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這武者,正是郎寧之兄,郎天祿之祖,郎安!

2021 年 1 月 18 日

他這一叫,陸昊就知道了他的身份,陸昊眉頭又是一挑。

郎家與陳銘的仇怨,在陳銘傳他劍技「傳奇」之後,就已經把他捲入其中。他也曾經暗下決心,等有了能力,肯定要去替陳銘出這口惡氣。

現在,郎家人,又找到了他的頭上! 「郎家的人?」陸昊挑了挑眉毛。

他不是魯莽之輩,對郎家有所了解。

這個當世大家族之一,在真正的世家大族中只能算是二流,但是其家族中會神境巔峰的武者有三人,除此之外,應該還有二十多位會神境強者。

整個家族包括附庸,先天境以上的武者數量超過五百名。

在多年之前,這個家族出現過幾位亞聖,也正是因此,它才能成為當今大族之一。

「果然是你,你這畜牲,我們郎家與你誓不兩立!」

郎安厲聲咆哮,向著陸昊就要撲來,但被陸昊那凌厲的目光一瞪,身形又不由自主止住。

「你來此之前,並不知道我殺了郎寧與郎天祿,對吧?不知道的情況下,也敢對我父母下手,你以為……我與你們郎家就能兩立嗎?」

陸昊一邊說,一邊緩緩拔出了劍。

他食指粉碎骨折,現在尚未痊癒,因此不適合用拳掌。


而此刻他心中怒意勃發,已經決定,要大開殺戒!

「我記得你們這些世家大族,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總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說,這次給我扣上私通狁戎試圖叛國的罪名。」

「我做事同樣也要給自己尋找理由。郎家面對食人怪入侵不思保護人族,只求私利,試圖陷害於我,迫害我的家人……所以,郎家必須除名!」

陸昊此時是身經百戰,說以他說話雖然沒有象郎安那樣咬牙切齒,可聲音里依舊殺機翻滾,震懾人心!

那鷹鼻武者、郎家崔家的人,都是一愣,然後狂笑起來。

「狂妄!」

「你以為你是誰?」

「不知天高地厚,小子,你先活過今天,再吹牛也不遲!」

這群人紛紛謾罵,冷嘲熱諷。

「我記得郎家曾經謀奪我老師陳銘先生的劍技『傳奇』,那麼,今天就讓我用這劍技開始替郎家除名吧。」

陸昊沒有理會他們的罵話,而是舉起了「殺戮盛宴」。

如果有選擇,他真不想用自己的劍指向人族武者。

但既然沒有選擇,他也絕不畏懼用自己的劍,指向任何人!

「殺戮盛宴」一指出,那冷嘲熱諷之聲,頓時斷絕。


劍意!

來的這些武者,原本是為了對付陸昊父母而來。在他們看來,有諸多羽化、脫凡境的武者帶領,又有太子派出來的人牽制,這實力足夠了。

但此刻面對陸昊的劍意,他們竟然再也無法張嘴。

在場眾人,不少是去過北劍門關的,自然能感覺到,這劍意與北劍門關那十餘萬年未變的劍意,是如何相似!

「本官是奉太子之命前來……」

那鷹鼻武者心念電轉,他們來此之前,只是想著對付陸昊的父母,可不曾想要面對陸昊!

雖然他心中不懼,但當官當久了,富貴享受慣了,再讓他去和陸昊拚命,未免就有些難為他。

因此他厲聲喝斥,還想著拿太子之威,來壓制陸昊。

但陸昊已經面無表情地出劍了。

劍技「傳奇」!

陸昊並未留手,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強的劍招。

漫空劍氣凌厲,咻咻的劍聲不絕於耳。

與之相伴的,是慘叫與血光!

當陸昊的劍收起時,郎安捂著胸口,指著陸昊搖搖欲墜。

在他身後,郎家來人,無一例外,要害中劍,紛紛倒地而亡!

就是郎安自己,也沒有撐多久,話還未說出,就也倒在了地上。

陸昊可以感覺身上一陣發冷,那是怨咒之意,想來就是郎安所說的「魂印」。

一振「殺戮盛宴」,陸昊轉向另一夥武者。

這伙武者來自崔家,現在已經臉色大變,神情恍惚。

崔氏家族的實力,遠勝過郎家不假,可是到這裡的崔家人,卻與郎安等實力相當。

陸昊只是一劍,就將郎家近二十人屠光,那麼殺他們,又需要幾劍?

「你不要亂來,我是……我們是崔家的人,京畿崔氏,當世九大家族之一,你若是亂來,我們崔家絕不會放過你……」

「敢來抓我父母,就要做好被我報復的心理準備。」 天降萌妃,皇叔太腹黑!

這一次,他沒有用劍,而是左手施展「炎爐拳」。

轟然聲響里,崔家人又全部倒地。

雖然沒有一人死去,可這些人卻都被炎爐拳那種暴戾的火屬性元氣,燒毀了經絡竅穴。

他們也從高高在上的武者,變成了普通人!

崔家的名聲雖大,實力雖強,但如果不給這些人懲罰,豈不意味著誰都可以來抓陸昊的父母!

那鷹鼻武者,兩次見到陸昊動手,兩次都試圖攔截,但兩次都失敗了。

他此刻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實力,比起陸昊要差得多!

哪怕他是羽化境,陸昊只是脫凡境,可實戰能力上的差距,不是境界能夠彌補的。


他臉色慘白,看著陸昊,心中暗生悔意。

自己就不該受了郎家的賄賂,自告奮勇來執行這個任務!

