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種人——

2020 年 10 月 28 日

她翻身躍起,眼見着明哥已經又一次回到了餐館——他的飯還沒吃完呢。

只猶豫了一瞬間,便跟着吳宇,慢吞吞走向了學校後門的圍牆。

這種人……

她看着吳宇麻溜兒的掀開一片爬山虎,從那小門中鑽了進去,索性靜待一會兒後,也跟着進去了。

這種人渣,周霜霜在此刻明白:像他們這種人,哪怕未成年,也死不足惜! 吳宇又重新回到學校,自然不是爲了上課。

縣城裏的中學,又是88年,管理可謂十分散漫加自由。周霜霜偷偷跟着他,只見他去籃球場一吆喝——

“來幾個人!明哥要辦事的!”

周霜霜心頭冰涼的發現,籃球場幾十人,有一半半都蠢蠢欲動。

這個明哥,不止是出名而已,分明已經跟這些半大少年接觸過了!

可惡啊!

周霜霜只恨自己太理智,不然這就回頭去把那個明哥的頭摁在地上摩擦摩擦,不磨出頭蓋骨,她就不姓霜!

……

不姓周!

………………………

而這邊,吳宇一提明哥,呼啦啦就圍上來十幾個人,還有些人雖然沒上來,但吳宇知道,他們也都聽話的很。

不然,大中午的,他們來籃球場做什麼?肯定不是打籃球啊,都是聚在一起,蹭點仙氣的。

他不由有些志得意滿。

連帶着的,對於老朋友李明龍的死,也覺得不是那麼難以接受了。

吳宇看到身周幾個人高馬大的高年級學生,不期然又想起了李明龍腐爛發臭的屍體。

嘔——

他喉嚨口咕嘟了兩下,又清了清嗓子,這才勉強壓住涌上喉嚨口的嘔意。

他伸手點了幾個人:“你們幾個有力氣些,跟我走。”

周霜霜的眼神從他們身上一一掃過,這些人,個個面色蠟黃,身材幹瘦,對吳宇言聽計從——

她終於深刻的感受到了,丁明敏的絕望。

——在這一潭污濁的泥沼中,不是所有人都有獨善其身的能力,可以安心做一隻乾淨的蓮藕。

而四周不斷下陷的污穢,不早早脫離,他們遲早會習慣,會心動,會不可自拔。

會萬劫不復。

丁明敏是聰明的,聰明又果斷,她唯一缺乏的,就是相應的,儘早逃離的勇氣。

這個時間,內地基本環境還是很好的,他們離開這裏,哪怕討飯,哪怕吃盡苦頭,都比沉淪毒品要好的多。

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了。

周霜霜遠遠綴在幾個人身後,看着他們,進了一個小區。

小區看起來很是高檔,她暗自琢磨着:李明龍住這裏?證明家境不差啊!那爲什麼,還會甘心去販毒?就算是被毒癮支配,清醒的時候,也該有些理智吧。

但很快,她就知道了。

…………………

“李明龍住這裏?”

跟在吳宇身後的大個子問道。

“最近才搬過來的。他不是賣貨給一個富二代嗎,對方勁兒上來了,卻給不出更多的錢了,索性就把房子給他了。”

“那我們來幹什麼?”

男孩問道。

他們體力不是很好,五樓而已,半大小子就都有些微微氣喘了。

周霜霜知道,他們這是被毒品影響到了。

毒品,不分是鴉片大麻還是冰毒海洛因,都會對人體機能造成嚴重的影響,新陳代謝,鈣質流失……

眼前這些原本正青春的少年們,倘若不是毒癮上來了拼命,個個其實都不堪一擊。

而今,他們已經站在了五樓的房門前。

周霜霜則扒在外牆。

……………………

“嘔……”

有人沒忍住,扶着牆胃裏翻騰。

“什麼味兒啊吳哥?!這也太噁心了。李明龍又在屋子裏藏了什麼?”

吳宇一皺眉頭。

都市無上仙尊 這裏的味道太噁心了,他實在不想說話。

但是,不說不行啊。

“李明龍自己玩嗨了,明哥叫我們把他收拾收拾,埋了。”

他說的輕描淡寫,幾個跟着上來的男孩卻驚呆了。

“埋,埋了?!”

幾人面面相覷。

………………

怎麼給別人下套,他們業務熟練。

可這埋人……

他們支支吾吾,吳宇卻不管。

他從明哥那裏接了這活,就得辦妥當。

魅惑:嬌妻難寵 “廢話什麼?趕緊的!”

他眼神狠戾,幾個大個子一激靈,立刻麻溜的接了鑰匙開門。

門開了。

一股惡臭撲面而來。

潮溼、悶熱、發酵、腐爛……腥臭。

令人作嘔的味道從空氣中傳來,周霜霜哪怕在外牆扒着,此刻也好險手腳發軟掉下去。

她騰出一隻手來,不動聲色的拉起了脖子上早早準備的三層口罩,扒在窗櫺上的手又更加用力了些。

此刻,她已經冷靜了下來。

就像丁明敏說的,李明龍已經死了。

他生前作惡無數,死後卻靜悄悄的臭在舊屋子裏,無人得知。

此刻,李明龍的身體有點像被吹脹的模樣,但並不嚴重。唯一突出的,是他那碩大的肚子。裸露的皮膚上,全是點點綠斑……

只稍微一動,鼻子裏就流出了微微的血絲。

這裏氣溫高,屋子又空氣不流通,死去兩天的人,自然會是這種情況。

周霜霜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但屋裏幾個人看到這樣的屍體,根本連碰都不敢碰。

吳宇已經受夠了這裏了。

他呵斥道:“趕緊的,想想辦法!”

