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股力量卻彷彿嗅到了肉的餓狼,一擊不中立刻朝著神髓的方向撲過去。

2021 年 1 月 1 日

這個時候,陸觀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內用出自己的神術,瞬間扭曲了自己和神髓的位置,然後再將神髓對著紅葉的神格投擲出去。

狂骨瞪大眼睛,眼看著陸觀跟那股力量相撞。

同時,神髓也精準無比的投入到了紅葉的神格上,瞬間紅葉的神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芒,鮮紅的絲線繚繞在紅葉神格周圍,一條條波浪線向四周不斷擴散。

狂骨驚呼一聲:「不虧是摩利支天剝落下來的胞衣,好傢夥,這傢伙難道要直接衝擊將神級?」

而此時此刻,跟剛才無形力量對沖后的陸觀,就彷彿是喝醉了酒的酒鬼,搖搖晃晃,迷迷糊糊,整個精神空間都隨著陸觀迷糊而變得顛三倒四,開始發生巨大的變化。

狂骨也顧不得已經陷入昏迷的陸觀,為了保持她的神格跟紅葉的神格相當,她也不在壓制自己的神格,瘋狂的提升起來。

瞬間,狂骨就突破到了將神級,而紅葉也同一時間突破到了兵神級。

兩人就好像賽跑一樣,你追我趕。

此時,就連巢穴外的老梅林和老薇薇安也察覺了陸觀的不同尋常,衝進去發現陸觀已經昏倒在了平台上。

老梅林和老薇薇安頓時無奈,兩人感覺陸觀似乎在做什麼,但他們又搞不明白。

「怎麼辦?」

老梅林發愁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該將陸觀抬出這裡。

「不要,咱們不要動他,他似乎不是單純的在利用神髓強化自己。怪不得他能擊敗白扎克,他對神術的理解已經超越我了,咱們還是先讓他在這裡待著吧。」

不是很想承認,可老薇薇安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陸觀對神術的認知,簡直就是妖孽一般,似乎好像神術就是為他而存在的,他就是發明了神術的遠古祖神。

這一昏迷,就是小半年時間。

待陸觀迷迷糊糊蘇醒之後,他赫然發現自己的精神世界大變樣,身邊是無數高樓大廈林立,而頭頂彷彿就是一面鏡子,將他周圍的高樓大廈全部投射在天空上。

而兩個神格就彷彿是追逐的孩子,在這個無邊無際,高樓大廈林立的世界當中亂竄,根本捕捉不到,陸觀也只能通過頭頂的倒影能夠偶爾看到這兩個神格的蹤跡。

此時,虛空中出現了一隻紫瞳小loli的身影,隨後帶著純白面具的,穿著和服的少女也隨之出現,然後跟在兩位女子身後的,是一個怯懦的影子。

「你終於醒了。」

小loli模樣的狂骨首先開口,她似乎有點疲倦,看來這次紅葉升格她也費了不少事。

「主,主人,太好了,你都昏迷好久了。」

紅葉也在一旁開心的說道,反倒是紅葉顯得精神倍加,流露出的氣質非比尋常。

「主人,您,您好。」

一隻小手揪著紅葉的袖子,整個人躲在紅葉背後的影子里,很是怕生地跟陸觀打招呼道。

「你是…」看到躲在影子里不願意見自己的,自己手中神器也就夜刀神不搭理自己了。

「你是夜刀神?」

「是,是的,主人。」

夜刀神似乎很懼怕陸觀,這跟以前的感覺似乎不太一樣了。

至於達哈卡和『死』的那個百發百中的標槍槍頭,因為神器還不完整,所以一直都沒有正式認陸觀為主。

不過,達哈卡已經很聽陸觀的話了。

一旦達哈卡神器拼湊完全,認主陸觀應該沒啥問題,至於那個槍頭…陸觀迄今為止跟它沒有過什麼聯繫。

「好吧,你們說說,我昏迷了多久,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觀如今還沒有搞清楚狀況。

紅葉首先開心說道:「主人,我,我已經成為將神級的神祗了!」

「將神級?你越過了兵神級?」

陸觀也吃了一驚,沒想到紅葉的神格提升這麼快?!這太不正常了吧?!

「摩利支天在以前本身就是層次不低的神祗,紅葉是他的第一個神格胞衣,而且跟摩利支天本身竟然背道相馳,就說明了紅葉的不凡,所以她突飛猛進也很正常。戰鬥之心也分層次,她的戰鬥之心恐怕世間稀有,屬於高等的戰鬥之心。比當年耀眼的亞瑟王的天賦還要強橫幾分!」

狂骨推測道。(未完待續。) 紅葉積攢了一段時間的力量,在戰鬥之心的作用下爆發,再配合上神器升格的爆發,雙重疊加,讓紅葉一口氣突破到了將神級。

「你呢?」

陸觀看向狂骨,他很想知道狂骨的極限在哪裡?