隨他一起來的另一位羽化境強者,見這邊情形不對,想要趕過來支援,卻被天策王派來保護陸家的羽化境強者纏住。

「方才是你不讓我過去,現在該是我不讓你過去了,如果不想兩府真的反目,我勸你們還是呆在這不動。」

天策府的武者剛才被纏住,少不得被對方冷嘲熱諷,現在當然要還回去。

同時,他心中也大感快意,對陸昊暗生敬佩。

陸昊的名聲雖然大,可對他不服氣的人也多,但有今日之事,這種不服氣,會少掉許多。

同伴不能過來支援,郎、崔兩家被殺的殺廢的廢,只剩餘鷹鼻武者,帶著一群手下,面對陸昊,怎能不懼?

陸昊沒有理他,而是看向他身後的姬六、姬九。


當初高高在上的兩個人,如今也是先天境的武者,但在陸昊的面前,他們連正眼瞧都不敢。

「看來齊霄王也捲入這件事情了……很好,三幽遠征、界山失守的責任,我一直想找他談一談,但沒有機會,既然你們在這裡,就先替他付些利息吧。」

陸昊說完之後,冷酷無情地再度舉起了「殺戮盛宴」。

「你……你是什麼意思?」姬九脾氣大些,此時再難按捺,向陸昊質問。

「就是……」

陸昊開口的同時,他的身體突然間晃動。

斗轉星移步!

他停下來時,已經出現在這些武者的中間,然後殺戮盛宴上自帶的劍靈技「雷怒」發動! 「殺光你們的意思。」

轟隆隆的雷電聲中,陸昊的聲音,依然清晰。


電光不再閃時,鷹鼻武者身後的隨從,已經不再剩下任何人。

全部屠滅!

即使陸昊殺了郎家之人、廢了崔家武者,鷹鼻武者也沒有想到,陸昊會對他們下這樣的狠手。

畢竟他們身後,可是太子府與齊霄府,兩位皇子殿下,就算天策王再庇護陸昊,也不會讓他干出這樣瘋狂的事情。

但偏偏陸昊做了,做得乾淨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此刻,鷹鼻武者心中,全是深深的恐懼。

「叛賊……你果然是叛賊……」他喃喃地說道,雙腳情不自禁在哆嗦。

陸昊嘴角向下一彎,露出一絲輕蔑的表情。

「殺你們就算是叛賊的話,那這叛賊,我做定了!我倒是要看看,還有哪個不要命的傢伙,會來逼我做這個叛賊!」

話說完,殺戮盛宴再舉,劍尖指著鷹鼻武者。

他大殺特殺,並不是因為他好殺。

而是為了殺雞駭猴!

陸昊自己明白,自己身上擁有的好東西太多了,但是他的家族卻暫時沒有實力保護這些好東西。

這必然引來有些人的覬覦,如果不從一開始就狠狠斬斷這些人的貪婪,那麼陸家後患無窮。

即使陸昊不怕那些貪婪之人,可總被這些傢伙纏著,他的武道之途怎麼走得動?

這一次大殺特殺之後,那些實力比不上崔、郎的家族,就不敢向陸家伸手。

至於崔、郎和太子、齊霄王,即使陸昊不殺,他們難道就會不為難陸昊了?

「我是太子府詹事,太子的親信,你不能殺我……不能殺我……」

鷹鼻武者聲音都帶著哭腔了,明明他的境界比陸昊高,卻被陸昊劍尖一指,就魂飛魄散。

此時此刻,天策王與李嫻月,正在一座院子前等著。

兩人到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卻還沒有見到武帝本人。

雖然武帝對天策王有明顯的猜忌之意,但是象這樣曬他們半天不見,還前所未有。

因此,天策王心中更加不安。

過了好一會兒,裡面終於有一個武者出來:「天策王,明月郡主,太子殿下有請。」

天策王正準備邁步進入,聽到「太子殿下」四字時,腳下一停,鬚髮皆張:「裡面不是武帝,是太子?」

「本來就是太子殿下。」那武者淡淡地說道。

天策王氣得幾乎要一掌將那武者拍死!

他得到的消息,是武帝儀仗來此,召他與明月郡主入內相見,哪裡想到,使用武帝儀仗的,竟然是太子!

他怒氣沖沖,大步走了進去,幾個武者想要攔住他,都被他一把推飛。

他自己就是會神境巔峰的強者,除非真正動手,否則有幾人能擋他。

進入這座行宮之中,天策王停住腳步,在他面前,一個人斜倚胡床,寬袍博帶,笑眯眯地看著他。

這是明面上的,暗中,天策王感覺到至少有兩三道不遜色於他的氣息,正在關注著他。

天策王心中一凜,方才的憤怒蕩然無存。

他們三兄弟之間,早就反目,沒有半點親情。

此刻如果太子動手的話……

想到自己軍營中的幾位強者,天策王緩下心來,盯著那寬袍博帶的人。

武魏帝國太子,李成!

「兄長擅自使用父皇的儀仗,就不怕父皇見怪?」天策王道。

太子李成坐正身軀,緩緩地說道:「自然是經過父皇允許的,我來替父皇勞軍,用父皇儀仗,正能彰顯父皇對此事的重視。」

「既然如此,小弟告退了。」天策王轉身就要走。

「世弟,你既然來了,何必那麼急著走?如果你是去救陸昊的父母,我看就不用了。」

天策王李世霍然轉身,盯著太子:「你派什麼人去了?」

「太子府詹事奚舉、崔家的崔侃、郎家的郎安,哦,還有齊霄弟派來供我支使的幾個人。」太子緩緩說道。

這些事情,在辦此事之前是秘密,但既然派出去,就用不著保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