他的話,對於幾個人來說,比聖旨還頂用。此刻,幾個人只稍微猶豫一下,很快就又重新動作起來。

屋子裏沒有手套,就算有,他們也沒功夫慢慢找,此刻,他們每個人在手上纏着厚厚的幾層塑料袋,然後從櫃子裏翻出一隻大行李包,強忍着噁心的感覺,將李明龍牢牢塞了進去。

因爲包不夠長,李明龍的身體又早就僵硬了,幾個人咬牙按腿往包裏塞時,那種“咔嚓”的聲音,真的是非常響亮。

幾個人齊齊一抖。

拉鍊拉上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趴在地上,吐了起來。

………………………

屍體腐臭的氣息,混雜着這種亂七八糟的胃酸混合物的味道,變得更加令人難以忍受。

吳宇捂着鼻子,當先下了樓。

——他已經想好要埋在哪裏了。

小區後邊還有一片空地,暫時沒蓋樓。那裏土質鬆軟,最適合挖坑。甚至因爲有了建築計劃,連工具都在那裏呢。

那片空地被圍了起來,幾人進去,自然也是費了一番小手段的。所幸他們這些人爲了能多得些貨,掙錢的手段不少,撬門開鎖,於他們而言,都是家常便飯。

在選好了一處土坡之後,吳宇又重新恢復冷靜。

“挖。” 吳宇的表情有點慎重。

說到底,這還是明哥頭一次吩咐他辦這樣的事,大約因爲死的是他的熟人吧。

到底年紀小,他心頭對於埋人,其實也沒多少經驗,正有些惴惴呢。

考慮到如今天氣正好,這裏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開發,到時候再扯出事兒來,未免麻煩。他又多加了一句:“別怕費功夫,挖深一點!很深才行。”

人都拖下來了,幾個人再看挖坑這種事,反而有種輕鬆感。

他們日常求着吳宇,自然沒有不聽話的。

爲首的高個說道:“那我們先挖着,什麼時候合適了,你再跟我們說。”

他們也心頭髮虛,此刻挖坑,也沒按照那行李包的大小來挖,反而挖的四四方方,足有三四個平方,面積挺大。

不過,到底人多。

不多會兒,幾個人也都挖了有一米多深了。

吳宇伸頭看了看——

“再深點。”

………………………………

足足挖了差不多快兩米,吳宇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行了差不多了,把他扔下去吧。”

幾個人也終於鬆了口氣,錘了錘累個半死的腰背,伸手拖過那行李袋,猶豫一下,“啪”的一聲,就扔到了坑底。

不一會兒,底下就映出了不知是什麼顏色的液體,將那土壤染成更深沉的色澤。

氣氛一時靜默。

直到下一刻,大高個兒看着身旁的人,突然對吳宇說道:“曹凱上勁兒了。”

吳宇心中罵了聲娘。

可不嘛!

此刻,那個名叫曹凱的男生正渾身微微打着抖,汗珠漸漸滲了出來。

他有點兒控制不住的哆嗦,嘴裏含含糊糊,想要說什麼話,不過才一張嘴,一串晶瑩剔透的哈喇子就先淌了出來。

——毒癮犯了。

事兒還沒辦呢,勁兒頭就先上來。

吳宇罵罵咧咧道:“先忍着,趕緊幹活! 總裁爹地你老了 回頭在李明龍屋子裏找找。”

“不,不行……心裏癢……”

曹凱哆哆嗦嗦道:“哥,宇哥,你先給我一點。我這就把事給你辦好……求求你,你先給我一點………”

“沒有沒有!”

吳宇一甩手:“我出來辦事呢,沒帶這東西。趕緊的,填土,回頭等辦完了,咱們去李明龍家裏,他肯定有存貨,讓你們high個夠。”

想想他們今天要辦的事兒,也的確不像是帶着貨的。

曹凱又忍不住淌下兩絲口水,接着顫抖着握着一旁找來的鐵鍬,往底下的行李袋中撒下了第一抷土。

至於剛纔那種奇怪的靜默氛圍,自然也是蕩然無存了。

想想待會兒可以嗨個夠,大家心裏都癢癢的,此刻填起土來,格外賣力。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當行李袋已經被完全掩埋,幾個人正幹得熱火朝天時,突然,他們眼前一花!

幾個人只覺得後腦勺一陣劇痛,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一直跟着他們的周霜霜看清了他們的所作所爲,自然心中不再存有半絲憐憫。

——對於這種吸毒的人來說,除了把自己弄得畜生不如之外,他們全無半絲人性可講。

她下手時,自然也不必再多做糾結。

李明龍不是被他們埋在腳下了嗎? 情鎖珠玉 此刻趁着坑沒填起來,剛好也能把幾個人放在一處。

畢竟,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齊齊嘛。

就是這個工作,一個人未免太吃力了些。

……………………………

等到李明龍幾人迷迷糊糊醒了過來時,卻發現他們除了頭,別的什麼都動不了

再看看四周,全部都是熟悉的面孔。

而眼前,是被鐵鍬拍打的,相當緊實的黃褐色土地。

只稍一低頭,下巴就可以磕在地面上。

他們幾個人,竟被人直接活埋在地下了,只露出了頭!!!

……………………………

周霜霜此刻正在李明龍的屋子裏。

他們之前沒把門關好,此刻屋子裏的臭氣也消失了些。

雖然還有殘餘仍舊令人作嘔,但她戴着厚厚的三層口罩,也足以應付了。

鄰居幾間房至今全無一絲動靜。

——這麼大的氣味兒,還要兩天後才能發現……大約裏頭都是沒住人的。

周霜霜站在客廳裏,想起被她處置的幾個人,心頭有些稍稍的不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