「我自然已經成為統神級,你現在可以通過紅葉神格凝聚神力領域,通過我的神格實體化神威了。」

「你是說,讓我現在融合神力領域和實體化的神威,然後組合出本源神力?」

陸觀詫異了一下,這有點困難吧?

「笨,你已經控制了神髓,怎麼可能不能控制本源神力?你現在只需要運用少量的神髓當做你神術的啟動本源神力,然後入侵下面的平台,整個蜂巢的本源神力都將會是你的!」

狂骨雖然在斥責陸觀,但她聲音中的興奮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這次陸觀真的發達了,蜂巢的龐大難以想象,這些本源神力都搬運到陸觀的精神世界,足以讓陸觀釋放任何神威術。

更主要的是,如此龐大的本源神力聚集在一起,可以慢慢產生新的本源神力。

這樣,陸觀就相當於有個緩慢恢復其本源神力的能力,任誰都明白這是一件非常值得慶賀的事情。

至於平台下的那些神髓,對陸觀來講已經不太重要了。

說到就做,陸觀翻身起來,單膝跪在平台上,一手按在平台的表面。

而這個時候,老薇薇安和老梅林也都發現陸觀蘇醒了,老梅林剛準備跟陸觀說話,卻被老薇薇安一把揪住。

「看看他在幹嘛!」

兩人鼻息凝神,盯著跪在平台上的陸觀。

這個時候,一種令老薇薇安膽寒的神力由陸觀指尖流出,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卻嚇的老薇薇安臉色泛白,慌忙揪起老梅林,瘋狂的離開了蜂巢。

老梅林暗呼一聲,他以為剛才那個就是陸觀的半神威術,不過他還沒有開口問,就發現自己像個包包一樣,被薇薇安拎的離開了蜂巢。

「你怎麼了?」

兩人回到地面上,老梅林好奇的看向喘著大氣的薇薇安詢問道。

「見鬼,他,他怎麼可能掌握神威術?這不可能的!」

薇薇安急忙也不顧老梅林在身邊,直接發動自己的神術,聯繫茉莉甘。

茉莉甘如今在神庭內已經度過了悠長的歲月,白扎克那邊她已經說好了,正如同她所言,白扎克對陸觀正在閉關研究這種舉動非常興奮。

而且白扎克還想給陸觀提供神庭內一個非常適合閉關的地方,那裡不單擁有各種神力,而且能夠觀測到神域的本源力量,時間流速也會非常緩慢。

不過茉莉甘還是以陸觀已經閉關為借口拒絕了,她可不想惹禍上身,如果白扎克想要給陸觀提供幫助,她覺得還是白扎克自己提出來比較好。

省的讓人以為塞爾特神國在全力支持陸觀,這尼瑪萬一日後揭穿了陸觀俘虜了天堂代表太陽的尤烈爾天使,並且知道誓約勝利之劍和杜蘭德爾的下落。

他們塞爾特神國可要背鍋了!

她覺得這個鍋還是地獄背筆記好,反正地獄勢力龐大,能跟天堂較量。他們塞爾特神國就算了。

茉莉甘正好在教導自己的學生奧古斯,感應到了薇薇安的神術,於是轉身在自己身後的水晶球上施展了神術。

「薇薇安,發生什麼事情,怎麼如此慌忙?」

薇薇安看到茉莉甘身後的奧古斯等塞爾特年輕一代的天才,有些不知道該不該說。

看到薇薇安面色有些為難的樣子,茉莉甘微笑著搖頭道:「好了,沒什麼不能說的,我的學生還是很聽話的,不會將神國的秘密泄露出去。」

「大人,這個不是秘密…是,是有關於那小子的~」

「哦?他怎麼了?不願意去地獄么?」

茉莉甘第一個想到的問題就是壞了,陸觀不去地獄,那她豈不是誆騙了白扎克?!

