趙老一掀裹在孩子脖子上的衣服,不由得心中一沉,喉嚨靜脈被切開,血還在往外面流,孩子已經沒了呼吸。

「陳宇…傷到靜脈了,怕是不行了。」趙安然抬頭。

「我試試。」陳宇放平孩子,雙手指縫夾滿了針,真氣一沉,手中的五六根針便刺到了孩子的身上。

孩子肚子處向外噴的血瞬間止住了,陳宇收起針,右手一抖又是九針刺下。

鎖命九針,孩子也不是完全沒有氣息,只是他的脈象太弱,一般人摸不出來,而且距離孩子呼吸停止已經有三分鐘,陳宇必須爭分奪秒。

行針止血,鎖命渡氣,陳宇沒有突破太清聖清經第一重,所以在瞬間完成這些動作也是被累的夠嗆。

渡氣之後,孩子還是沒有一點反應,陳宇盯着孩子,沉默不語。

「呵呵,氣都閉了,瞳孔已經有擴散的跡象了,這是死了,你以為你是神仙,能把他救回來?」一邊的周鴻儒冷笑道。

「醫生你救救我孩子啊,大家救救他,我求求你們了。」民工夫婦跪在地上哭喊。

陳宇思索一下,伸手從身上取出一株半尺長的植物來,植物雖然已經被風乾,但是取出來以後一股清涼之氣湧出,讓人精神一震。

「定神香」周鴻儒吃了一驚:「這是極品珍級中藥,止血愈傷,益氣鎖命的葯,你是從哪裏弄來的?」

陳宇這葯是從中藥展會上買來的,花了幾十萬從一名商販那裏購來的,現在真的派上用場了,他把定神香一分為二,就要給孩子用,一半內服,一半外用。

「你瘋了,這葯價值上千萬呢,你別給他用,他不一定能救回來,你把葯賣給我,我出一千萬。」周鴻儒急了,恨不得上前去搶。

「在好的葯,也是用來救人的。」陳宇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直接把葯給孩子服下,另外一半給孩子敷上。

「好,好,你高尚,你境界高。」周鴻儒怒了:「你以為你是誰啊,這孩子救不回來的。」

「這就是你的醫德?身為醫生,當對生命抱有敬畏之心,哪怕是救不回來,也當全力一試,周鴻儒,你對不起你周家傳承百年的醫道。」

陳宇冷笑一聲:「況且救不回來是對你而言,你學醫不精,不代表別人不行。」

陳宇說着,在孩子膻中百會等幾處大穴一點,加快藥力流動。

本來已經沒了聲息的孩子身體微微一動,然後微微的抽搐了起來。

「活了,孩子活了。」一邊的人震驚的喊了起來。

「醒了。」陳宇一喜,連忙拿起紗布,裹住孩子傷口,在次伸手渡氣,平衡孩子的狀況,一番折騰,孩子終於醒了,他看着自己的爸媽,聲音沙啞的哭了起來。

「小寶,你沒事了吧小寶。」夫婦兩人抱着孩子失聲痛哭。

「沒事了,不過孩子失血過多,我給你們開些益氣補血的葯,孩子的傷處三天內不能沾水,三天後就會痊癒。」陳宇鬆了一口氣。

「謝謝醫生,真的謝謝你了。」夫婦兩人跪在地上,拚命的給陳宇磕頭道謝,兩人磕的腦袋都出血了。

「快起來吧,帶孩子回去,以後小心點。」陳宇連忙扶起兩人。

「錢…醫生,這是我們身上所有的錢,你一定要收著,你給孩子用的葯太貴了,我們兩人現在沒有,但我們哪怕打一輩子工也要把錢還給你。」夫婦兩人掏出身上所有的錢,硬要塞給陳宇。

「真的不用,我說過,在好的葯都是用來救人了,如果不救人只為賺錢,那就失去原有的意義了。」陳宇道。

「醫生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這錢你一定要拿着。」夫婦兩人態度堅決。

「那…我就拿一百元診金吧,記着,生命無價。」陳宇猶豫一下,抽出兩張五十的,扶兩人起來:「剩下的給孩子買點營養品吧,失血過多,需要補補。」

陳宇再三堅持下,夫婦兩人這才站起來,千恩萬謝的離開。

人群中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來,同時轟的一聲議論開了。

「這小夥子真厲害啊,這麼重的傷都能救回來。」

「是啊,而且那麼珍貴的葯說用就用了,你看周鴻儒要出上千萬買呢。」

「神醫,絕頂神醫,我要去找他看病。」

「快快,排隊去。」人群轟隆隆的全跑到陳宇的身邊了,把陳宇的診桌圍的水泄不通的。

「大家不要急,慢慢來。」陳宇微微一笑,這才跑到診桌前坐定。

他看病的速度極快,幾分鐘一個,趙安然在一邊寫方子寫的手軟,最後就連趙老也跑去抓藥打下手了。

周鴻儒臉色難看,他的幾位弟子身邊也沒有人圍着要號了。

「爺爺…」突然,周朋跑了過來,神色陰毒的說:「我找的人來了。」

「來了?哼,去給那小子一點顏色瞧瞧。」周鴻儒冷笑一聲。

「幹什麼,這裏是幹什麼?行醫資格證呢,誰讓你們在這裏行醫的?」一名穿着制服的胖子,制服著印着「衛生局」字樣的男子帶着幾個制服走了過來。

。 第507章劍舞

蘇招娣皺眉,這……這東西不太正常啊,似乎跟她所了解到的那種東西不太一樣,有時候動物肚子里是會長出一種能入葯的東西,可是這塊好像不太一樣。

時悠然不著痕迹的朝塔羅看了一眼,並未在他的臉上看出什麼來,他看起來很坦然,並沒有其他情緒外露。

「怎麼樣?世子妃可看出什麼了?」

南宇蕭威嚴的聲音在蘇招娣耳邊響起,蘇招娣心中便湧出了殺意,不過臉上卻是一副茫然疑惑的模樣。

她對著上位的南宇蕭行禮后,緩聲說道。

「啟稟皇上,臣婦只是看了基本醫書而已,並不精通醫道,所以從未見過如此神奇之物,不敢做出任何判定。」

南宇蕭問蘇招娣,本來也就是隨口而已,也並沒有真的要聽蘇招娣如何說,因為蘇招娣在他眼中,也就是個長的還算不錯的小女子而已,南玉清會看上她,或許也蘇招娣有些手段吧。

「哈哈,世子妃不用多禮,退下吧,這東西自然還是要讓太醫們看一看的。」

東西被拿走,蘇招娣重新坐在了南玉清身旁,看起來平靜淡然。

南玉清湊近她,低聲笑了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