「不是,這件事情我還沒有來得及跟他談,他就是,就是閉關了才不到兩百天…不到兩百天…」

薇薇安臉色十分不好看。

茉莉甘好奇起來,她這個時候感覺到可能發生了什麼,可是想要揮退自己後面幾個非常優秀的弟子已經晚了。

這群人已經開始好奇起來。

尤其是奧古斯,他非常激動地問道:「老師,你們是在說那個天才古爾德嗎?他是不是又晉陞了?這次是將神級?他在那種時間流速下竟然還能如此快速晉陞,簡直不可思議,看來剛剛突破的我恐怕難以戰勝他了。」

這個時候,另一名頭上長著一對山羊角的男子用手搭在奧古斯的肩膀頭,笑道:「這倒不用,上次是我不在,我這個統神級的神祗到很想會會他。據說他的半神威術統神級以下神祗沒人敢接,我很想試試!」

顯然,這幫塞爾特的『未來們』承認了『古爾德』的天才,不過都非常不服氣,想要接著自己實力佔據優勢的時候,戰勝這位天才,增加自己的名聲!

當然,也會增加自己的自信心。

「好了,你們先聽薇薇安神王說完。」

茉莉甘明白自己身後這幫年輕人的想法,不過她覺得,恐怕神王以下,基本山已經沒有人是陸觀的對手了。

唯一的對手,可能就是曾經敗北的白扎克。

「對不起,老師!」xn

幾人急忙齊齊低頭,道歉地說道。

他們也察覺自己這個時候打攪老師和神王大人的談話非常不妥。

「薇薇安,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薇薇安也顧不得場面話了,急忙對茉莉甘說道:「那小子這麼短的日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蘇醒過來,然後,然後,竟然,竟然釋放出了…」

「釋放出什麼?」

茉莉甘皺眉,能讓薇薇安這位神王懼怕的力量,除非是主神的力量。

但她覺得不可能!

沒能夠成功將實質化的神力領域,實體化的神威,以及達到極限的神體三位一體組合起來,就不可能控制本源神力。

不控制本源神力,就不足以震懾主神層次以下的神祗。(未完待續。) 但薇薇安接下來的話卻打破了茉莉甘的幻想。

「大人,我從他施展的神力上,感受,感受到了您那個層次的力量。」

「這不可能!他頂天才是個將神級的神祗,怎麼可能跨過那道門檻!?」

「但,但我確確實實,感受到了,那股我無法抵禦的力量…不好,大人,您親自感受一下…」

薇薇安發現低谷下一陣陣龐大的主神才能掌控的威能在發散,她再也不能淡定了。

決定使用『降臨術』,必須請茉莉甘過來一趟。

茉莉甘也感覺到不太妙,對早就獃滯的奧古斯等人說道:「你們先下去,我要靜一會。」

等到奧古斯等弟子離開,茉莉甘發動神術,跟薇薇安的『降臨術』呼應,直接降臨薇薇安的身體上,站在低谷邊緣的高地,神色威嚴的盯著下方的密密麻麻的細小洞穴。

主神層次的茉莉甘降臨,將老梅林可弄得苦不堪言,單純無意中的一縷主神威能,讓他就有一種被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茉莉甘也沒注意老梅林,本來她收斂自己的神威可是非常拿手的,可現在感受到下方沸騰的本源神力,還有本源神力中蘊含的神術,她也不淡定了。

她確確實實,感覺到了低谷的地表下,有一股力量正在搬運這裡的本源神力。

一般來講,本源神力,不是主神沒人會在意,也沒人能夠搬的動。

而她跟薇薇安交流之後,知道下面只有陸觀一個人在!

也就是說,這個正在控制本源神力,將本源神力搬運進入自己體內的傢伙就是陸觀本人!

「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出來的畜生?」

茉莉甘這種級別的神祗,見到此種情況,也不由的爆出了粗口。

旁邊老梅林也看的嘆為觀止,這才明白,感情主神也都不是高高在上,也會爆粗口。

確定了陸觀已經具備操縱本源神力的實力,茉莉甘悄然又離開了薇薇安的身體。

她確信的告訴薇薇安,陸觀確實在操縱只有主神級別的神祗才能搞定的本源神力,也就是說陸觀成為主神只是時間和生存下去的問題。

回到自己的神殿內,茉莉甘對手下的神仆喊道:「讓奧古斯他們幾個過來。」

茉莉甘雖然不想說,但她想起來奧古斯等人躍躍欲試,想要跟陸觀再較高下的樣子,心裡不免有些擔憂。

所以,有些話還是早點說得好,省的日後惹出大麻煩。

奧古斯跟自己的幾個學長學姐一起來到茉莉甘的神殿,他們剛才還在討論『古爾德』的事情。

當然,見到自己的導師茉莉甘,他們急忙停下自己等人討論的話題,靜靜聽候茉莉甘的教誨。

茉莉甘組織半天語言,也不知道要怎麼說這件事情。

無奈下,她只好咳嗽了兩聲,對自己這批進行培養的學生吩咐道:「首先,陸觀即將來到神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